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 103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03

    看着老牛的穿着打扮, 再看他豪爽的气度。这时,老钱的儿媳妇曲桂花似乎也明白过来了。

    这突然冒出来的老??峙虏皇枪聪贡嗥说?。他是真打算给老钱找个能赚钱的工作。而且,说不定那收入真能比她男人两月工资还高。

    曲桂花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的,她这时也顾不得自己的颜面了, 连忙上前拦住了老钱, 嘴里还说道:

    “爸,我的脾气您还不知道么, 向来都是有口无心的,刚才只是跟您开了个玩笑罢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咱们到底是一家人, 再怎么着您也留在家里住吧?等咱们买套新衣服,都收拾好了,您再风风光光上班去?!?br />
    只要老钱留在家里, 到时候,他挣的钱还不是得给他们这一家子花。

    这曲桂花就是蛀虫, 也是个吸血鬼。她当初结婚就要了钱家不少的彩礼钱。

    嫁过来以后, 初时对老钱还算尊重。后来把老钱的家底都给榨干了, 这才变了一副嘴脸, 非要*着老钱想办法出去赚钱。

    老钱只学了一身跑堂的本领,可那一套到了现在, 也没什么用武之地。

    他本来在家里养着二十只鸭子。又酿一些酒,卖给那些老伙计, 大家都困难, 他也不愿意多要钱。

    本来靠卖鸭蛋, 倒也能换来几个钱。

    可那钱曲桂花却嫌少,成天对老钱指桑骂槐,最近更是想*着他离开这个家。

    老钱喝了一肚子苦水,对儿子也是失望至极。

    如果今天不是老牛来了,他是动了寻死的心思。

    此时再看儿媳妇那张讨好的脸,一向逆来顺受的老钱顿时被恶心得够呛。

    旁边的孙元宝生怕老钱心软,再改变主意,上前就把这曲桂花推了个大跟头。他嘴里还恶狠狠地骂道:“你早干嘛来了,都拉出来的屎,你丫还带往回里坐的?告诉你,现在爷爷有好地去了,不稀罕你这贼婆娘的懒猪窝。

    你就跟那良心被狗吃了的孬种,继续在这破院里瞎胡过吧。将来倒要看看,你生的那俩小贼崽子,怎么给你们这俩丧了良心的狗东西养老送终!爷爷等着你老的那一天呢,曲桂花!”

    曲桂花P股被摔成了两半,险些疼得哭出来。

    她哭丧着脸向老钱求饶道歉?!鞍?,我知道我错了,可我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您都不念着,也得想想咱们大宝小宝也正上学呢,也得吃饭穿衣呀?爸,您就算不体谅我,也得心疼心疼您那两孙子呀?”

    孙元宝又骂道:“你身强体壮,有手有脚,懒得跟猪一样,也不知道找个活干,却一直*着老人给你卖命赚钱?到了这时候,你还敢说这种话?亏心不夸心呀?老钱,你可别听她这些话?”

    他正说着,老钱冷不丁一口唾沫啐在了曲桂花的脸上。

    “我没你这种狼心狗肺的狗儿媳妇,也不要那个不懂孝道的孬种儿子,也不要你们生的那两小杂种。以后,我老钱自己赚钱养活我自己。到时候,存钱让小牛帮我买块地,等死了埋在里面也就算完了?!?br />
    这时,他儿子小钱也忍不住从屋里跑了出来,像个二傻子似的站在门口喊了一声“爸?!?br />
    老钱突然想起他是怎么含辛茹苦地把这儿子养大,又是怎么帮他娶上了媳妇,这儿子又怎么装聋作哑,跟他媳妇联合在一起,算计了他的棺材本?

    他越想越恨,最后实在忍不住,回过头冲着小钱脸上,也狠狠地啐了一口涂抹。

    然后,一脸决然地说道:“你不是我儿子,你是狗杂种!如果不是我这两老兄弟来,你今天就要活活把我给*死了。钱有才,从今以后,我没你这么个无情无义的儿子!”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向着门外走去。

    孙元宝也向着小钱啐了口唾沫,然后连忙就去追老钱了。

    倒是老牛冷冷地看向他们两口子,冷笑道:“过几天,我找人来办断绝父子关系的手续,到时候,再把老钱户口迁出去。你们这两个又敢再?;ㄕ?,别怪我找人去小钱的单位闹腾。

    我倒要看看,有哪个单位会要这种不忠不孝的坏胎孽种?你们居然敢把老钱往死里*,就别怪我也不让你们活舒坦了?!”

    老牛说完这话,转身就走了。

    他的眼神实在太冷,小钱两口子也被吓得不清。

    门外的老钱听着老牛这样替他出头,一时间百感交集,老泪众横。

    年轻的时候,他们俩条件都差不多,都拜了同一个师傅当学徒。学的都是同样的跑堂。

    后来,又是同一时间出师。又各自找了两个条件差不多的馆子当跑堂。

    那时候,他们都心高气傲,总想论出个一二来,斗得格外厉害。

    谁成想,几十年没见,到了老了老了,连儿子都懒得理会他,他都快活不下去了。最后却是死对头师兄,过来帮他一把?

    老钱想着,既然儿子靠不住,倒不如跟师兄走吧?不是说可以跑堂么?

    老钱这时才明白过来,情义其实无关血缘,是骨子里的一种精气神。

    可惜,有些人天生就不具备。他又想那么多干嘛?

    *

    于是,三个年过五十的半大老头,在众多邻居的围观中,默默地走出了这条巷子。

    只留下一群看热闹的邻居,以及那扇半开半掩着的大门。

    透过门缝,他们能看见那个愚蠢又歹毒的媳妇,以及那个不懂孝道,眼睁睁看着媳妇欺负老爹的混蛋儿子。

    曲桂花见他们都走远了,才抹去脸上的涂抹,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这老不死的,走了就再也别回来了。好像我们在求他一样?”

    小钱突然发了疯似的,跑上前,狠狠地打了曲桂花一嘴巴,把曲桂花的脸都打歪了。

    “都怪你这蠢婆娘,把我爸*走了,你就舒坦了是吧?他平时能吃多少粮食呀?他养的鸭子还能卖鸭蛋呢?偏偏,你这狠心娘们就是不知足?!?br />
    曲桂花也不乐意了?!罢庑┠?,你也没管过呀,现在跟我闹个什么劲?钱有才你注定是个没有良心的孬种,现在想洗干净自己,告诉你不可能?!?br />
    两人说完,就扭打成一团,还用各种难听下流的词辱骂着对方。一时间,他们倒是变成了一对猪狗夫妻。

    邻居们在外面看着听着,却没有一个人想上前拦一拦的。

    在他们看来,这对无情无义的夫妻,真打死一个才好呢。

    后来,钱家的大门口,也不知被谁扔了不少垃圾。

    曲桂花出来又骂了一通大街,却也不了了之了。

    可从那以后,她家隔三差五就被人扔垃圾,丢大粪的。

    曲桂花骂了好几次,始终找不到嫌疑人。

    自打老钱离开之后,下了一场雨,曲桂花这些年也没学着照看鸭子。那群鸭子一下子死了一大半。后来放出去,又不小心都跑没了。

    少了鸭蛋那份收入不说,连鸭蛋都吃不上了。

    孩子们再怎么吵闹着,要吃蛋饼,曲桂花也不舍得花钱买了。

    她大儿子被她养得很自私,不给蛋饼吃,就冲着曲桂花喊骂道:“你不给我吃蛋饼,等将来你老了,我也把你这老不死赶出去,就像你赶我爷爷一样!”

    小钱听了这话,用力地把碗摔在桌上。

    曲桂花整个人呆若木J!

    这个家就像碎掉了一般。

    他们家的日子,在赶走了老钱之后,显然并没有如曲桂花想象中那般宽裕,反而越发捉肩见肘了。

    后来,小钱不孝顺的名声到底还是在厂里传开了。

    他经常被厂里的取笑没骨气的男人,背地里,也总有人骂他不孝子,良心喂了狗吃了。就连去食堂打饭,大师傅也故意给他盛菜汤。

    单位里再评先进,发奖金,肯定没有他。

    小钱受了不少打击,后来养成了喝酒的习惯。他一喝酒,就跟曲桂花打架。

    曲桂花经常鼻青脸肿地出门,却没人肯同情她。

    大家都在背地里说,这婆娘就活该受这份罪!她自己作的!

    当然这些都是后来的事,也与老牛以及容家无关了。

    *

    另一边,等到老牛把他这两个师兄弟带回去,容五爷一看见是这两位,还真是吓了一跳。

    得,说是白捡了一个大跑堂,结果却一下来两了个。要不怎么说他闺女运气好呢。这还带买一送一的?

    现在家里有了四个大跑堂坐镇,估计秀秀那丫头短时间内,也不会嫌人数不够了。

    容五爷一边想着,一边起身迎到门口说道。

    “老牛,原来你知道这两位在哪儿呀,也不提前跟我说通通气。早知是他们,我真该亲自去接才是?!?br />
    孙元宝连忙说道,“容五爷,您实在不用跟我们客气。这年头,您肯赏我们一口饭吃,都是帮了我们大忙了?!彼低?,他又看了老钱一眼。

    不夸张地说,可不就是容五爷和老牛救了这老兄弟一条命么?

    容五爷忙又拉起孙元宝的胳膊说道:“老孙,你这可就客气了。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老相识,你们也是曾经名震一时的人物,愿意来我家干活,是我家的荣幸?!?br />
    这时,老钱也开口说道,“现如今比不得过去了,我们都是老废物了,也就五爷您还能记起我们来?!?br />
    几人客气了半天,容五爷又让老许沏了好茶,拿了果子来招待他们。

    大家凑在一起,谈论了往昔,说了这些年彼此的境遇,最后容五爷才说到了私房菜馆的事。

    “我闺女特意交代我,让我给你们老两位按照好的待遇来,她也强调了,咱们这给您两位包吃包住包养老。另外工资按照老牛的走,如果您二位要股份,咱们也可以再商量?!比菸逡谒档?。

    老钱和孙元宝听了这话,顿时也就放下心来了,看来他们的未来是真有着落了。

    孙元宝连忙又说道:“咱们也不要股份,都是孤老头子要股份也没用?!?br />
    老钱也说道:“钱都别给了,管吃住就行了?!辈皇撬祷勾夏??这实在太合老钱心意了。

    容五爷又笑道:“这可不行,我闺女要知道了,该跟我急了。她最见不得老实人被欺负了?!?br />
    一时间,孙元宝和老钱忍不住有些好奇,容五爷这闺女到底是什么人呀?居然肯给这么好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