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第 11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15

    两人再次相见, 苏秀秀特意看了一下小白的面相。

    此时的她也没经过微调整,仍是嘴角上扬,眼神柔情似水,看上去她的脾气不错, 天生一副笑模样。

    她眉骨没有上辈子那么高,颧骨也没有那么孤耸, 反而是个容圆脸,眉形弯秀, 浓淡适宜, 眼神清澈善良,这是一生富足而幸福的面相。

    只是耳朵轮飞廓反没有变, 她还是个性格叛逆且独断专行的人。

    此时的寇小白自然不认识苏秀秀, 却仍是对她充满了好感, 不自觉地扬起了一抹淳朴的微笑。

    她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乡下姑娘, 长着一张美丽俊俏的脸。虽然冲动的时候, 寇小白也曾抄起菜刀,作势要与王寡妇同归于尽。

    可她到底并不是苏秀秀上辈子认识的白总, 也不像白总那样偏执又扭曲, 疯癫得可怕。

    苏秀秀看着这样得寇小白, 仍是如同老友重逢一般。她的嘴角也扬起了一抹微笑。

    那一瞬间, 两人之间多了几分说不出的亲近之意。

    恍惚间, 小白只觉得, 她好像早就认识苏秀秀了, 两人就该是很好朋友。这大概就是别人所说, 上辈子注定的缘分。

    寇小白很快上前接过了苏秀秀手里的行李袋,又对寇婉茹说道。

    “姑姑,既然秀秀跟我年纪差不多,不如我们俩同屋睡吧,也好有个伴。我屋里也是新收拾的,挺干净的?!?br />
    寇婉茹点头道:“那好吧,就让小橘继续跟我一起睡吧。那孩子粘我粘的厉害?!?br />
    就这样,三人向屋里走去。

    等到把行李都放好了,也稍作休息。众人这才聚到客厅里,说起了在这家里发生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事。

    寇婉茹对王寡妇的所作所为,十分不满。

    王寡妇那表哥张有才,本来就是张家抱来的孩子,跟王寡妇也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年轻时候,张有才是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也不知道怎么跟王寡妇这个表妹就勾搭在一起了。

    两人还曾经想过结婚??杉依锒黄鹫馊?,自然是不能同意。

    后来,张有才的养父养母气得半死,说他是个畜生混蛋,就硬生生把两人分开了。

    王寡妇也被迫嫁给了一个外乡的汉子??伤楹蟮纳畈⒉蝗缫?,她丈夫也是在后来才知道,她和张有才有一腿的。名声也早就坏了,却单单蒙骗了他。

    退婚又舍不得,那男人喝了酒之后便经常打骂王寡妇。

    王寡妇也曾哭着跑回娘家,可娘家觉得她丢人,不肯让她在家里久留。

    王寡妇只得硬生生地受了下来,只是越发没有人性了。

    好在那男人也没活多久,早早就去了。王寡妇这才解脱出来。

    *

    至于寇德信,原本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可他擅长养兔子。他养的兔子一窝一窝的,肥肥大大,也好吃。

    改革开放以后,寇德信在乡里的支持下,办了一个作坊式的养殖小厂。他养兔子远近皆知。

    县城里的餐馆都从他那里买兔子,寇德信也因此发了一笔不小的财。

    虽然表面上不显,可十里八乡的都知道他也算个土财主。

    也有不少人给寇德信介绍对象,可寇德信一直也没能看上。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被王寡妇给拿住了。

    寇婉茹就觉得王寡妇这人有点邪门,风流浪荡,之前也跟别的男人闹出过事。她也曾劝过寇德信,王寡妇不是好人。

    可寇德信却得了失心疯,铁了心就是要娶她进门。

    王寡妇进门之后,对家里的三个孩子也十分嫌弃,总想着自己生个孩子。

    那时候,寇婉茹为了孩子,没少跟她吵架。王寡妇转身就在寇德信面前搬弄是非。

    因为这事儿,后来两家的关系也不像原来那么和睦了。

    年初的时候,寇婉茹整理好家业,就和她丈夫孟洪明进了城里开私房菜馆去了。

    他们家走后,王寡妇的表哥张有才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回来了。

    他是提重礼,来寇家看望过他们这门亲戚的。

    其实,张有才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混蛋二流子,又跟王寡妇闹出那档子事儿来。养父养母都不认他了,双方也都脱离了关系。这又算是哪一门的亲戚?

    可现在,十多年不见,那小子穿西装打领带,脚踩一双锃亮的黑皮鞋。完全就是一副成功人士衣锦还乡的样子。也算在乡亲面前扬眉吐气了一回。

    后来,十里八乡的人都说,张有才外面跟了个大老板,自己也赚了不少的钱。

    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造福家乡,开办工厂来的。后来,张有才也真的跑了不少项目,只是没有合适的。

    另一边,他对王寡妇虽然以表妹相称,却有点余情未了的意思。似乎这些年一直没忘了他们之间的那份情,隐隐也想着跟王寡妇再续前缘呢。

    王寡妇一见,张有才要人才有人才,要钱财有钱财,自然也就后悔了。

    早知道张有才能混得这么好,还会再回老家来。

    她当初也就不费尽心思,嫁给养兔大王寇德信了??艿滦趴杀人罅耸嗨昴?,就是个半大的老头子。她嫁过来,直接就给三个孩子当后妈,根本就没有什么幸??裳?。

    这可倒好,她这去年前脚刚出嫁;今年张有才后脚就回来了。这算什么狗P倒灶的事?

    好在,新社会合法离婚倒也方便了,大家都讲究个自由恋爱。

    王寡妇的心眼早就歪掉了,本来她名声就不好,也没觉得离婚三嫁有什么不对?

    再加上,张有才在旁边一个劲地奉承她,暗示着他对她的爱意,顺便挑拨他们夫妻俩的关系。慢慢地,王寡妇离婚的想法越发坚决起来。

    在这半年时间里,王寡妇没少跟寇德信闹腾。

    可当初寇德信为了娶她,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众人都说寇德信是个二傻子。到了现在,结婚都已经一年多了,如果再去离婚,又得让村里人再看一次笑话??艿滦哦黄鹫馊?。所以坚决不离婚。

    因为这事,两口子经常吵架。

    张有才一心想着表妹,自然要帮王寡妇作主。再加上他的行事颇为神秘,似乎也有一定的背景,认识一帮三教九流的人。

    前些日子,张有才找人把寇德信打了一顿,以示威胁。

    寇德信受了重伤,在医院躺了半个多月。

    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王寡妇就经常在外面露宿。说是回娘家了,实际上就是去找张有才了。

    寇德信出院回家后,全村都在说王寡妇给他戴绿帽子的事,寇德信气得差点吐了血。

    他想再打王寡妇一顿,可王寡妇却不怕他,反而趁着他年老体衰又有伤,把他推了一跟头,又叫嚣着不管怎么着,也要离婚。

    就在两人闹得最激烈的时候,寇德信养的兔厂又出了问题。兔子一直在拉稀,已经死了两只。

    寇德信生怕是兔瘟,只得拖着伤腿,骑着摩托车去县城兽医站,找农业技术员来帮忙看兔子。

    结果在去县城的路上,他就遇见了刚学会开车的小青年,出了车祸,寇德信当场死亡。

    寇小白到底还是个孩子,寇德信也没别的亲人。

    那些人直接就找到了寇德信的法定伴侣王寡妇,让她去办理寇德信的身后事。

    王寡妇一听寇德信死了,她又重获了自由身,心里自然是很高兴。

    从此以后,她就能光明正大地跟张有才在一起了。而且,寇德信那老混蛋临死临死,还送她一大笔钱。简直就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王寡妇干脆就拉上了她那位有见识的表哥,帮着她去谈寇德信的赔偿问题。

    张有才也找到了一位在省城里比较有势力的地头蛇,帮着他谈赔偿问题。

    这本来就是人命关天的事,再加上肇事者家里也是做买卖的,在省城也算比较有钱。

    他们家又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不然也不可能给他卖辆汽车,随便他去开。

    那家人不希望儿子去坐牢,为了私了此事,陪了王寡妇10万块钱。

    在80年代,能有个万元户就是件了不得的事。对方却一下赔了10万块钱,王寡妇自然就发达了。

    她作为受害人的妻子,当场就签下了协议,答应私了此事。

    寇德信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王寡妇又得了个自由之身。她这人贪婪,就想带着寇德信的兔子厂和万贯家财,再改嫁给张有才。

    至于那三个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崽子,王寡妇是不会养的。随便想个办法打发他们自己单过去。至于钱也是不会给的,留给他们一间房子就不错了。

    原本三个孩子都年纪都不大,村里也没有他们的亲戚。自然也没人为他们当家作主,说句公道话。

    只可惜寇德信没死两天,寇婉茹就收拾东西,特意过来奔丧了。

    虽然,寇婉茹只是在私房菜馆干了半年??伤降滓彩羌烂娴娜肆?。

    寇小白一说,寇婉茹很快就发现了事情不合情理。

    作为姑妈,她自然不可能放着三个孩子不管??芡袢憔驼庋袅讼吕?,试图帮这三个孩子讨要回属于他们的财产。

    那边的张有才,背后似乎有着一定的势力,他是打定了主意,要人财两得。既要王寡妇,也要寇德信的钱。所以,就千方百计找了不少人来帮忙。

    寇婉茹这边,虽然看似弱势,却因为孟庭松曾经拜托过战友们照顾他家里,所以很多退伍兵都在帮忙。

    张有才也曾想过,找人来威胁寇婉茹,让她赶紧滚蛋。

    可是,很快寇德信家里就来了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他们各个身手都不错。张有才找来的那些混混不止被打了,还被关进了派出所。

    张有才心里气闷,却也投鼠忌器,不敢再使什么Y招。

    另一边,寇婉茹也找过族老长辈们过来做主。有张有才在背后支招,王寡妇一口咬定,没离婚,她就是寇德信的法定伴侣,是第一继承人。

    寇婉茹这边就说,“那你也还是三个孩子的妈,有义务把他们养大?!?br />
    王寡妇就冷笑道:“我养也不是不行,只是你这当姑妈的,真能放下心么?”

    寇婉茹却说:“你虐待孩子,也是犯法的?!?br />
    王寡妇却又冷笑道:“警|察|还管别人家里的事?”

    就这样,两边你一来我一往的,一直在较劲儿,也分不出个上下来。

    目前在派出所工作的小贾,正在想方设法地调查张有才的底细。

    可张有财那边儿也使了个贱招,挑拨那个肇事者的家属,来对付寇婉茹这边。非说寇婉茹他们贪心,不打算让这件事轻易了结,还想让肇事者去坐牢。

    那家人据说在京城里有个当官的亲戚,在县城里也有一定的影响力。

    他们一出手对付寇婉茹,寇婉茹这边就举步维艰,比较艰难。

    寇婉茹也曾想过去找那家人谈谈,可那家人却猖狂得很,根本就闭门不见。

    寇婉茹只觉得置身于一团乱麻之中,她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头绪。

    苏秀秀细细地听了这些事,想了想,又开口问道。

    “你们只是听说张有才在外面发了财,结实了有权有势之人,可曾见过他开办工厂,或是在村里租用一块地么?”

    她随口问了一个所有人在发财之后,衣锦还乡就会做的事。

    寇婉茹却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说道:“那倒是没有吧?张有才一直借住在王寡妇的娘家呢。

    王寡妇的娘家老妈也是生了一双富贵眼,从前张有才是个混混,没钱没出息,她就说两人名义上是亲戚,不能在一起,又*着两人分开。

    现在张有才发了财回来了,又跟父母断了抚养关系。那老婆子却又把张有才当成上门女婿看了,每天都好吃好喝好伺候?!?br />
    说完这话,寇婉茹心里直犯恶心。

    苏秀秀却又开口道:“那村里人也并不知道他具体是个什么背景吧?”

    “的确也没人知道?!笨芡袢愕阃返?。

    “这张有才真要是有钱有势的话,恐怕不至于急着要吞小白家里的钱吧?张着大嘴等着吃人血馒头,吃相未免太难看了些?!?br />
    “这?”寇婉茹听了苏秀秀这话,顿时就有点儿傻眼。其他人基本也都没往这方向想过。

    倒是寇小白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苏秀秀,又开口说道。

    “其实,我也觉得张有才有点装大发了。村里总有人说,张有才多有钱,在京城跟了某位大老板赚了不少?;乩霞揖褪俏舜畔缜酌且黄鸱⒓彝哑吨赂?。

    可实际上,他回来这大半年,也就吹吹牛*,跟王寡妇干了那些恶心人的勾当。实际上,她什么正经事儿都没干,吃住也在王寡妇家里。

    我倒是听住在县城里的同学曾经说过,这张有才进城之后,也是跟那帮混混在一起喝酒玩乐,并没找过什么正经八百的人一起出来吃饭?!?br />
    寇婉茹听了这话,不免有些震惊。她连忙又问道:“小白,这些事你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说?!?br />
    寇小白说道:“我同学也就随口一说。张有才成天西服革履的,一身气派,又经常在村里给别人递烟。我也就没往他是下三滥的骗子那边想?!?br />
    寇婉茹又忍不住看向苏秀秀,“不然,我还是把这些事先跟小贾说说吧?说不定他还能查出些事情呢?!?br />
    苏秀秀还没说话呢,赵权却突然开口道。

    “他要真是个下三滥,寇姨,倒不如把这事交给我去查查吧?”

    寇婉茹之前就认识赵权,也听说过他小时候那些事悲惨的事。

    寇婉茹自诩为江湖人,骨子里就有着狭义的血。

    她在有些事情上并不太拘泥于小节。

    更何况,赵权当初的所作所为,要是放在旧时的江湖中,也是天经地义的。

    所以,寇婉茹对赵权的态度,也如同对待子侄一般,并不存在什么偏见。

    除此之外,孟洪明由于老马的关系,对赵权也算比较不错。赵权第一次登门时,孟洪明就曾经炒了两个大菜,来给他接风。

    所以说,这两人也还算比较熟悉,寇婉茹自然也就信得过赵权。

    倒是寇小白忍不住往赵权那边看了看。

    只见那人脸上有一道贯穿右眼的伤疤,眼神十分凶狠吓人。他偏偏又生得身材魁梧,四肢也粗壮有力。乍一看去,就是穷凶极恶之徒。

    比起张有才那个自称有背景的男人,寇小白反倒觉得眼前这位来她家帮忙的权哥反而更加可怕。

    一时间,寇小白也没敢在说什么,只是急忙错开了眼,不敢再盯着那人看。

    另一边,赵权早就习惯别人对他的态度,也不会跟她计较,甚至连眼皮都没掀一下。

    这时,却听见苏秀秀笑道:“权哥,那这事就劳烦你帮忙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