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第 13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2

    苏秀秀上辈子就知道, 师傅似乎有些非常之法, 好像还能驱鬼辟邪。

    可这些东西,她却从没让苏秀秀沾过。

    苏秀秀后来倒也曾经想学这些来着,却被瞎婆婆狠狠骂了一通。

    “好好的一个丫头, 你的人生还长着呢,老老实实把看相学扎实了, 就够你吃饭的了,瞎学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

    上辈子,师傅就当真没有跟她透露过分毫。直到重生了, 师傅这才问了她关于灵气的事。

    看着苏秀秀一脸茫然的样子,瞎婆婆才知道, 这丫头根本就没入门, 完全就是野生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是遇见了什么机缘,才能走到如今这种地步?

    也罢,她是打定主意帮她一把了。瞎婆婆叹了口气, 又问苏秀秀。

    “那你平时难道就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两人相处了大半辈子,苏秀秀实在太了解瞎婆婆性子了,只需一眼, 就能看出她的亲近之意。

    瞎婆婆摆明就是发现了她有些非常人之处, 所以现在想要出手帮她一把。

    苏秀秀思来想去,还是不想在师父面前撒谎掩饰了??芍厣鞘? 实在有些吓人, 她倒不如换种说法, 把这一切都归为预言梦境。这样的话到也说不过去。

    想到这里,苏秀秀垂下眼睛,一脸平静地说道,“我总能梦到一些即将发生的事,就像预言似的,现实生活中总会发生那些事。倘若我根据梦中暗示,做出改变的话,现实也会因此而改变。我也会因此而避免一些事情?!?br />
    听了这话,瞎婆婆的眉头微微皱起,她看向苏秀秀的眼神也更加严肃了些。

    苏秀秀顿了一下,又开口继续说道?!捌涫?,我昨天梦见您了,原本今天我是打算要跟松哥去动物园的,可我实在不放心,就特意带着松哥过来这边看看。

    如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倒是还好,我们就继续去动物园玩??烧馐碌娜坊故欠⑸??!?br />
    瞎婆婆抿了一下嘴唇,又开口问道?!澳敲?,在你梦里,我最后怎么样了?”

    苏秀秀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垂下头,含混地说道?!跋沽?,另一只眼睛也瞎了,被那个壮汉用砖头拍的!”

    所以,当时苏秀秀一看见那个恶汉要拍她的脸才急了,她的声音力也带着浑厚的灵气。那人虽然杀气冲天,却还是被震慑住了。

    可这姑娘虽然并不会控制自己的灵气,在关键时刻,却可以把自己的力量爆发出来。

    这样一来,事情倒也算说得过去。

    原本,瞎婆婆还以为苏秀秀只是一时仗义相助,机缘巧合帮她一把。

    没想到苏秀秀却是抢先一步,救下了她的一只眼睛。

    之前,她还想着这个因果要怎么还。现在看来,是还不了。

    这小姑娘懵懵懂懂的,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改了她的命。

    这可是难得的好本领,同时也十分凶险,一念之间,就有可能走上邪路。

    小姑娘救了她一命,她少不得尽心竭力,看护她这一世了。

    而且,瞎婆婆心里怀疑,如果不是她们之间有所关联,这姑娘根本就不会梦见她。

    于是,瞎婆婆用那只完好无损的眼睛看着苏秀秀,又问道:“你还梦见过别人和其他事情么?”

    苏秀秀自然也不瞒她,又开口说道。

    “上次是八月中旬,我梦见我松哥受了重伤,他的战友喊了他的名字,他却始终没能睁开眼睛。那时候,松哥很久没跟我联系,我也实在很担心他,就打电话到了他部队那边。果然,有人告诉我,松哥就是受了重伤了,不过现在手术已经成功了。我又连忙去医院看他。

    我梦到事情好像都很准,我对这事也算比较警觉了?!?br />
    瞎婆婆又问她,“那你还记得不记得,这是从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苏秀秀沉思了片刻,又开口说道?!熬咛宕邮裁词焙蚩?,我也说不准了。不过,第一次做梦好像是在我15岁那年,我大伯母把我卖给人贩子了。

    那个女人说要给我介绍工作,带我去广州??墒导噬?,她就是人贩子,想把我卖到山沟里去。

    我当时逃跑过,被他们抓回来,打了一顿,又被灌了很多药。

    我一天到晚昏昏沉沉,迷迷噔噔的。那时候,我就想着倘若我要是真的睡着了,这辈子肯定也就完了。也不知道怎么着,半梦半醒的,始终能保持着三分清醒。

    那天刚好到了火车站,我趁着那些人贩子一不注意,就跑出去向松哥求救。后来,松哥和他战友就把我们都给救了。

    我一连昏睡了好几天,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我只知道,如果我自己不能站起来,不能勇敢地面对那些人,不想办法改变自己的话,我这辈子必将会生无可恋,过得很惨?!?br />
    瞎婆婆听了她的话,忍不住有些心惊。

    她也没想到这般福泽深厚的小姑娘,曾经有过那么悲惨的经历。

    她还以为苏秀秀出生在幸福之家,父母双全,家庭美满呢。

    没想到,她是在那种情况下,被人灌了药,为了逃脱,偶然间看破生死。这才因缘巧合改了自己的命。

    一时间,她婆婆突然对眼前这个有福气的孩子,产生了几分怜爱之意。

    可怜她小小年纪,就遭遇过那么不幸的事儿,却仍是心地纯良,意志坚定,也仍然愿意助人为善。她积累的福缘实在深厚,甚至把她的过去都给遮住了。

    瞎婆婆又问道?!按幽且院?,你就开始做梦了?做梦的次数很频繁么?是只会做预言梦,还是也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

    苏秀秀说,“我也不是经常做梦,通常都是沾枕头就睡,一夜无梦睡到天明。偶尔梦见了什么,第二天醒来,也都含混不清,我也说不出来。去年的时候,我的梦还模模糊糊,到了今年才开始发生了变化?!?br />
    瞎婆婆皱着眉头问?!凹热皇虑橛斜?,必然会有引起它的契机。你再细想想,可有什么其他的怪事发生?”

    苏秀秀刚刚都没瞒她,后来那些事自然也不会瞒着她。

    “那还是今年年初过春节的时候,我父亲和孟叔在庙会上摆了个炒面的摊子,生意很火。

    大年初七的时候,我们说好了要去逛逛庙会。偶然间,我却发现了一个专门拐小孩的人贩子。

    那个带头的女人,我曾经见过她,自然也一眼就认出来了。一想起发生在我身上的遭遇,我就恨他们恨得牙根痒痒。

    无论如何也不想让他们得逞。我就变着方的,想要救出被他们拐的那两小孩子。

    后来,在孟叔和公园保安们的帮助下,成功把两孩子给救出来了。然后我就发现其中有个小孩子被灌了药。而且,似乎有一段时间了。

    人贩子用的拿种药,我还是很了解的,那时候,我的后遗症特别大。我生怕那小孩子会有什么意外。而且,我看他好像发烧了。我实在不放心,就让我父亲跟我一起先把那孩子送到医院去。

    那天,我的状态很不好,总觉得那孩子没准会出意外。

    在医院的长椅上等着的时候,我似乎又睡了一觉,反正半梦半醒的,那种感觉我也说不出来。

    后来,我就觉得,那个小孩子要被什么人带走了。我心里却觉得可能要出事了。一着急,就不顾一切地大吼了一声,把那个人影惊走了。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等我再醒过来一问,那孩子已经救活了,也没有别的事了。

    我也说不清楚,那天我到底看见了什么?第二天,我就忘得差不多了。

    可从那以后,我的梦就变得清晰了许多?!?br />
    瞎婆婆听了她这段经历,反而更加惊奇。

    苏秀秀这孩子居然误打误撞,改了那孩子的命,给了他一线生机。她也因此积下了很大的福缘。

    倘若那孩子又是大气运之人,苏秀秀将来肯定也会受到庇佑。

    说白了,苏秀秀这是两次触碰到了生死线,难怪她有了这样的本领。

    想到这里,瞎婆婆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

    “你这也是误打误撞,误入了玄门。我老婆子倒是对这方面有几分机缘,你今天又救了我一次。咱们俩也算有缘分。倘若你要愿意的话,不如拜我为师。我今生必定尽全力护你?!?br />
    苏秀秀本来当场就想答应下来。却又想到,今生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已经有了家人。

    她的父母一心为她打算,疼她爱她,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给了她。

    倘若拜师这事儿,没跟父母说,她就自己擅自做了决定,未免有些太差劲了。

    苏秀秀想了想,还是对瞎婆婆说了实情。

    “我也想拜您为师,可这件事,我得先回家问过我爸妈,由他们做主才是?!?br />
    瞎婆婆也看出来了,就算从前苏秀秀命苦,过得很坎坷。

    可现在,她却有疼爱她的父母,生活也很幸福。孩子想回去问问父母,这事倒也合情合理。

    瞎婆婆自然也点头答应了下来。

    至于秀秀是否与文家有关,这事瞎婆婆打算等定下了师徒关系,以后再慢慢问就是了。

    两人正聊着,孟庭松已经抱了一大堆东西进了门。

    苏秀秀刚好隔着窗户看见,他手里被子褥子,又提着大包小包的,实在有些辛苦。

    也顾不得其他了,苏秀秀连忙看了瞎婆婆一眼。

    瞎婆婆说道:“行了,你快去帮忙吧?”

    苏秀秀这才跑到院里,帮松哥提包拿东西。

    瞎婆婆隔着窗子也看见了,那对青年男女相视一笑,满脸都是柔情蜜意。

    一时间,她也心中也有所触动。

    不管怎么说,当下里,她还是要先收苏秀秀为徒。至少也要先盯着她一些,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福泽深厚的小姑娘,不小心走上岔路。

    孟庭松和苏秀秀抱着东西进屋来之后,瞎婆婆看了看,自然也没有拒绝。

    他们俩又一起帮着瞎婆婆,把这屋里好好收拾了一番,又帮她把床铺都给铺好了。

    也把那些生活用品,也都放在了柜子上。

    孟庭松又拿出了一根拐杖,递给苏秀秀?!罢馐谴舐枞梦夷美吹?,说是当初大爷为了她也寻了不少这样的助形工具。她现在也用不着,倒不如拿给婆婆先用着呢?!?br />
    苏秀秀连忙接过拐杖,又递到了瞎婆婆的面前。

    瞎婆婆看了一眼,倒也是件趁手的工具,她随手接了过来,又对苏秀秀说道:

    “回去后,替我谢谢你母亲?!?br />
    她这话里透着一股深意,然而苏秀秀却没来得及多想,就被松哥喊去收拾厨房了。

    松哥还带来一小袋子米,刚好放进了那个陶瓷的小米缸里。

    两人又把灶台收拾出来,又洗净了碗筷,烧了一壶热水,灌在暖壶里。

    苏秀秀特意把热水,放在了桌子。又打了热水,给瞎婆婆洗了手。

    孟庭松这时也把热饭热菜摆在桌上。

    瞎婆婆看着整洁的屋子,为她而忙碌的这对青年男女,一时间忍不住有些恍惚。

    她已经很久没睡过这样明亮宽敞的房子了。愿意照顾她的人也都不在了。

    她本来想着,所有坎坷无非都是命中注定。她独自一人活了下来,无非是要继续受罪还债罢了。

    直到今时今日,她的想法却稍微有些改变了。

    隔着窗户,看着那对男女又开始在外面,归置院子。

    这里似乎越来越像个家了,瞎婆婆突然就预感到,她会在这里住上很久。

    这时孟庭松和苏秀秀也收拾得差不多了,这才告别了瞎婆婆,先回容家去了。

    *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动物园之行,算是彻底泡汤了。

    可由于苏秀秀看见了松哥英武不凡的那一面,两人单独走在一处的时候,她想到松哥那时的英姿,不免心中小鹿乱跳。

    一看周围也没别人,就他们两个,苏秀秀脸顿时就变得苹果一样红。

    孟庭松本来还没发现,只觉得秀秀突然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之前这姑娘在医院里,曾经面无表情地拿着湿毛巾要帮他擦过背。

    孟庭松像个傻小子似的,紧张得不行。连忙就拒绝了她,说是自己能像。

    苏秀秀很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在嘲笑他想太多了。她就能像老夫老妻似的很淡定地照顾他,一点也不觉得生涩别扭。

    反倒是孟庭松暗骂自己,实在太不成熟了。他脑子里胡思乱想的,就是过不了那道坎。

    可现在他是已经不再胡思乱想了。秀秀却时不时就会偷偷看他一眼,眼睛里还带着毫不遮掩的崇拜。

    孟庭松又想起来,他刚才在大街上小露一手,当时周围那些人还给他鼓掌来着。

    没想到,这事还能给秀秀带来这么大的影响。一时间,孟庭松心中小小得意了一把。

    被他喜欢的姑娘,偷偷地崇拜着,这种感觉实在是不错。

    走着走着,孟庭松又悄悄地拉了那姑娘的手。

    她的手乍一看上去手背整洁如玉,十个指甲都圆润的像小贝壳。她修剪得干干净净,显得格外好看??墒导噬?,她的手掌里藏着不少的老茧。

    每次孟庭松摸着她的手掌都会有些心疼,总是想着以后要好好照顾她,怜惜她。

    可惜,他们分别两地,很少有能见面的时候。

    想到这里,孟庭松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时,苏秀秀那只小手却忍不住紧紧握住了他的大手。

    孟庭松向着她看过去,果然见那姑娘的脸更红了。

    一时间,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了,就好像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一般。

    那姑娘却勇敢地抬起头,冲着他眯眼笑了。

    她说:“松哥,不管你想去哪里都无所谓,只要你能好好的就行。我总会在这里等你的?!?br />
    孟庭松傻乎乎地点头道?!澳惴判?,秀秀,我一定会回来的!”

    这一刻,孟庭松心中没有迷茫,也没有Y影。他很确定,等将来他总会回来继承父亲的衣钵,成为一名厨师,到时候,他定会与秀秀朝夕相伴,陪她白首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