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第 13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1

    也不知道是不是伤着额头的缘故, 瞎婆婆只觉得自己的相术好像变强了许多。

    她本来在相术方面比较弱, 可是一看这小姑娘的脸,却变得异常清晰起来。

    一细看就发现,刚刚她的第一感觉并没有错。眼前这小姑娘当真跟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瞎婆婆半生凄苦, 亲缘尽断,哪里还有什么亲友?

    可这孩子实在好生面善, 长相却同她祖母有五分相像,特别是那双眼睛,几乎一模一样。

    她祖母天生神眼, 幼时给人看相,就断得神准。

    她家中几代人, 也就出了祖母那么一个。

    可眼前这个年轻的孩子, 却有着这样一双眼睛,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一时间,瞎婆婆倒想问问这孩子是不是姓文?

    可一细想, 自己已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又何必胡乱攀亲戚,再妨碍了别人。

    更何况,这小姑娘只是出于一片好心, 想要救她性命, 对她并无半点恶意,也不想利用她做些什么。

    正在瞎婆婆胡思乱想着, 只听苏秀秀又开口说道:“不管怎么说, 咱们还是先去医院里看看吧, 您这伤势看着还挺严重的?!?br />
    倘若是别人的话,瞎婆婆就算立时死在了马路上,也不愿意受别人恩惠。

    欠下别人的恩,说不定将来要用自己这条残命来偿还。

    可眼前这小姑娘却不太一样,就是让瞎婆婆忍不住想要信任她,亲近她,同她结下因果。

    于是,瞎婆婆并没有拒绝,而是任由苏秀秀把她扶起来。

    另一边,已经有好心人把民警叫过来了。

    那个恶汉一看见警察来了,当场就想逃跑,却被孟庭松死死地按在原地。他这才老师了下来,孟庭松也就放开了手。

    民警过来一问,这个恶汉居然因为老太太的一句话,当街行凶,差点把人打死。

    再一看瞎婆婆那一身伤,满脸的血,顿时就觉得眼前这个凶恶的壮汉不太对劲。

    因为前几天,别的区刚好发生了一起深夜抢劫强x未遂,暴力致人死亡的案件。

    最近这两天,他们派出所刚好收到了上面的通知。

    这位年轻的民警一看,这个壮汉行凶的方式,跟那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十分相似,于是当场就起了疑心。

    年轻的民警也不想打草惊蛇,没提那件案子。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就拿出手铐子,想给壮汉先拷上再说。

    那壮汉本来已经被孟庭松制服了,老老实实地站着,可一见这个明晃晃的手铐,顿时就受了刺激,又开始发了疯似的挣扎。

    他上前用力推开了民警,从裤兜里又掏出一把□□,伸手就想抓旁边的瘦小女人当作人质。

    那女人看着尖刀已经吓傻了,完全就不知道躲开。

    民警也是刚刚毕业,分到派出所没多久,他对这种事情,经验明显不足。

    一看那人要抓人质,他再想上前阻止,就已经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孟庭松几步冲上前,一把就推开了壮汉的手,紧接着三下五除二,又卸了壮汉的刀,同时也摘了他的右手。

    随着壮汉一声痛呼,孟庭松一脚又踢在了他的膝盖上。

    壮汉两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在电光火石之间,熊一样的高壮恶汉已然被那个帅气地年轻人掀翻在地。

    却没人能看清楚孟庭松的动作,没办法他实在太快了。

    一时间,围观的众人都傻了,在旁边扶着瞎婆婆的苏秀秀也已经看傻了。

    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极了武侠电影里的片段。谁也没想到,它突然就发生在他们的眼前了。

    苏秀秀看着松哥龙行虎步,满身的阳刚之气,顿时被晃得头昏脑胀的。

    一时间,她满眼都是线条优美的大长腿,以及那坚韧又灵动的腰腹。

    没办法,她的未婚夫实在帅呆了,就像电影里的超级英雄一样。

    苏秀秀脸热得够呛,她甚至怀疑自己就要流鼻血了。有那一瞬间,她甚至有点想告诉所有人,那是我男人!

    这时,也不知道是谁,下意识地鼓起掌来,以此来对孟庭松表示自己的敬意。

    很快,一个接一个,掌声连成了片,其他人也忍不住鼓起掌来。

    孟庭松实在很像是当代的隐士侠客。

    这时,民警也匆忙走过来,对孟庭松说道:“谢谢你了,同志。我怀疑,这人是抢劫杀人的通缉犯。多亏了你帮忙制服了他,不然这人恐怕还会再行凶?!?br />
    孟庭松连忙说道:“没什么,不过举手之劳而已?!?br />
    这时,又有一位老民警匆匆赶过来了,年轻刑警很快就把事情跟他说清楚了。

    两人本来想请孟庭松到派出所去协助调查,做笔录,没办法孟庭松只得拿出证件给他们看。

    最后,孟庭松和苏秀秀两人一起,还是先把瞎婆婆送到医院去了。至于去动物园约会的事,只得暂时作罢。

    路上,苏秀秀还怕孟庭松伤口没好利落,刚才又跟那个壮汉动了手。就忍不住问松哥,“你刚刚没事吧?伤口要不要紧?”

    孟庭松随口说道,“我的伤口早就好了,而且,我也一直在做复建呢。昨天去医院,医生也说没事了,可以回部队去了,秀秀,你就放心吧?!?br />
    苏秀秀这才放下心来。

    *

    到了医院,两人又帮着瞎婆婆挂号,缴费。

    孟庭松知道秀秀手里没多少钱,就抢先一步,把这些事儿都给办了。

    等到进了诊室,医生给瞎婆婆细细地检查了一番。

    由于苏秀秀救人比较及时,老太太看着满脸是血,实际上,伤得并不怎么严重。

    医生帮瞎婆婆消毒,上好了伤药,又在苏秀秀的提醒下,给老太太开了些眼药水和内服的伤药。

    然后就对他们说?!翱梢韵劝牙咸厝バ菹⒘?,只是她左脚扭伤了,要多注意休息。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平时可以多喝些骨头汤之类的?!?br />
    出了诊室之后,孟庭松去拿药。

    苏秀秀陪着瞎婆婆坐在大厅里躺椅上,她原本早就知道瞎婆婆无家可归,正在到处流浪。

    可这事却不能直接说出来,于是,迂回着开口问道?!澳衷诳捎新浣诺牡胤??我和松哥等下先送您回去?”

    瞎婆婆看了苏秀秀一眼,这小丫头满脸都是关心,而且眼底情绪外露,看着她也格外亲近。

    而且,跟苏秀秀在一起的那个年轻后生,刚刚是一路把她背到医院来的。同样也没有嫌弃过她。

    这对缘定三生的小情侣,都是厚道心善且有福气之人。倘若跟他们在一起,说不定也不会受她连累吧?

    说到底,瞎婆婆还是想问问这个空有灵力,却不会控制的孩子,到底跟文家有没有什么关系?

    倘若苏秀秀真是他们文家一脉,作为同族长辈,她就更不该走了,反而应该多多看护照顾这孩子才是。

    瞎婆婆沉思半响,才开口对苏秀秀说道,“我身无长物,也没个落脚的地方?!?br />
    苏秀秀果然接口道?!拔壹依锘顾憧沓?,也有空屋。倒不如,您先去随我回家去小住一段时日?!?br />
    瞎婆婆自然也点头答应了。

    这时,孟庭松也拿完药回来了。三人一起走到了医院外面。

    苏秀秀见瞎婆婆脚扭伤了,不方便行走,干脆就打了辆出租车。

    司机一看见瞎婆婆这身打扮,衣服上还有血迹,就被吓了一跳。差点就不拉他们了,怕出事。

    没办法,苏秀秀只得先给了钱,又跟那位师傅解释。

    老婆婆凭白无故被一个无赖汉打了,他们看不过眼,带她过来看病的,现在要带她回家去。

    司机一听苏秀秀他们也是做了好事,这才答应拉他们回家。

    *

    一路上,苏秀秀就思量着,可以把瞎婆婆安排在一个清静的角落里,到时候也不会受到什么打扰。她也好方便照顾瞎婆婆养伤。

    可到了门口,瞎婆婆一见容家大院总有人出来进去的,旁边儿还是一家古香古色的私房菜馆。她抬眼一看,进那菜馆的非富则贵,都不是一般人,旁边还停着汽车。

    瞎婆婆虽然也想知道,苏秀秀到底跟她有没有亲缘关系?却又不想给他们家里添晦气。

    到时候,那些客人冷不丁一看见她这副打扮,很可能就不愿意来这私房菜馆吃饭了。这要再传出什么流言蜚语,这边的买卖就彻底毁了。

    所以,车刚找好位置停了下来,瞎婆婆就对苏秀秀说道。

    “这里人来人往的,实在不利于我的修行。倒不如,我自己找个地方安置下来。你有空来看我就是?!?br />
    苏秀秀却知道,瞎婆婆根本就没有亲人了,也没地方可去。她定是怕自己连累了他们。

    苏秀秀想了想,又对她说道?!安蝗徽庋?,您稍微等我一下。我家还有一套小房子,倒也算安静,利于您修行,我先进去找我妈拿一下钥匙?!?br />
    瞎婆婆看了她一眼,还是点头答应了,松哥也留在车里陪着她。

    那司机想,这小姑娘还真是个大好人,救了这小老太太一回还不算完,还非要给她安排住处。

    这种做法虽然有些幼稚又傻气,可也挺让人佩服的。

    *

    苏秀秀匆匆下了车,进了容家大院,直接就找到了五乃乃。

    母女俩见面后,来到里屋。

    秀秀就把他们在路上,救了一位老婆婆的事情,直接和五乃乃都说了。

    五乃乃一听,那老太太虽然穷困落魄,却因为怕影响他们家生意,就不肯进家门。顿时就觉得这人为人处事还是颇有章法的,应该也是懂礼仪之人。

    况且她也了解秀秀的性子,干脆就拿出一套钥匙,递到了秀秀的手里。

    “之前,咱们住的那套房子,离这边儿比较远。你到时候想要照顾瞎婆婆也不太容易。到不如这么办吧,当年你爸也给我买了一套小院子,就在彭小茹他们家后边那条耳朵胡同里。

    当年我也只住了半个月,后来就跟你爸搬到大碗胡同那边去了。

    去年,那房子也还回来了,就放在那边也没人用。之前,我本来还想给你孟叔开饭馆用。结果,你爸又买了隔壁那栋宅子。

    我那小院子也一直空着,你先把那位瞎婆婆安排去那边住吧。倒也还算清静,平日里也无人打扰?!?br />
    说完,五乃乃就把钥匙给了苏秀秀。

    秀秀听了这话,眼圈一红。

    上辈子,她跟虾婆婆情同母女,牵连甚多。从贫困无依,到后来名声鹊起,日渐发达富裕。她们师徒二人一直相依为命。

    即使苏秀秀只有一碗饭,也会毫不犹豫地分瞎婆婆半碗吃。

    可母亲却不知道她们有这样深的关系,却因为她的一句话,就愿意把房子借给一个孤苦无依,忘记天涯的老婆婆居???

    一时间,苏秀秀心中感慨万千。她唇角微微抖动,最后还是对母亲说道。

    “妈,那位瞎婆婆不同于常人,我能感觉到我们之间联系颇多。将来说不定还会有更深的联系?!?br />
    五乃乃连忙打断她闺女,又说道,“好了,你先把人带过去安顿下来再说吧。咱们俩要聊天,也不急于这一时。别再人家受伤的老婆婆等太久了?!?br />
    苏秀秀点了点头,很快就离开了。

    五乃乃看着闺女的背影,忍不住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丫头,平日里就很喜欢神神叨叨的东西。也不知道认识这么一个瞎婆婆,到底是好是坏?可别到时候,真的变成小神G了吧。

    可她家老头子,却总想着找个师傅,好好管管秀秀这丫头呢。也不知道这瞎老婆婆到底跟秀秀到底有着怎么样的缘分。

    五乃乃坐在屋里这样胡思乱想,她打定主意,等容五爷回来了,要好好跟他说说这事。

    实在不行的话,另找地方安置了这瞎婆婆就是了。

    *

    另一边,苏秀秀出了容家大门,很快就上了出租车。

    又让司机师傅,向着彭小茹家住的那条胡同后面的耳朵胡同开去,路上她又对瞎婆婆说。

    “刚才。我已经跟我妈拿了钥匙,不如您先在那边小院子住上一段时间。人比较少,倒也还算清静?!?br />
    瞎婆婆点了点头,一脸平静地看着车外。从一开始获救,她就并没有对苏秀秀和孟庭松说过“谢”字。他们这些人都讲究因果,她欠下的所有债,总是要还回去的。

    车子拐了几道弯,很快就到了一个普通的院落前面。

    苏秀秀和孟庭松又把瞎婆婆搀扶下来。

    司机也知道,他们都是好心人。

    苏秀秀想多给点钱。司机非但没有要,反而又退了五块钱给她,只说是刚刚给的还富裕了。他不要小费的。

    苏秀秀也没办法,只得接过那钱,又跟那位司机大叔道了谢。

    那位司机大叔也是个痛快的人,又说道,“你们这是做好事救人呢。我哪儿还好意思多收你们钱呀?”

    说完,他就把车开走了。

    *

    苏秀秀从兜里拿出钥匙,开了大门,进去一看,地方不大不小,方方正正的一个院子,倒也显得十分僻静。

    由于已经将近一年时间,没人过来住过,院子里只剩下一些树叶子杂草之类的东西。

    不过之前到底是好好收拾过了,除了浮面上那些东西,还算比较干净。

    苏秀秀忙把瞎婆婆扶进屋里,让她先坐在了凳子上休息。

    她想先找个水壶,烧些热水给瞎婆婆喝。

    只是这院里是被人腾出来的,只剩下一些老旧没人要的家具。

    屋里只有一个破旧的木柜子,几张破椅子,一个破旧的木头桌子,还有一个沉重的雕花木头大床。

    柜子里,还剩下两个边上有缺角的瓷碗,至于其他的东西就什么都没有了。

    苏秀秀一看,这也太空了,就想出去添置一些东西回来。

    那瞎婆婆却拦着她,说道?!拔抑捌苌碓谄泼砝?,桥D底下,现在能有瓦片能遮住头顶就算可以了。你千万别再为我乱花钱了,不值当的。我老太太也享不起这份福气?!?br />
    这时,孟庭松却说?!靶阈?,你先陪着瞎婆婆聊着,我先出去弄点儿吃的过来?!?br />
    说话时,他又使了个眼色,苏秀秀这才知道,松哥要去给瞎婆婆倒腾东西去了。

    她又说道:“那不然松哥,你先回家去看看?!?br />
    容家大院住的人多,东西也多,起码锅碗瓢盆,铺盖被褥之类的东西,还是有不少的。

    孟庭松点了点头,很快就离开了。

    苏秀秀找了个破笤帚以及一块儿抹布,就想先把这屋里收拾一下再说。

    可瞎婆婆却说道:“你要干这些事情,倒不如跟我聊天,说说话呢?!?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连忙走了过去,嘴里说道:“您想跟我说什么就说吧?!?br />
    瞎婆婆问:“你有灵气多久了?”

    苏秀秀整个人都愣了,上辈子瞎婆婆可没跟她提过什么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