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第 12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29

    寇小白一看, 孟庭松大概伤得还挺重的, 不然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卧床休息。

    原来这些日子, 苏秀秀就一直这么两头跑,既要上学,还要照顾孟庭松,还有家里那么一大摊子事。

    难怪这丫头都瘦了这么多呢?

    想到这里, 寇小白心里又是生气, 又有些心疼苏秀秀。

    说到底她也是把苏秀秀当朋友看的,可苏秀秀这死丫头倒好,有了事却一直在瞒着她。

    想到这里,寇小白也顾不得其他, 索性就冲进病房里问道。

    “好你个苏秀秀,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也不跟我们说说?看你把自己熬得都成什么鬼样子了?如果不是我跟着你来,你还会继续瞒下去吧?”

    苏秀秀回头一看见寇小白都愣住了。

    孟庭松也是一惊,看寇小白后面没有别人过来,他这才放下心来。

    孟庭松见不得别人说秀秀的不是,就皱着眉头说道:“小白,你也先别顾着生气呢,这事要怪就怪我。是我不让秀秀告诉我爸妈的, 我也是怕他们担心?!?br />
    “那这样继续拖下去也不行???俗话说, 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你看看苏秀秀被累的?!毙“撞宦厮档?。

    苏秀秀想了想, 才开口道?!胺凑俟柑? 松哥差不多就要出院了。现在要是就这样贸然告诉孟叔和寇姨, 也是让他们白担心一场。一定要说,不如等出院再说呢?!?br />
    寇小白想了想,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苏秀秀又上前推了她两把,劝了她两句。

    寇小白的性子典型的吃软不吃硬,苏秀秀软软一劝,她就答应帮着保密了。

    只是自那以后,寇小白也就不把全部心思都放在赵权身上了。

    再怎么说,孟庭松也是她表哥,姑妈又对他们那么照顾。

    寇小白总是要过来帮忙照顾孟庭松的。

    这样一来,她也算是帮着苏秀秀分担了一些。当然,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好处。

    之前,因为孟庭松和寇小白不在同一个村子住,他们从小就不怎么亲,年龄又差的比较远,自然也不可能一起玩。

    孟庭松十七八岁的时候,寇小白才十二三岁,那时候,孟庭松就去当兵了,这一走就是好几年。

    两人虽说是表兄妹,关系却比较生疏。

    现在,因为寇小白经常来医院探望照顾孟庭松,虽然一开始两人还有些尴尬。

    好在两人都喜欢苏秀秀,一个是闺中密友,一个是未婚夫。一聊起秀秀的事来来,两人倒多了些话题。

    慢慢地,他们俩的关系也算改善了不少。

    孟庭松也开始把寇小白当妹妹看待了。而寇小白也因为姑妈的关系,一开始就把孟庭松当哥哥看待了。就这样,两人之间的相处得反倒越发融洽了。

    孟庭松又在医院里住了一段时间,因为他身体底子好,慢慢也就恢复过来了。

    医生也说,孟庭松可以出院,回家敬仰了。

    只是这时候,孟庭松暂时也没办法接受训练,也不方便回部队去。

    他和秀秀小白一商量,还是回家先休养一段时间再说。

    孟庭松突然回家,使得寇婉茹和孟洪明都高兴得不行。

    孟庭松只跟父母说,他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一些轻伤,养养再回部队去。

    孟洪明和寇婉茹见他行动如常,也没有什么大碍,也就没那么担心了。

    只到他们看见秀秀熬汤给孟庭松喝时,这才隐隐猜到了几分真相。

    那天晚上,孟洪明特意找容五爷聊天喝茶。

    老兄弟之间也没什么隐瞒的,何况孟庭松现在已经好了。

    容五爷干脆就把孟庭松之前受伤了,不让往家里说的这事儿,告诉给孟洪明了。

    孟洪明忍不住叹道?!罢饷此灯鹄?,这些日子倒是多亏了秀秀照顾小松了。那孩子也真是,这么大的事,居然都要瞒着我们?!?br />
    容五爷就说道?!八彩桥履忝堑P?。同时,也怕你旧事重提,让他立马退伍。他现在好不容易到这种地步了,肯定是舍不得?!?br />
    孟洪明不满地说道?!澳鞘撬眯∪酥亩染又?!我现在已经有了小池这个好徒弟了,谁还稀罕他似的?”

    容五爷就笑他?!澳闼嫡饣八叛??说到底,就算你再怎么收徒弟,还不是最想让小松继承你的衣钵?那才是最正统的孟家菜呢?!?br />
    孟洪明只得叹道?!拔甯?,你说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非要去当兵。留下来跟我一起做饭,难道不好么?”

    那天晚上,两个老兄弟喝茶聊天,倒也聊了不少的心事。

    有些人家是孩子不懂事,让家长C心;他们的孩子是懂事儿了,有了自己的主意,却也让家长气闷。当父母的竟也没个好了,不管孩子多大,都得为了他们C心。

    就这样,孟洪明和寇婉茹也都知道真相了。他们两口子在私底下,也没少商量。最后还是决定,就假装什么也不知道。

    既然孩子们想要隐瞒他们,怕他们担心。现在,既然都没事儿了,他们干脆也就装起糊涂来!

    只是私底下,孟洪明寇婉茹两口子又忍不住对秀秀更好些。

    不管怎么说,小松遭罪的时候,这姑娘一肩扛下来,不离不弃地照顾着他。

    这段时间,秀秀也太不容易了。他们可是知道的,秀秀熬得那汤几乎一天都没断过。原本还以为小姑娘嘴馋了,到头来,却都进了他们儿子的肚子。

    想到这些,他们就觉得亏待秀秀了。

    很快,秀秀就发现了自打松哥“回来”后,公公婆婆没怎么关心照顾儿子,反而对她就如同春天般的温暖。

    孟叔总觉得她瘦得不行,基本上每天都会给她做养生的菜吃。

    以前,苏秀秀还曾经羡慕过许哥给彭姐做佛跳墙,现在可好了,孟叔也会特意给她做佛跳墙吃。只有那么一小罐子,还说了是特意给她做的,都不给别人吃。

    苏秀秀笑得都不行了。

    有美食可以吃,又有美男相伴,一时间,苏秀秀突然就觉得生活无比幸福。

    同样的,对于孟庭松来说,这段养病回家度过的假期,也是属于他和秀秀的美好时光。

    平日里,秀秀去上学,孟庭松留在家里,有幸看见隔壁那座四合院改成的私房菜馆。虽然位于胡同之中,显得比较僻静。

    可是,一到中午下午的饭点,食客们就都纷纷登门了。

    就如秀秀在信中所写的那样,来的这些都是顶级老饕。他们穿着打扮都异于常人,有人甚至会带着秘书,带着手下。大门口也经常停着挺气派的汽车。

    这些人懂得吃,也懂得欣赏厨师的手艺,他们以吃他父亲做的仿膳孟家菜为荣。

    这在从前,孟庭松根本连想都不敢想??啥潭塘侥晔奔?,秀秀却帮助他父亲实现了梦想。

    不得不说,这实在很了不起。

    *

    秀秀每天一下课就会回家来,有时候孟庭松会掐着点去车站接她。两人一路走回家来,竟也是说不出的惬意。

    回家后,他们在一起吃饭。晚上的时候,他们偶尔也会去附近的小公园散步。

    这就是一天当中,他们两人最为自在的休闲时光。他们会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

    说到私家菜馆的时候,苏秀秀也会在孟庭松面前,绘制出另一副了不得的蓝图。

    孟庭松也没想到,一座宅院,一个私房菜馆,竟然也有着这么大的含义。

    一时间,看着眼前这个初长成的俊秀少女,孟庭松只觉得惊讶又神奇,同时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心动。

    秀秀的将来还真是很了不得。孟庭松突然也决定,不管怎么说,他也要拼命努力,追着秀秀继续前行才是。总不能被她落得太远了,不然他可就追不上了。

    到了周末的时候,孟庭松又提出要带着秀秀去动物园玩,或者去北?;障嗔裟?。

    可苏秀秀却觉得,周末公园里人太多,松哥现在的身体情况也不算太好。万一出去了再被人挤着了,反而得不偿失。倒不如继续留在家里,休息调整呢。

    于是,外出约会这件事,只得再次作罢。

    *

    孟庭松一直在家里养伤休息,闲来无事,只能看看书,看看电视。

    他倒是有心去厨房里,帮父亲做菜,打个下手什么的。

    可父亲却会很嫌弃地把他赶出来。

    “你这都受伤了,还来厨房里瞎转悠什么?还不够给我捣乱的呢?”

    “……”孟庭松顿时没了言语。

    自从他父亲在私房菜馆里当上大师傅之后,越来越有大师傅的气魄了。居然开始嫌弃起他的手艺来了。

    其实细想想也是,厨房里有母亲打下手,还有池姨和师姐,的确用不着孟庭松做什么。

    再说起他的师姐池小红,也是个了不得的厨师。

    孟庭松这一手刀工,也是他父亲从小培养出来的,也算是厨师里的刀工好手。

    可是,他的刀工拿到池小红面前,就不太够用了。

    孟庭松忍不住想起父亲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你的厨师之路还远着呢。俗话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咱们了不得的厨师多了去了。所以,你可千万不能骄傲?!?br />
    这些年来,孟庭松一心扑在部队训练上,他的厨艺的确疏于练习,也很久没有进步了。想到这些,孟庭松不禁又有些气短。

    如今的孟庭松,似乎又到了一个选择的关口。

    现在父亲有了可以施展厨艺的舞台,他凭着自己那身扎实的厨艺,名镇京城也是早晚的事。估计过不了几年,他就可以振兴孟家菜了。

    那么还需要他干嘛?

    而且,父亲此时的眼界和态度都已经跟从前不一样了,他还需要他这个继承人么?

    孟庭松心里有些疑惑了。

    特别是在周日下午,看见小橙和天青在厨房里玩雕刻萝卜的游戏。

    那也是他小时候曾经玩过的游戏,都是厨师的基本功??蠢锤盖滓丫冀瘫淼鼙砻昧?。

    孟庭松就发现,带在他头上二十多年的紧箍咒,好像突然就消失了。消失得让他有些措不及防。

    一时间,他反而变得更加茫然了,不知将来要何去何从?

    没办法,为了分分心,孟庭松只得做一些医生允许的康复训练,争取早日恢复起来。

    到了11月份,天慢慢转冷,孟庭松眼看着一天一天好起来了。

    再过几天,他就要回部队报道去了。

    苏秀秀有些心事重重的。上辈子,她遇见师傅的时间眼看着也就快到了。

    苏秀秀甚至有种预感,一旦错过了这次机会,很可能这辈子就跟师傅无缘见面了。所以,她再怎么想掩饰情绪,仍是带着些许的紧张。

    孟庭松还以为,秀秀是舍不得他的离开,所以,又再次邀请秀秀一起去动物园。

    苏秀秀一算时间和地点都差不多,思来想去,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此时,松哥运气正赶上上升期。倘若有他在场,再帮上一把手,说不定会改变上辈子一些事情呢。

    当天夜里,苏秀秀又做了关于师傅的梦。

    那还是上辈子的事情,刚好就是苏秀秀最落魄的时候。

    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自然是非常努力,可刚干了一个月,就被老板辞退了。

    老板嫌她个头小,没有力气,一只耳朵还有残疾。

    有时候,老板吩咐苏秀秀做什么事,她都听不清楚。

    所以,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把苏秀秀给辞退了。

    好在那老板到底还有几分良心,把整个月的工钱都给苏秀秀了。又看她可怜,还多给了十块钱。

    不然,苏秀秀肯定还得想办法继续跟他闹腾。

    没办法,人穷志短,为了生计,她完全可以不要脸皮。

    苏秀秀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把钱收在里面的兜里,低着头匆匆往家里走去。

    那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家,只是她临时租住下来的一间十平米的小破平房。

    那间房子是没有窗户的,只有一扇破门,门上有个小窗口,好在还算结实。不然,苏秀秀晚上都不得安生了。

    由于又被辞退了,苏秀秀连下个月的房租在哪里,都不知道。说不定,等到下个月就会被房东赶出来。

    苏秀秀想到这些,就一肚子都是怨气。

    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离开大伯家之后,她的日子就很不好过。

    可恨大伯母没让她念完初中,她连好点的工作都找不到,体力活又干不了,连挣钱吃饭都成问题。

    那时候,苏秀秀才17岁,一个半大的孩子。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有的只是一个破旧的行囊,一身破衣,一双破烂的鞋子。这让她看见来实在狼狈,甚至有些惨不忍睹。

    苏秀秀搓着手,思量着晚上吃一顿饱饭,明天再到处去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

    只要能找到新的工作,她也就算是有活路了。

    苏秀秀走着走着,就见前面围着一大堆人。她还以为有什么便宜可以捡呢。于是就凑上前去,挤进人群,探头一看。

    地上正躺着一个比她更惨的人,那人满脸都是血,也看不清楚是男是女,但是从身形和发色上看,应该是个瘦小的老太太。她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破旧衣服,古古怪怪的,好像是个神婆。

    旁边儿的人也正说呢,有人找她算命,她一摸那人的手,她直接就说让那人回去准备后事吧。

    那个客人是个壮汉,被气得不成,又是暴脾气,当场就不管不顾地把这个神婆打一顿。

    偏偏,这神婆却连躲都不知道躲,倒像是个傻子,只是一再重复,“命该如此,活不久了!”

    那壮汉就更不肯轻易收手了,直到打得头破血流,他也怕闹出人命,这才慌忙逃跑。

    苏秀秀心话说,没想到还有人比她混得更惨呢?

    苏秀秀本来有心想走,她都这么惨了,大概也没能力帮助别人了。就想先走了。

    没想到,那人也不知怎么搞得,一把就抓住了苏秀秀的脚。

    苏秀秀被吓了一跳,差点喊出来。

    再一看,那老太太还在躺着呢。

    旁边那么多人,有人白白胖胖,衣着整齐,一看就很有钱。却没有一个人肯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这个老太太。反而指着她骂道,“这就是个神婆。是个老迷信,有些神神叨叨的?;罡盟淮?!”

    苏秀秀听了那些话,就忍不住来气。

    她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把这老太太给扶起来了,拖着她,就向自己家里走去了。

    说来也怪,刚才这老太太还一动不动的躺着,倒像是晕过去了似的。

    苏秀秀一拖她,她反倒能自己走了。

    苏秀秀心里觉得古怪,只是一想到她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招人惦记的。又觉得这小老太太跟她的处境也差不了多少,都是一样的无依无靠。不免就动了恻隐之心。

    最后还是把老太太给拖家去了。

    *

    到家后,苏秀秀也没办法,她手里也没两个钱,不可能送老太太去医院看病。

    刚好,她住的那地方都是穷苦出身的人,干什么的人都有。

    苏秀秀干脆就找了那个卖跌打损伤药的老头,拉他过来给老太太看病。

    那周老头一见这花里胡哨的老太太,就下了一跳,指着苏秀秀鼻子说道。

    “你这丫头是不是傻呀?这老神G倒在地上半天了都没人管,你倒好,还把人给捡回家来了?你连自己都快养不活了,还有心情做这好事儿呢?”

    苏秀秀听得有些不耐烦了,只得催促道?!澳憔捅穑眯恼飧隽?,赶紧给她弄点药吧。不然在我这里死了,就更不好办了?!?br />
    那周老头看了苏秀秀一眼,实在拿她没办法,只得叹了口气,又给苏秀拿出了几包药,教她怎么给老太太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