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第 11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10

    事情也都赶巧, 凑到一块儿去了。

    就在池小红一家人搬到容家, 安顿好了之后。当天下午,苏秀秀和彭姐正在跟池姐在前院聊天的时候, 刚好就看见马叔带着郭磊,来找容五爷。

    苏秀秀抬眼看去,只见郭磊一个高高壮壮的男孩子,两眼有些泛红。像是刚刚哭过的样子, 偏偏这孩子仍是一脸倔强,一副不肯服输的样子。

    她心话说, 郭磊这次大概是闹出什么事了吧?

    不过也由不得苏秀秀去询问, 马叔直接就带着郭磊进了容五爷的书房了。

    老马见了容五爷, 开门见山地说,想让郭磊这孩子先在容家住些日子。

    容家大院地方大, 房子多, 郭磊要来借住,倒也十分方便。

    容五爷自然也就点头答应了。

    这时, 老马又故意对容五爷说道, “你就给磊子随便安排个端盘子, 刷碗, 倒泔水桶之类的活, 工资就用来抵他的房租和伙食费吧!

    如果私房菜馆那边觉得这小子条件实在太差,不肯用他, 那就干脆让他跟着老冯养龙鱼吧, 龙鱼实在金贵, 养死了把他卖了也未必能赔得起。旁的他还真干不了,倒是清理鱼粪便,倒脏水,负责洗鱼虫子和饵料他应该可以做吧?

    反正有什么脏活累活,你就让这小子干吧,有跑腿的活也可以指使他?!?br />
    郭磊听了老马这些埋汰人的话,脸色都不带变的,又一脸诚恳地跟容五爷说道,“大爷,你随便给我安排什么活都行,您别看我刚满15岁,可我长得高身体壮,成|年人能干的力气活,我也都能干。

    你就给我个机会,让我留下来打工吧,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惫谡庑∽铀嫡饣?,倒有几分骨气。

    只可惜,容五爷看着这爷俩,嘴角直抽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这帮亲友们凡是有了十几岁的孩子要打工的,就总想着往他这边送。

    就好像他专门帮着童工找,活干似的?

    这老马带来的小郭磊算上一个,当初,孟庭松直接就把15岁的秀秀,送到他们家来当小保姆了。结果保姆干着干着,就成了他闺女了。

    想到这些,容五爷就忍不住直叹气。这些小孩家家的,老老实实地好好在学校里念书就完了,出来打工又能挣几个钱呀?

    他闺女今年十七岁了,还是在学校里念书呢。他又怎么可能收下郭磊给他干活?

    容五爷满肚子都是怨气,抬头一看,老马正给他使眼色呢。容五爷拿起杯子喝了一碗茶,也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管怎么说,老马也是他的老兄弟,容五爷还得配合他。

    没办法,容五爷只得又找来小牛,让小牛带着郭磊找个房间,先安排他住下来。

    打发郭磊出去之后,容五爷这才质问老马?!暗降资鞘裁辞榭??不是说郭磊这小子脑袋好用着呢,是读书的好材料么?”

    老马这时也赶紧喝了半杯茶润润喉咙,又抹去一脑门子的汗,这才对容五爷说道。

    “我要不赶紧把郭磊拉出来,赵权就要拿皮带往死里抽他了!”

    “什么?这哥俩感情好着呢,赵权哪里舍得动手打他弟弟?”容五爷又问道。

    “这感情好也不行呀,郭磊这臭小子中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正赶上赵权刚放出来。郭磊就觉得他哥实在太艰难了,他不能再给他哥添负担了,而且眼看着他妈也一天比一天老了。郭磊自己怎么说也是个一米八的小伙子了,也到了他该为家里出力的时候了。所以,这臭小子根本没填报中考志愿。他以后不打算念书了,铁了心要往家拿钱呢!”老马苦笑着说。

    “嗬,还真看不出来,郭磊这小子还有这么大主意?都没找别人商量,就自己决定了?”容五爷也有些吃惊。

    老马又说道:“这个小子头脑好,一向争强要进,每次考试成绩都排在班里前三名。大家都觉得,这小子上高中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将来肯定是个念大学的好材料。

    这小子可倒好,两边瞒着,又跟老师把家里的事都说了。老师也挺同情他的处境的。今天上午,他们老师特意提了东西,去他家里拜访,看看能不能帮郭磊一把,正好就遇见了赵权?!?br />
    赵权一听说,郭磊这小崽子,才十五岁就不打算念书了,整个人都气炸了。

    他强忍着气,又问老师解释了一下他们家里的情况。求老师帮着想个办法,看能不能再帮郭磊找个学校,哪怕私立高中也行。

    那老师也是实在喜欢郭磊,正好他家里也有关系,就答应赵权要帮着郭磊,联系另一所高中。

    两人都谈好了,赵权就去找郭磊,郭磊正好在老马杂货铺打工呢。

    赵权一见到郭磊,眉毛就气得立起来了,反倒是郭磊大难临头不自知,还嬉皮笑脸地跟他哥打招呼呢。

    赵权二话不说,提着臭小子的脖领子,就把他拉走了。

    店里那些小子被赵权的脸色吓坏了,觉得要出事,就连忙给老马打了电话。

    老马这才放下手里的事,急忙往郭家赶去。

    那两兄弟一到家,就闹起来了。郭磊这才知道他们班主任来过了。他也怕他哥生气。

    只是这小子却贴了心,要工作,要出去找钱,以后都不念书了。

    他还念念有词地说道,“像苏哥那样,不念书,不是也能有出息么?他挣的工资,比咱们胡同里的大学老师可还高呢。我以后跟着干爹一起好好干,将来总会有出路的。何必再继续埋头苦读呢?当个书呆子又有什么用?”

    赵权气得怒骂道?!澳闶遣皇巧笛??就只看见他们工资高了,却没看见他们被别人指着鼻子骂,受别人白眼的时候。如果不是秀秀出主意,让干爹开了杂货铺,这些人哪有这么好的工作么?所有的人都削尖脑壳,想要继续念书深造,就连苏秀秀也报成考,特意考了个大学,也天天去念书呢。

    你可倒好,有个捷径不走,非得趟荆棘,光着脚走碎玻璃小道?!?br />
    郭磊却反驳道:“将来如果我觉得需要读书,我也会考个成考,念个业余的大学,继续深造。只是没必要把时间,都耽误在学习上?!?br />
    实际上,郭磊还是想帮家里赚钱。只要他自己能赚钱了,他哥的压力马上就小了很多。再说了,他哥这岁数也该到了找老婆的时候了。

    他哥坐过牢,本身条件就不太好,再带着一个半大的,需要供养的小叔子,还有一个身体不太好的婆婆。有哪家姑娘昏了头,愿意嫁给这种男人?

    所以说,郭磊咬了咬牙就是不改口,他是铁了心要去工作了。

    赵权被他弟气得眼睛都红了,他拿起皮带就想打这小子一顿再说。

    只可惜,他抬起手来,看着弟弟那双清澈的眼眶,就是死活打不下去。

    要不是他这个当哥的,活得这么窝囊,哪里需要他弟弟这么小,就急着去找工作呀?磊子这还不是为他这个大哥的考量么?

    赵权越想越心酸,可是郭磊却铁了心,就是不肯退缩。一时间兄弟俩就僵持住了。

    幸好老马及时赶到,一把抢过赵权手里的皮带,又把郭磊推到院子里罚站。

    “你不念书这么大的事,也不知道跟干爹提前商量商量。平日里,你总说把我当亲爹看,实际上都是在哄我的?”

    郭磊一脸心虚地说道:“我这还不是怕您着急么?干爹这次您可一定要帮我。我哥都气坏了?!?br />
    老马又骂道:“我还怎么帮你呀?先进去看看你哥吧?这臭小子平时里老老实实的,不声不响的,谁能想到你居然能闹出这种大事来?”

    又骂了几句,老马这才回屋里去看赵权。

    “权儿,那傻小子热血冲头,找不到北了,所以才做了错事。咱们慢慢教他才是,你可别真跟他一般见识?!?br />
    赵权叹道:“干爹,人家老师都说好了,要帮找学校,磊子却还是不想去念书??伤哦啻笱??要是他脑子不好,念不下去书也就算了??伤髅骶湍芸几龊么笱?,还折腾个什么劲呀?”

    老马只得又劝赵权:“权儿,你也先别动气,干爹有的是办法整治他,会让这臭小子明白事理的?!?br />
    就这样,老马才把郭磊带到容家来。

    容五爷听了老马这番解释,不禁冷笑道:“合着你整治他的办法,就是把他扔给我带是吧?”

    老马心虚地说道:“我哪儿舍得整治他呀,倒是五哥您比较能决断?!?br />
    容五爷冷冷地看了老马一眼,老马连忙一缩脖子。

    “你就直接说我这坏心眼的老头,心黑手狠就得了呗?!?br />
    老马又连忙解释道:“还真不是这样的。我这不是想着咱们秀秀一向很有主意么?那杂货铺和私房菜馆两个买卖她都照顾得很好,又有孩子缘分。说不定,秀秀劝劝郭磊,那臭小子就能听了呢?”

    容五爷听了这话,态度稍微好了些。又冷冷地看了老马一眼,到底还是把苏秀秀叫过来,让她帮着老马出出主意了。

    苏秀秀听说郭磊这事之后,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又问老马。

    “马叔,权哥刚刚是真要动手打郭磊了?”

    老马摇头道:“他哪里舍得呀?不过是高高举起皮带,吓唬郭磊罢了?!?br />
    苏秀秀眯着眼睛叹道:“他们兄弟俩感情还真是好,也都是为了对方考虑。依我看,郭磊并不是不想念书,只是怕给权哥添负担。倒不如,先让郭磊在我们家先干干见习跑堂,就安排他跟张华住在一起?!?br />
    容五爷一听她提张华,就明白了他闺女在打什么主意了。

    这张华才是真正的苦出身,想念书都没得念,他每个月都得拿钱回家,不然他两妹妹也得跟着辍学。没办法,张华只得借来高中课本,自学高中知识。

    那孩子每天早晨五点起来学习,最近又开始背外语了。

    把郭磊那个能念高中,却自己放弃的好学生,跟张华这样没办法念书的孩子放在一起,可以想见郭磊会受到多大的冲击?

    这时,又听苏秀秀继续说道?!叭霉谄绞币捕喔淮笠墙哟ソ哟?,多聊聊天,再让大爷们跟他说说为人处世的道理。不然以郭磊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自己有什么问题。

    等到权哥有空了,再让他过来看看郭磊,两兄弟慢慢聊聊。本来兄弟俩感情就好,又都是一心为对方考虑,也没必要闹得那么僵硬。

    咱们这么慢慢劝着,郭磊一定会慢慢改变态度的。

    倘若到了下个月,郭磊还是不想回去读书。到时候,我再去跟他聊聊。其实,我倒是还有一个办法。反正,马叔您就让权哥放心把郭磊交给我们吧!”

    老马对苏秀秀一向很放心,只是苏秀秀这话实在有些古怪,他又忍不住问道?!暗降资鞘裁窗旆??现在能跟我说说么?”

    苏秀秀顿了一下,这才对老马说道:“之前,我鼓励苏哥他们去报成考的时候,其实也跟您商量过。将来苏哥他们如果考上了大学,咱们就帮着他们把工作时间调开。这事您还记得吧?”

    老马点头道:“自然是记得,你还说过咱们这是在培养人才,绝对不能耽误他们的学习,而且薪水也会照发。学习成绩好的,咱们杂货铺也会发一些奖金是吧?

    只不过到了现在,还没有人考上大学,这个事也没开展起来?!?br />
    老马虽然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可他一来是心疼手下那帮小子,也愿意给他们多提供一些读书的机会。二来,他认定秀秀的提议,就算短期内没有什么好处。以后,肯定也会对他们大有益处。

    苏秀秀这才又说道?!拔蚁衷诰拖胪ü庖桓鲈碌氖奔?,好好看看郭磊是不是可造的人才。倘若他各个方面都合适的话,以后我们私家菜馆可以给他提供奖学金和生活费,供他继续念书。不过这些都是有偿的,需要郭磊签订协议。

    等将来他毕业后,要为我们私房菜馆工作八年,作为我们培养他的报偿。当然工资照常给。如果八年后,郭磊想单干,我们也不会阻止他离开。如果他想继续留下来,我们也欢迎。这是私房菜馆的人才投资?!?br />
    老马听了这话,顿时就惊呆了。

    他都没想到苏秀秀居然还要投资人才?原来人也是可以投资的?

    “那咱们杂货铺里,需要这么投资人才么?”老马颤声问道。

    苏秀秀却笑道:“咱们杂货铺不是已经开始投资人才了么?咱们店里的那几个支持大家学习的福利,以及读书的奖金也是一种人才投资。

    店员们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文化知识,慢慢就得到了提高。将来他们不止工作经验丰富,又有相当的文化知识,就都是咱们的店长,或者区域经理候选人。当然,这些人还需要马叔您来把握一个度,说到底人品才是最重要的衡量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