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第 123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23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沉淀, 郭磊的想法已经改变了不少,他的眼界已经不一样了,心态也变得平和了很多。至少也不再说学习无用论了。

    只可惜, 赵权再跟他说起回学校念书的事,郭磊却垂着头说道:

    “哥, 我也知道我应该继续学习深造,我也没有放弃读书的想法??晌胰椿故蔷醯? 我可以一边打工, 一边参加成考, 再通过这种半工半读的方式继续深造。

    这样工作和学习两不耽误,顶多就是辛苦点,我能学到很多在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这些对我的将来很重要?!?br />
    赵权听了这话, 被这小子郁闷得够呛。

    他闷声说道:“成考就连我都能考,那能跟正式高考考上的大学一样么?那都是高考考不上的人才去考的。你小子怎么就不开窍呢?”

    郭磊却冷不丁说了一句?!案? 你又不会去参加成考, 估计就算考了也考不上呀?!?br />
    赵权被这死孩子堵得够呛, 又生气地质问道?!疤热粑乙遣渭映煽伎忌洗笱Я? 你这臭小子又怎么说?”

    “那我以后凡事都听你的安排, 再也不跟你对着干了?!惫诤敛挥淘サ厮?。

    可见, 这破孩子就是咬定他考不上。

    赵权虽然也生气, 可他到底并不糊涂。就又对郭磊说:“成考在十月份,我要考上了, 你小子也已经耽误了。不如这样, 你先赶紧回去上学才是正理。

    总之你哥我一定考上成人夜大给你看, 总可以了吧?”

    郭磊却还是不同意?!翱晌揖拖氪蚬?,在这边打工让我知道了很多从前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在这短短一个月,见识就多了许多。我也找到了我的真正理想,我将来就是要当钱大爷,牛大爷,孙大爷,牛哥他们那样的大跑堂?!?br />
    赵权听了这话,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固执呢。他现在不说去当杂货铺店长了,而是要当大跑堂。

    赵全倒是不反对他将来当跑堂,可是这刚十五岁就为了端盘子放弃念书。实在让人忍不了。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就你这呆头愣脑的,不知变通的样子,还当大跑堂呢?你不是也说了,张华还在学外语呢。你现在外语水平都不如他,倒不如先去念三年高中,然后在大学好好深造。等真正学出来,再来当跑堂吧?”

    郭磊却想现在就留在大爷们身边,学点为人处世的真本事。

    两兄弟都快呛起来了,张华发现不对劲,就赶快跑去通知了苏秀秀。

    苏秀秀只得放下寇小白,跑过来帮着他们兄弟俩劝和。

    听了郭磊那番大道理,苏秀秀一脸严肃地说道:“尽早地打工,想要接触社会,这些的确对你都有帮助??赡隳盍烁咧?,也可以周末和节假日,过来我们这边打工呀?顺便还能赚点你的学费和生活钱呢。这样你一边上学一边打工,两不耽误,权哥肯定也是会同意的?!?br />
    说罢,苏秀秀又看向赵权,赵权果然也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郭磊看了看他哥,又看了看苏秀秀,到底心里很是有些犹豫。

    “这……真的可以这样么?”

    苏秀秀理所当然地说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反正你现在在我们这也只是临时工,以后你上学了,每周日继续过来干临时工,就完了呗。

    到时候,我们会给你按照天数计算工钱。你做得越好,工钱自然也就越高。大爷们要是觉得你这孩子还不错,愿意教你,就指导你一些。

    不过,你想拜师这事就比较复杂了。至少得先让大爷们看到你郭磊已经长大了,懂得明辨是非了,人也变得成熟起来了,开始变得有担当了?!?br />
    郭磊挠了挠脑袋,又问道?!霸趺从帜苋么笠强吹轿页ご罅?,变得有担当了呢?”

    “别再继续跟权哥瞎闹腾了,做出真正适合你的选择。你心里不是也想回到学校里继续念书么?高中学费也没有多少钱,你靠假日打工,就完全就能自己负担得起。

    等到将来你考上大学了,如果学费不够用的话,你作为我们私房菜馆的资深员工,也可以过来申请我们店里的人才培养计划。

    如果你足够优秀,成绩够好的话,我们店里可以出钱培养你,甚至你想出国念书都可以?!?br />
    苏秀秀的这番话,把郭磊都吓到了。

    他现在高中都不想念了,苏秀秀却说,将来店里可以培养他去出国留学?

    一时间,郭磊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只是不管怎么说,他都觉得苏秀秀的话很有道理。

    按照这个说法,那以后他每周末过来打工,跑堂这份职业,也可以继续做下去?;鼓茏槐恃Х焉罘?,这简直就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在学校里,他也可以更加努力的学习外语,这对于跑堂这份工作也是很有帮助。

    郭磊想到这里,点了点头,终于还是答应了。

    可答应归答应,他却转过身看向赵权,又问道?!案?,你还会去考成考吗?”

    赵权心话说,我都十多年没有念书了,刚从监狱里放出来,还考什么成考?再说了,大学也不是他这种人念的。

    只是看着郭磊那双稚嫩却真诚的双眼,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拔易匀皇且家勾蟮?,别到时候,连你哥都上大学了。你这么玩意儿连高中都没能毕业?”

    郭磊听了这话,立马就又放下心来。

    他了解哥哥的为人,他向来一言九鼎,言出必行。既然答应了他会去考成考,那就一定会考上的。

    如果哥哥真能考上大学,也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

    站在一旁的寇小白,听这这两兄弟的对话,整个人都呆住了。

    没想到生冷不忌,野性十足的赵权,竟然这么迁就他兄弟。

    一时间,她又觉得权哥虽然外表凶恶,其实骨子里却是个温柔的好人。

    看着这个男人,她反倒更加怦然心动了。

    只可惜赵权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过她。

    想到这些天所发生的事儿,顾小白心里又羞又恼??扇茨貌欢ㄖ饕?,到底该如何是好?

    就这样处理完郭磊的事,两兄弟又聊了聊。

    赵权也就准备先回家去了。

    拖了这么长时间,他也快要去学驾驶了。同时店里的那些货,也该正式接管起来了。所以,赵权还是很忙的,也就不打算留在容家吃饭了。

    就这样啊,赵权稍微提醒了苏秀秀一下,郑三哥住在他家里,已经安排他跟苏志平去杂货铺了。苏志平暂时带着他。

    苏秀秀点头表示知道了,明天她就跟马叔联系,商量着加盟连锁店的事。

    赵权点点头,就先回去了。

    寇小白在一旁凝视着他的背影。只可惜赵权一直没有回头,也没有跟她告别。倒像把她给忘了。

    寇小白心里又生了不小的闷气,只是她咬咬牙,到底也没说什么。

    倒是苏秀秀冷不丁看了她两眼,就好像在安慰她似的。

    一时间,寇小白的脸色就更红了。

    她甚至觉得苏秀秀已经看透她的心思了,又增添了几分羞涩和烦恼。

    原本她们正聊到一半,却因为郭磊这事儿被打断了。

    后来,苏秀秀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其他事,自然也没有时间继续和寇小白聊天儿了。

    这事儿也就拖了下来。

    寇小白又见了她的姑妈姑父和弟弟妹妹,大家都很好,就这样一家人总算团聚在一起了。

    容家大院住的人比较多,大家相处得也很和睦。

    知道寇小白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之后,几乎所有人都来向他们道喜。

    特别是五乃乃、牛婶、池巧玉、寇婉茹这些女人家凑在一起,把寇小白从头到尾狠狠地夸了一遍又一遍。

    说得寇小白就跟乡村好闺女,勤奋上进的励志典范似的。

    寇小白红着脸,也不说话。众人就都觉得这实在是个好孩子。

    坐在一旁的苏秀秀,看着寇小白却忍不住暗笑,这丫头分明就是个心思重的小妖精。

    来到容家大院里,也正谋算着做出点让人大跌眼球的事呢。将来这些婆婆妈妈肯定会被寇小白吓一跳的。

    寇小白正一脸羞涩地装模作样,冷不丁抬眼一看,苏秀秀那死丫头正一脸戏谑地看着她呢。

    寇小白整个人就都不好了。

    她当下就打定主意,既然都被苏秀秀看穿了。倒不如好好跟苏秀秀聊聊。说不定,能帮她出出主意呢。

    出人意料的是,寇小白也没用费什么心力,也就如愿了。

    晚上的时候,苏秀秀担心寇小白到了一个新地方,会睡得不安稳,就提出暂时跟寇小白一起睡。

    寇小白虽然被强行按了个胆小鬼的名头,却还是点头答应了。

    她俩年纪相当,在老家的时候,也都是一起睡的。再加上她们感情很好,家长们也没阻止。

    到了当天晚上,两个姑娘洗了澡,躺在床上。

    寇小白原本以为苏秀秀还会像白天那样,死扒着不放,继续追问她在老家发生的事情。

    可惜,苏秀秀却什么也没问,躺在床上倒头就要睡过去了。

    一时间,反倒是寇小白心里有些急了。

    她可是知道的,苏秀秀这丫头向来是一觉睡到天亮的。

    睡到一半的时候,再叫醒了,苏秀秀也是没精打采的,脸色也难看得厉害,就像得了瞌睡病似的。

    也没其他办法了,寇小白只得推了苏秀秀肩膀一把。

    苏秀秀闷哼了一声,眯着眼睛不满地说道,“干嘛???”

    寇小白也不高兴地埋怨她,“你来我这屋,就是为了蒙上被子纯睡觉???”

    苏秀秀听了这话,差点笑喷了。

    这话放在后世是会被别人误会的,放在此时的小白嘴里,就格外的喜感。

    苏秀秀忍了一会,才睁开睛说道。

    “既然你不让我睡觉,那就老实交代吧,你和权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寇小白,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权哥的主意的?”

    她的话实在有些太过直白,冷不丁反倒把寇小白吓了一跳。

    小白定睛再一细看,那死丫头问完又闭上眼,打了个哈气,似乎她如果不说,她又要睡了。

    这倒好,苏秀秀把她整个人都给搅乱了,这死丫头居然还有心情睡觉呢?

    小白实在气不过,扑过去就挠秀秀的痒痒R。

    刚好,秀秀也是个不肯轻易认输的人。

    两个丫头很快就闹起来了,折腾了好一会儿。秀秀最终力气不支,被野丫头寇小白给拿下了。

    苏秀秀只得拍着小白的手说道?!昂昧税?,折腾够了,你就赶紧说正事儿吧。这大晚上的,闹个什么劲儿啊?!?br />
    小白被她气恼了,又用手指头拧了苏秀秀那R呼呼的脸蛋一下。

    苏秀秀叫了一声,立马认输。

    寇小白这才开始整理思绪,跟她说起了,在老家发生的那些事。

    其实也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顶多也就算是寇小白的少女心事罢了。

    赵权这个人看上去凶巴巴,不爱说话,可是却非?;嵴展巳?。

    由于家里也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赵权是大人,也一直把寇小白当成小孩子看待。

    所以,小日三餐,寇小白所需要的东西,各类日常用品,赵权都会帮忙提前准备好。

    需要出去交涉,赵权也就帮寇小白解决了。

    寇小白长到这么大,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好的待遇。

    她很小的时候,作为家中长姐,就开始照顾弟弟妹妹了。

    赵权是唯一一个愿意把她当孩子照顾的人。这对小白来说非常的重要。她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再加上,赵权之前又救过他们所有人。

    没有赵权的话,他们说不定早就被张有才的那把火给烧死了。从那个被狗吵醒的晚上,小白就对赵权产生了一种感激和依赖。

    她觉得赵权外表冷酷凶残,实际上却是个很好的人。

    两人单独相处的过程中,寇小白理所当然地,也就喜欢上了赵权的体贴和细心。

    可惜,赵权只把她当成亲戚家的小孩子看。

    寇小白本来就是心思重的人,她的想法也是比较多的。从小到大,她都知道想要什么,必须千方百计地去争取。

    原本小白就想拿哄他爸的那一套,来哄赵权。她本来觉得是个男人都会吃这一套。

    可惜,权哥这人意志坚定,做事情果决。他不只是凶,而且性格强硬。根本就不吃柔情蜜意的那一套。

    寇小白很快就发现,赵权不喜欢女人撒娇争宠那类小手段,反而是有些反感。

    赵权也讨厌寇小白装模作样的,拐弯抹角地说话,还藏一半说一半,说得半真半假。

    他反而有些喜欢,寇小白痛痛快快的小辣椒性格,以及不加掩饰时那有点刻薄的说话方式。

    所以,寇小白也开始尝试着,对赵权表达出藏在心里的某些想法。

    有时候,小白真像个小姑娘似的撒娇,有点小小的无理取闹,赵权也并不会生她的气。

    寇小白说,她母亲早逝,父亲心思并不在他们身上。从来都没送过她一件礼物。她想要什么,还要想方设法地去讨要。

    寇小白在商场里试了一套衣服,看了一个双肩书包,却并没有买。

    倒不是为了要省钱,而是她已经长大了。以后上了大学,就不需要这种学生风格的服装和包了。

    可这些都是她高中三年最想要,只不过那时候没人给买罢了。

    结果那天回到了家里,赵权却把衣服和书包拿给了寇小白。说是让她等开学以后,去新学校再用。

    赵权并不懂大学生穿什么样的衣服。

    只不过他这种体贴和细心,却让小白觉得很温暖。甚至连她小时候缺欠的那一小部分,都被弥补上了。

    越是跟权哥相处,小白越是喜欢他。

    似乎只要呆在权哥身边,她曾经渴望而又不可及的东西,就都能够得到。

    因为那个男人都会很细心地注意到她缺少什么,并且也会小心地帮她补上。

    可还是那句话,赵权一直把寇小白当成小孩子看待。对她只是对亲戚的照顾,并不是男女之情。

    寇小白也是实在没办法,只得找了个机会,试探了一番。

    那还是去学校里领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寇小白说她很紧张,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理想的大学,就想让权哥陪着她一起去领录取通知书。

    赵权自然也是点头答应了??即笱Ф运械娜死此?,都是很重要的事。

    结果到了学校里,寇小白正好碰见了他们年级成绩最好的那个男生。

    两人并不是同班同学,即使认识,也从来都不打招呼。真要说起来,两人是敌人,也是对头。

    在过去三年里,那男生一直在跟寇小白抢全校第一的宝座。

    两人在大大小小的考试中,一直在暗中较劲。

    寇小白之所以要抢第一名,是为了讨父亲的喜欢。说白了,这也是她对付继母的手段之一。

    所以,寇小白抢得非常凶残,那男生不知不觉也就成了牺牲品,经常被挤到第二名。就算这次高考,总分也是寇小白比较高。

    寇小白本来也不太在意这个戴着厚瓶子底眼镜的男生,却没想到男生不但不嫉恨她,反而很欣赏这个头脑聪明的女生。

    趁着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男生想着以后可能再也没机会见面了,就忍不住向寇小白告白了。

    “寇小白,我一直很喜欢你,你能当我的女朋友?我考的是燕大,跟你的学校离得很近。就算你暂时不喜欢我,也给我一个机会吧?”

    这事儿自然不太可能,可寇小白却动了小心思,顺水推舟地就把这件事利用了起来。她指着不远处的赵权对男生说道:“那是我男朋友?!?br />
    那男生显然受了很大的刺激,指着寇小白的鼻子就说,“不可能吧!你疯了吧,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那种人呢?”

    寇小白拍掉他的手,说道?!澳阕彀头鸥删坏?,什么叫那种人?权哥比你这种输不起的,毛还没长齐的小子,可强多了!”

    她满嘴刻薄话,一点都不留情。

    那男生顿时就被激怒了,对寇小白拉拉扯扯的。

    就在他想抓寇小白脖子的时候,赵权却一把扯住了他的手臂。一时间,他的手都要被捏碎了。

    “是男人的话,就别对女人动粗?你小子再敢来劲,我就废了你的这对狗爪子?!?br />
    赵权气势实在太强,那男生被吓得两股颤颤,差点站不住脚。

    他连忙颤声道歉:“对不起,我错了?!?br />
    赵权这才一甩手,把这瘦弱的男生给甩一边了。他皱着眉,骂了一句,“滚蛋!”

    那男生立马就被吓跑了。

    赵权又警告寇小白?!芭吮纠淳褪芴辶ο拗?,最好还是别轻易激怒男人!不然的话,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寇小白却忍不住吼了一声。

    “那你以后教我防身术吧?”

    赵权回头看向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他站在廊道里,两条腿笔直而又修长,肩膀很宽,手掌很大,可那双手却很温柔,一直都在?;に腔ぷ潘?。

    有一道阳光,顽皮地洒在了他的脸上,使得他左眼上的疤痕越发狰狞。他的脸色也是半明半昧,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可那一刻,寇小白却分明感觉到,她很喜欢这个人,会因为他的一句话感到格外开心。

    *

    等到寇小白拿了录取通知书,跟着赵权身后回家去了。

    一路上,赵权什么也没说,小白只知道他一定是听见了自己的表白??扇疵挥懈龌赜?。

    或许那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就是回应?

    接下来的两天,两人相处起来就有些别扭了??苄“咨踔辆醯萌ǜ缬械愣阕潘?。

    为此,她也增添了许多烦恼。

    寇小白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找机会表白,*着权哥正视自己?

    还是应该先静下心思,暂时先退一步继续跟权哥做兄妹,然后再找机会让权哥也喜欢上她,这样循序渐进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