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第 11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10 下场

    苏秀秀接过赵权手里的水, 喝了一口, 这才开口说道:

    “权哥,张有才如果发现咱们抓住了那个来烧房子的愣头青, 会不会心生警觉,提前逃跑呀?”

    “这……”一时间, 赵权也被问住了,他刚刚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又连忙对寇婉茹说道。

    “寇姨, 您先带着两丫头在家看家吧?顺便多提防着点外面。我去村里转悠转悠, 万一张有才那小子敢逃跑, 也好抓他个正着?!?br />
    寇婉茹点头道:“行,没问题,我身手也还行,就算张有才敢上门来, 也未必能是我的对手?!?br />
    两人商议好了之后, 赵权就起身离开了。

    寇小白特意去送他, 顺便还要关好大门。

    眼见着赵权要离开,寇小白忍不住对他说道:“权哥,你也多加小心?!?br />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喊他,赵权微微愣了一下, 很快点头道:

    “你放心,没事的?!?br />
    说完, 他就起身离开了, 寇小白自然也关好了大门, 又回屋里来了。

    赵权走后,寇婉茹就对苏秀秀和寇小白说道,“你们俩不如也先凑合着再睡一觉。这离天亮还早着呢,我一人看着就可以了?!?br />
    发生了这么多事,寇小白心思重,自然也睡不着,就说要陪着姑姑一起看着家里。

    倒是苏秀秀突然被惊吓,又想起了那些前尘往事,看破了上辈子的玄机。此时正有些迷迷瞪瞪的,脸色也不太好。

    寇婉茹也不管她怎么说了,又亲自帮她铺好了床,把这丫头送回到床上,让她先睡下了。

    苏秀秀眼皮沉得厉害,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在睡梦中,她再次回到了松哥的老家,又看见了与上次梦中相似的景象,仍是模模糊糊的。

    只是,随着苏秀秀的走近,所有影像都改变了。

    寇姨没出事,小橙和天青两个孩子也都还在,就凑在寇姨身边。几人聚在一起收拾东西。

    寇姨似乎是决定带着他们一起到城里去。小橙天青两个孩子也挺高兴的。不一会儿,小白也跑了进来,脸上还带着一抹笑意。

    苏秀秀看着大家都不错,也挺高兴的。

    正在这时,突然听见隔壁的J叫了,苏秀秀一下子就被吵醒了,半梦半醒之间,又迷迷瞪瞪地看见张有才和王寡妇都被抓了。

    这时,刚好又听见院子里有人在说话,苏秀秀不得不努力清醒过来。

    过了一会儿,她就听见王哥在窗外说道。

    “贾成敏连夜就把那个愣头青带到派出所去了,做好笔录,关进来。又带着同事,来抓张有才了。贾成敏说,这次算是有证据了?!?br />
    苏秀秀连忙起身,收拾利索之后,走到院子里问道:“王哥,那现在张有才已经被他们抓到了么?”

    王哥又说道:“正在抓呢,赵权一直在王寡妇家大门口盯着呢,张有才是跑不了。我担心你们,就先过来给你们报个信?!?br />
    众人一听这话,张有才终于要受到惩罚了,这才放下心来。

    *

    整个抓捕过程中,张有才一直在乱骂,要不就说他是守法公民,没干过违法犯罪的事。

    只是任由他谎话说破大天,还是被民警带上了手铐。

    贾成敏冷笑道?!奥硐耙丫蛔?,他也全部交代了。张有才,你还是坦白从宽,到了所里好好交代你的罪行吧??!?br />
    张有才刚刚还以为这事万无一失,根本就没等结果。反而为了有不在场证据,特意跟王寡妇睡在一起了。没想到,马晓伟这个小混蛋拿了他的钱,却没能办成事?;拱阉哺哿?。

    此时,他一听贾成敏这话,连忙大叫冤枉?!巴?,我是被马晓伟陷害的,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贾成敏的同事又说道:“倘若真的没你的事,我们自然会放你出来!”

    说完就把张有才给拖走了。

    与此同时,想帮他作证的王寡妇,整个人都傻了。她很难相信,张有才真的敢让人去寇家放火了。

    直到此时,她似乎才看清楚了张有才的为人。

    想起这些日子里,她的所作所为,王寡妇不禁有些后怕??上币淹?,寇德信已经死了。她想反悔也来不及了。除此之外,她还帮了张有才的忙,也不知道会不会受到牵连。

    不过,寇德信的死真的与她无关。

    因为人证物证俱全,张有才就算百般抵赖,当天还是就被派出所拘留了。

    此外,那位万哥也被抓了。

    万哥看上去很讲义气,其实也是个怂的。

    本来他知道张有才的事情就比较多,为了给自己减轻刑罚,自然就尽可能地揭发了张有才。

    很快,张有才动过摩托车和买巴豆的证据,也都找到了。

    只是摩托车的钥匙,是王寡妇交给张有才的。

    她那时候一心希望张有才帮她做主,找她老公的麻烦。

    至于给兔子喂巴豆那事,也是王寡妇自己下的手。

    东窗事发之后,张有才一见人证物证俱全,他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也就顾不得他和王寡妇十多年的情份了。

    为了减刑,他一狠心就把王寡妇也给咬出来了。王寡妇也算是个帮凶,自然也被抓起来了。

    就这样没几天时间,这些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张有才原本想回老家一场,钱还没有得到,却迎来了牢狱之灾。

    除此之外,那位无证驾驶汽车,撞死寇德信的米家长子,就算有父母百般袒护,可由于这件事被报纸报道出来了,任由他们有再大能量,仍是受到了应有的刑罚。

    至于给寇德信的民事赔偿,以及寇德信的财产,也都交还到了年满十八岁的寇小白手上,由她保存。

    这事刚好正中了,当初苏秀秀跟寇小白说的那番话。

    寇小白身上有钱了,自然不用去急着退学打工,养活弟弟妹妹了。

    她完全可以继续念大学,至于他们三姐弟的学费、生活费,也可以自给自足了。

    只是短时间内,寇婉茹还是希望侄子侄女跟他们两口子一起生活,也方便照顾他们。

    寇小白思来想去,还是只能暂时麻烦姑姑姑父了。

    将来有机会,她再报答姑姑姑父的恩情,也就是了。说到底,这就是他们一家最后的亲人了。

    所以,寇小白也就答应带着弟弟妹妹,跟姑姑一起回京城去。

    *

    只是还有一件事,却不得不解决。

    当初王寡妇贪心,生怕夜长梦多,就背着人想先一步把寇德信的养兔场给卖掉。

    王寡妇卖得急,找的人也比较仓促。而且,这两年她光顾着笼络男人了,根本就不知道养兔场的底细。

    那买家也够狡猾,趁势压低了兔场的价格。

    王寡妇当时也答应了,只是交易进行到一半,王寡妇就被抓起来了。

    八十年代也不会签订那么多协议,那家养兔场也不并是王寡妇的。这笔买卖自然也就中断了。

    那个买家老宁不得不回过头来,再跟寇小白谈收购养兔场的事。

    寇小白就要进城了,也无心照顾养兔场,自然也想卖掉。只是这姑娘到底是个有思量的,对养兔场的事了解的一清二楚。

    再加上苏秀秀也在一旁劝她,老宁给的这个价格实在太低。

    倒不如把养兔场暂时盘给别人,等再过几年,寇小白大学毕业。到时候,想经营继续经营,不想经营,卖了就是了。

    而且,苏秀秀随口又跟寇小白提了个,开兔R加工厂的主意。

    寇小白早知道苏秀秀特别会做生意,她一听兔R加工厂,也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

    只是如果他们真开了兔R加工厂,似乎也不太好往出运。

    苏秀秀说,“这两年不是为了亚运会,修了不少场馆,也开通了不少路么。说不定,过几年就能有一条路直接通往京城里面呢。到时候,开办R类加工厂倒也挺方便运出去?!?br />
    寇小白虽然有些怀疑,可到底是相信了苏秀秀。她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

    所以,也就直接跟买家老宁说了,不打算卖了。

    老宁一听,顿时也慌了。

    他之所以要买这家养兔场,完全是为了寇德信养兔大王的招牌??艿滦叛耐米雍?,在昌平一带,远近皆知。

    为了要说服寇小白,老宁又前后三次加价,开的价比给王寡妇的多了三倍。

    寇小白一时间也不免有点动心。

    可苏秀秀却说:“你一定要卖的话,倒不如只卖一半,按照入股算;或者承包给他。现在你看着他给了你不少钱,可是等过几年,你就会发现卖亏了?!?br />
    买家老宁也没想到,寇家大闺女又弄出这么许多是非来。

    一家乡镇养兔场,居然还只卖一半?他有心拒绝,倒不如自己再单开一家养兔场算了。

    可是,却听说寇小白有个大计划,那姑娘本来就要去念大学了,将来还准备把兔子买到京城,或者北京周边去。

    这可是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老宁顿时就觉得寇家大姑娘有眼光,人也聪明,又沉得住气,还是个大学生,将来肯定能干一番大事。

    于是,老宁思来想去,因为看好寇小白。老宁最后还是让步,买了一半的养兔场。说好了将来两人一起合作做买卖。

    苏秀秀特意看了一眼老宁的长相,倒不像大J大恶之徒,也就没说什么。

    这样一来,养兔场这事要办下来,就得再多呆一段时间。

    *

    另一边,赵权把郑三哥的事情,也都跟苏秀秀说了。

    又问苏秀秀,郑三哥能不能加盟他们的老马杂货铺?

    苏秀秀就提出,她要先跟郑三哥见上一面,两人聊聊再说。

    因为寇家的事,苏秀秀正好想过来谢谢郑三。所以,来之前又买了礼物。

    到了地方,郑三瞟了一眼赵权手里的好烟好酒,就不高兴地说:“兄弟你这么客气干嘛?你能想着来看看哥哥我,我已经很高兴了?;固崾裁炊??跟我还客套什么?”

    赵全就说:“是我妹买来的,她还问我你喜欢什么。我说你就抽烟喝酒。这些东西都是她自己买的?!?br />
    苏秀秀也正式跟郑三道了谢。郑三一看这小姑娘还真是好气度。又客气两句,就把他们带进屋里了。

    屋里仍然是很潮湿,人在里面呆着有些不舒服。苏秀秀也没露出嫌弃的眼神。

    只是很自然地坐在一旁,听着赵权跟郑三东拉西扯地聊着天。

    苏秀秀偶尔说两句,或者问郑三两句话。也是很自然的样子,并不对郑三见外。

    郑三想着,苏秀秀既然是赵权的妹子,那也大概能算作他的妹子。

    而且,这姑娘跟别人完全不一样。她性子温温柔柔的,并不会瞧不起人,或者让别人难堪。她说起话来,也十分周到,并不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所以,郑三那边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一来二去,苏秀秀就发现这位郑三哥也是有情有义之人。而且看他的面相,郑三哥也属于潜龙在渊,最近两年刚好处在人生低谷期。

    更何况,他又是赵权的至交好友,这次也帮了他们不小的忙。

    苏秀秀看在权哥的面子上,也愿意帮郑三哥一把,给他个方便。

    所以聊着聊着,就变成了苏秀秀跟郑三聊做买卖的那些事。赵权在一旁听着。

    郑三还觉得奇怪呢,苏秀秀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弄得,就把他这澡堂里的买卖情况,说得一清二楚。

    有些事情,甚至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苏秀秀却都说得明明白白。

    一时间,郑三也不免高看苏秀秀一眼。

    这时,苏秀秀又转移话题,说到县城这边,小卖部实在不太好,也少,东西也不全。就问郑三有没有兴趣,开那种百货杂货铺?

    郑三自然说道:“那玩意我哪儿懂呀?我连进货的大门都摸不着。再说了,你别看我现在挣了几个钱??烧庠杼米右彩俏易獾?。我手头现钱也不多,还真不够你说的那些?!?br />
    苏秀秀就笑着邀请郑三哥,先跟他们一起回京城,呆上一段时间。先了解一下杂货铺的具体运作情况。

    等把这些事情都弄清楚了,他们老马家可以帮着郑三哥,在昌平县城开几家老马杂货铺。

    因为郑三哥是第一个要加盟的,加盟费之类的都可以以后再谈。

    而且,有权哥担保的话,其他费用也可以在杂货铺赚钱之后,再给他们。

    郑三听了苏秀秀的话,顿时就有些傻眼了。

    自打他被放出来以后,在别人眼里,也就不算是正常人了。

    街坊邻居,甚至连他嫂子都拿白眼看郑三。

    到处都有人说他的风凉话。他当初也想找个正经的工作,可是没有人肯要他。

    也就只剩下那些J血冲脑门的小混混们,稀里糊涂地瞎胡崇拜着他,总想认他做个大哥。

    这苏秀秀一看就是个正经的老实孩子,脸就显得很嫩,岁数也不大,赵权刚才也说了秀秀就是个大学生。

    可她的反应,怎么就跟那些人都不一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