第102章 第 10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02

    由于赵权本来就是凶名在外, 本身也是煞气十足。

    那些跟着马爷一起混的小子们,一早就十分惧怕他。

    再加上, 赵权本来就是马爷的干儿子。他现在跟马爷一起干杂货铺的买卖,自然也无可厚非。那帮小子也不敢说什么闲话。

    原本苏志平是跟着老马做杂货铺最早的那一批人,这人什么都能干, 人也细心,还经常帮着老马给店员做培训。他在众人心里也是比较有威望的。

    之前, 大家就觉得,苏志平苏哥也算是马爷的副手了。

    现在, 赵权赵老大过来之后,这也算是两虎相遇。

    有些人就觉得这两人肯定要一争高下,抢夺副手的位置。说不定到时候, 还要站队, 还会引起内部群殴。

    一时间, 众人都忍不住纠结, 他们到底是该跟着沉稳的苏哥,还是该跟着凶残的赵老大?甚至还有人在私底下开盘,下赌注。

    可出乎众人意料的是,苏志平不但没跟赵权闹起来。两人的关系甚至可以算是友好。

    苏世平忙里抽闲, 带着赵权到每个店去打招呼,带着赵权去驾校报名。

    除此以外,两人虽然都是性子冷淡的人??尚菹⒌氖焙? 却会凑在一起撸个串, 喝点小酒。

    他们俩单独相处的时候, 反倒是更加自在了。

    日子一久,众人就发现他们根本不会争副手的位置。也有人说,这两人其实也是把兄弟。苏志平就是马爷的第二个干儿子。

    这是这些传言并没有被证实过,也没人敢跟他们去求证。

    这就使得一直在等着看他们鹬蚌相争的大庄,感到非常失望。

    大庄虽然敢在马爷面前叫嚣,扮演许文强??梢坏搅苏匀媲?,赵权拿两眼睛一瞪他,大庄两条腿立马就软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庄总觉得赵权拿起一把小刀就能捅死他?;共皇且坏读降?,赵权眉毛都不皱一下,就能捅他个几十刀,直到他肠穿肚烂。

    大庄那么害怕赵权,就想等着他们闹内讧,再找机会乘机瓦解马爷这边的势力。

    哪里想到,赵权和苏志平不止没闹,反而倒是拧成了一股绳儿。现在杂货铺有他们两看着,就更不好对付了。

    眼看着杂货铺的生意越来越好。大庄这边又有一帮人,跑去找马爷那边了。

    可大庄自然不敢再送上门,找赵权的晦气。

    没办法,他只能强忍着。他这边人越来越少,赚的钱也就越来越少。根本就不够大庄的女人胡乱挥霍的。

    大庄不得已之下,只能再接一些其他的买卖。也就慢慢走上了来钱快,不费力气的歪道儿。

    就像当初苏秀秀预测的那样,前两年大庄运气极好,所以在跟马爷的较量中,他占尽上风。

    可到了今年,大庄晦气当头,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运气这么差,还敢做坏事,指不定怎么样呢?

    *

    赵权正式上岗之后,杂货铺那边也算顺利了许多。虽然还是没找到适合的加盟人选??梢膊凰闶裁创蟀?。

    相比于这边,私房菜馆那边实在太缺人手了。

    现在是孟叔想要徒弟和帮手,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人。只有寇姨帮他打下手。

    至于跑堂那边,暂时倒是刚刚好。

    牛大爷年岁大了点,腿脚慢了些,一般都在客人那边照顾着。

    牛哥腿快,总是跑来跑去,端菜倒水的。幸亏现在只有三个包房,这要是再多两个,估计就照顾不过来了。

    而且,牛哥和牛大爷也没个休息时间。

    苏秀秀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觉得怎么也得先找个替班的来。在征得容五爷的同意之后,她就去找牛大爷商量了一下人手的事。

    就算没有正经跑堂的,他们能不能先找几个年轻人过来帮忙上菜,递个东西,跑跑腿儿什么的?这样一来,牛哥也能轻松点。

    牛大爷听了苏秀秀的话,微微一愣,就连忙问道?!靶阈?,你是真想好了,要继续找跑堂么?这事你爸同意么?”

    苏秀秀点头说道?!拔野忠餐饬?,咱们这私房菜馆以后肯定不止这3个包间,二进的院子里,那些包间都会开起来的。到时候您和牛哥肯定顾不过来,势必得再找几个人过来帮忙的。而且,到时候再找人也晚了。倒不如现在,提前就把人找过来试试。不管怎么说,牛大爷您就是咱们这边的大堂经理,具体什么章程,还得听您的安排。那个人用还是不用,也是您来拍板!”

    牛大爷一听这话,心中微微一动。他又抬头问苏秀秀?!澳且悄昙透也畈欢嗟男新??长相虽然不怎么光鲜,可人利落,干着跑堂的活没问题?!?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微微弯起了嘴角。

    她还没来得及回话,牛大爷又抢先一步说?!靶阈?,你放心,他知道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肯定不会要求股份的。工资也不会要太多,有个活给他干,能混口饭吃就行了?!?br />
    苏秀秀这才开口说道?!澳依吹娜丝隙晃侍庋?。咱这儿就不怕年纪大,又不靠长相吃饭。牛大爷,您尽管带过来就是了!”

    老牛听了这话,心里非常激动。就对苏秀秀开口说道?!捌涫凳钦饷椿厥?,我有个师兄弟,大家同吃一碗饭,难免会有个摩擦。年轻时候,大家性子都冲,互相也不对付,当时还闹得也挺僵。之后这几十年,也没联络过。

    前几天,我偶然间在大街上遇见他了,他混得实在不像样。他那儿媳妇也是个混蛋,在大街上都敢指着鼻子骂他,在家混吃混喝的老不死。

    我当时听了这话,心里就很不好受?;乩吹氖焙?,本来想跟容五爷说道说道,能不能再多雇佣一个他??捎植惶靡馑伎饪?。按照过去的规矩,一家馆子只能有一个大跑堂。我带着我儿子来这,拿两份钱已经算够特殊了。再往这招人就浪费东家的钱了,实在不合规矩。

    不过,今天有了你这话,我也就放下心了。那我明天就去把我兄弟给带过来?!?br />
    苏秀秀一听,这简直就像天上掉了一张大饼,糊在她脸上似的。

    这些日子,她在愁什么呢?这倒好,牛大爷居然又给她招来个大跑堂?

    这一切还真是得来的全不费工夫?

    她连忙笑道?!芭4笠?,你放心带来,咱们这儿管吃管住,包养老。关于工资的事,还得再让我爸跟那位大爷详谈。总之,咱们这买卖绝对不会亏待咱们自己人的!”

    老牛这些日子,也了解苏秀秀了,他知道这丫头手松,家里也敢让她管钱的事,不然还真乱套了。不过,苏秀秀在私房菜馆里就算是经理了。三个大股东,就她说话能顶用。

    于是,他也很痛快地说道:“得嘞,有你这句话,那我可就放心给你寻人去了?!?br />
    苏秀秀笑着说:“那我等着您!”

    苏秀秀转头就把牛大爷答应帮着找大跑堂的事,跟容五爷说了。

    “……”容五爷看着他闺女那张喜气洋洋的脸。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前些日子,他刚说完,跑堂的又不是大白菜,到了现在基本上已经绝了。

    这可倒好,一转头,老牛就给变出一个大跑堂来。

    容五爷就想,他们家这小丫头这到底是什么运气呀?居然还一说一个准?

    想了半天,容五爷也没想明白,只得又对秀秀说道:

    “那行吧,到时候,老牛带人过来,我帮你招呼着?!?br />
    苏秀秀得了这么个准话,本来就打算回去看书了。

    偏偏走到门口,她又转过头来对容五爷说道:

    “爸,牛大爷说了,那位大爷家里不太好,媳妇不孝顺。到时候人到了,咱们给开好点的条件呗?”

    容五爷深深地看了他闺女一眼,点头道?!靶?,我知道了?!?br />
    苏秀秀刚要推门,却又再次转过头来,说道:“我可跟牛大爷说了,咱们这包吃包住包养老!”

    听了这话,容五爷刚喝了茶,差点把喷出来,好不容易吞下去。他才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不然,到时候,我让你牛大爷他们先等着,等你放了学,再跟你谈工资的事?”

    苏秀秀连忙说道,“我哪儿会谈这个呀?还是爸你来做主吧?”

    容五爷这才说道:“那你还不赶紧回去念书,你爸什么还不知道呀?还用你这毛丫头说?”

    苏秀秀听了这话,急着忙着就跑出去了。

    她走后,容五爷拿着茶杯,喃喃自语道,“果然还是心太软呀,对赵权也是,对这些老头也是,不过这样,倒也没什么不好吧?”

    只是,一室安静,自然也没有人回答他。

    *

    转过天来,老牛趁着下午没什么客人,就独自去找他的师弟老钱头去了。

    也算是赶巧了,老牛到了老钱头家里时,他家那个泼妇儿媳妇又在打闹呢。

    老钱头也算命苦,他儿子小时候老实巴交很听话,可长大之后就是个耙耳朵,怕老婆的孬种。

    他老婆扯着嗓子,在院子里骂他爹。那小钱却坐在屋里装聋作哑。他什么事都听他老婆的,半点男人的尊严都没有,又哪敢帮他亲爹出头呀。

    那刁钻媳妇儿实在太猖狂,不止把人骂了一通,还不由分说把老钱的铺盖一裹,往院子里一扔。就让他滚出家门去!

    老钱刚好有个关系很好的师弟孙元宝听到动静就赶了过来,正指着老钱的儿媳妇和屋里的儿子破口大骂呢。

    “老钱辛辛苦苦养大你这畜生又有什么用?眼睁睁地看着你媳妇把你亲爹往死里*。你丫的在屋里听着,连个P都不敢放。早知如此,当初还不如把你这小畜生,直接扔马桶里淹死了算了?!?br />
    这孙元宝嘴皮子很溜,老钱儿媳妇也骂不过他,只得说道:“孙老头你少在这里瞎蹦跶,这是我家的自己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要真看着不顺眼,赶紧把这糟老头带走?!?br />
    老钱此时老泪纵横,他哭骂道?!拔艺獗沧拥降自炝耸裁茨跹??养了这么一个祸根孽种;又娶了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儿媳妇。我这么活着还有什么劲呀?”

    孙元宝实在太生气,就忍不住说道:“老钱,你还是跟我走吧。到我家里住去,以后咱们两个老的互相扶持着,做个伴。我孙元宝有一口饭吃,绝对不会给你喝汤?!?br />
    老钱的儿媳妇实在听不下去了,又指着孙元宝骂道?!澳阋彩歉隼喜凰?,靠着街道给你的老绝户补助,外加平时倒腾点蔬菜过活。又怎么养这个糟老头子?你们两个都是老不死,只会给我们这些年轻的添负担?!?br />
    老钱听了这话,心里更是伤心欲绝。他想着自己这一辈子,还真不如早点去陪他老伴的好,省得再继续遭罪了。

    孙元宝却还口道:“你亲爹妈你也骂他们老不死?也要把他们赶出去?曲桂花,你也别这么猖狂,你做的这些缺德事,老天可长眼了,都看着呢,你小心现世报应??!”

    两人正说着,这现实报应还真就来了。

    老牛实在听不下去了,推开堵着钱家大门口的那些人,走了院里,开口就对老钱头和孙元宝说道。

    “干脆就跟这个窝囊儿子和这泼妇断绝了关系吧?也别图他们给你养老了。也别费这口舌了,反正畜生听不懂人话。走吧,去我那儿,有人给你们养老送终!”

    两老头正晦气着呢,回身一看,老牛怎么来的?

    而且他不只人来了,还穿着上好的料子做得衣裳,浑身上下干净又利索,整个人也容光焕发。倒像是回到了三十多年以前,他们最风光的时候。

    孙元宝忍不住问了一句?!霸趺醋?,老牛,你这是发达了?”

    老牛点头说道?!笆前?,我发达了。现在准备带着你们老哥俩,也跟我一块儿去享福去呢?!?br />
    老孙又说,“你可别说这种话,你不是也有一个儿子吗?在这边儿,亲生儿子都不想给养老,跟着你去了那边,岂不是给你儿子添负担?”

    老牛却说?!安皇歉旱?,我给你们找了个能养老的工作。每月工资比那小畜生的两倍工资还高,咱们也别再受这黑心泼妇的气了。以后,自己挣钱自己花也就完了?!?br />
    老钱头显然有点不信?!罢?,我哪能赚那么多钱呀?”

    老牛随口说道:“就干你老本行,你怎么就赚不了那么多钱了?老板可是说了,以后生意好了,涨工资不说,还能给你股份呢,就跟过去一个样?!?br />
    孙元宝也惊呆了?!罢嬗姓庵质?,你是只要老钱,还是我也能跟着去呀?”

    老牛自然接口道:“都能去,走吧,赶紧跟我走,留在这受什么闲气呀。咱们一边走,再细说?!?br />
    到如今,老钱和老孙早已被*入了绝境,也没其他办法。干脆就跟着老牛一起走了。

    老钱本来还想拿自己的行李,其实也就是一床破烂的被褥。

    老牛却把那东西一扔,随口说道:“你还拿它干嘛?这种破烂玩意儿,咱们不要也罢。等到了那边,我给你买一床新棉花做的大棉被,盖着暖和睡觉也香?!?/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