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第 11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12

    苏秀秀也理解家中长辈的关心, 只得又说道:“不如让王哥陪我走一趟吧?”

    她口中的王哥,是在米老板抢龙鱼那事之后, 孟庭松特意介绍过来的战友。

    此外还有一个小路, 两人平日里负责看家护院。私房菜馆那边如果有人闹事,也是他们两个来处理。有时候,他们也会跟着容五爷出去办些事。

    这两人身手都很不错, 相比于小路的活泼跳脱, 王哥的性格比较沉稳,处事不惊,容家上下都十分信赖他。

    容五爷一想, 小王这人倒也稳妥靠谱, 也就不再那么反对苏秀秀去那边了。

    只是他还要另做其他安排,就让苏秀秀等到明天下午再去。

    苏秀秀本来还想说,明天早上坐车去也方便,可是看着她父亲的脸色, 到底没有说。

    孟洪明犹豫着看着苏秀秀,最后又嘱咐道。

    “秀秀, 这次你往那边跑一趟,全当作是去玩旅游了, 也别太放在心上。他们要做什么, 你也别C手。一旦发生什么事情, 全靠他们大人就是了。只是偶尔你寇姨头脑发热, 鲁莽冲动时, 你拦她一拦, 也就是了?!?br />
    苏秀秀也点头答应了。

    他们这边正商量着,刚好赵权又来找容五爷喝酒聊天了。

    最近,赵权为了郭磊那臭小子,经常来容家作客,说是来看容五爷,实际上就是来打听郭磊的消息的。

    还真别说,郭磊那蠢孩子,在家时候怎么说他都倔强着,都不肯听话,兄弟俩顶牛,都快掀房顶了。

    郭磊还死活不愿意去上学,非要工作挣钱。

    到了容家之后,郭磊就跟小绵羊进了狼窝似的。

    周围的人从灶上到前台,年轻的年老的,都在学习,都在上进。

    最近,郭磊似乎也想明白了许多,没再说什么豪言壮语,闹着赚钱养家了。

    赵权把这事跟郭磊的班主任也都说了。

    那老师是真不错,学校都已经帮着郭磊联系好了。由于郭磊功课好,分数高,那边已经答应录取他了。

    现在就只等一两个月,把郭磊这臭小子整治过来以后,就送他继续去上学了。

    赵权这次来也算赶巧了,容家人也十分信赖他。当着赵权的面,就说了寇婉茹那边的事。

    赵权常来这边,跟着孟叔也都熟了,这也都算是亲友。更何况,他还把苏秀秀也当妹妹看。

    再加上,杂货铺那边刚开了一家新店,平日里也没什么活。驾校在下个月才开始正式上课。

    于是,赵权就开口说道:“大爷,孟叔,最近我正好闲下来,倒不如我陪我妹妹走上这一趟!”

    “你不是得给杂货店送货么?”容五爷问道,他心里其实觉得以赵权的胆识和那种决断,若能跟着秀秀走上这一遭,倒也真是件好事。

    赵权却说:“新店已经开起来了,也比较稳定。再补货让苏志平注意一下就是了,那帮小子不敢在我那边闹事的!”

    赵权在那帮小子眼里,就跟大魔王差不多,别说敢多拿他的货了。就算赵权把仓库大门开着,那帮小子也未必敢进去。

    容五爷得了这个准话,就点头道:“那行,少不得劳烦你陪你妹妹跑一趟了。等一会儿,我再打电话跟老马说一声?!?br />
    赵权说:“大爷,您这就客气了,都是自家人,谈不上劳烦?!?br />
    几人又详细地谈了那边的情况,不过很快就到孟叔上灶的时间了。他又连忙往私房菜馆的厨房里去了。

    容五爷干脆就打电话,叫老马也过来一起吃晚饭。

    就这样老马很快也就过来了,一听说赵权要陪苏秀秀去趟昌平,自然也就答应了。

    他听了寇家那事,只觉得王寡妇的表兄大概也是个地头蛇,又怕他们人少吃亏,就想不然再带几个小子一起过去。

    容五爷听了老马这话,嘴角直抽抽?!澳憔褪歉隹踊跗痰男±习?,那些都是你的员工,你可别小子小子的叫着。本来大家都是清清白白地正经人,到了你嘴里就成了社会团体了?!?br />
    老马一时间被堵得无语,又解释道:“我这不是也怕孩子过去吃亏么?”

    赵权却接口道:“干爹,这事您放心。在那边,我正好也认识个不错的兄弟。倘若有什么事,我指定能找到人帮忙?!?br />
    赵权说得不错的兄弟,无非就是他之前的狱友。他这话一说出来,老马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倒是苏秀秀看着他们严肃又紧张地讨论着,如何以暴制暴,强龙打算压倒地头蛇的爸爸叔叔和哥哥们,顿时觉得很无语。

    她是真的打算光明正大地解决问题,以正当手段帮寇家的三个孤儿讨要回父亲的赔偿金。只是现在说这话,还有用么?

    她爸她叔她哥可都是一脸势在必得的样子。

    苏秀秀忍了半天,不得不又说了一句?!暗搅四潜?,权哥,你可得听我安排,咱们可不是去打群架的!”

    赵权微微点头,随口说道:“这你放心,只要那个什么王寡妇的姘头不找你麻烦,我这边也没什么事,就当去昌平见老朋友了?!?br />
    “……”苏秀秀更加无语。

    又过了一会儿,孟叔又打发张华和郭磊端了几盘菜过来了。当是给他们提前送行了。

    几天下来,郭磊干起活来也算有模有样了,他跟在张华身后也是规规矩矩的,半点都不带错的。

    赵权坐在桌边,根本就没看他弟弟一眼,只是帮容五爷倒酒。

    郭磊愁眉苦脸的看着他哥,眼看着张华都走出去了,他也该跟着出去了才是??晒谑翟谌滩蛔?,还是停住脚步,回过头说道:“哥,听说你明天要去昌平了?”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郭磊以为他哥不打算理会他的时候,赵权却哼了一声。

    郭磊这才连忙说道:“那你路上可要小心点。听说得坐好几个小时的车呢。对了,秀秀也要小心些。她身体不好,你多照顾她些?!?br />
    赵权语气淡淡地说道:“行,我知道了。你非得闹着要工作,这好不容易给你安排了工作,你也该尽心尽力地好好干才是?!?br />
    郭磊连忙点头应道?!案?,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活,不给你和干爹丢脸?!?br />
    赵权又哼了一声,算是知道了?!罢呕家丫吡?,你还不赶紧下去干活?”

    郭磊这才急忙着跑出去。

    赵权透过窗子,看着弟弟那高高壮壮,却略显跳脱的身影,又对容五爷说道:“大爷,您平日里多指使指使那小子吧,这蠢孩子,竟异想天开了,还想着养活我呢!”

    说完,他就仰起头喝了那杯酒,借此来掩饰自己的失态。

    容五爷却叹道:“倒是个好孩子,你放心,磊子将来指定有出息?!?br />
    赵权却说:“只要他以后能好好的,别再瞎折腾,我就心满意足了?!?br />
    他们兄弟俩相差十多岁,感情又好。赵权这还真是长兄为父,替这个弟弟C碎了心。好在他兄弟虽然都很固执,本性却都不坏,也是一心为了家里人着想。

    旁人一劝和,倒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来。

    容五爷就笑道:“孩子么,都是这样莽莽撞撞的。也不光你家磊子,就拿你这妹子来说,平时看着她好着呢,沉稳又冷静,又有主意??墒且坏焦丶笨?,她那胆子是真大,什么事她都敢做。有几次也把你大妈气得都不成了,回来就骂她?!?br />
    赵权听了这话,又忍不住抬头看了苏秀秀几眼,只觉得这妹子老老实实的,又乖巧,不像是那种能惹事的。

    苏秀秀也正不好意思呢,就装出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容五爷说得那人根本就不是她。

    只可惜苏秀秀做的那些事,老马也都知道,当场就忍不住笑了出来。

    容五爷无奈地说道:“你别看她又瘦又小的,手无缚J之力,还敢跟踪人贩子,从人贩子手里抢孩子呢?”

    “噗……”赵权听了这话,差点把酒喷出来,好在强行忍住了。

    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么文文静静的小妹,也能干出这么虎的事来。

    这时,容五爷又嘱咐他道:“到了昌平,你还是多看着你妹妹一些,别让她胡来?!?br />
    赵权连忙点头道:“这您放心,我一定会注意她的?!?br />
    “……”苏秀秀觉得这简直就是在败坏她的形象??稍僖豢绰硎迥潜?,居然还跟着一起点头呢。

    好么,原来在这些长辈眼中,她也是郭磊那样的熊孩子???!

    *

    吃完了晚饭之后,苏秀秀回到房里,又找出了张记者的联系方式。

    当初帮海大爷讨要家宅的时候,苏秀秀也算是认识张记者了。当时,她还帮着张记者化解了一个劫难。

    只不过海大爷出于好意,并不想让苏秀秀和张记者结下因果。

    可实际上,张记者还是隐隐约约觉得,是苏秀秀救了他一命,这事他也偷偷向许宏伟确认过。所以两人虽然没再见面,张记者一直觉得他欠了苏秀秀的人情。

    所以,苏秀秀一打电话过去,张记者刚好就接了。知道苏秀秀有事找他,他也是格外的热情。

    苏秀秀又跟张记者说了些事情,张记者刚好也觉得很有意思,就答应帮着她去查一查。

    就这样,苏秀秀做好了准备,只等着明天出发了。

    她心里其实还挺想看看王寡妇那位表哥到底是什么人物?又能有多大的能量,企图只手遮天?

    她更加想弄清楚,寇小白到底是谁?上辈子是否曾相识?

    *

    当天晚上,苏秀秀又给松哥写了信,告诉松哥,她要去昌平找寇姨。

    而且,这次王哥和权哥陪她一起去。所以,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不管怎么说,她也要把这件事解决好了,顺便把寇姨再带回来才是。也省得再让家里人担心了。

    只可惜,这周末她可能就没办法接松哥的电话了。

    苏秀秀在信里,一边遗憾着,一边又写下了对松哥的思念之情。

    由于常年写情书,苏秀秀甜言蜜语的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从前不好意思说的话,现在却可以肆无忌惮地写出来。

    写完之后,又把信纸小心地折好,装进信封里,贴好了邮票。

    苏秀秀这才收拾东西,准备睡了。她向来睡眠不错,基本上倒头就着,一觉到天亮。

    可这个晚上,苏秀秀却睡得格外憋屈。

    在梦中,她隐隐约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由于经常跟寇姨聊天缘故,苏秀秀就觉得可能是到了松哥的家乡。

    她隐隐约约能看到整齐的村落,村边的小河,以及背后的那座大山。

    苏秀秀突然想起,上辈子的时候,由于她被大伯和乃乃的花言巧语所蒙蔽,选择了原谅大伯母。

    孟庭松不放心,一直陪着她,直到休假结束,他才不得不回到了部队。

    也因此,他也就没来得及回家探亲,父子俩之间的矛盾也并没有得到缓和。

    很快,苏秀秀就来到了一座宽敞的大瓦房里,她甚至看见了孟叔养的那头小毛驴。

    那驴无精打采的,似乎忘了给它喂草料。

    紧接着,苏秀秀就看见孟庭松披麻戴孝地走进院子里。

    苏秀秀试图回过头,可却没看清楚到底是谁的葬礼?

    她只能看见孟庭松满脸都是悔恨的泪。

    孟洪明一看见儿子,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甩手打了他一个嘴巴子,打得孟庭松倒退好几步,一嘴的血。

    紧接着,孟洪明不依不饶地把孟庭松推出大门,又当着他的面,把家门紧紧地关上。

    孟庭松失魂落魄地看着那扇大门,竟一下子跪在地上。

    与此同时,他的头也慢慢地耷拉下去。

    平日里,孟庭松骨子里带着的乐观善良,统统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寒彻刺骨的自责和后悔。

    偏偏天公不作美,突然下起了一场雨。

    雨一直下,越来越大,孟庭松仍是固执地跪着,那扇门却再也没有打开过。

    苏秀秀试图上前安慰松哥,或者帮他打开那扇门。

    可惜她只是一抹单薄的影子,只能站在一旁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

    第二天,凌晨四点,苏秀秀醒来的时候,眼睛都哭肿了。

    她一点都不怀疑,在她梦中就是上辈子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原来,松哥上辈子那么不幸福,也跟她有关系??缮媳沧?,松哥却从来没有怨恨过她。

    此时,再说什么都没用了。好在,今生她并没有做出错误的选择,松哥也跟孟叔和解了。

    现在他们父子俩的感情很好,也并没有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

    只是,现在刚好是七月,正值夏天;松哥回来奔丧的时间大概是八月份。

    想到这里,苏秀秀不禁浑身发冷,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出来。

    该不会是寇姨要出什么事吧?

    苏秀秀实在没办法继续睡下去,她恨不得马上奔到昌平松哥的老家去。拉过寇姨细细地看看她的面相,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只可惜,大家昨天都已经说好了,要一起去。

    苏秀秀如果自作主张提前去了,反倒会给增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引起不好的事端来。

    没办法,她只得沉下心来,继续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