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第 10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07

    孟洪明实在不放心, 又安抚他媳妇几句。

    “你可千万别太冲动。实在不行, 我也回去看看吧?”

    寇婉茹却说:“这哪行呀?店里的买卖又不能少了你。你放心, 这边我能应付得来。刚好, 小松的战友们也一直在帮衬着我呢。其中还有在派出所工作的小贾。我这边也没什么大事,你还是别过来。倒是将来等小松回来的时候,可一定得好好感谢他们?!?br />
    孟洪明听了这话,这才稍稍放下点心来。只是他总觉得, 这事好像不太对劲。

    与此同时, 苏秀秀在跟松哥通电话的时候, 也顺带着跟提起了寇姨回老家奔丧这件事。

    孟庭松告诉苏秀秀, 他的确有一个表妹两个表弟,只是他们住在隔壁村子, 两家走动得也不是很频繁。倒是这些年,母亲一直在帮衬着他们家。

    苏秀秀除了再次听了寇小白的名字, 就也没有别的线索了。

    她记忆中根本就没有“寇小白”这个人。所以,也无从想起什么。

    孟庭松知道了母亲去奔丧这件事,又特意打电话向老战友询问情况。

    在得知战友们一直在帮着母亲之后, 他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

    寇婉茹那边虽然情况复杂了些, 可却也没什么大事。

    又过了两天,彭小茹果然拿到了她和许宏伟在公园里拍的照片。

    原来她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听了苏秀秀的建议。跟许宏伟去北?;?。

    当天, 许宏伟带了不少他亲手做的酱R和小菜, 又熬了一锅很滋补的甜汤, 放在水壶里背着。

    彭小茹和他一起坐在公园的亭子里, 吃着美味的午餐,晒着太阳,吹着小风,那种感觉别提多舒服了。

    路过的人看着他们的午餐,都忍不住心生羡慕。

    彭小茹这辈子命苦,一向只有她羡慕别人的份,可自从跟许宏伟在一起之后,她也变成值得别人羡慕的人了。她再一次感觉到,自己这辈子的幸福就都在许宏伟身上了。

    吃完午餐,她又和许宏伟一起划了船,就这样又享受了一个美好的下午。

    等到苏秀秀拿到彭姐的照片之后,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感叹。

    照里里的彭姐穿着一条合身的红裙子,把身材的优势全部显露出来,又细细地化了妆,显得格外娇俏美丽。

    她站在高大帅气的许宏伟身边,两人都笑得傻乎乎的,别提多幸福了。

    苏秀秀就忍不住念叨着:“和恋人一起去划船,果然很好吧?”

    彭姐就红着脸说:“宏伟说,下次还要去爬山。我俩打算把周围的景区好好玩玩?!?br />
    “那也很好呀!”苏秀秀忍不住感叹着,她心里又有些羡慕。

    到了晚上,她就忍不住在给孟庭松写的信里提了一句。

    “松哥,等你再放假,咱们一定要去动物园玩玩,最好也能去北?;龃?。

    彭姐说那鸭子船很有意思的,她和许哥一起去了,还拍了照片。

    松哥,到时候,我们俩也去蹬蹬鸭子船吧?

    对了,咱们也拍些照片吧?不留纪念的话,将来一定会很遗憾的!”

    写完信,苏秀秀又把那封信小心地折好,放进信封里,准备等到明天再给寄过去。

    可第二天早上,彭小茹一过来,就拍着苏秀秀的手说道:“秀秀,你要的刀工师傅算是找到了。只是她离职前在厂子里出了点事。所以,她现在就怕你因为那事不用她。所以,还在犹豫着呢?!?br />
    前几天,苏秀秀已经跟孟叔说好了,所以,找刀工师傅这事,她完全可以自己做主。

    于是她就开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彭姐你详细跟我说说吧?”

    彭姐点头道:“我帮你找的那位刀工师傅,其实人品和手艺其实都没得说。当初,我刚去厂里,她看我年纪小,身世可怜,就一点一点把刀工活教给我了。我把她当做师父看待,她却说不能收我为徒?!?br />
    原来彭小茹说的那位刀工师傅,名叫池小红。比彭小茹大了五六岁,今年有31岁了。

    池小红也是个好心肠,彭小茹十五六岁到大食堂工作。一开始什么都不会干,年纪又小,还父母双亡。虽说有个舅舅,在厂里当干部。

    可彭小茹在大食堂里,却不太好过,难免会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偶尔也会有人说,彭小茹是被扶贫过来的,当她不存在就完了。

    彭小茹虽然年龄小,却也心高气傲,偶尔听到这些话,被气了个半死。

    那时候,池小红也就刚二十出头,可她刀工很好,大食堂里年长的同事们也都很尊重她。

    池小红自己家里也不容易,父亲早逝,母亲一个人带着残疾外公生活。

    那时候,池小红也刚结了婚。她的对象名叫马庆,马庆原本成分不好,可是池小红却很爱他。不顾周围反对嫁给马庆为妻。

    两人结婚不到一年,正赶上1977年恢复高考。池小红的男人马庆由于文化基础好,就考上大学了。

    人人都说池小红命好,嫁了个有出息的男人,可谁又知道两个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就都落在了池小红一个人的肩膀上。

    那时候,池小红为了点奖金,每次都拼命干活,评先进。

    可就算这样,她也不藏私,抓来彭小茹就教她练刀工。

    彭小茹一开始还觉得辛苦,可池小红说,

    “你总不能靠你舅舅一辈子吧?倒不如练出一个看家本事来。你把菜切好了,到时候,大食堂里总有你一席之地?!?br />
    彭小茹就是靠着池姐的鼓励,一点一点学下来的刀工手艺。

    她知道不管怎么样,女人总该自己立起来才是。也是有了池姐在一边,彭小茹才慢慢地懂得了生活。

    虽然后来,彭小茹是自己长歪了,行为举止越来越像个男人。又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吵起架来也不输男人。反正她自己是不会吃亏的。

    到了1982年的时候,池姐的男人马庆大学毕业之后,并没有开始工作,而是选择念了研究生。

    池姐一咬牙,就继续供他了。

    到了1985年,马庆好不容易毕业了,留校任教,成了倍受别人尊重的大学老师。

    这些年家里里里外外,全靠池姐一个人打理。

    她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婆婆和家里,自然也就没有生孩子。婆婆临去世之前,都说池小红是个好儿媳妇。

    原本,丈夫的事业好不容易有了起色,也到了池小红该享福的时候。

    可偏偏这时,池小红的丈夫马庆,却找她摊牌要离婚。

    原来,这些年马庆其实早已有了个真爱,也是他大学时的同学,同时,也是现在的同事——刘华梅。两人勾搭了许多年,只是那时候没有说罢了。

    到了现在,马庆和刘华梅已经工作了,他们才是同一层次的人,有着相同的文化基础,马庆是铁了心,不愿意继续跟池小红过下去了。

    池小红受不了这打击,就到她男人的学校里去告状。

    只可惜接待他那位张主任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觉得了池小红跟马庆不合适?;谷八鞫攀?,也给自己留些体面。

    池小红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年她为家里付出这么多,到头来却反倒成了她的不是?

    池小红突然对生活感到失望至极,她本来就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做不到泼妇骂街的那一套,或者找那个刘华梅去寻死腻活。只是她自己却过不了这道坎。

    因为这事儿,池小红整个人变得神经兮兮的,上班时精神也不能集中。

    后来,她不小心忘了关火,差点儿把整个食堂都给烧了。

    因为这事儿,池小红被单位给开除了。

    接连被家里和单位扫地出门,池小红整个人万念俱灰。这时候,却有人试图帮助她。

    彭小茹在最困难的时候,得到了池姐的关怀帮助,早就把她当成亲姐姐看。

    一看她情况不好,实在放不下心来,干脆就搬到池姐家住了下来。

    彭小茹的性子本来就混,天不怕地不怕的,像个老爷们一样。

    池姐老实不敢闹腾,彭小茹却不能任由她被人欺负。她本来就不怎么要脸皮,就决定势必要替池姐讨回个公道。

    彭小茹也是托人打听了,才发现一些内幕。

    在抓到把柄之后,她一有时间就去那男人的学校里贴大字报,大闹一场。很快就把马庆和刘华梅以及那位张主任的事闹到人尽皆知。

    她甚至跑到学校大门口,指着刘华梅的鼻子尖,大骂她臭不要脸的小破鞋,S狐狸精,专门勾搭有妇之夫,明明知道人家都结婚了,还跟那男人白白睡了七八年。大学是白念了,道德礼仪廉耻都没学会。一个臭不要脸的女|表子,还舔着脸在学校里教学生?

    彭小茹说话本来就难听,论骂脏话男人听了都受不了,何况是刘华梅这么一个清高的知识女性。她一下就被骂哭了,可惜,周围的人都看了大字报,竟然没有一个人肯站在她这一边。

    马庆见爱人被骂,本来还想过来解释,却直接被彭小茹啐了一大口唾沫。

    “马庆你也是个丧了良心的王八蛋。要离婚,你早干嘛来了?

    有文化差异,8年前你考大学的时候,怎么不提离婚的事呀?

    让池姐挣钱供你读书,每月给你钱花,帮你伺候你老娘的时候,你怎么不想想你们之间有文化差异,你俩不合适呀?

    当初你成分不好,赚不了几个钱,死不要脸的追池姐,你怎么不想想你俩不般配,有文化差异呀?

    1985年,你上研究生的时候,早就跟刘华梅鬼混了好几年,你怎么不为了这个真爱,把话跟池小红说清楚了呀?

    现在可倒好,池小红流血流汗,为你家当牛做马,好不容易把你给供出来了,把你们一家子伺候舒坦了,为你老妈养老送终了。

    你当了大学教师,你高贵了,扭脸就把人家给甩了?你说得好听,就算离婚也把她当成妹妹照顾,好像多有情有义似的。

    可是,这些年她给你交的学费,每月在你身上的花销,每年花在你老娘身上的医药费,伙食费,辛苦钱,这些钱你怎么不说还给她呀?

    就没见过你这么臭不要脸的男人,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你连人都不配当,还当什么大学教师?”

    马庆听了这话,冷汗都流下来了,只得赶忙解释道:“这笔钱我将来会还的,现在还不了,我以后分批还给池小红,还不行么?”

    彭小茹迎面又是一口涂抹?!芭?,这些你还得起,可池小红陪着你的十年光Y,你还得起么?

    就没见过你这么下贱的男人,要离婚你早说呀,池姐青春貌美时,至少还能找个品行端正的好人再嫁了。现在她三十多了,为你家奉献了十年。你却忘恩负义,说离就离,还假模假样的说这些好听的花言巧语。你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

    我还跟你说,马庆这事咱没完。你们系里那教务主任不就是S狐狸精的表叔么?池姐找过来,反而说了一堆难听的话,叫她跟你离婚,把池姐*得几乎自杀。

    你们系里不管这事没关系,总会有人得管。学校不管,我找区教委的人好好问问,还有没有道德公理了?区教委如果不管,我去市里找相关部门上访,去报社寻求帮助。

    我还就不信了,全中国这么大地方,治不了你这个下三滥的白眼狼,和那个臭不要脸的狐狸精。你们想结婚,想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我告诉你,没门,不可能!”

    其实池小红也跟着过来了,一开始她还打算上前阻止彭小茹。

    后来听了彭小茹这些话,反倒想明白过来了,她这辈子过得真憋屈,可她凭什么这么憋屈下去?

    既然她过得不好,贱男人和狐狸精也别想好过。于是,池小红也哭着走上前来。

    “妹子,别人都不管我的时候,只有你还肯帮我,你说得对,反正现在我被他们闹得工作都没了。我就去逐级上访,找报社,怎么也得为我嫁给马庆这十年,讨回个公道来!”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周围的人甚至还有人为她叫好喝彩的。

    就这样,池小红失去了工作,却走上了为自己讨回公道的路上。

    在彭小茹的帮助下,她真的给教育局写了信,也打电话去报社找了记者。

    与此同时,这事在马庆的学校里也闹翻了天。

    最后,那男人迫于无奈,把自己家的房子就赔给了池小红。两人到底还是离了婚。

    彭小茹和池小红不去闹了,可这件事仍是没有结束。

    接二连三在学校里,引起同学们的大规模讨论。

    很多学生都不耻马庆和刘华梅的人品,也有人按照彭小茹的说法,管他们叫渣男和狐狸精。

    甚至还有人引用彭小茹当初的话,如果觉得不合适,就应当早些离婚才是,非要拖到人家十多年,让人家为他家当牛做马,奉献了十多年,才说找到真爱,要离婚。

    这样的渣男自私自利,一心只想着自己,又与禽兽有什么两样?根本就不具备为人的资格吧?

    人生而为人,至少要懂得礼义廉耻。马庆和刘华梅连这些都不懂得,凭什么当他们的老师?

    就这样刘华梅的表叔也受到了波及,学校里怀疑他不太适合继续干这个工作,只得安排他提前退休了。

    他本来也算比较受人尊重,临老临老人生有了污点。经常有人在他背后骂他,说他为了帮自己侄女抢男人,*得人家工厂女工差点自杀。

    另一边,马庆和刘华梅的教师资格本来已经快下来了。经过这样一闹,又被上面给扣下了。

    最后,那俩人在学校实在呆不下去了,只得重新找工作??赡鞘焙?,早就过了单位要人的时间。

    那位表叔倒是想通过关系,给他们安排工作。

    可惜,他以不光彩的理由退下来之后,那些人脉关系基本上就没什么用了。

    最后,马庆刘华梅这对狗男女只得想办法去了外地,离开了所有人重新开始,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能不能获得幸福?

    *

    另一边,池姐离婚后,本来哀莫大于心死。却因为彭小茹始终站在她这边,反而又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斗志。

    后来,她自然也把彭小茹当妹妹看待,两人也一直来往。

    前年的时候,池姐卖了姓马的赔偿给她的房子,又找了个临街的比较好的地方,买了一栋新房子,把她的母亲和外公也接了过来,一家子靠做馒头为生。

    虽然赚钱不多,小日子过得倒也安乐。

    彭小茹也是反复思量,又问了许宏伟的意见,才过去问池姐,还想不想再回到厨房里工作?

    池姐却苦笑着说道?!俺隽四敲匆坏底邮?,哪里还有食堂肯要我?”

    彭小茹见她还是喜欢在厨房里干活,做馒头也的确埋没了她的本事。这才跟她说了私房菜馆,要找刀工师傅的事儿。

    池姐虽然也想去,只是仍是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说到底她曾经烧过厨房。

    再者说,她外公上了年纪,她总得照顾他才好。所以,池姐一时间有些放不下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