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 10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04

    苏秀秀放学回到家, 看见钱大爷和孙大爷也吓了一跳。

    倒不是因为一下子来了两个大跑堂,而是钱大爷这面相实在凶险。

    苏秀秀看相,往往先看印堂,通过气色来判断这人的状态。

    倘若印堂部位黑灰暗淡, 就说明这人运气不好, 恐怕会有什么劫难。

    这钱大爷就是印堂晦暗,眼看着都不好了??伤娌咳闯氏趾烊笾?。这就说明他可能转危为安了。

    而且, 钱大爷印堂处有条竖着的悬针破印。这种面相的人,一生中总会经历一次大劫,这劫可能会危及到生命。

    可钱大爷印堂宽窄适中, 不凹陷,无疤痕恶痣。这就代表着,钱大爷素日做事有原则, 人缘好。

    在生死关头能大难不死,必定是有吉星庇护或有贵人助其脱离险境, 霉运散走, 这也是好运的开端。

    苏秀秀不禁暗叹, 好在牛大爷去的及时。这要是晚上一步, 恐怕他也带不回这位钱大爷了。

    苏秀秀觉得庆幸的同时,也怕钱大爷继续沉迷于过往的伤心事中。就忍不住又劝解他一番, 让他以后放心在这边住着。

    老钱和孙元宝只觉得这姑娘性子是真好,温柔又善解人意不说, 说话办事也知道体谅别人。

    有这样一位小东家, 对他们这些跑堂来说, 也算是千载难逢的好事。

    老钱和孙元宝也都放下心来,留在容家大院了。

    等到晚上,孟洪明那边收了工,也来跟他们相见。

    几人年纪相当,经历也差不多,聚在一起,相谈甚欢。就相约往后一起好好干,把私房菜馆给做好了。

    苏秀秀生怕钱大爷被他那恶毒儿媳妇亏待得太厉害。

    干脆就趁此机会,就把家里的老人们都带去医院去做了体检。提前也跟老钱和孙元宝打过招呼了。

    如果有什么不好的,有病治病,休养调理一段时间就是了,容们这边也包医疗费。至于正式上班,也并不急于一时。

    孙元宝和老钱听了这话,心里十分感动。

    等到检查结果一出来,老钱和老孙身体都好得很,什么毛病都没有。

    老钱今年52岁,孙元宝才49岁,他们都比老?;鼓昵?,腿脚也利落。在私房菜馆再干上十年基本上不成问题。

    苏秀秀这才安下心来,跑堂这边总算是差不多了。

    这些大爷都是打小就跟师傅学习勤行,都经过严格训练。他们招待客人经验很丰富。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三位大爷就正式上岗了。

    经常来私房菜馆吃饭的那批熟客,就发现不只是牛大爷一个老头了,店里又多来了两个挺和气的老头。

    别的饭馆酒楼,总是喜欢找那些漂亮的姑娘当招待??善鲜纤椒坎苏獗叨?,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这边根本就没什么姑娘,不是忠厚老实的青年人,就是很和气的大爷。

    这些大爷都是慈眉善目的,而且还特别会和人聊天儿。

    他们一开口说话,就让人听着觉得很舒坦。而且客人需要什么,都不用开口说,人家大爷直接就帮你拿过来了。这简直就是五星级服务???!

    不止如此,还能吃上一顿美味佳肴,这这感觉就别提都舒爽了。

    到了后来,回头客越来越多,私房菜馆这些大爷反而倒成了一种特色。

    在京城顶级老饕的圈子里,那些人还给孟氏私房菜馆取了个有趣的绰号,叫“三老头”,或者“三个大爷”。

    打招呼的时候,有人随口一问,“你这些日子又去哪里吃饭了?!?br />
    对方就说:“嗨,我去三老头那边吃饭去了。孟师傅那手艺简直百吃不腻,对了他换新菜了,不知道你去吃了没有?”

    问话的人连忙说道:“没呢,不过我订的是后天,到时候可要好好尝尝?!?br />
    就这样三老头算是火了,倒是也有饭馆儿了想要模仿私房菜馆这边,也请了老人家来当服务员。

    结果可想而知,马上就悲剧了。

    没有受过勤行训练,招待经验不足,就算再能说会道的老人家,也没办法应付那些突如其来的变故。

    就算他们想跟顾客聊天儿,顾客们也觉得有些无趣儿。

    后来,那些餐馆也不敢再招老头了。只剩下孟氏私房菜馆这边,把这个特色很好的保留了下来。

    牛、钱、孙三个大爷,在颠簸了大半辈子之后,到老了老了,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根。

    孙元宝到了容家以后,在这边过得十分舒心,容五爷给的工资也不少。

    再加上,他也知道苏秀秀的心思,也怕将来他们干不动了,这边没个延续。

    所以,孙元宝就主动找苏秀秀商量,想把他外甥也给找过来了,算作自己的学徒。

    老孙的外甥名叫张华,前两年,张华父亲意外去世,他初中毕业就不念书了。

    在外边东奔西跑的,挣钱养家糊口。这两年,张华也都是学徒,临时工,没少受委屈,挣的钱却少得可怜。

    老孙也没多少钱,这两年却一直想方设法,帮衬他们家。所以,他和外甥的感情很好。

    张华一接到舅舅的来信,马上就辞了工,投奔舅舅而来。

    苏秀秀一看,这小张也是老实本分人,自然也没二话,就把人给留下来了。

    老孙本来说,按照老规矩,头三年不用给小张工资。他想着自己工资高,也不怎么花钱,每月再贴补外甥些钱就完了。

    可苏秀秀这边却不同意,她说既然来店里干了活,就算是店里员工,怎么也得给发工资。

    现在小张虽然是学徒,活也不少干,就按照传菜员的工资给发了。

    这样一来,比他之前的工资就高多了,算是全薪了,小张第一次拿这么多钱,心里十分高兴。

    他家里的老娘和两妹妹总算不用再担心了。自此,小张开始努力工作,吃苦受累他都不怕。那些大爷让他干嘛,他就干嘛。

    到了月底的时候,寇婉茹又给他发了奖金。

    小张拿着这些钱,都快哭了。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他拉着寇婉茹的胳膊,说道:“寇姨,我不值当这么多钱,这钱您还是拿回去吧?!?br />
    寇婉茹就说:“这傻孩子,可别哭呀。你干得好,大家都看在眼里了。这就是发给你的奖金,每月谁干的好才有呢。这就是咱们店里的规矩,给你钱你就拿着吧?!?br />
    小张这才放心收下了,这边管吃管喝。他干脆就只留了五块钱零花,剩下的钱都拿回去给母亲了。

    他大妹妹终于不用辍学去打工了,初中毕业后,她也可以读高中了。

    自此之后,小张就更勤快了。

    三个老伙计凑在一起,都说,孙元宝有福气,找了个这么好的徒弟。

    孙元宝却笑道?!拔艺庖彩峭辛巳菸逡团8绲母?。不管怎么说,以后也算后继有人了?!?br />
    老牛听了他的话,也说道:“我这也是托了容五爷的福。不然,我儿子就去蹬板车了,家里的房子买亏本了不说,我老伴指不定怎么样呢?”

    两人又唏嘘了一番过去的那些经历。

    只有老钱听着他们说话,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他并不羡慕老牛有儿子,孙元宝有徒弟。

    经过他儿媳妇那么一闹,老钱这人越发孤寡了。他也不想收徒弟,也不想要儿子。

    像现在这样每天好好干活,赚自己的饭钱,有个心善的东家不会亏待他们。偶尔能跟老伙计聊聊天,喝喝小酒,这种日子老钱心里觉得很踏实。

    后来,苏秀秀就发现,三位大爷的到来,不止解决了前台招待的问题,而且还带来了其他的福利。

    钱大爷其实是个酿酒好手,他亲手酿的那些酒,就跟他本人一样。经过经过了几十年的风雨雕琢,酿制成了甘醇可口的美酒。这就别说自己喝,拿出去也是难得的佳酿。

    老钱一听孟洪明说,这酒可以放在菜馆里卖,很痛快地把自己的酒交到了店里,而且还很痛快地揽下了为店里酿酒的活。

    这老钱自酿酒一经推出,马上获得了客人们的钟爱。特别是这酒在别处都喝不到。慢慢也就变成了私房菜的另外一个特色。

    有些人甚至是专门为了喝酒而来,却又被那一桌华美的菜所吸引,又跟店里的大爷投了缘分。于是,下一次还想过来。就这样回头客越来越多。

    至于孙元宝,他这些年一直在倒腾蔬菜食材。

    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可是早年间学过的为人处世方式,却让他在菜市里很有人缘。

    孙元宝也有一大帮老伙计。

    很多市面上买不着的菜,孙元宝也能托人给弄过来。而且价钱也合理。

    除此之外,他总能买到最新鲜最好的食材。这买菜的活,后来就不用孟洪明亲自去跑了。直接就交给老孙和他外甥去干了。

    这样一来,孟洪明也轻松了不少,而他的菜谱又丰盛了很多。

    此外,宅子里的花花草草本来已经荒废了,他们搬过来之后,也没请专人打理,整体而言就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孙元宝问过容五爷之后,就打算重新种一些观赏性比较强的蔬菜。

    这样一来,也就成了他们的私房菜馆的另一个特色。

    后来,有客人觉得园子里的小蔬菜特别可爱。

    孙元宝就会笑眯眯地说?!耙窍不赌退姹阏礁?。等会儿,我拿过去后面交给我们大师傅,求他做个小菜出来,就算是我老孙送您的?!?br />
    客人们自然是喜欢得很,就更觉得这私房菜很有趣了。

    当然,这些就都是以后的事了。

    *

    不管怎么说,有了他们这三个大爷,私房菜馆是越来越好了。来订位子的客人也越来越多。

    三个大爷可以互相调整着休息,可厨房里只有孟叔一个人在灶上掌勺,根本就没个空闲。

    苏秀秀也曾担心,怕他会累坏了。就想着不然的话,他们以后每周规定休息一天,比如星期三不营业,进行调整就完了。

    可孟洪明却不干,他跟苏秀秀说。

    “我这儿已经等了几十年了,好不容易能随心所欲的做菜。这对于我来说,不只是一种工作,也是我生活的全部乐趣。我这并不觉得累,天天做饭也不会腻。秀秀,你就让我做吧!”

    苏秀秀也没办法,只得让他继续干下去。

    寇婉茹心疼她男人,切菜的功夫慢慢也练得差不多了。她每天都能在厨房里打个下手。这样一来,孟洪明也能轻松不少。

    可在7月份,苏秀秀期末考试的时候,寇婉茹突然接到电话。她老家的堂哥意外去世了。

    寇婉茹还忍不住念叨呢,寇德信前年刚刚再婚,娶了隔壁村的王寡妇,这才过了几天安稳日子,怎么这就去世了?

    寇德信也算是寇婉茹在老家,最后一门儿血脉相连的亲戚了。

    说起来,因为寇德信娶了王寡妇,王寡妇为人刻薄,对三个孩子也不太好。

    寇婉茹还曾经上门闹了几次。所以,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很亲近。

    开春的时候,他们两口子离开老家前,寇婉茹还偷偷给寇德信的大闺女寇小白塞了一些钱,让她以防万一。

    现在倒好,寇德信死了,寇婉茹就有些放不下那三个孩子。只是她又怕孟洪明自己忙不过来,再累着了。所以,就想着还是不回去算了。

    可孟洪明却说,“他们家那么个情况。你好歹也是孩子们的姑姑,她家大闺女小白今年刚参加完高考。你还是去看看的好,怎么着也得照顾一下他们家的孩子。顺便问问,王寡妇到底是个什么章程?她要再嫁倒是没问题,却不能亏待了孩子?!?br />
    寇婉茹一想,侄子侄女实在可怜,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得去照顾一下。

    刚好这时候,苏秀秀最后一门也考完了,也不用去学校了。

    她干脆就说,“我会帮着孟叔打下手的??芤?,您就放心去吧?!?br />
    她做事寇婉茹还是很放心的。

    所以,转过天来,寇婉茹就收拾了东西,坐着公共汽车,回老家去了。

    本来,苏秀秀都和彭姐商量好了,暑假要一起去杂货铺打工。

    可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苏秀秀暂时是去不了杂货铺了,彭姐自然也就跟过来,到私房菜馆打工了。

    这也都是赶巧了,彭姐十五岁就在单位的食堂干活。干了将近十年,或许她炒菜的功夫,根本入不了孟叔的眼??傻ゾ偷豆ざ?,彭小茹却不熟一流厨师。

    基本上,孟洪明想要什么样的菜,她都能切得又快又好。

    而且,彭小茹也知道大师傅们的规矩,灶上的活,是看家的本事,是不能给外人看的。

    于是,她就在隔壁房间,帮忙切菜。苏秀秀那边负责打下手,两边跑。

    这样一来,孟洪明反倒轻松了不少。

    原本寇婉茹那边说好了,转过天下午就能回家了。

    可是,当天下午,她就打来电话,对孟洪明说。

    “寇德信家里这边儿可不好了,我到的时候,王寡妇他们家来人了,一直在闹腾几个孩子。既想抢家里的财产,又不想管三个孩子??苄“啄呛⒆蛹钡?,都提着菜刀跑出来了,说要当着她爸的面,砍死了王寡妇,让她下去陪着作伴??砂岩晃葑尤烁呕盗?,幸亏我赶到了,才阻止了他们。

    这事,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怎么着也得帮三个孩子做主,我又拉来了族老商量这事。所以,这几天,我是回不去了?!?br />
    孟宏明听了这话,也忍不住嘱咐她?!澳悄憧傻眯⌒牡?,你这人容易冲动,千万别轻易就跟人家动了手,再吃了大亏!”

    寇婉茹应道?!罢饽惴判陌?,我会小心的。对了,洪明,秀秀帮你打下手怎么样了?你今天没累着了么?”

    孟洪明又说:“没累着,小彭刚好也来帮忙了。那孩子是个刀工好手,她切菜好,不仅没累着我,反而轻松了不少。家里的是,你就放心吧!话说回来,这么试了一回,我觉得要是找个刀工好手来帮忙,好像也不错。到时候,咱们就能再开几桌席面了?!?br />
    寇婉茹听了这话,忍不住骂他:“你这人怎么回事?可千万别胡来,再把你自己给累回去?病倒了,你就什么菜都做不了了?!?br />
    孟洪明只得说道:“放心,我不累的。准备工作做好了,我花的功夫就好了。有老孙帮着买菜,有老姜帮着洗菜收拾,有小彭帮着切菜,有秀秀帮着拿东西。我现在可比之前轻松多了?!?br />
    寇婉茹顿了一下,又对他说道:“不然的话,还是等我回去再说吧,你可千万别自己跟秀秀说?!?br />
    “嗯,知道了?!泵虾槊魉婵谟Φ?。

    “那我先挂电话了,还得去张罗那三个孩子呢。王寡妇这娘们,居然不给饭吃,光顾了吵架分家产了,都没想着给寇德信帮丧事!寇德信怎么娶了这么婆娘?!?br />
    孟洪明忙说,“那你赶紧去吧,我也得去厨房继续干活了?!?br />
    挂电话之前,寇婉茹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昂槊鳌?br />
    “唉,你说!”孟洪明说道。

    寇婉茹又问:”你说这三孩子要是没人愿意管的话,我想把他们带回去成吧?如果容家那边不方便,咱们就再想办法弄一套房子,或者干脆我就带着孩子在老家过?反正咱们家的大房子也没卖,都是新盖的呢?!?br />
    她这话并不是跟孟洪明商量,而是已经拿定了主意,她这样的人注定没办法扔下三个孩子不管。

    虽然寇婉茹只是堂姑姑,并不是亲姑姑??艿滦拍潜呙槐鸬那兹肆?,孩子亲妈那边倒是有亲人,却一直在装死??艿滦潘懒?,他们都没来过这边。

    孟洪明十分了解他妻子的为人,虽然寇婉茹偶尔鲁莽冲动,可她骨子里的侠义却永远不会死。这或许就是他喜欢这女人的原因。

    很快,孟洪明就开口道?!靶?,等丧事办好了,你把孩子带过来吧。我会提前跟五哥说的,反正咱们现在也有钱了,养三个孩子还不成问题。你走之前,上大队跟他们说好了,如果小白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就给咱们打个电话。那孩子功课不错,应该能考上大学才对??杀鹨蛭韬?,就耽误了孩子的前程?!?br />
    “嗯?!笨芡袢阍诘缁澳潜哂α艘簧?,就没再出声。她心里却忍不住有些感动。

    她这样一个人,何德何能能找到孟洪明这个善解人意的丈夫?

    不管有什么事,一旦她做了决定,孟洪明总会支持她。

    前些年,两口子一直在村里,相依为命,互相作伴。日子虽然不富裕,却过得很幸福。

    现在,孟洪明的事业起来了,寇婉茹竭尽全力,当他的帮手。她只希望孟庭松能好好的,两人可以相扶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