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第 13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0

    苏秀秀想着, 怎么也得拿出点钱给周老头, 就开始翻内兜。

    可那老头却说道?!案裁辞??你不是刚丢了工作吗?先想办法吃饱饭再说吧。要钱先欠着, 你有钱了再给我就是?!?br />
    这周老头虽然嘴巴不好,说话也不算好听,可他对苏秀秀这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却是很照顾的。

    苏秀秀自然也记着他这份情谊。

    后来, 又按照那老头说的方法, 打水先给老太太的伤口清洗干净,不留半点泥沙粒子,这才把那些药粉,小心翼翼地给她涂上了。

    苏秀秀那时完全是处于一时好心, 想救活老太太,也没想那么多。

    可救活了之后,那老太太就两眼完全瞎了。

    那个造孽的混账,拿着砖头刚好拍在了老太太的眼睛上,伤了她的眼珠。苏秀秀找的老周也没本事治这个。

    后来,苏秀秀干脆就把老太太留在她家里,有吃喝也分她一些。

    另一边,苏秀秀又继续想方设法找活干,可她条件实在不行, 仍是很艰难。

    经常是极低的工资被雇佣了, 很快就又被开除了。如果工资不给她, 苏秀秀也免不得想方设法, 再跟那老板闹事。

    可日子再怎么艰难, 她也没有赶过那个瞎老太太。

    苏秀秀也知道一旦赶了她,那小老太太估计就活不成了。她做不出这事来,两个苦命人干脆就结伴一起过日子了。

    后来,瞎婆婆伤好了,就说自己是瞎婆婆?;刮仕招阈?,要不要跟着她一起当神G赚钱?

    苏秀秀说:“我可不会那些?!?br />
    瞎婆婆就说:“不用你会,你就负责扮仙童赚钱就完了?!?br />
    “那万一又被打了可怎么办?你看不见,所以不知道,我生得瘦小得很,力气也小,根本就扛不住别人一拳头?!彼招阈阌炙?。

    瞎婆婆侧头两眼直直地“看”向她的身边,Y森森地说道:“你放心,打我那人他活不过这个月?!?br />
    苏秀秀又好奇地问道:“真的么?到底怎么回事?”

    瞎婆婆却只是说:“以后你跟我学点东西,以后也就知道了?!?br />
    苏秀秀那时候眼看就快断粮了,她思来想去,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行吧,那我就跟您一起混口饭吃?!?br />
    后来,两人一起做了神G。

    苏秀秀给瞎婆婆当了眼睛,那老太太却是个有真本事的。她没办法看相,就给人家摸骨。

    她说得那一套,一般都很准。慢慢地,她们的钱越来越多,日子也好过了。苏秀秀自然也不用再挨饿了,个子也长高了不少。

    瞎婆婆虽然是个孤寡性子,可是十分疼苏秀秀。相处下来,两人也就成了家人。

    苏秀秀干脆就拜了瞎婆婆师傅,学了几分真本事。

    等到她们的日子变好了。苏秀秀也曾后悔过,如果当初她能把瞎婆婆,送到大医院去治疗,说不定还能保住她那一只眼睛。

    那老太太却说?!罢馐敲凶⒍ǖ谋ㄓ?,怨不得别人?!?br />
    而且,她俩眼全瞎了之后,反而多了看透生死的本事。

    后来,瞎婆婆就带着苏秀秀一路行骗,把神G这个勾当,做得风生水起。

    瞎婆婆似乎什么都知道,人也是神神叨叨的,倒是教了苏绣绣不少真本事。

    而且,两个苦命人凑在一起之后,命就变得非常好。

    所以,三十年后,苏秀秀靠着半蒙半骗,几分看相的本事,也就成了玄学大师。

    *

    苏秀秀既然有幸重生回来,前世所欠的恩情,今生必然要还。至于她师傅的命,苏秀秀自然也会救。而且,这次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她的眼睛。

    第二天早上起来,苏秀秀脸色并不太好,就好像没睡好觉的样子。

    孟庭松一看她这样,就不免有些担心,他想着倒不如这次先不去动物园了,让秀秀留在家里好好休息。

    可苏秀秀却不同意,仍是坚持一定要今天出门。

    孟庭松实在说不过这姑娘,只得点头答应了。

    两个人都收拾好了,就出了成府胡同,到了车站。

    就在孟庭松想拿水给苏秀秀喝的时候,一辆比较空的公共汽车正好进站了,孟庭松也来不及看车牌子。

    苏秀秀三步两步就上去了,孟庭松自然是跟在她的身后。

    孟庭松平日里一直在部队呆着,家又住在昌平,对京城的路段并没有那么熟,只是隐约记得他回来时坐的车。

    所以,即使是听了站名,他也没发现这辆车有什么问题?

    另一边,苏秀秀一上车,就靠在椅背上,合上双眼,闭目养神。

    孟庭松看过去,能看见苏秀秀眼底的那道青影。知道她昨天晚上没睡好,孟庭松自然也不愿意打扰她。

    所以,这辆车开了得有半个小时,一直到了终点站,他们才发现坐错车了。

    这也是难免的事,俩人自然也不会互相责怪对方。

    下车后,孟庭松原本想着再找合适的公共汽车坐回去。实在不行的话,坐同一辆车返回成府胡同那边,再坐车去动物园儿也是可以的。

    哪怕直接回家休息,他也没什么意见。

    只可惜他想得挺好,一下车却发现苏秀秀脸色苍白得厉害。

    孟庭松也顾不得其他,搀扶着苏秀秀就想找个Y凉的地方,先休息一下。

    两人往前走没多久,就拐进了一个胡同。

    那里正在闹事儿,只见一个身形高大的恶汉,正在殴打一个穿得破破烂烂,花花绿绿的老太太。

    苏秀秀平时就是个心善的人。孟庭松一直觉得这姑娘的骨子里就有些嫉恶如仇。

    一看那边恶汉欺负老太太,苏秀秀顿时就不能忍了。放开孟庭松的手,大步向着那边就走去。

    她又忍不住喊了一声?!澳阍俣执蛉?,我就到派出所找警|察来!”

    原本街上的人都在看热闹,也没人制止,那大汉就像打了J血似的,正要拿砖头往老太太的脸上拍。

    突然跑出来这么一个小姑娘,冲着那边大吼了一声。

    那个身高一米八的壮汉就跟中了邪似的,手抖了抖,那块砖头怎么也砸不下去了。

    这只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

    下一秒,那恶汉回头一看,竟然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阻止了他。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他很快就扔下那老太太,向着苏秀秀这边走过来了,手里还拿着那块儿板砖,嘴里也不干不净地骂道。

    “关你这个小毛丫头鸟事?你大爷我想打谁就打谁?不让我打那死老太婆,我今天就好好教你这小死丫头怎么做人?看你还敢不敢去派出所报案了?”

    那壮汉一开始只是吓唬苏秀秀,这时候但凡是聪明点的孩子,也该转身逃跑了。

    只可惜苏秀秀根本就不为所动,只是面无表情地瞪大眼睛看着他。她那双眼睛就像寒潭似的深不见底,直看得壮汉心底一阵阵地发寒。

    这壮汉也是个混蛋,他也是被老太太戳中了心事,才发了疯似的打她。

    反正事已至此,他已经是那种情况了,就算再把人打死,他也无所谓。

    想到这里,壮汉又拿起砖头,向着苏秀秀一比划,却被她身后的孟庭松抓住了手腕子。

    孟庭松也算是刚大病初愈,现在恢复的算是不错了。

    可是,整个夏天最热最晒的时候,他在医院里躺着养伤,因此他整个人都闷白了许多。

    再加上他从小就练武的缘故,他个子虽然也有一米八,可他那身?。胰床⒉皇置飨?。穿上宽大的长袖衣服,根本就看不出?。依?,就显得这人比较瘦弱。

    围观的人也都没把孟庭松放在眼里。却没想到,孟庭松伸手一抓,那壮汉“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他手腕子就像被捏碎了一样地疼,那块儿刚刚还行凶的板砖瞬间就扔在了地上。

    这壮汉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一见孟庭松是个硬茬子,连忙道歉求饶?!按蟾?,我知道错了,我这也是喝多了,脑子犯浑。我就是个混蛋王八蛋,大哥,你饶我这一次吧?”

    事情飞转之下,让围观的人都吓了一跳。他们还以为这个壮汉有多厉害呢。没想到刚才打老太太,欺负小姑娘的时候,他那么凶残,现在到了个年轻小伙子面前,他就怂成这样了。

    一时间,众人对他也是有些不耻。

    这时,苏秀秀却冷冷地说道?!八筛?,这个人把老婆婆打得那么惨,一看就是大J大恶之徒,就该送他去派出所才是!不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行凶打人,他还以为没有王法了是吧?”

    那壮汉听了这话,顿时火冒三丈,他刚想骂苏秀秀。

    孟庭松手上微微一用力,他又惨叫了一声。那些骂人的脏话,自然也都咽回到肚子里去了。

    苏秀秀也顾不得这个恶汉了,她连忙跑过去,检查瞎婆婆的伤势。

    刚刚瞎婆婆被这人一甩,依然是摔在了地上,大概是昏过去了,一动不动的。

    苏秀秀被吓坏了,心说该不会因为她的缘故,改变了师傅的命运吧?

    她连忙上前想扶起瞎婆婆,赶紧送到医院去急救。

    因为上辈子在这边住过,苏秀秀自然也知道。这附近有个医院,就在拐角。

    她倒是也不嫌脏,只是她刚一抱起瞎婆婆,那瞎婆婆喉咙里“咕隆”了一声,自己就坐起来了。

    她眯着眼睛,哑声说道?!懊还叵?,姑娘,我没事,你不用管我了?!?br />
    她也知道别人都是嫌弃她的,难得遇见一个小姑娘愿意救她,她自然也不想给人家添堵。

    苏秀秀却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小瓶云南白药来,倒出了一些,糊在了瞎婆婆的脑门儿上。

    “怎么没关系???你脑门儿都被他打破了?!?br />
    这年月,云南白药也是很珍贵的,一般人有条件的话,都会在家里藏上一小瓶,受伤的时候,就弄一点粉上去。

    哪里像这个小姑娘似的,为了给一个叫花子似的人治伤,就拿出云南白药,直接给她糊上一小把。

    瞎婆婆只觉得头上一疼,血似乎也止住了。

    她心里也正奇怪着呢,刚刚这小姑娘吼那一声,已经带着些许的灵气了。

    瞎婆婆原本以为,这姑娘也是跟她一样的人??上匀徊皇?,她涂有几分灵气,却还不会控制。

    后来,这姑娘用手一碰她的头,瞎婆婆心里立刻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似乎她们两个命中注定,就该有一段缘分似的。

    瞎婆婆这才忍不住睁开双眼,秀秀正好也很关切地迎上去看她的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苏秀秀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师傅的右眼果然还是完好无损的,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只是她的左眼就像蒙了一层厚重的雾气,早就已经看不见了。

    另一边,瞎婆婆用那只独眼,乍一看这小姑娘的面相,忍不住大吃一惊。

    这姑娘大概是几辈子都在行善积德,才有了此生这番光景。

    她福泽深厚,幸运亨通,生活富裕,衣食无忧,并且还长寿,将来可以尽享儿女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