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 10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06

    胖子刚好走出来,抬眼就看见了苏秀秀, 就忍不住微微弯起了嘴角, 开口说道:“行呀, 没想到你英语还那么好?”

    苏秀秀显然也没想到他会在这里,淡淡地说:“跟老师学的, 没什么大不了?!?br />
    她的声音淡淡的,却很轻易就在两人之间划出了一条永远跨不过去的线。

    从第一次见面时起,她就总是把情绪肆无忌惮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总觉得她有棱有角的性格像极了猫儿。

    到了此刻也如是,她仍是明明白白地表示出, 她对他的不喜。

    可胖子脸上的笑意却渐渐褪去了, 他微垂着眼睛说道:“学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你才学了两年。比那些学了十多年外语的人说得也不赖?!?br />
    苏秀秀挑眉看了他一眼,才开口说道:“大概是因为小时候过得不好, 所以才想要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生活。偶尔, 我就会产生一种想法, 就算拼命,也要守护我的家人。所以, 辛苦些也没什么,做不好的,竭尽全力就是了?!?br />
    说完,她微微垂下了眼睛。她本来就生的极好, 只是她不笑的时候, 眼角眉梢却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清冷无情。

    胖子也是个心思通透之人, 自然也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

    在他印象中,这姑娘时而活泼灵动,时而高傲矜持,似乎有着万般面貌。等待着别人去发现。

    可实际上,她人却不笨,在某方面甚至可以算作灵敏。

    所以,才会在什么事情没发生的时候,对他说了这番话。就算拒绝了,也跟聊天似的,到底给他留下了几分颜面,并没说让他觉得难堪。这就是她的温柔体贴。

    可即便是这样,胖子还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甚至还没确定自己的心思,却已经被拒绝地很彻底。

    没办法,谁让他们差得太远呢。单单是家世,他恐怕就不再她的考虑的范围内了。

    而且,这姑娘已经点出来了,她要的就是门当户对,普通平淡的生活。这些正是他给不了的。

    一时间,胖子也不知道自己是何种心情?

    他本该心酸难过,可心里胀满地更多的却是对这姑娘的心疼。从他看过她所有资料的那一刻起,他好像就再也没办法生她的气了。

    胖子从小锦衣玉食,所以永远不会明白,饿肚子的痛苦??伤招阈闳窗ざ隽撕眉改?,以至于她来容家之后,仍是营养不良,身高体重远低于同龄人。

    胖子身边一直就有人照顾,打小就有专门的老师教他读书学习;所以,他自然也体会不到不能念书的痛苦??伤招阈?3岁就被强制退学,在服装作坊里做最低等的小学徒工,一干就是两三年。

    胖子从小身边总是跟着一群人,即便亲人有些忽视他,可该给他的却分毫不少。而苏秀秀却被她狠心大伯抢走了被外公接到香港的机会,又被恶毒大伯母卖给了人贩子。

    到了现在,胖子都不知道,这小姑娘当时是以何种心情屡次逃跑,屡次被殴打,最后才跑到孟庭松面前求救。

    只是他却可以想见,那时候的苏秀秀是多么的绝望多么的难受,所以才会在孟庭松拉住她手的那一刻,就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他。

    孟庭松之余苏秀秀,或许就是淹死前拼命抓住的一块儿浮木;也可能是她大难不死之后唯一的信仰和精神寄托。

    她那么小的时候,周围的人却对她充满了恶意,孟庭松就是唯一一个帮助她的人。

    更何况孟庭松本来就性子温和正直勇敢又有担当,而那正是苏秀秀需要的东西。

    胖子突然忍不住问:“孟庭松对于你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苏秀秀如同自语一般说道:“大概就是冬天里的太阳吧?我只知道,如果没有他的话,我可能就要变成坏人了?!?br />
    冬天里的太阳?那一定很温暖。

    胖子听了这话,想要抿嘴笑一下,可惜却失败了。他少年时得到的好东西太多,可以算是应有尽有。随便什么好东西,都可以毫不吝惜的丢掉。

    而苏秀秀年少时,拥有的东西太少,实在少得可怜。所以,只要是她心爱的东西,她都会拼命地握在掌心里,小心呵护着。

    这就是两人最大的区别。

    就算胖子千好万好,是万千少女心目中的最佳金龟婿;在苏秀秀心里却比不上那个普普通通的小兵孟庭松。

    不是他不好,而是因为他不是她的太阳,没有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温暖她。

    这一切都是缘分,与身份地位,或者其他一切都没有关系。

    所以,胖子完全气不起来,即便是他被眼前这个狠心的丫头勾得牵缠挂肚之后,又被无情地抛弃了。他仍是一点都不会记恨她,甚至还想要继续守护她。

    这就是他的初恋,也可能他没有那么喜欢,也或者还没到那种份上吧。

    等胖子回过神来的时候,苏秀秀已经走远了。她果然不愿意为他停留。

    廊道的尽头只剩下一抹深蓝色的背影,她虽然很瘦,却走得很沉稳,步伐也是不急不躁。

    胖子明知道她不会回头,却仍是忍不住一直看着她,哪怕人影已经消失了,他仍是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直到詹小二从背后,搂住他的肩膀说道:“还看呢,看到眼里就拔不出来了?”

    胖子皱眉说道:“以后你少说这种风凉话,对人家姑娘名声不好?!?br />
    说着,他就把詹小二推进了包间里,看着他关门之后,詹小二才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怎么着,都失恋了,还这么护着那小姑娘?胖子,你这人可真有意思。像这种情况,不是应该想方设法抢过来么?”

    胖子却骂道:“你丫脑子有毛病吧?漂亮姑娘多得是,胖爷一招手有的是姑娘围过来,还抢什么枪?下次,胖爷遇见更好的人就是了?!?br />
    苏秀秀能走到今天这步,实属不易。他心疼她佩服她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打其他的主意?更何况从一开始,那姑娘对他谨守着本寸,从来没有勾搭过他。只是他自己忍不住欣赏她喜欢她罢了。

    她在发现他的感情之后,又当机立断地拒绝了他,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这样的做法,何错之有?要错也是他的错吧?

    詹小二却说:“胖子,你这人就是脾气太好。你看章家小二和沈小四就为了一个女人闹得死去活来。沈小四一气之下,把那个女人抢走了,关在别墅里一个礼拜。那女人就成了他的女朋友?!?br />
    胖子却冷哼了一声?!氨鹉媚侵纸患驶?,跟容家小丫头相提并论?!?br />
    詹小二愣住了,指着胖子问道:“人家可是名牌大学的学生,比你这个苏秀秀强多了,你管人家叫交际花?这不太合适吧?”

    胖子却冷笑道:“本来就有个学导演的男朋友,仗着几分姿色,打着要拍戏的名誉,周旋在你们那个圈子里。引得男人们都为她侧目,这难道不是交际花么?喜欢谁不喜欢谁,她一早说清楚了,至于这样么?

    不信你就等着看吧,将来有了更好的人出现,她也会像登了导演前男朋友那样,再登了沈小四?这算哪门子自由恋爱?分明就是自甘下贱罢了!”

    詹小二有心反驳家,却也说不出什么道理来,最后干脆开口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呀?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你就不想报复苏秀秀?”

    胖子又骂道:“你脑袋长包了吧?她总共跟我见了七次面,说了三次话,还拼命从人贩子手里救了我的小外甥。是我家的救命恩人,我又不是混蛋,哪有恩将仇报的理?对了,你跟那帮小子都打好招呼了么?谁也不许在这里闹腾?!?br />
    詹小二这时就更傻眼了?!昂献湃思揖芫四?,你还要把她供起来是吧?”

    胖子眯起凤眼,冷冷地看着他,就好像詹小二少智慧似的。

    詹小二却又问他:“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呀?该不会继续玩暗恋吧?”

    胖子淡淡地说道:“怎么可能?我妈已经打算给我相亲,我回去就跟她讲条件,无论如何我也要娶过合心意的老婆?!?br />
    詹小二叹道:“胖子你的恋爱还真是来得快,去得更快?!?br />
    胖子反问道:“难道你以为我也会戏里演得那样爱的死去活来,饿瘦三十斤不成?”

    说完,也不等他回答,胖子已经坐到了桌边,拿起筷子,不客气地大快朵颐起来。一边吃,一边还说着:

    “孟师傅的菜,果然深得我心。就算有再多的不愉快,一吃孟师傅的菜,也都能忘在一边了?!?br />
    詹小二皱着眉头在一旁看着他,他越发不能理解胖哥了。

    不过这样也好,就算失恋了,也可以用美食疗伤。

    他们正吃着,老牛又端了一盘菜过来。

    胖子一看瓷罐里,闻着那种香味,顿时脸上的表情就完全化开了。

    “这该不会是佛跳墙吧?”他随口问道。

    “是呀,这是孟师傅准备了半个月,才做出来的,也就今天能吃得到,您这算是赶上了?!崩吓P呛堑厮档?。

    很快,胖子满脸都是兴奋,嘴里还念叨着?!罢饷此道?,我运气还真好?!?br />
    詹小二看着他这副样子,终于放下心来。也很快凑近来看,闻着坛子里的香味,他也忍不住说:“闻起来也很香,我也来一碗,可不能给你这胖子独吞了?!?br />
    胖子哼哼了两声,到底也没拒绝他,这件事算是过去了。

    *

    另一边,彭姐并没有回家去,她正急切地等待着苏秀秀。

    一开始,跟到前院听见苏秀秀说英语,跟那些外国人打招呼。彭姐还挺震惊的,心想这妹妹果然非同一般。

    彭姐也打定主意,要把英语学好了,指不定将来有什么用处呢。

    前院招待的都是有身份的客人,一般人不便久留,见苏秀秀那边也没什么麻烦,彭姐也回到后院来了。

    只可惜,走到院门刚好瞧见1号房里面出来个胖子,把苏秀秀拦住了。

    一时间彭姐有点心急,可那两人似乎认识,聊天的内容虽然看似平常,可彭姐却觉得那胖子似乎有点别的意思。

    等到苏秀秀好不容易出来了,彭姐就忍不住上前,压低声音问道:“1号房那胖子到底怎么回事?他没把你怎么样吧?对了,他堵你干嘛?”

    苏秀秀只得笑着安抚她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彭姐,你就放心吧。那胖子是个心怀宽广的正派人。他以后是要干大事的,绝对不会跟我这种小人物计较?!?br />
    彭姐听了这话,仍是忍不住有些怀疑,苏秀秀却拉着她一路向隔壁走去。

    又送到大门口,苏秀秀这才忍不住又说道:“彭姐,你可别忘了那事?!?br />
    “什么事?”彭姐下意识地回头看她。

    苏秀秀却突然凑上前趴在她耳边说:“彭姐,你现在这么漂亮,不留下点纪念实在太可惜了。所以,和许哥尽可能的去约会吧!”

    “这……还得看看宏伟,有什么安排吧?”彭姐说到这里,脸又红了。

    苏秀秀却笑道:“只要你说,许哥肯定会同意的,他那么喜欢你?!?br />
    彭姐脸更红了,又忍不住拍了苏秀秀两下。

    “你这丫头可真够坏的,怎么什么都瞎说呀?你调戏起你姐姐我来了?!?br />
    苏秀秀却笑眯眯地说:“这怎么就是调戏了?我说的可都是正事,彭姐,你听我的准没错。到时候可别忘了照相,也拿给我也看看?!?br />
    彭姐被她逗得不行了,嘴里直骂道:“这小坏丫头?!?br />
    后来,她到底是上车回家了。

    苏秀秀又抽空跟孟叔说了,想找刀工师傅过来帮忙的事。没想到,两人一拍即合。

    再见识到彭小茹刀工之后,在找帮手这事上,孟叔总算是松了口。

    跟孟叔说完之后,苏秀秀又回去把这事跟父亲说了。

    容五爷听说了彭小茹刀工好这事,不免心里生疑。

    之前,他也曾找过学徒帮工过来帮忙??擅虾槊鞲揪涂床簧先思?,呆不了半天,就被直接打发走了。

    这彭小茹又是个什么来路?刀工居然这么好?

    到了现在,他倒是有些期待彭小茹找来的师傅了

    *

    另一边,寇婉茹暂时还是回不来,她正忙着帮她侄子侄女争财产呢。

    而且,寇婉茹每天都会打来电话,跟孟庭松说说老家那边的情况。

    原来,寇德信是在县城被车给撞死的,王寡妇私自拿了人家的赔偿金,同意私了。她自然不肯把那笔钱拿出来,分给孩子。不止如此,她还想把寇德信的积蓄都拿走。

    可寇婉茹却发现,王寡妇自称是表哥那人,身上也有不小的问题。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而且,还好像有私情。

    这要是寇婉茹没有到城里开私房菜馆,经常跟几个女人一起聊家长里短,又跟苏秀秀养成了看新闻的习惯,还是那个闭塞的乡下女人的话,估计就被这些人一起混过去了。

    可现在她却很精明地发现了一些真相。这事自然也不能就这么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