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第 11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18

    赵权回去之后, 自然就把从郑三那里打听到的事儿, 跟苏秀秀和寇家人说了。

    寇婉茹乍一听他的话, 整个人都呆住了。

    一直以来, 张有才给他们造成了那么多麻烦, 寇婉茹还真以为他有多大的能量呢?谁承想,这家伙就是个满嘴花言巧语的骗子?

    另一边,寇小白也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王寡妇那个女人, 天生一双势利眼,最是能算计不过了, 到头来却为了一个骗子, 和她爸爸闹离婚?

    寇小白忍不住跑到赵权面前又问道。

    “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么?我们全村上下可都知道,张有才在外十年,赚了不少钱, 这才衣锦还乡的。他怎么就成了骗子了?”

    赵权看了她一眼, 随口解释道。

    “秀秀不是也问了么?张有才回来后, 没买房子没置地。嘴上说是回来开办厂, 也只是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些项目??墒导噬? 半年来, 他并没花什么大钱。

    倒是说了许多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这吹牛谁还不会呀?

    置办几套像模像样的衣服, 从头到脚打扮一番,这又能花几个钱呀?再买两包烟, 见到人就发一根, 偶尔请客吃饭喝酒。这在你们同村人眼里, 就是了不得的大老板了?”

    说到这里,赵权脸上带着些许的讥讽。

    “我打听到的这些消息,是张有才刚回来那会儿,跟别人吃饭,喝醉了才不小心吐露出来的。他原本就是在歌舞厅,帮人家看大门儿的。干了好几年,也没变成老板的心腹。倒是因为见多了那种场面,学会了模仿有钱人和暴发户的行为举止。这不是又拿这一套,来骗你们来了?!?br />
    寇小白听了这话,顿时脸都红了,她又问道?!澳切┐蛭野职值娜擞质窃趺椿厥??”

    “张有才在县城里认识一个混混头子叫万哥。这几个月,他没少给万哥上供,请他吃饭?!?br />
    寇小白越听这话,越是心惊。

    “这么说来,张有才一回来,就盯上我们家了?他跟王寡妇那些破事儿,也是为了算计我们家的钱?”

    赵权点头道?!胺凑约好皇裁醋谋臼?,自然起了这些歪心思?!?br />
    这时,寇婉茹也问道?!罢庞胁挪换嵴娴母闪四辈坪γ墓吹卑??寇德信的死会不会跟他有关系?”

    赵权顿了一下,又开口说道?!罢馐禄顾挡坏米?,没有确实证据。他们那倒是有一些风言风语。说是张有才曾经在县城里买过巴豆;也曾经对你爸的摩托车动过手脚。只是,这些事并没有确凿证据。我又让郑三哥他们继续帮着我查呢。有了新消息,郑三哥会找人告诉我?!?br />
    听了他这番话,寇小白脸色惨白,眼神发直,她紧握着拳头说道。

    “一定是张有才干的,他先是找人把我爸痛打了一顿。我爸住院的时候,他就勾引王寡妇跟他在一起。

    我爸一出院,王寡妇就跟他吵架。后来,我家养兔厂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问题,兔子拉肚子,还死了两只。其实就是张有才偷着往饲料里下了巴豆吧?

    我爸一时找不出缘由,急得不行,就骑着摩托去镇上找兽医了。摩托车也被张有才提前动了手脚吧?然后,我爸就出事儿了。至于镇上米家的儿子开车又撞了我爸。这其实就是巧合吧?

    当时,王寡妇一心想跟我爸离婚,自然也不会关心我爸的死是不是有蹊跷?米家那边也慌乱得不行,巴不得马上掩盖证据呢。他们也不会仔细检查我爸骑得那辆摩托车。

    就这么着,张有才又上蹿下跳的,帮我爸爸要了一大笔赔偿金。他之所以这么尽心尽力的对付米家,说到底是把这笔赔偿金当成他自己的钱了。

    这么一顺下来,所有的事情不就能说通了吗?张有才根本就是害死我爸爸的凶手!”

    寇小白说的也算有理有据,只可惜一时半会儿也没个真凭实据。

    这时,苏秀秀开口说道?!翱芤?,事情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倒不如让那位在派出所工作的贾哥,一起来商量一下。如果事情真如小白所说,那张有才就属于刑事犯罪了。很可能,就连王寡妇也牵扯进去了。到时候,就不单单是争家产的问题了?!?br />
    寇婉茹却皱着眉头说道,“现在关键还是在米家那边,他们似乎在京城有背景。米家不想让他们儿子留下污点,一直在试图把这件事压下来。他们似乎在县城里也动用了不少人脉。我们这边想查,也不太容易?!?br />
    听了这些话,众人都没了言语。米家那边其实也是被张有才给利用了。

    事情就这样一环套着一环,所有人都被牵扯在其中了。

    而张有才不过就是个骗子,也没什么真本事,仅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就把所有人都给耍了。自然也包括那个自以为所有男人都会对她倾心的王寡妇。

    这时,苏秀秀又开口说道?!白苤?,咱们还是先把这件事告诉贾哥再说。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郑三哥那边不也正在帮着咱们继续查么?”

    寇婉茹也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

    苏秀秀又提醒她,要小心行事,张有才那边指不定还有什么Y谋手段呢?

    寇婉茹干脆就直接找孟庭松的战友,帮着传了个信儿,也不再跑到外面打电话了。

    *

    当天晚上,贾成敏下班后,果然来到了寇家。

    这些日子,贾成敏一直被压着,干什么事儿都不太顺利。想要调查寇德信的案子,以及张有才的背景也并没什么进展。

    上面还给他安排了一些其他的繁重工作。现在,贾承敏每天都被一堆琐事纠缠着,忙得不可开交。

    他本来也已经气闷得不行,一听寇婉茹他们说了张有才的那些事。这才又多了几分心气。

    直到这时,贾成敏才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真要按照他们所说,张有才十有八九可能犯了谋杀罪。那就不再是民事纠纷了,此事非同小可。

    贾成敏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早些把这件事跟领导说清楚。然后,再进一步进行调查。

    至此所有人都有了新的安排。

    *

    第二天早上,苏秀秀就去给陈记者打了个电话。

    打电话的时候,她只是问陈记者,事情怎么样了,可有着落?

    陈记者那边只是简单地说,已经有眉目了,过两天打算发。

    苏秀秀说知道了,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别人就算听见了,也搞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紧接着,苏秀秀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五乃乃起了个大早,就守在电话旁边了,接了电话就问苏秀秀:

    “你到了那边,到底怎么样呀?路上还好么?按时吃饭了没有?吃的是什么?晚上睡得好么?出门在外不比家里,你要老实点,凡事多听赵权和小王的话?!?br />
    诸如此类的问题有一箩筐,苏秀秀也都温声细语地一一答了。

    五乃乃又问了她,“寇家人怎么样?你跟寇小白是不是能合得来么?”

    苏秀秀就说,“寇小白人很好,我跟她很投缘??芗业牧礁鲂〉苄∶?,也十分可爱?!?br />
    就这么带带拉拉地说了半天,一句没提讨要财产的事。

    苏秀秀倒像是过来玩的。

    就这么聊了20分钟,才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苏秀秀给了电话费,就跟赵权一起离开了。

    张有才特意找人,想探听一下这些人的内幕,却什么都没打听出来。

    只是听说来的那些人里面,有个身强力壮的汉子,右眼上有一条疤,看上去邪门得很。别人甚至不敢轻易对上他的眼睛。一旦被他盯上,只觉得后脊梁发冷。

    张有才并没见到赵权,只觉得乡下人眼皮子浅,未免有些太夸大了。

    这些年,张有才在京城什么大人物都没见过?胆子早就练大了,自然不信还有这么邪门的人呢。

    所以,张有才并没太把赵权这些人太当一回事。他正在甜言蜜语地哄骗王寡妇呢。

    可惜王寡妇年轻时没少吃苦头,钱到了她手里,就攥得死紧。

    任由张有才再怎么哄骗,她也不肯轻易拿出来,只推说等事情了结之后再说。

    *

    另一边,贾成敏也觉得很奇怪。莫名其妙的,他的障碍就被扫除了。也不用他去主动跟领导汇报了,他就被委派调查寇德信的案子。

    贾成敏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却隐约觉得这是因为车祸,被一份报纸报道出来了。

    一时间,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瞩目,米家那一套人情也都不管用了。

    贾成敏也顾不得其他,干脆就把所有心思用在了调查这件案子上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篇报道的缘故,他也没有再受到什么阻碍,很快就找到了那辆报废的摩托车。

    果然摩托车的刹车之前被人动了手脚。只是暂时还没有证据证明这与张有才有关。

    贾成敏却决定顺藤摸瓜,继续查下去。

    *

    另一边,张有才也看到了报道,觉得这事不能再拖下去了。

    他一狠心,就去找万哥,让万哥帮他找几个真正能干事的人过来。

    可万哥只是个不成器的混混头子,平日里干的都是偷J摸狗,勒索中学生的勾当。他手底下也是一些小流氓小痞子,找几个人欺负寇德信那个老头一顿,倒也无妨。

    想要找人去杀人放火,那就不可能了。

    他们那帮人就算有这贼心,也没这贼胆儿。所以万哥当场就拒绝了。

    张有才一看实在不行,就往桌子上拍了一沓子钱,都是十块的。他说事成之后,这就是万哥的酬劳。

    万哥看着那些钱,不禁有些心动,却也怕招惹官司,一咬牙最后还是没答应。

    张有才也没办法,又接连拿出了两沓子钱,说了不少好听的话,倘若将来东窗事发,此事也与万哥无关。

    万哥也是没出息的人,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钞票,吞了吞口水,最终还是答应了。

    这人也是真缺德,专门往那些少不更事的愣头小子,和那些坐过牢刚放出来的劳改犯里面找。

    找来找去,最后还真被他找到一个愣头青,就把人带到了张有才面前。

    张有才只想着弄出点大动静来,最好能打草惊蛇,把苏秀秀那帮人给吓走,让寇婉茹真正怕了他也就完了,并不想伤及人命。

    当初寇德信的死,其实也算是个意外。

    可张有才却因为这个意外尝到了甜头,他凶性也已经起来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能逃过一回,自然也能逃过第二回。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此时张有才是真疯了。

    他甚至想着,大不了拿了钱立马就走人,有了十几万块钱,他到了哪儿不能好好生活呀?

    *

    就这样,张有才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他跟那愣头青都说好了,事成之后会再给他一笔钱,让他先去外地亲戚家先避两年风头再说。

    那小子自然也答应下来了。

    可他们却不知道,万哥那边搞出那么大动静来,赵权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郑三的信了。

    权哥为人警觉,也并没有跟家里的女人提起这事,只是跟小王说了一二。

    也不知道,张有才到底要干什么,两人只得多了几分小心。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们都是轮流守在外面。白天仍是该干嘛干嘛,别人甚至也没有察觉到他们俩的变化。

    *

    就这样,直到一天晚上,寇小白睡下之后,就听见村里的狗一直在叫唤。

    她觉得很闹心,半梦半醒的,十分难受。

    这姑娘本来就比寻常人多了几分心思,再加上知道张有才谋害过她爸之后,就更是加了几分小心。

    她生怕张有才那个杀人犯,再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因此就算睡觉,她也多了几分机警。

    寇小白被狗叫声吵醒,干脆也就不睡了。她也没惊动苏秀秀,披着外套,就到外面查看。

    只是,到了院子里,寇小白就觉得邻居家的狗叫得更疯狂了。

    寇小白也觉得不太对劲。她又忍不住在院子里细细检查了一番,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

    狗还在叫,寇小白也不死心,就准备到院子外面查看查看。

    走到大门口时,只见门是虚掩着的,寇小白顿时就惊出一身冷汗来。

    她侧耳一听,外面似乎有动静,好像有人打起来了。

    寇小白也顾不得其他,连忙跑出去查看。打算真要有什么状况,就扯开嗓子喊人过来。

    寇小白跑到房子的后面,正好看见赵权一脚踩在一个人的后背上,那人闷哼了一声,就再也没能起来。连忙求饶道:“大哥,我知道错了,求你饶了我吧?”

    赵权却冷笑道:“毛还没长齐呢,也敢学别人放火杀人?这家要真出了什么事,你小子可是要被判死刑的?!?br />
    那小子一下子就被赵全给震住了,连忙哀嚎道:

    “哥,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这一回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今年才16岁,打牌输了一大笔钱,实在还不上。万哥就说,如果我不帮着姓张的干这档子勾当,就要剁了我的手指头还债。我实在很害怕他们,这才过来这边放火的?!?br />
    赵权又冷冷问道?!澳慊褂忻挥型??”

    那小子连忙说道:“没有了,万哥倒是还曾找了一位刚放出来的大哥,可那大哥一听这事就没肯干了?!?br />
    赵权冷哼一声?!氨鹑硕疾桓闪?,你小子还充个什么大头呀?”

    那人只得继续求饶,又断断续续地说了他跟张有才见面的事。

    寇小白听着他的话,闻着那股刺鼻的汽油味,又看着赵权矫健的身姿,一时间竟如同傻了一般。

    她知道,今天晚上如果不是赵权机敏,发现了这个小子,说不定他们一家子,连带姨妈和秀秀都会被烧死了。

    寇小白的心里突然就燃起了一股滔天怒气。

    张有才这挨千刀的混蛋,竟然想烧死他们所有人,就为了那十万块钱和他们的家产。

    寇小白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心也能肮脏到这种地步。

    一时间,她气得浑身发抖。

    这时,赵权却三下两下,就把那小子给绑起来了,又堵住了他的嘴。

    他提着那小子走过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呆如木J的寇小白,就忍不住说道。

    “这丫头,傻愣着什么呢?还不赶紧回家去,把寇姨和秀秀先叫起来?”

    寇小白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又跑回家去。

    赵权就一手提着那小子,一手抓着汽油桶,重新回到了寇家。

    *

    苏秀秀醒来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也愣住了。

    这两天,她看寇姨和小白的面相,都是逢凶化吉,转危为安,也就没有往太心里去。哪里又想到张有才居然,还弄了这么一出杀人放火?

    倘若上辈子,张有才也做了同样的事情的话,那么一切也就都说得通了。

    寇姨和寇小白的弟弟妹妹很可能没能逃出去。

    寇小白虽然幸免,却没能救出寇姨和她的弟弟妹妹,所以,才变成了那个神经兮兮,性情古怪的白总。

    也正因为这事,孟庭松才没办法跟小白见面,也不跟她说话。

    想到这些,苏秀秀心中一阵阵地发冷,她脊背上也冒出了一层冷汗。

    她再次庆幸这次带着权哥来了昌平。不仅提前弄清楚了张有才老底,也救了他们一命。不然,他们这些人也未必能逃过这一劫吧?

    就在苏秀秀忍不住胡思乱想的时候,赵权已经让小王带着这个放火的小子,开着车去找贾成敏报案了。

    赵权一回头,刚好看见苏秀秀这毛丫头都被吓傻了,就忍不住走过来,安抚她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不是也没烧起来么?有哥在旁边看着你,你还怕什么呀?”说着又倒了一杯水给她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