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第 11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11

    本来牛哥一开始是打算单独给郭磊安排一个房间的。

    后来容五爷又把他叫过去说了一回。

    再回来时, 牛哥就把郭磊跟张华安排住在一同一房间里了。

    张华就是个老实孩子,跟别人住同屋倒也没有什么意见。

    他正和舅舅学当跑堂呢, 脾气好得很, 还主动帮着郭磊拼了一张木床出来。

    郭磊也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也知道挣钱不易,对于吃住并没有什么怨言。

    就这样两个年轻的男孩成了室友, 一个天资聪明, 正跃跃欲试,打算走上人生的新舞台;另一个老实本分,受生活所迫吃尽苦头, 好不容易找到容身之所, 所以格外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两个男孩倒也性情相投,相处得不错。

    容五爷又把三位大爷叫到书房里详谈,也说明了郭磊就是过来受改造的。让大爷们平日里多教他一些。

    在大爷们眼里,郭磊不过就是个杞人忧天的小孩, 他对兄长的关心,对家庭的热爱, 虽然真诚,却未免有些孩子气。

    大爷们也决定以后有空的时候, 就跟这个孩子多聊聊。

    另一边, 老马回去以后, 也把这事告诉赵权了。

    赵权本来就把容家人当亲友看待, 容家父女俩对他有知遇之恩。现在, 他们又帮着照顾郭磊, 赵权也更是心生感激。

    当天晚上,赵权就去了一趟容家,看见郭磊在前院里,赵权冷着脸也没说话,就去二进院子,容五爷的书房,找他喝酒聊天去了。

    僵着身子站在一旁的郭磊,一见他哥不搭理他,心里难过又失落。

    张华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郭磊连忙摇摇头,又对张华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比较兴奋,明天就可以开始挣钱了?!?br />
    等到明天开始他赚了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张华看着他,摇摇头,倒也没再说什么。

    到了五点之后,张华就做好准备,到私房菜干活去了。

    他现在主要任务是跟着其他传菜员一起传菜,有机会的时候,舅舅才会教他跑堂。见到什么人,该说什么话?怎么从别人的穿着行为,甚至是步伐上,看出那人的身份地位,甚至今天的心情如何?

    这些都是张华现在所要学的东西。张华虽然辛苦,却格外认真。

    到了晚上九点,张华才下班回来,洗漱了之后,又坐在床上,拿出了高中课本,埋头看了起来。

    郭磊看着张华忙着看英语,忍不住吓了一跳。

    “这都忙一天了,你不累呀?”郭磊问道。

    张华抬起头来定睛看着他,淡淡地说:“累呀,我都不想动弹了?!?br />
    “那你还学习?”郭磊又问。

    张华眯着眼说道:“累也得学呀,秀秀跟我说,可以报成考考大学呢。我舍不得花钱报补习班,就干脆自学了,好在秀秀把她上补习班的复习资料都给我了。我打算十月份就参加考试,如果不行的话,明年再考一次,我也想上大学?!?br />
    郭磊忍不住说道:“你不是将来也要当大跑堂么?上大学还有什么用?”

    张华却摇了摇头,一脸严肃地说道:“现在跟过去可不一样了,我舅舅说,大跑堂也得有文化。上次来了一桌外国人,我舅舅不会外语就应付不了。所以,我打算考英语专业,到时候争取多学两门外语。将来就算有外国客人过来,我也照样能招待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张华两眼发亮,可以想见他是真的打算当一个新时代的跑堂。

    郭磊顿时觉得很无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问道:“那你当初怎么不念高中了?”

    这一刻,他甚至猜测张华的理由跟他是一样的。初中毕业,就不顾一切地想要闯出自己的一片天来。

    张华却垂着头说道:“我中考前三个月,我爸在外面打工,意外去世了。

    我妈一个人在家种田,供不起我们兄妹三人读书。如果我想继续念书的话,我二妹就要辍学了。那时她才12岁,小学都没毕业。她一小丫头就算辍学,也挣不了多少钱。倒不如我这个中学的哥哥,出去还能挣多些钱。那时候,我舅舅也想方设法帮着我们,我这才能坚持到中学毕业?!?br />
    听了张华的话,郭磊心里格外酸涩。

    在张华身上,现实太过沉重了,周围的环境*得他不得不退学。

    他并非自愿,却又无可奈何,再分能有个机会,张华也会继续念书的。

    相比于张华,郭磊退学的理由未免就有些可笑了。且不说他哥已经找到了杂货铺送货的工作,他母亲也在工厂里上班,为他出高中学费也不成问题。

    看着如饥似渴,认真学习的张华,郭磊第一次觉得有些提不起气来。

    他再也不想对张华说起,自己那些对于将来的了不起的设想了。那会使得他像个小傻瓜一样。

    到了第二天,张华大早晨六点起床,为了不打扰郭磊,他不得不去外面,坐在树下的木椅子上小声读外语。

    郭磊起来后,看着窗外反复念着外语的男孩子,更加有些不知所措。

    反而,正式上班的第一天,也没有郭磊想得那么美好。他因为没有按照大师傅的要求端菜,被骂了几句,这个一米八的壮小伙子委屈得差点哭出来。

    张华看了他几眼,最后只得安慰道:“孟师傅已经算是脾气不错了,咱们打工就得按照师傅的要求来。你自作主张哪行呀?我第一次去工厂打工,犯了点错,主管抬手就打了我,我的脸肿了三天都没下去?!?br />
    郭磊听了这话,一时间就不敢委屈了。只得继续尽心尽力地工作。

    到了晚上9点钟,郭磊累得腰酸背痛的,好不容易下了班,却连个安慰他的人都没有。

    这时的郭磊忍不住开始想念母亲的唠叨和安慰的话语。

    他哥哥虽然沉默寡言,却总是能注意到他的情况。倘若是在家的话,哥哥可能都开始帮他按摩脊背了。想到这些郭磊心里更加酸涩。

    只是对于同屋的张华来说,恨不得把所有时间都在学习上,哪有时间理会他。

    郭磊也不好意思吵到张华,只能默默忍耐着突如其来的辛苦。

    就这样郭磊睡觉的时候,张华还在学习;郭磊醒来后张华又在学习。

    在私房菜呆了几天,郭磊发现就连三十多岁的牛哥,居然也在学习外语?他也想参加今年的成考?

    另外,郭磊又发现三个大爷凑在一起,居然也在学习用简单的外语对话。他们连英文字母都未必记得下来,却靠死记硬背记下了一些日常对话。

    原来,自打上次私房菜馆接待了一批外国客人以后,那些外国人吃了孟师傅的菜,都觉得十分新奇。

    特别是他们有幸尝到了孟师傅的佛跳墙,那种传奇似的美味实在让人留恋难忘。

    外国人都说这皇帝才能吃的菜。所以,回去后,也算间接帮着私房菜馆打了个广告。

    很快,他们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菜馆,就在外国人的圈子里火起来了。

    他们接连接到了好几个外国人的订位子的电话。

    大爷们也都觉得,以后外国客人少不了,如果不会外语,就没办法跟客人交流,这是跑堂的失职。

    原本坚持学习无用的郭磊,冷不丁被扔进了这种环境里,顿时就有些傻眼。

    他虽然也算是个好学生,成绩在全班也能排前三名??晒谌淳醯米约旱目谟?,绝对比不上张华。

    张华说,“再分有些办法,我也想念完高中。当初没能上,好在现在也有了机会?!?br />
    牛哥说,“秀秀跟我说,那些40岁的老大哥老大姐都去参加成考。人家工作学习两不误。虽说我也当了主管,可我总觉得不学习不进步,就要被时代淘汰了。我不想让跑堂这个职业消失掉!”

    大爷们说:“也不知道五十岁的人学外语怎么了?如果有机会,我们也想上大学呢?!?br />
    这些人的话就像拳头一样,一拳一拳捶在了郭磊的心窝里,使得他不断地动摇。

    苏秀秀说:“我以前中断过学业,我在作坊里干了将近三年,本以为今生都没机会了,好在遇见了现在的爸妈,重新又给了我上学的机会。

    我这才能把中断的学业重新续上。我现在念全日制大学,除了课本上的知识,还能借阅各种书籍。那些知识在实际生活中也都能很用。我现在就想着上完大学,争取考个研究生呢!”

    要知道,苏秀秀一直备受干爹推崇,她在两年前就跟干爹一起开杂货店里了。在某方面而言,苏秀秀也算是郭磊曾经的偶像了。

    可现在苏秀秀的话就像一记重拳,打得郭磊头昏脑胀。

    郭磊到底还是犹豫了,他甚至开始怀疑,就这样中断了别人梦寐以求的学习机会真的值得么?

    只是作为一个男子汉,既然跟哥哥说了要工作,那就一定要坚持下去。

    至于,以后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了。

    赵权因为郭磊的关系,隔三差五就到容家来,他通常都是直接去找容五爷喝酒聊天的,并不跟郭磊说话。

    每次郭磊都站在院子里,欲言又止地看着哥哥,脸上还会带着些许的委屈。

    可赵权顶多看他两眼,就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张华看着郭磊垂头丧气的样子,就忍不住跟他说,“不然,你主动跟你哥道个歉吧?你现在不是已经后悔了么?”

    郭磊见张华一下就点破了他的心事,顿时就红了脸。最后,他只得垂着头,呐呐地说道:“总要向我哥证明我不是孬种吧?起码干满一个月,才能跟我哥开口!

    你不知道,我哥脾气可硬气了。我跟他顶牛,他未必真生我的气,可我要是敢孬种,想当逃兵的话,他一定会气的拿皮带抽死我的!”

    张华就给他打气道?!澳阋欢ǹ梢缘?!争取先做个合格的见习跑堂!”

    郭磊忍不住嚎道:“可是我的手好疼呀,手指头都烫肿了?!?br />
    张华却皱眉说道:“你不会用手巾垫在底下托着盘子呀?这都是最基本的活,看来你还是缺练!”

    “……”郭磊顿时有些无语。他的跑堂之路,还是很遥远。

    *

    郭磊这边算是暂时安顿下来了,可苏秀秀却忍不住有些担心寇姨那边儿。

    这都一个多星期了,寇婉茹还是没能回来。虽然每天她都会打来电话报平安,同时也不断把老家那边的消息传回来。

    可孟洪明越听越觉得那边情况实在复杂,再想到寇婉茹那么个性子,他实在是不免有些担心。

    只可惜私房菜这边,一时半会儿又离不开人。

    工作的时候,孟红明把全部心思都放在灶台上,可是下了班,他却忍不住有些晃神。

    孟叔的心思,苏秀秀自然是看出来了。于是,她主动接了一次寇婉茹的电话。

    在寇婉如的心里,苏秀秀就是他家的儿媳妇,亲戚之间的事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而且,苏秀秀头脑聪明也能帮着她出个主意。所以,寇婉茹就把那边的情况,都跟苏秀秀就说了。

    其实,寇德信家里早已闹得一团糟。

    寇婉茹虽然找来了村长族老助阵想帮着三个孩子讨回公道。

    后来,又牵扯到寇德信的赔偿金,以及王寡妇跟她表兄牵扯不清的问题。

    寇婉茹也有孟庭松的战友帮忙,这边本来已经稳占上风。

    可王寡妇的那位表兄,也是个做买卖的倒爷。他也不知怎么搭上了一个似乎在县城里很有势力的人。

    寇德信赔偿金的事儿,当然也是他出的面找的对方。所以,才能一下子谈下那么多钱。那笔钱自然也不能落到三个孩子的口袋里。

    表兄自然要想办法帮着王寡妇。他这么前后一撺掇,撞死寇德信那家人也被搅和进来。那家本来在县城也有一定的势力,就想着帮着王寡妇对付这三个孩子。

    虽然只有短短几天,可那边的形势却一直在改变。

    寇婉茹也觉得对于这些事,没什么办法。

    苏秀秀就劝她先别着急,定下心来,再想办法弄清楚状况。

    刚好苏秀秀正在放假,就想着她也去乡下,走走看看。

    寇婉茹听了这话,顿时就惊呆了,连忙说道,“这边情况虽然复杂,我们却也未必吃亏,秀秀你就不用来了吧?”

    苏秀秀却说,“都是咱们自家的事儿,我过去看看,也没什么吧?何况厨房里有彭姐和池姐在帮忙,家里也没什么事儿,我也没什么可干的。倒不如借次机会出去玩一圈呢!”

    “这……”寇婉茹说不过她,只得让她问问容五爷的意思。

    苏秀秀自然把这事儿也跟父亲和孟叔都说了。

    容五爷也觉得,她就一个小丫头,搅和进那摊子事儿里,好像不太合适。

    何况这也没到必须叫人过去帮忙的地步呢。真到了那种地步,容五爷自然也会出手了。

    孟洪明也不同意。虽然他也觉得苏秀秀性子沉稳,做事情也有分寸,可老家那边的形势实在太乱。他生怕苏秀秀去了乡下,会出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