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第 11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17

    老郑家一共兄弟四人。龙生九子, 九子各不同。老郑家的孩子也有好有坏。

    其他兄弟倒也没什么可说, 唯独老三是个不求上进的混混。

    街面的小子都称他作郑三儿, 或者三哥。

    郑三打小跟着师傅学过摔跤, 身边也围着一些师兄弟, 可就他功夫练得最好。

    打小苦练出来真本事,又因为他爱打架,慢慢也就成了出了名的混混。

    郑三少年时, 脾气暴躁,不知轻重, 打群架时, 也出过事。郑三被判了几年刑。

    刚进去时,郑三仗着功夫好,一直看赵权这个小子不顺眼。

    两人年龄差不多, 自然起了一较高下之心。

    可赵权小时候也跟着师傅练过拳, 这还是干爹特意帮着他求来的机会。老马小时候也命苦, 也是孤儿寡母的, 小小年纪就在街头上混饭吃。当时可没少受人欺负。

    等到了赵权这时候, 他干脆就让赵权从小学起, 练了些强身健体的拳术。

    一龙一虎, 实力相当, 又恰逢其时,必有一争。

    而且, 会摔跤的怎么看练拳的都不顺眼。偏偏打起架来, 两人又难分高下。

    自此他们之间的矛盾纷争就没断过。两小子也对抗了挺长一段时间。

    赵权那时候也没什么心气搭理郑三, 自然也不会对他下狠手。

    倒是郑三上蹿下跳的,非得分出个高下来。

    后来,偶然间郑三盲肠炎发作,差点活活疼死。别人都不肯管他?;故钦匀ǹ床还?,把他送去抢救。

    从那以后,郑三总说,是赵权救了他的命。两人反而成了兄弟。

    郑三儿放出来之后,也没有什么正经行当。就开了一家洗澡堂子,雇人烧水盯着,生意也算不错。

    周围的人也都知道郑三哥身手好,是个打架好手,年轻人把他传得神乎其神,都抢着拜他当大哥。有人也上赶着给郑三上贡。

    可郑三哥并不想当混混头子,反而更想堂堂正正做人。

    又因为郑三哥为人比较公正,那些小子有什么化不开的事,就找郑三哥帮着他们说和。

    这样一来二去,郑三虽然是个开小买卖的,在这边却很势力。周围的兄弟也都很信服他。

    *

    赵权一找过来,把事情跟郑三一说,又提了张有才的名字,以及外表特征。

    郑三就笑道?!罢馐碌挂踩菀?,只需多等一段时间。我马上打发人去问。咱们兄弟俩在大街上呆着也没劲,不如去我那边坐坐,倒也自在些?!?br />
    赵权自然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郑三又跟那家店里要了二斤猪头R,一袋子花生米,付了钱,就带着赵权往他开的澡堂子那边去了。

    半路上,又在小卖部,买了十瓶啤酒。因为是熟客,人家也没要瓶子押金。

    赵权看了看那间灰扑扑的小卖部,里面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Y暗又潮湿,买包烟恨不得都是潮的。一时间,他就想起了他们的老马杂货铺。

    当初,还是苏秀秀出的主意,每家老马杂货铺分店,不管面积大小,都统一装修,店面整洁又大方。光亮也好,透过玻璃窗,基本上就能看见店里,整齐的货架。

    这小卖铺选的地方也不好,离着居民区挺远的。他们提着啤酒走了很久。这要是上了年纪的人,打这边买了东西,提到家都不方便。

    到了现在,赵权似乎总能想起,苏秀秀说得那些话。

    其实细想想,那小妹子顶多就是性子软点,同情心强??傻ヂ垩劢绾推橇?,苏秀秀还是可以的。将来他就一门心思跟着她干,估计也吃不了什么亏。当然,前提是不能让人算计了她。

    另一边,郑三现在已经不在家里住了。刚好他那澡堂子后面几间空房,他就收拾出来,自己住下了。一个大男人也懒得收拾,平时总忘了开窗子换气。

    赵权跟着郑三一进到屋里,就觉得有些潮。人住久了,肯定会不舒服。

    郑三却笑道:“兄弟,你也别太计较这些了,我实在不爱回那家里。我们老太太倒是想让我回去住呢??上话旆?,我大哥猪油蒙心,谈了个对象,干脆就入赘到外地去了。现在那个家归我二哥二嫂管,老太太也靠他们养活着。

    我二哥又是个软骨头,二嫂又是个矫情的泼妇。我一回家,那女人就开始说些风凉话。我二哥跟个傻子似的,什么都听他媳妇的。

    那些话,我听着倒也无所谓??晌衣枋懿涣?,她一听见那些骂我的乌七八糟的话就开始哭。

    几个兄弟里,她最心疼的就是我。每次都说,当初要不是几个兄弟吃不饱饭,就不把我送到师傅那里学摔跤了。小时候,我就没少受罪,总是摔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浑身是伤;长大了,不仅养不活自己,反而把这辈子都给葬送了。我受不了老太太总是这么哭,索性也不爱回去了。

    可是后来,我又发现那娘们敢跟我家老太太愣瞪眼。对我说话不好听也就算了,欺负我家老太太我也就不忍了。我干脆就叫了几个小子,把我二嫂那三个弟弟轮流打了一顿。

    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从那儿以后,再也没敢对我翘尾巴。反正,她敢对我妈不好,我就找人收拾她兄弟!这样一来,那娘们反而孝顺了许多,也没那么多事了。我也干脆就不登门给他们添堵了。

    在这里除了潮点,倒也没什么不好的。我现在弄了这么个买卖,自己赚钱自己花,倒也过得挺自在?!?br />
    他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窗子通风换气,顺便放开桌子,摆好了菜,弄好了啤酒。

    赵权跟着他坐到桌边来,这才叹了口气,开口道?!叭?,你过得舒坦就行?!?br />
    说完,他喝了一口酒,吃了一颗花生米。

    郑三又问:“权儿,你家里怎么样呀?你弟弟还好么?我记得那时候,他每周都给你写信?!?br />
    赵权摇头道:“也不好,今年刚15岁,初中毕业就不想念书了,前些日子,非得闹着要去赚钱。我差点打他,被我干爹拦下来了。现在,让他在我们亲戚家的饭馆里打工呢。那傻小子多受点罪,也就老实了。等九月份还是得让他去念书?!?br />
    郑三听了赵权的话,又看了看他现在的状况不错,这才忍不住笑道。

    “你在里面的时候,始终放不下心事。出来之后,反倒解脱了出来。这样也不错?!?br />
    两个老兄弟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聊着出来之后遇见的高兴的事,也聊着那些伤心的事。

    按照苏秀秀的说法,既然他们已经获得自由了,赎罪也就足够了。

    可偏偏别人总是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们,还是不断地给他们加刑。

    就好像只要犯过罪,他们就必须终身□□一样。永远都没办法洗干净自己的手,重新来过。

    正是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的经历,反而更加能明白彼此的感受。

    赵权比起郑三也算足够幸运了。

    他有着从小疼爱他的干爹,理解他的妈妈,总想着?;に牡艿?,愿意接受他的容大爷,孟叔他们,以及愿意给他机会,让他从小开始的小妹。

    这些都是郑三所没有的,所以他才躲在这个潮湿的房子里,喝着苦酒。

    那一瞬间,赵权突然作了一个决定。

    他准备在办完这件事之后,问问秀秀,像郑三这样的,能不能加盟老马家杂货铺?

    就这样,两兄弟絮絮叨叨地喝了一下午的酒。

    到了傍晚的时候,有两个小子过来给郑三哥送信,说是让他们打听的那个张有才,已经有眉目了。

    郑三连忙让他说说,张有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小子就把打听到的事,都一一说了。

    原来张有才并不像他自己吹嘘的那样了不得。

    他被养父母赶出家门之后,就离开家乡,进京城闯荡。

    他并不是跟了一个有能力的买卖人做生意,他自己也连带着做了一些小买卖。

    而是跟从前一样,他还是个混混。只不过,他是跟了一个老大瞎胡混。

    那老大手底下也有个歌舞厅,张有才就在舞厅看场子。

    年初的时候,风声比较紧,老大被抓了,场子也关门了。

    张有才级别不够,连心腹小弟都算不上,这倒算是件好事了。他被关了十几天就放出来了。

    刚好这些年,张有才也攒了一笔钱。

    他每天看着那些有钱人出来进去的,自然也就学会了一些有钱人穿衣说话的方式。他接触的客人,大多数是暴发户。

    所以,张有才干脆把自己也假扮成暴发户。

    他之所以回老家,一是为了报复当年被赶走的仇,二来也是想看看家乡有没有什么可以搂钱的营生。

    等他回到家乡一看,他的初恋情人王寡妇,先一步攀上个土财主,嫁给了寇德信。

    寇德信是远近出了名的兔子大王,估计他家里也能有几个钱。

    张有才这才起了歪心思。

    他对人吹嘘的那些背景势力,全都是骗人的。他说的那些人都是歌舞厅从前的客人。

    他虽然可能也跟人家说过话,那不过是正常的接待客人。实际上,那些人又怎么会记得他这个看门的保安的名字?

    可张有才这小子很善于说谎骗人,他脑袋又聪明,嘴巴像抹了蜜,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又找了他打小就认识的大混混万哥帮忙。

    这才把省城的土财主和乡下的亲戚们骗得团团转。

    来报信的小子说:“这些都是张有才跟万哥喝酒的时,喝多了,自己吹牛|*说的。他还特别喜欢说,他睡了别人老婆的那些风流韵事?!?br />
    别人当时一起哄,这事就算过去了。

    可他们那些人,哪个不在心里暗骂,张有才这小子真够孙子的。

    听了这些话,赵权眉头就皱起来了。他心话说,合着张有才那个傻玩意,就是个骗子?经过一番包装,愣是把所有人都骗得团团转。

    赵权又忍不住问道:“还有别的消息么?张有才回来后,有没有做别的事情?”

    那小子看了郑三哥一眼,郑三哥冲他使了个眼色,他才又开口说道:

    “还有些事,但是都做不得真,也没有真凭实据。有人说,张有才那小子买了一袋子巴豆,据说是要害他姘头家的男人。他们都说,这小子是真缺德,睡了人家老婆不说,还要把人家给搅散了。

    还有人说,张有才好像动了那倒霉催的摩托车。具体怎么回事,就没人知道了。反正,张有才似乎是对那个倒霉男人下手了?!?br />
    赵权听了这话,顿时脸色就沉下来了。

    这些要都是事实的话。那张有才那小子,可就不单单是王寡妇的姘夫了,他可就是谋财害命了。

    赵权凭直觉隐隐觉得,寇德信的死跟张有才脱不开关系。

    他沉吟了片刻,又开口问道:“三哥,你跟那万哥关系怎么样?他会不会牵扯到你?”

    郑三摇头道:“我跟他能有什么关系呀?那也不是个好东西,一天到晚,教唆着一帮小子抢中学生的零花钱呢。反正,他是不敢跟我愣瞪眼,我上去一巴掌就把他给抽飞了?!?br />
    赵权这才点点头,又对郑三说道:“三哥,那你能不能让这些人,再帮我详细查查,张有才买巴豆的事,以及动了摩托车那事?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证据来?!?br />
    郑三说道:“这自然是可以的?!?br />
    接着,他就把来送信的那个小子给打发走了。临走之前,郑三还不忘给那小子塞点钱。让他去外面买饭吃。

    赵权也知道这人重情义。两人又喝了几杯酒,赵权又把寇德信是怎么死的?王寡妇又是怎么想独吞寇家财产,却不管那三个孤儿的事,都跟郑三说了。

    郑三听完之后,义愤填膺地骂道,“这对臭不要脸的J|夫|Y|妇,必然早就勾结在一起了。说不定,还真是合伙谋害了亲夫呢。

    兄弟,你放心,既然你亲戚赶上了这事。哥哥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必然帮你一查到底。倘若你那边需要帮手,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就是,我再帮你找些人?!?br />
    赵权点头道:“三哥,你这边也小心些。张有才那小子为了钱什么不管不顾了。既然能对寇德信下狠手,他现在估计就是条疯狗,得谁都能咬一口?!?br />
    郑三说道:“这你放心,别看你三哥现在混成这样??稍勖巧砩系墓Ψ蛉匆坏愣济蝗酉?,也算对得起祖师爷了?!?br />
    赵权却说道:“三哥,咱们还年轻着呢,以后你也该多多注意身体才是。尽量别在这种房子里住了。以后手头如果不方便,跟我说就是,我现在也有活了?!?br />
    郑三听了这话,眼圈都红了。

    他心里想着,这才是他过命的兄弟,处处都为了他着想。别人哪里还会管他死活?

    郑三也忍不住说了一句掏心窝子的话?!靶值?,自打从那里面出来,有时候我想着,还真不地不出来的好呢!什么都变了,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br />
    赵权就劝他?!案?,你放心,以后指定会越来越好的?!?br />
    他决定,就算不能让郑三加盟杂货铺,至少也要带他去见见秀秀。说不定那妹子有什么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