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第 113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13

    好不容易等到孟叔起床了, 苏秀秀特意跑去看了看孟叔的面相。

    孟叔双耳肥大厚实,轮廓分明,耳珠大而厚, 色红而润, 相学上称为佛耳。

    有这种耳朵的人,通常敦厚老实。对待朋友讲诚信,乐于帮人。危难之时亦有贵人及朋友相助。人缘佳, 幸福一生, 六亲和睦,财运及事业运极佳,富贵长寿。

    苏秀秀再一看,孟叔印堂饱满, 有些发黄, 有个贵人星照命。

    运气这么好,家里应该也不会有丧事。

    苏秀秀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孟洪明也看了苏秀秀一眼, 又问道:“秀秀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饿了?孟叔先给你弄点早饭吃吧?”

    苏秀秀一时间也糊涂了,就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 孟叔给她一屉烧麦,苏秀秀这才拿到饭厅,吃了起来。

    过一会儿, 容五爷也过来了, 拿了一个包子放进嘴里。又喝了一杯豆浆, 这才又去厨房拿了几根油条递给了刚过来的小王。

    还对小王说道:“今天你要受累了, 多吃点才是?!?br />
    苏秀秀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 容五爷却多说什么。

    等到大家吃完早饭没,容五爷就要带着王哥出门办事。

    苏秀秀连忙跟上去,也打算跟着他们一起去,容五爷却说道。

    “你还是留在家里等着吧。顺便再歇歇,不到一个钟头,我们就能回来了?!?br />
    没办法,苏秀秀只得留在家里。

    过了一会儿,赵权倒也来了,他顺便把郭磊的睡衣和其他常用的东西,装在行李包里,都给送过来了。又嘱咐郭磊在这边好好工作,不许胡闹。等休息的时候,回家看看妈妈,顺便帮家里干点活。

    郭磊都老老实实地答应了。

    赵权这才跟着他兄弟一起吃了点早饭。

    就这么着,

    苏秀秀又去收拾好了东西。

    倒是五乃乃见闺女脸色不太好,眼睛有些红肿,不免有些担心。

    苏秀秀连忙解释道?!奥?,我没什么大事,就是昨天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了,就没有睡着。等待会坐了车,我想办法找个座,睡一觉就好了。你可千万别担心?!?br />
    说完,她就拍了拍五乃乃的手。

    五乃乃也拿闺女没办法,只得又拿了个饭盒,切了一些水果放进去,让苏秀秀在路上吃。

    苏秀秀收下了。

    这时,容五爷总算回来了,苏秀秀迎出来一看,王哥居然开来了一辆小轿车。

    苏秀秀下意识地问道:“这车是谁家的?”

    “咱们家的呗!”容五爷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车就是八零年代最普通的火柴盒小轿车,那也不是普通人家能开得起的。

    上辈子,苏秀秀的车都是价值七位数的低调而又奢华的豪车。

    可那也比不上眼前这个三万块钱的拉达轿车让她兴奋。

    苏秀秀连忙又问她爸爸:“您什么时候买的车呀?我怎么都不知道?”

    容五爷笑着说道:“你又不开车,平时上学也没机会用,我干嘛告诉你呀?这车是我打算以后带着你妈出去玩用的,这次也就暂时先借给你坐一下?!?br />
    五乃乃却在一旁说道:“你逗她干嘛?”她又转头对苏秀秀说?!氨鹛惆值?,这车是上个月你爸刚买回来的,说是有个折扣价,买来就是给咱们家用的?!?br />
    母女俩凑在一起,又开始说这个车的颜色,很显然她们都不太欣赏容五爷的品味。

    容五爷连忙又说道:“这丫头,不是心急火燎地要去看你寇姨么?还不赶紧把你权哥叫出来,就出发吧?”

    苏秀秀这才又回院子里,拿东西去了,顺便把权哥叫了出来。

    她这才发现她的心思,父亲其实都知道,也尽量帮她做了最好的安排。

    很快,苏秀秀和赵权都上了车,告别了家人,就奔着昌平开去。

    苏秀秀靠在背椅上,又打开窗户,只觉得舒服又畅快。很快,她就眯着眼睡了。

    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到处堵车,一路上也算顺畅。

    到了中午的时候,他们已经进了昌平县城。

    王哥本来就是昌平人,对这一代也十分熟悉,自然是直接奔着孟庭松的老家就去了。

    走着走着,其中就有一段路似乎正在赶集,道路两边都是各种摊位,车子行驶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苏秀秀知道这事也急不得,就坐在车上往街道两边看去。

    就在这时,前面也不知道闹了什么热闹,一大帮人都堵在马路上,车子根本就过不去。

    苏秀秀也没办法,干脆就跟王哥打了个招呼,上前去看看情况。

    赵权不放心她,自然也跟在她后面下了车。

    苏秀秀很快穿过人群,就看见一个穿着中山装,满头白发的老大爷正倒在地上,手捂着胸口,已经昏厥了过去。

    四周人虽然也想帮忙,却不知道他这是怎么回事。

    苏秀秀一看就知道,老大爷这是冠心病发作了。上辈子,来找她相面的一位??鸵灿姓飧雒?。

    所以,苏秀秀对这个病还是比较了解的。

    当下,她也顾不得其他,推开人走过去,就低头翻大爷的口袋,找速效救心丸或者硝酸甘油之类的药物。

    周围那些人也不知道她要干嘛,有人就忍不住说了一声?!罢庑『⒛愀陕锬?,可别趁火打劫吧?!?br />
    这时,苏秀秀才发现这老爷子的速效救心丸,被压在腿下面了。

    连忙翻出那个小药盒来,拿了一片药给老头喂下去,又让他躺平了。

    这才对周围的人说道:“这老大爷心脏病发作了,你们别围着他,得让他喘过气来才行?!?br />
    这时,那帮人才往外扩散了一下。

    那位老大爷吃了药之后,过了几分钟以后,就慢慢好转了。

    苏秀秀干脆就顺便带着老头去了一趟县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又把他交给医生,这才放心下来。

    老头忍不住问苏秀秀:“你叫什么名字呀,家住在哪里呀?丫头呀,你救了我一命,我怎么也得谢谢你吧?”

    苏秀秀却摆摆手说道:“我也就是跟您结了个善缘,道谢就不必了。我还有急事要做呢,就先走了。等会儿医生说您没事了,您再自己回家去吧,反正也没多远?!?br />
    老头听了苏秀秀这话,只得让她先走了。

    眼看着苏秀秀坐上车走了,老头这才借了医院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逢春呀,我心脏病发作了。不,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你不用过来接我。只是刚刚有个小姑娘救了我一命,又把我送医院来了。连名字都不肯留下,你去帮我查查她吧?什么你查不着?不是大海捞针,她坐着车来了,我记着车牌号呢!”

    老头又跟那人说了半天,那人这才答应了下来。

    *

    另一边,苏秀秀却早已坐上了车,继续往孟庭松的老家驶去。

    坐在前排的赵权透过后视镜,看着苏秀秀那张软乎乎,略带点孩子气的脸,忍不住暗叹道,怪不得容大爷托他看着点苏秀秀呢。原来这丫头也是个心肠软的,见着别人落难就想帮衬一把。

    这事之前他也算有心理准备??墒导噬?,看见苏秀秀救人,赵权心里却有些发酸。

    与此同时,他年少时的一些记忆不断地涌上心头。

    赵权的继父也是个心肠软的老好人,那时候,街坊邻居谁家有个什么事,他能帮的也就帮一把了。

    只可惜,在他继父落难的时候,却没人肯帮他的忙。

    哪怕当初有一个人跳出来,能制止那些小混混,让他们滚远点别折腾残疾人,他继父也不至于惨死街头!

    不过若是那时候苏秀秀在场的话,依着这孩子的性子,一定会制止那帮小混蛋吧?

    想到这些,赵权忍不住垂下了双眼,用力地握住了自己的拳头。继父去世对于赵权来说,就是他一辈子的Y影。

    虽然当初没能救下继父,他却可以从现在开始,看住秀秀,至少别让这傻妹妹再出什么事。

    可他却不知道,与此同时,苏秀秀也正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背发愣呢。

    原本她只是随手帮了老大爷一把,喂他吃下速效救心丸。也算为自己积福气了,却哪里想到那老大爷也是个贵人面相呀?

    虽然,苏秀秀并不图回报,可救下一个有大机缘的贵人,以后她的运势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呢?

    就这么胡思乱想的,经过一路颠簸,总算到了孟庭松的表舅家。

    到了那边一敲门,寇婉茹打开门一看,也不禁吓了一跳,她又连忙问道:

    “秀秀,你怎么说来就来了?”

    苏秀秀又指着身后的说道:“不只是我自己,权哥和王哥也陪着我一起来了??芤棠饽芨才抛〈Π??不然在这村里租个房子也行?!?br />
    寇婉茹看着那两个大小伙子,自然也知道他们是过来帮忙的。

    于是,连忙说道:“赶紧进院里来吧,王寡妇现在住她娘家,根本就不回来,正好家里还有空屋子呢?!?br />
    说着,就领他们进了院子里。

    苏秀秀又趁机看了一眼,寇姨的气色还算不错的,印堂宽阔明亮,下巴圆润,嘴皮活动有力。

    这样的面相的人一般都是好运常在。即使身处低潮期,也能有积极上进的精神,最终也会获得不错的机遇。

    特别是在寇婉茹转身的一瞬间,苏秀秀刚好看见她耳后有块儿骨头微微隆起,那是寿骨,代表着长寿。

    看见寿骨之后,苏秀秀也就更加安心了。照这么看来,寇姨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什么灾难了。

    刚好这时,屋里也有人迎了出来,寇姨就忍不住说了一句。

    “小白,你姨夫让人过来看看咱们。你先把东屋收拾收拾,给他们安排住下吧?还有你这个妹妹,今天就让她跟我同一屋先住着吧?!”

    “好?!笨苄“姿婵谟α艘簧?。

    苏秀秀抬头一看,寇小白这张脸,不禁心中暗惊。

    这寇小白她其实是认识的。

    只不过三十年后,她可不姓寇,而是姓白,人人都叫她一声白总,或者是白女士。

    这人也算个狠角色。

    别人在私底下聊起白女士的成功史时,总是忍不住说一句:

    “这女人之所以能这么成功,全靠一路睡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