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第 12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27

    苏秀秀干脆就留在医院, 陪着孟庭松, 哪里也没有去。

    两人开始只是坐着, 看着彼此。

    后来, 苏秀秀又忍不住问孟庭松伤口还疼不疼, 要不要喝水?

    孟庭松笑着说:“已经不疼了, 也没什么事了?!?br />
    苏秀秀这才松了一口气。孟庭松又问起最近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苏秀秀这才说起在昌平发生的那些事儿,寇小白家里的事,也有说家里新来的三个大爷,池姐他们一家子,赵权郭磊两兄弟。

    除去那些危险的事情,秀秀都细细地告诉了松哥。

    通过她的描述, 在孟庭松面前,勾勒出一副副生动有趣的生活画面。再加上她的声音很好听, 温润中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温柔。就如同夏日里突然吹来了一股凉爽的风, 轻轻地抚过孟庭松的耳畔, 也让他打心里觉得很舒坦。

    孟庭松再次意识到,眼前这个正在慢慢长大的姑娘。只要在他身边,就会让他的心中升起无限的欢喜。他愿意跟这个女孩过一辈子,也不会觉得腻。

    他们正聊着, 大夫们就过来查房了。

    陈医生因为心怡孟庭松,所以首当其冲, 走在了第一个, 比别的同事都要更加积极些。

    只是今日却跟往常不太一样, 她满脸堆笑地推门走进病房, 就看见孟庭松和一个面生的女孩正在聊天,两人还聊得特别开心。

    陈医生心里顿时就生出了几分不悦??醋帕饺四敲辞捉?,她就忍不住嫉妒。

    于是,她飞快地走到苏秀秀的身边,很不客气地说道。

    “我们要查房了,这位女同志,请你先出去一下,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br />
    陈医生后面还跟着那几位大夫,大家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

    一听陈医生说这话,他们顿时就觉得不太对劲。

    一般大夫来查房时,并不会把家属赶出去。

    病人家属在旁边听着,也好知道病人的身体情况。这样也能让家属放心些。

    这位陈医生可倒好,直接就赶人走,也不知道这是谁给她的权利?

    可惜,这位陈医生是某部队大院出身,后面又考了军医大学,分到这所医院工作之后,似乎又跟院长有些亲戚关系。

    平日里,陈医生就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就有些目中无人,也有些瞧不起周围那些男大夫。

    之前,她的老师曾经介绍她跟一位30岁的副主任相亲。见面之后,把陈医生气个半死,直说那位内科副主任,刚过30岁已经变成了半个秃子。

    大肚子也起来了,人长得又很难看。简直是给他们医院丢人现眼。

    因为这事,陈医生把他们医院的所有男医生都嫌弃了一遍。

    这是她在值班的时候,打电话,跟她小姨抱怨时说的话。却没想到,被其他值班大夫和护士们听了个正着。

    现在全医院都在传陈医生对男同事的那些评价。

    医院里本来就是男大夫居多,这些大夫表面上不说什么,可实际上心里都对陈医生有意见。只是又忌惮于她跟院长的关系。到底还要给她留着三分颜面。

    这陈医生可到好,还在自以为她是院花,多受欢迎似的,实际上竟自己瞎折腾了。

    拜她喜欢在值班时,打电话跟亲戚聊天所赐。

    现在几乎全医院的大夫和护士都知道,陈医生相中了孟庭松这位被送过来急救的年轻军官。

    陈医生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就骄傲得很。她觉得只有长得帅气,又有前途的孟庭松配得上她。

    后来,就想方设法争取到了孟庭松主治医生的位置。

    只可惜,上个星期她的媚眼儿算是白抛了。人家孟庭松根本就不为所动。

    现在更好了,人家的对象来了,这陈医生如果谨慎些,就应该收敛才是。偏偏她又弄出这种事非来。

    这可就有点自不量力了!

    那些同事们都在心里埋怨陈医生,却不好当面跟她说什么。

    这时,主任正好也带着人往这边赶呢。

    病房内,苏秀秀回过头,几乎一眼也就看出来了,眼前这位张扬跋扈的女大夫,不过是借着医生的身份,故意赶人罢了。

    秀秀也能猜出她的心思。只是为了不耽误松哥做检查,她还是耐着性子准备先出去呆会儿。

    只是,秀秀刚站起身来,拿书包要走,孟庭松却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又回头地对陈医生说道。

    “这是我家属,是我的未婚妻。她用不着出去吧,刚好趁此机会,也让她了解一下我的病情?!?br />
    孟庭松又不是傻子,他早就看出陈医生的心思了。

    只是他之前已经拒绝好几次了,可这陈医生却借着工作之便,继续缠着他,死活不肯放弃。

    如果只是孟庭松自己也就勉强忍了,反正他看不上这种女人。

    可他却见不得,秀秀因为他受气。所以,干脆就挑明了秀秀的身份。顺便警告陈医生别太过分。

    另一边,那陈医生一听孟庭松有未婚妻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没想到,自己照顾孟庭松这么久,孟庭松不感动也就算了。居然还为了别的女人,当众给她弄了个没脸。

    一时间,陈医生心里又恼又怒,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这可是医院里的规矩,她想知道你的病情,等会去办公室找我问就是了。现在你让她留在这里,也是妨碍我们工作。碍手碍脚的,还怎么给你治病呀?”

    孟庭松却固执地抓着苏秀秀的手不放,又沉着脸说道?!安荒苤尉捅鹬瘟?,我干脆出院回家去算了。别人家属都可以留下询问医生病人的病情,我的家属却要被赶出去,这又是什么道理?”

    这时,主任也已经到了门口,他立马就发现这个陈医生不知道闹什么呢?怎么跟病人吵起来了?

    再一看,旁边那位领导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主任当机立断地开口道。

    “我怎么不知道咱们医院还有这个规定?小陈,工作时可容不得你这么胡闹。哪有赶病人家属的?”

    陈医生一听,就连主任都不给她面子,顿时就气得火冒三丈。她刚想顶撞领导,一回头却发现主任旁边,站着一位脸色难看的军官。

    偏偏,这个人陈医生还是认识的。一时间,她吓得魂都没了。

    其实,以陈医生的身份,也是无缘认识陆红兵的,只是沾了她小姨的光,才得以见过陆红兵一次。

    那时,她听说陆红兵正在闹离婚,也曾经打过攀高枝的念头。

    可是,小姨说了陆红兵的一些事,陈医生受到了惊吓,这才彻底死了心。

    此时,陆红兵正面色不善地看着她,陈医生心里又惊又怕,也顾不得跟主任分辨了。

    主任又适时说道?!靶〕?,你先出去,你现在状态不对,赶紧去调整一下。别在这里继续耽误时间了!”

    没办法,在医院里一向顺风顺水的陈医生,到了陆红兵面前,却大气也不敢喘。

    最后,她只得灰溜溜地,先一步离开了这间病房。

    站在病床边上的苏秀秀,看着那位军官的脸,顿时觉得有几分眼熟,却又记不起到底在哪儿见过他了。

    只是看此人的面相,天仓开阔,鼻子高挺,五星中官,下巴圆满;眉毛舒展无断无杂无差无稀,嘴大而收,长而翘,津而红。

    这也是大富大贵的贵人相。只要渡过明年的一个大劫,此人必定家庭幸福美满,前途不可限量。

    说白了,这人也是个大贵人。

    苏秀秀心话说,松哥也算有缘,能跟这人相见,还得了他的青眼。

    与此同时,孟庭松看见陆红兵,立马就想起身行礼?!按蠖映??!?br />
    陆红兵却两三步上前来,把他拦了下来?!澳阆群煤醚司褪橇??!?br />
    说完这话,陆红兵又忍不住看向了苏秀秀。

    这姑娘比年初的时候又高了一些,脸色也好了不少??瓷先ズ芙】?,并不像年初时那样弱不禁风。

    再一细看她长相,这姑娘柳眉杏眼的,五官生得十分出众,也算是个难得的漂亮姑娘。

    可她却不会像别人那样骄纵张扬,反而很随和又沉稳,骨子里还得着一份体贴,一份温柔。

    她就安静地站在一旁,并不会给其他人带来任何的不快。反而成了一道让人心旷神怡的风景。

    相比之下,那位陈医生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很快,陆红兵就发现,这小姑娘似乎已经把他给忘了。陆红兵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也有姑娘会记不住他的长相。

    不过想想也是,这小姑娘心眼儿好,做的好事儿多了去了。救了他儿子这事儿,恐怕早就被忘在脑后了。

    陆红兵倒也没多说什么,就让主任带着大夫们开始给孟庭松做检查。

    秀秀也怕妨碍到他们,主动站在后面。

    *

    与此同时,被赶出去的陈医生,心里却十分的不痛快。

    她之所以看重孟庭松,是因为知道孟庭松的母亲曾经救过某位领导家的孙子。

    陈医生也是从小姨那里,得来的小道消息。别人也都不知道这事。

    她又一看孟庭松生得一表人才,这次又立了大功,还有着那么一段机缘。将来肯定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她这才想要嫁给孟庭松。

    却哪里想到,孟庭松根本就不给她留面子。而且,今天那位领导的长子居然亲自来了。

    事情搞成这样,一时间,陈医生也不知道该如何收???

    她坐在办公室里,暗自气恼。

    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今天下班后,不管怎么说,也要去趟小姨家里,当面找她商量这事情该如何解决?

    与此同时,主任已经给孟庭松检查完了。

    他还特意跟苏秀秀说了孟庭松的病情。目前,他的伤口恢复得还算不错。再休养一段时间,孟庭松应该就能出院了。

    苏秀秀这才放下心来。她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情绪,于是一屋子的人很快就发现,这小姑娘刚刚还绷着脸,显得很沉稳。听到孟庭松没事后,却满脸都是喜气。

    一时间,众人就觉得,这姑娘实在可爱至极。比起那位势利眼的陈医生可强太多了。

    很快,大夫们给孟庭松做完检查,就都出去了。

    陆红兵留下来,要对孟庭松说一些事情。

    苏秀秀怕他们有机密要谈,干脆就提起暖壶,说要去帮孟庭松打水。

    孟庭松又把自己用的白瓷缸子递给了苏秀秀,嘱咐她也喝点水,别再渴着。

    苏秀秀笑眯眯地捧着白瓷缸子,提着水壶就出去了。

    她花了十多分钟打水,这才回到了松哥的病房里。

    刚好这时候,陆红兵已经说完了,就准备起身回去了。

    他又下意识看了一眼苏秀秀,才发现这姑娘还是没能记起他是谁?

    一时间,他心里多了几分好笑和无奈,更多的却是感激和敬意。

    有些人愿意帮助别人,本就不是贪图别人的报答。她自然不会注意他是谁,长得什么样,又是个什么身份。

    离开房间之后,陆红兵站在楼道里,隐隐能听到那苏秀秀那姑娘就像个小老太婆似的,唠唠叨叨地问孟庭松,伤口怎么样了?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喝点水?不然,她到外面去买点苹果回来,给他吃?或者买份杂志给他看。也省得他在医院躺着,呆得烦了。

    孟庭松连忙劝道,“你可别再乱跑了,真的什么都不用买,我这都是齐全的?;な棵且灿泻煤谜展宋?。秀秀,你呀,就别再瞎C心了?!?br />
    那姑娘这才说道:“对呀,医生刚刚也说松哥你很快就能出院了。这可真是太好了?!?br />
    “这个傻姑娘!”孟庭松无奈地说道,可他这并不是在骂她。他的声音里甚至还带着几分说不出的宠溺。

    恋爱中的小情侣,一旦见面了,总有着说不完的话。嬉笑怒骂都带着说不出的甜腻和情谊。

    陆红兵也曾经跟一个姑娘这样相处过。

    只可惜,不知不觉就到了今天这种地步。此刻,他虽身处京城之中,却不打算回家去看老婆孩子。

    其实,也不是不爱了,只是生活中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完成。

    陆红兵注定没办法,把全部的精力和热情都放在家庭和爱人身上。

    偏偏他的爱人却希望,他的世界里只有她和孩子。

    想到这些,陆红兵又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才向着医院外面走去。

    初秋的清晨,阳光仍然很强烈。

    走出大楼的那一刻,一抹阳光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

    另一边儿,孟庭松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

    “不对啊,今天可是星期一。秀秀,你不是应该去上课了吗?”

    苏秀秀顿时就有些心虚,知道松哥受伤了,她哪还有心思去上课呀?

    不过话说回来,上学期,她可一次课都没逃过。

    这次就连个招呼都没打,突然就没去上课似乎是有些奇怪。

    王香香说不定还会担心她呢,又是晚上去她家里可就不好办了。

    孟庭松自然也看出来了,他知道秀秀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对上学一向都很重视,学习也格外的刻苦。所以,就劝她先去学校上课。等有时间了,再过来看看他就是了。

    同时,也嘱咐苏秀秀,暂时不要把他受伤这事,告诉他父母。

    苏秀秀也说不过他,只得点点头,依依不舍的准备先回去上课了。

    她还不忘嘱咐松哥,要好好休息,等中午放学,她再过来。

    “其实也不用了,你这样跑来跑去的多辛苦呀。倒不如下午放学再来?!泵贤ニ捎炙?。

    “可是,我想跟你一起吃午饭!”苏秀秀软软地说。

    孟庭松也不好再说什么,就催促秀秀赶紧回去上课。

    苏秀秀才起身离开了。

    *

    她走后,那些小护士在闲暇时,又凑在一起交流最新鲜的小道消息。

    “你听说没有,刚才陈医生被汪主任赶出病房去了?!?br />
    另一个护士就问:“陈医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听说她想把人家孟庭松的家属赶出去?结果自己反倒吃了个亏?!?br />
    “可不是吗?陈医生平时也太过狂妄了些。这回碰上硬茬子,可不就倒霉了吗?”

    她们正凑在一起说得开心,陈医生刚好也赶过来,准备找护士,说说给孟庭松调药的事。

    陈医生回去之后,思来想去,还是不想就这样放弃孟庭松这个理想的结婚对象。

    再怎么说,她长得漂亮,又是高学历,还从事着医生这份有前途的职业。怎么着也比孟庭松那个不知所谓的小未婚妻强太多了。

    再说了,那两人又没结婚,她怎么着也得争取一下。

    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结婚自然也要找更优秀的对象。

    陈医生有信心,会让孟庭松明白过来,谁才是最适合他的人。

    只是她想得倒挺美,却没想到一来到护士站,就听那帮小护士又在乱嚼她的舌根子。

    陈医生一生气,就抓住那几个小护士乱骂了一顿。

    “你们是来上班的,还是来乱嚼舌根子的?”

    “干不了这活,就滚回家去,别在这耽误病人的时间?!?br />
    小护士都被她吓坏了,还有人当场就被骂哭了。

    陈医生还觉得不解气。这时,另一位外科大夫却来通知她。

    “陈医生,主任叫你过去呢!”

    陈医生这才放过那几个小护士,趾高气扬地转身离开了。

    很快,就有人听见主任办公室里,发出一阵拍桌子的响声。

    “你凭什么把我调走?凭什么不让我继续当孟庭松的主治医生了?”

    主任却很淡定地说?!耙皆壕龆ǖ髂闳ツ母霾棵?,就调你去哪个部门。如果有什么意见,你就直接找院长谈吧!”

    陈医被主任批评一顿,心里更生气了。

    被他欺负过的那帮小护士,却都觉得挺解气的。

    后来,有人说,陈医生好像真的去找过院长了??上?,院长也没有其他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