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 10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08

    彭小茹把池小红的事说完了之后, 又对苏秀秀说道:“池姐性子温和, 因为出了那么档子事, 她有点转不过弯来。所以, 暂时还没拿定主意。只是要论刀工的话,她肯定没问题。

    我看得出来,池姐他们一家人好像都很喜欢在厨房里的工作。

    所以,我就想着, 秀秀, 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趟池姐家?亲自过去, 把事情跟她谈妥了, 也能让池姐放下心来这边上班。这样一来,私房菜馆里也能有个合适的刀工师傅了?”

    苏秀秀点头道:“这自然没问题, 彭姐,那咱们什么时候去池姐家里合适呀?”

    彭姐想了想, 又说道?!安蝗缇徒裉煜挛绨?。咱们干完活,咱们就过去,池姐家里离这边也不算太远, 骑车的话40分钟, 就能到了?!?br />
    “行,那就今天下午吧!”苏秀秀痛痛快快地答应了下来。

    *

    等到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池小红刚把一锅馒头拿到前面的小门脸店里, 抬头一看, 刚好看见彭小茹带着个年轻漂亮的妹妹过来了。

    自打离婚之后, 池小红就把彭小茹当亲妹子看, 一见她过来自然是十分高兴,就主动招呼彭小茹和苏秀秀,让她们俩务必留在家里吃个晚饭。

    彭小茹这才介绍替他们做了介绍。

    池姐一听苏秀秀这名字,就更开心了?!班?,原来这就是在补习班里,帮你辅导功课,后来跟你考上同一所大学的那个妹妹?”

    彭小茹也笑道?!熬褪撬?,后来我能跟宏伟在一起,也亏得她帮忙拉拢我们。池姐,这个也是我亲妹妹,大家都不是外人,我特意带她过来看看你的,你叫她秀秀就行?!?br />
    池姐听了就笑道:“行,都是自家人,以后常来往就是。晚上让姥爷好好露一手,做几个好菜招待你们!”

    说吧,她就喊了母亲来帮忙卖馒头。

    与此同时,苏秀秀仔细留意了一下,这池姐眉清目秀,人中清晰,鼻直印起,脸颊圆润,说起来这也合了五官丰满的面相。这种面相的人做事稳妥,讲信义。即使不能大富大贵,也能衣食无忧,一世安稳。

    只可惜池姐山根处有一条横纹,这就代表着她的婚姻不太顺利,有一次大波折,离婚再嫁也就顺利了。

    除此之外,苏秀秀还看了看池姐的手。

    如果是经常执刀切菜的厨师,通常左手中指第一关节处,就会有一层厚厚的茧。而经常上灶颠锅的厨师,左手虎口处也会有非常厚的老茧。

    而这池姐左手虎口处的茧却非常明显,可以想见她并不只擅长刀工,火工应该也下过大功夫。

    这时池姐的母亲池姨也过来了,她跟彭小茹很熟,甚至也把她当闺女看。因为对她和苏秀秀都非常热情,让她们姐三先去屋里说话。她留下卖馒头就行了。

    说着,池姨就打开锅盖看了看里面的馒头。苏秀秀又注意到池姨的左手虎口处也有老茧。而且,比池姐手上的茧还要明显。她身上分明带着几分烟火气。

    怎么看都是厨师,可彭姐却说,他们家一直靠卖馒头为生。

    这就让苏秀秀心中生出了许多疑惑。

    刚好,苏秀秀买了一些家常的R和菜,三人进屋之后,干脆就一边收拾着菜,一边坐在一起聊天。

    开始的时候,苏秀秀只是埋头干活,听着彭姐和池姐说一些家长里短。

    池姐总觉得彭小茹一直住在许宏伟家里不太合适。虽说没有正式睡在一起,可是街坊邻居传出闲话来,总是好说不好听。

    池姐也算是过来人,并不希望彭小茹吃亏。偏偏,彭小茹大大咧咧的,也没想到这些事情上去。所以,她也就难免多唠叨几句。

    彭小茹思来想去,看了苏秀秀一眼,这才对池姐说了实话。

    “其实,我刚搬到许家没多久,就跟宏伟已经领了结婚证。只是我还在念书,这事也不方便往外说。所以,也就没摆酒,但是结婚证是有了?!?br />
    苏秀秀继续一脸淡定地摘着菜。倒是池姐吓了一跳。

    “什么,你已经结婚了?这都什么时候的事?”

    彭小茹就说:“其实也是秀秀提醒我的。再说了,我和宏伟反正都认定了对方,干脆就领了结婚证在一起过呗。也省得我一个人每天清锅冷灶的,日子过得挺没劲。跟宏伟和海大爷一起过,也能有个照应。只是我们是全日制的学校,这事也不好太声张?!?br />
    池姐听了这话,略有些放心的同时,又忍不住看了苏秀秀一眼。

    刚好这时,苏秀秀也正看向她,那双眼睛清凌凌的,一看就是个聪明剔透的人,可她眼底却带着几分善意。

    一时间,池姐就对这个半大的孩子更有好感了。

    这时,彭小茹又说道:“池姐,就是秀秀家的私房菜馆想请刀工师傅。今天我带着她,就是上门来请您的?!?br />
    “这,她说话能做准么?别再给她家里添麻烦吧?”池姐有些迟疑地说道。说到底苏秀秀还是太小了些。

    彭小茹连忙又说:“能做准,灶上的大师傅就是她叔叔,她叔叔平时脱不开身,就让她亲自过来看看你?!?br />
    “那我过去的那些事,他们也都知道么?”池姐又问。

    这时,苏秀秀接过话来说道:“知道,谁遇见那种事都会想不开,人难免会有失误的时候,以后多注意就好。彭姐,我这次过来就是特意来请您的?!?br />
    “可是,我外公上了年纪了,母亲一个人在家也不好,我还是想留在他们身边照应着点。如果要去你们的私房菜馆上班,早出晚归的,总归不太方便?!背亟阒遄琶纪匪档?。

    苏秀秀却笑着说:“池姐,这您放心,我家私房菜馆,不止包吃包住,您也可以带着家里人一起过去住。到时候,还能有人帮您一起照看您外公呢?!?br />
    “这……”池姐听了这话,实在忍不住有些动心??墒腔暗阶毂?,她却又说道:“那不然这样吧,你也别觉得我磨叽,我还是想再过去跟你家里人好好谈谈这事?!?br />
    苏秀秀说道:“这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明天您九点钟之前到我家去,孟叔还没上灶,我爸也在家呢,到时候可以一边吃早饭一边谈?!?br />
    “那好,咱们就先这么说定了?!背亟阋泊鹩α?。

    她们说好了这事之后,就开始聊其他话题。

    等到菜都准备好了,苏秀秀本来都打算去厨房帮忙打下手了,却又被彭小茹拉了出来。

    彭小茹说道:“这事你别管了,池姐家里晚饭都归池爷爷做。他们家跟别处不一样,三餐分开一人负责一顿饭?!?br />
    苏秀秀心说,这还真有意思。只是她也没多往别处想。

    等到池爷爷做好了菜一上桌,苏秀秀顿时就傻眼了。

    就算她上辈子再怎么不重口食之欲,可该吃的好东西,却一个也没少下。

    苏秀秀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桌子正中间摆着的是松鼠鱼,边上那是平桥豆腐,软兜长鱼,此外还有J汁干丝,韭菜炒香藕。

    这桌上摆的可不是什么普通家常菜,而是淮扬菜吧?

    不说餐具怎么样,单单是鱼身上的刀花,和干丝的切法,就不是普通厨师所能达到的水准。

    偏偏,池爷爷打了几个手势,然后就听池姐说道:“昨天小彭过来,连晚饭都没留下吃,姥爷觉得特别遗憾。刚好今天又带了个投了他眼缘的小姑娘过来,姥爷心里高兴,就特意多做了几个菜。只是他味觉不好,让你们多见谅?”

    彭小茹却笑着说:“我最喜欢池爷爷做得菜了,今天算是有口福了?!?br />
    池姐就调侃她?!澳慵液晡白霾瞬皇且埠苡幸皇置??他要是知道你这么捧别人做的菜,肯定会生气的?!?br />
    彭小茹笑眯眯地说道?!安换嵫?,能吃到美味的菜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有机会,我还想带宏伟过来尝尝,池爷爷的手艺呢?!?br />
    池姐笑着说:“成呀,你下次带他来吧?他们还挺想看看,你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呢?”

    两人又说笑了几句,彭小茹怕苏秀秀认生,不好意思吃,就又夹了一筷子松鼠鱼放在了苏秀秀的碗里。

    苏秀秀把松鼠鱼放进嘴里一尝,只觉得这菜不止外形美观,色泽鲜艳,吃起来鲜嫩酥香,酸甜适口,实属难得的佳品,并不像池姐说得那样简单。

    一时间,她就忍不住开口说道:“这菜也太好吃了,一流水准的大师傅做出来的菊花鱼也不过如此吧?”

    池爷爷僵了一下,很快就笑着摇摇头。池姐看着那盘子菊花鱼,两眼有些发直。

    另一边,池姨却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连筷子都掉了。

    彭小茹一看他们那么紧张,连忙又帮着打了个圆场,对苏秀秀说道:“好吃你就赶紧多吃一点,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br />
    苏秀秀只得继续埋头吃饭,很快彭小茹和池姐又聊了起来。饭桌上,这才又轻松下来。

    只是,苏秀秀吃了这几个菜,样样多好,并没有什么缺憾。

    整顿饭吃起来,苏秀秀就觉得池家人透着一股神秘,只是她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一家人,大概也都是厨师。

    回家以后,她把这事就跟父亲和孟叔都说了。

    孟叔一听苏秀秀找到那家人姓池,刀工又好,还会做菊花鱼,两眼就有些发愣。

    又一听那位池爷爷不能说话,就长叹了一声,没了言语。

    苏秀秀只得拉着她爸爸的手臂,问道:“爸,您知道池爷爷家里的事么?说给我听听吧?!?br />
    容五爷深深地看了闺女一眼,沉吟片刻才开口说道。

    “在我年轻的时候,社会上乱的很,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那时候,也有人艺高人胆大,愿意放下家乡的生计,来京城闯荡。只可惜,京城里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规矩。

    不是说你有一身本事,就能站住脚的?;剐枰髦秩寺?,应酬各种。有的人虽然也有一身本事,却可能因为人不够精明,处事不够老练。不仅没在京城立住脚,反而有可能折在里面,甚至客死异乡。

    我就听说过这么一个事,易德楼的厨子为人J猾,架子也大,亏着一身过硬的厨艺,强压了东家一头,想要拿酒楼里的大头。

    东家心里自然不愿意,又特意找了一位南方来的大师傅,同那J猾的厨师打擂台。双方说好了,输得那厨子立马收拾行李滚蛋。

    偏偏那位J猾的厨子是个地头蛇,他自知技不如人,提前就找了个下三滥,下药把那位南方来的厨子舌头给毒坏了。

    打擂台当天,南方来的厨子突然失去味觉,自然不敌那位J猾厨子。最后只得黯然离场?!?br />
    孟洪明这时又补充说道:“行内人都觉得很可惜,那位南方厨师是个淮扬菜高手,也是祖传下来的一身好厨艺。只可惜遇见这种心肠歹毒的厨师,受到了这样的算计,坏了他的一世前程。一个厨师没了味觉,就跟废物没有两样?!?br />
    苏秀秀听了这事,就忍不住问道:“那后来呢,那个坏厨师受到了报应没有?”

    容五爷却冷笑道:“受什么报应呀?东家找来的那个厨师不灵了,自然还得继续仰仗那位J猾的厨师,给他吃大头,受他辖制罢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