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第 12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21

    池老爷子脾气好, 也懂得自得其乐,容家大院里的人基本上都很喜欢他。

    这些天, 孟洪明跟老爷子相处得也算不错。

    两人都是厨师, 性格上也算比较投缘。

    只是一想到过去发生的那些事,孟洪明跟池老爷子说话时,总是不由自主地带着几分小心。其他方面倒是都还好, 一说到厨房灶台,他总怕不小心碰触到老爷子心底的伤口。

    孟洪明又不是那种嘴甜舌巧, 很会聊天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就没办法跟老爷子说出他想帮池小红调味, 帮着那孩子成为真正的厨师。

    孟洪明甚至不清楚,老爷子还愿意不愿意,让他的外孙女再走上厨师这条路。

    在他看来, 当初池小红会拒绝拜他为师, 也是对池老爷子那件事有所顾忌。

    苏秀秀听明白了孟叔的意思,就点头说道:“孟叔, 这事您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孟洪明还是很相信苏秀秀的办事能力的,一听她要接手, 自然也就同意了。

    *

    苏秀秀自己也跟池姐也不算很熟。池姐他们刚搬过来, 她就去昌平了。到现在也没能聊过天。

    这些日子,彭小茹刚好一直在私房菜馆工作。

    所以,苏秀秀干脆就把彭小茹叫过来, 先了解了一下情况。

    这一问, 她才知道原来彭小茹这些日子, 也一直在鼓励池姐,劝她抓住机会,拜孟叔为师。

    可池姐自从受到婚姻打击之后,对自己就没什么信心了。再加上自幼受到她母亲和外公的影响,池姐也觉得在家做饭是兴趣和乐趣,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可是一旦到了饭馆,成为灶上师傅,做饭给客人吃,就可能产生各种各样她无法应付的事情,甚至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池姐虽然喜欢做饭,却并不想成为主厨。至于给大师傅当助手,只负责切菜,她倒是很喜欢。也不会觉得这工作枯燥乏味。

    彭小茹也曾经试图劝池姐,再重新考虑一下??墒浅亟愣运衷诘墓ぷ骶秃苈?。一点都不想再进一步。

    苏秀秀听了彭姐的话,半响无语。

    池姐拜师孟叔这事,倘若是因为家庭原因,或者池爷爷不愿意。他们还能再想办法去劝劝。

    可是,池姐自己就是这个想法。这件事也就不太好办了。

    苏秀秀又问道:“那牛哥那边怎么样了?他还在追池姐么?”

    彭小茹苦笑道:“牛哥倒是契而不舍地还在坚持追。他对池姐也是颇多照顾。只是这件事实在不太乐观。

    我也问过池姐对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池姐却说,她以后就不结婚了。跟了男人在一起,想要好好过日子,可那男人说变脸就变脸,说离婚就离婚。

    与其再受这种罪,倒不如把心思全放在工作上面的好。趁着她还年轻,多攒点钱,到了老了,再找个保姆照顾她就是了!

    池姐现在只把牛哥当成同事看待??闪8缫恢痹谡展怂?,她也只当作不知道。甚至还曾经开诚布公地跟牛哥说过,她这辈子不算再结婚之类的话。

    好在牛哥并没往心里去。现在还愿意把心思放在她身上??赡信湔獾闶?,也不是说谁欠谁的。

    牛哥现在是还在追她,可池姐那心一直暖不热的话,估计牛哥也就会放下了。说到底牛哥条件也不错,工资高又是主管。真想找对象,放出话去,有的是大妈愿意帮他张罗?!?br />
    苏秀秀隐隐觉得,池姐虽然最后也勇敢对抗了马庆和刘华梅那对渣男贱女。

    可她却一直没能从离婚的Y影中走出来。

    其实想想也是,她和马庆过了10年,为了两人共同的家庭尽心竭力。

    马庆却一直有别的女人。受苦的时候拴着她不放,有了好工作马上说离婚就离婚。

    就好像她真的一无是处一样。而且,池姐紧接着又失去了工作。

    她受到了双重伤害,结果可想而知。

    苏秀秀思来想去,又问彭姐:“池姐离婚后,你经常找她聊天么?”

    彭小茹点头道:“一开始,我是怕池姐想不开,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她那时候直眉愣眼的,我就陪着她说了不少傻话。比如马庆那种缺德人会遭报应。老天不会让他们有孩子??沙亟阋膊挥ι??!?br />
    后来,彭小茹去学校里面大闹一场,又找马庆和刘华梅吵架。

    池小红最后也冲过去,质问了马庆一通。

    那天回去的路上,池小红才垂着眼睛对彭小茹说道:“小茹,你就放心吧。我已经走出来了。以后会学着好好爱自己的!”

    之后这两年,彭小茹有空就去池家看看,池姐靠着蒸馒头度日,她的脸色慢慢恢复过来,人也开朗了许多。她的确是学会了爱自己,可也把自己的感情给封闭起来了。

    这事要是发生在三十年后,苏秀秀肯定会安排池姐去做心理疏导。

    可这是八十年代,又去哪里找心理医生呀?

    也没其他办法,苏秀秀只得让彭姐在休息的时候,带着池姐出去好好玩玩,顺便散散心。

    *

    除此之外,苏秀秀又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孙元宝孙大爷跟池家的关系似乎很不错。

    这事也都赶巧了,孙元宝当小跑堂的时候,正好在他远房表叔的酒楼里打工。

    那家酒楼里有个不像样的厨子,姓赖,虽然也是一身的好厨艺,可为人实在太差劲了。

    后来,孙元宝的远房表叔实在受不了这厨子,干脆就请了池老爷子跟那赖厨子斗厨艺。说好了,谁输了就滚蛋。

    没想到,那赖厨子心黑手狠,暗中陷害了池老爷子。

    后来,孙元宝受了他表叔之托,悄悄地给了池老爷子一大笔钱,又帮着池家人在京城郊区安顿了下来,顺便治疗舌头。

    孙元宝也是热心肠,那时,鞍前马后的没少帮池家的忙。

    池老爷子也是个厚道的人,也记着小跑堂这份恩情。

    再后来,老爷子嗓子彻底坏了,舌头却恢复了一些,也能尝出一点味道来,却不能再当厨师了。

    孙元宝也一直在帮着池家,两家人倒像是亲友。

    近些年,孙元宝去郊区进菜的时候,经常也会去看望池老爷子。

    上个月,孙元宝在私房菜有了正式工作,还曾经提着好酒和点心匣子去过池家。

    没想到这个月,他们就成了同事了。这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

    苏秀秀思来想去,还是得找孙大爷,来谈谈这件事。孙大爷怎么也算是池姐的长辈,作为桥梁帮着他们沟通是再好不过了。

    孙大爷来了以后,苏秀秀就把孟叔想收池姐当徒弟,池姐没同意;外加牛哥想追求池姐,池姐也没答应,这两件事都说了。又说了她觉得池姐有些很消极的想法。

    可是没想到,孙大爷听了这些话,反倒呆住了。

    苏秀秀一开始也没多想,可是冷不丁看了一眼,此时的孙大爷刚好面带桃花,外加他那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

    苏秀秀心中就有些暗惊。

    孙大爷的事情,她也是知道一些的。孙大爷早年也是结过婚的,只是他老婆已经去世了十多年了。

    孙大爷却一直没有再婚,一直是一个人过日子,根本就把他外甥张华当儿子看待。

    可现在孙大爷突然面带桃花,就说明好事将近了。

    苏秀秀细细一想,就隐隐猜到了一些。

    只是她又不能直接问孙大爷,最后只得拐弯抹角地拿池姐这事试探了一下。

    “既然离婚了,恢复了单身,那自然就有权利追求幸福的生活。孙大爷您说是不是?”苏秀秀挑眉问道。

    一向能言善辩的孙大爷,听了这话,半响没有言语。最后却闷声说道:“那也得考虑一下,街坊四邻,自家亲戚会怎么看吧?再婚这事好说也不好听呀?!?br />
    苏秀秀又说:“两个人关起门来过日子,管别人什么事呀?有那些好事之人就喜欢在茶余饭后说别人的隐私和是非。都听他们的话,别人还怎么过活呀?

    再说了,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妇女已经站起来了。谁规定了女人必须继续守着一块儿贞节牌坊度过余生?”

    “这……”孙元宝顿时就被问住了。

    苏秀秀怕他面子上过不去,又引开话题问道:“孙大爷您早就知道牛哥喜欢池姐这事是吧?您大概也试着问过牛大爷和牛大妈的意见了吧?牛大爷和牛大妈说了什么?他们愿意池姐嫁进他们家么?”

    孙元宝这才开口说道:“还能说什么?小红本来就是个好姑娘,模样好,做饭好吃,好干净,爱干活,人也利落,还顾家,还孝顺老人。小红嫁到他们牛家,也是他们的福气。老牛和牛嫂能不同意么?”

    “……”听了这话,苏秀秀才明白过来。

    难怪池姐没给牛哥好脸色,牛哥却一直没放弃呢。原来这都是孙大爷的功劳。

    这孙大爷也真够可以的,居然釜底抽薪,直接就帮着池姐把公婆都给搞定了。他对池姐也是真上心。这是真把池姐当亲闺女看了吧?

    又过了一会儿,苏秀秀才忍不住说道:“这事光牛哥一人使劲不行呀?池姐现在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她不走出那一步,是没办法获得幸福的?!?br />
    孙元宝随口问道:“那可怎么办?”

    苏秀秀说道:“所以,我才找您过来商量商量,您也算是池姐的长辈了。先跟池爷爷池姨都好好谈谈,总要想办法化开池姐心结才好?!?br />
    孙元宝点头答应了?!靶?,我先去找他们聊聊?!?br />
    两人谈完正事,孙元宝就打算回去了。

    只是临出门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不好了,苏秀秀这小丫头走了都有半个月了。怎么一回来反倒看出他的心事了?

    容家大院里,好像除了这丫头别人可都没看出来。就连容五爷那么精明的人都没想歪过。

    秀秀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发现的?这实在是个谜。

    孙元宝忍不住回头一看,刚好苏秀秀也抬起头来,冲着他抿嘴一笑。

    这丫头笑的时候,两只眼睛眯成小月牙,再加上那圆乎乎的脸,又多了几分天真可爱。

    她实在很年轻,比小红还小十几岁呢。

    可实际上,这丫头做起事情来分毫不错;想事情也格外周到;几乎容家大院所有的人她都照顾到了。

    这个孩子说白了就是个小人精!也不知道,人家容五爷是怎么养出这么好的孩子的?

    这孩子大概也能帮他出出主意吧?

    孙元宝突然忍不住返回来,开口问了一句?!靶阈?,我想跟池巧玉同志正式结婚,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呢?”

    苏秀秀一脸严肃地说道?!懊魈煲淮笤?,直接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吧!”

    孙元宝听了这话,顿时老脸就臊红了?!罢饩屯炅??”

    苏秀秀波澜不惊地说道:“我会提前跟孟叔说,帮着您和池姨准备两桌酒席,再让牛哥重新安排房间。让钱大爷提前准备一些好酒。喜糖我会去找马叔想办法。对了,让我妈再剪了红纸喜字窗花,贴在你们玻璃上。您要休结婚假期也是可以的,不过可能得下个月了。而且不能带亲属了,池姐还得留下来继续帮忙。池爷爷倒是随便带?!?br />
    她说得头头是道,还真是样样都帮着孙元宝想到了。

    孙元宝皱着眉说道:“我没问你这些。我是说,我和池巧玉都老大不小了,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再婚的话,这不是闹笑话么?”

    苏秀秀却说:“你们男未婚女未嫁,都是单身,下半辈子想要共同度过,自然就结婚呗?根本就不需要跟其他人解释什么。倒是这事得好好跟池姐谈谈,她现在整个人都比较消沉,别再因为这事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到时候,再影响你们家庭的团结就不好了?!?br />
    孙元宝也觉得有道理。经过苏秀秀这么一劝说,他是真的打算跟池巧玉结婚了。

    孙元宝跟池巧玉的缘分,已经几十年了。只不过,这始终都是孙元宝藏在心里的秘密。

    简单一句话说,其实就是有缘无分,一直在错过。

    他们的相识是因为池老爷子那事。

    在给池家帮忙的时候,十几岁的孙元宝悄悄喜欢上了跟他同岁的池家大姑娘。

    可池姑娘那时候,已经有了订婚的未婚夫。所以,她跟孙元宝就成了朋友,甚至兄妹。并没有越过那条线去。

    没办法,那时候婚约很慎重,也不会讲究什么自由恋爱。

    后来,池姑娘结婚了,孙元宝家里也帮着他娶了一房很好的媳妇。

    孙元宝心中虽然有个影子,却也是一心跟他媳妇好好过日子。

    后来,池小红她爸爸早早去了。

    孙元宝就给孩子当了叔叔。

    孙元宝为人端正,心地善良,又有责任感。也没有那起子乱搞的想法。

    大多数时候,他都是让他老婆帮着照顾池家人,并不跟池巧玉单独相处。

    孙元宝娶的老婆也是个善良贤惠的女子,两口子过得挺好,甚至都没有红过脸。

    十年前,孙元宝的老婆也死了。两人也没孩子。

    那时候,孙元宝三十九岁。

    起初,他心中挂念着他老婆,也觉得自己没什么本事,所以也就放弃了再娶妻子。

    后来在相处过程中,他和池巧玉慢慢重新产生了感情。

    只是孙元宝很穷,没自信给池巧玉母女带来更好的生活。

    池巧玉也有心病,她闺女刚结婚,她自己如果再嫁了,街坊邻居指不定怎么说闲话呢。

    而且,她女婿还考上了大学,那婆婆立马就变得趾高气昂的。好像她女儿配不上女婿了。

    池巧玉很担心,万一她走错了这一步,肯定会影响女儿女婿的生活的。

    所以,两人表面上仍是维持着朋友关系,实际上,却别有一番情谊。

    这么一过又是好几年。

    后来,女儿离婚,一直调整不好状态。池巧玉更不敢跟她说再婚这事。他们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直到今天,被苏秀秀点破了,孙元宝才下定决心,去找池巧玉说。

    两人一商量,一开始池巧玉也有种种顾忌。

    可是,又听说池小红和牛德顺的事,以及池小红那种消沉想法。就担心是她的某些做法,影响到了孩子了。

    池巧玉思来想去,就觉得这事不能继续拖下去了。也到了该给孙元宝一个说法的时候了。

    因此在那天晚上,就主动跟池小红睡在了同一张床上,母女俩也能说一些私密的话题。

    池巧玉就把这些年她和孙元宝的事,告诉池小红了。

    池小红也没想到,孙叔叔跟母亲居然是这种关系。想到自己的婚事影响到了母亲的再嫁,她又忍不住有些伤感。

    “妈,当初都怪我瞎了眼,嫁错了人。反而耽误了您和孙叔叔这么多年?!?br />
    池巧玉摇了摇头,又说道:“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小红你也不要想太多。现如今我只想问你一句,你孙叔叔想要跟我去领结婚证,正式结婚,你会同意么?”

    池小红咬了咬嘴唇,点头道:“妈,你跟孙叔叔去结婚吧。大不了被开除了,咱们再搬回去,继续卖馒头。孙叔叔还能帮着咱们一起卖呢?!?br />
    池巧玉听了这话,也吓了一跳,连忙就问道:“红呀,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我和你孙叔叔结婚,为什么就要被菜馆开除呢?实话告诉你吧,还是秀秀点透了你孙叔叔。他才觉得不应该继续拖下去了?!?br />
    “什么?秀秀也知道这事?”池小红听了这话,也觉得暗自心惊?!八降自趺此档??”

    池巧玉深深地看着她闺女一眼,又开口道:“秀秀说,我和你孙叔叔男未婚,女未嫁,都是单身,自然可以结婚,一起过后半辈子。现在又不是旧社会,还讲究贞节牌坊。女人有追求婚姻幸福的权利?!?br />
    池小红听了这话,一时间,也忍不住呆住了。

    池巧玉又劝她道:“红呀,你离婚那事是因为马庆是个混蛋。他自己犯了错??烧馐掠肽愫胃??你干嘛为了那么个混蛋,这么折腾自己呢?”

    池小红连忙说道:“妈,我没有,现在过得挺好的?!?br />
    池巧玉却说:“秀秀说,你为了?;ぷ约?,把自己都给关起来了。什么事都不肯进一步。就连孟师傅看重你,想要收你当徒弟,这么好的事,你都拒绝。而且,回家后,也没跟我和你姥爷说?!?br />
    “……”池小红顿时没有了言语。

    池巧玉知道暂时还不适合说当厨师的事。干脆就垂下眼睛,继续说道:“也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了?其实你爸有个毛病,一喝醉酒就动手打我。好在你外公一直帮着我呢。这事外人也不知道。

    可我却过得很难受,也曾动过离婚的念头。那时候,我就想着结婚就是受罪。

    你爸爸去世后,我觉得反倒是个解脱,也没想过再嫁人。

    后来,你孙叔叔一直在我身边,我们在一块儿也有十多年了。

    我觉得有个男人发自内心地欣赏我,对我知冷知热,关心又照顾。这样的日子,我过得很舒心。所以,红呀,你千万别因为马庆那个混蛋,就产生那种消极的想法?!?br />
    “嗯。妈你放心,我以后会好起来的?!背匦『焖婵谟ψ?。

    又聊了几句,母女俩也各自睡下了。

    *

    那一天晚上,池小红无论如何都没法入睡。

    她开始下意识地捋顺了从小到大的那些记忆。

    她的确是记得父亲平时还好,可他是个意志软弱的人。一不如意,就喝酒,喝醉了就摔东西打人。这就是她们母女俩共同的Y影。

    池小红也因为这样的事情,长大后,挑了马庆这个手无缚J之力的白面书生当了丈夫。

    那时候,她才十八岁,哪里分得清什么爱与不爱?她只是觉得马庆不会伤害她?;蛘咚?,那个男人没有能力伤害她。两人真动起手来,池小红还更强些。

    可谁成想,到头来她还是弄错了。那些男人在丧良心之后,伤人是不会用拳打脚踢的。他们的语言也会化作刀子,专门说一些无情无义的话语。

    池小红又想起,从小到大一直很照顾她的孙叔叔。

    就好像她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孙叔叔都会出现,然后帮他们的忙??嫉氖焙?,他一直带着婶婶一起来,或者让婶婶自己来。

    后来,她父亲去世了。孙叔叔慢慢地代替了父亲的位置。

    所以,池小红是同意母亲和孙叔叔再婚的。

    只是想起,他们以后要面对的流言蜚语,她却又忍不住有些担心。

    母亲的再婚之路,真的可以一帆风顺么

    他们在容家大院还能有立足之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