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第 133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3

    到家之后, 正赶上中午吃饭,也顾不得其他了。

    苏秀秀、孟庭松带着小橙和天青, 就跟容五爷和五乃乃, 几人围着一张方桌上吃饭。

    至于寇小白,自然是又去杂货铺上班去了。

    自从她表哥孟庭松出院回到家里养伤之后,小白就觉得也没什么需要她帮忙的地方了。

    她自然又老马杂货铺里,开始她的勤工俭学了,顺便继续围在权哥身边打转。

    后来, 小白还曾特意跟秀秀说过, 有了之前那一次突然间的冷落。

    权哥似乎有些开窍了,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板着脸冷着她。虽然也算不上有多热情, 但是现在至少也对她和气许多。

    为此,小白觉得特别高兴, 似乎又在酝酿着什么计划呢。

    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跟秀秀说, 只让她先好好陪着松哥。过不了多久,松哥又要回部队去了。小白也觉得秀秀实在不容易。

    苏秀秀却忍不住想,小白和权哥这俩人谈对象,怎么就跟打仗似的?还带使用三十六计呢。

    看着寇小白一脸势在必得的样子, 苏秀秀倒也不好再说什么。

    这个周末,小白好像又厚着脸皮去赵权家里蹭饭了?

    赵权的母亲跟小白投缘得很,还巴不得让她经常跟赵权一起回去吃饭呢。

    倒是郭磊, 此时正在隔壁当实习跑堂呢。他跟钱大爷相处很不错。钱大爷觉得郭磊将来也不一定非要当跑堂, 却愿意把他那身为人处世的本事都交给他。

    不管怎么样, 反正容家这边伙食挺好的。

    除了许姨精心烹制的丰盛午饭,池爷爷独家秘方腌制的咸鸭蛋也出来了,正好给他们端了一大盘子。

    再加上孟叔特意为了苏秀秀补身,又多炒了两盘菜菜,也给他们一起加餐了。

    饭桌上,孟庭松仍是主动帮着苏秀秀夹菜,苏秀秀虽然也没跟他客气,脸却忍不住红了起来。

    五乃乃就发现,上午的时候,他们虽说没去动物园约会,光顾照顾瞎婆婆了。

    可这两人的感情,似乎又升温了不少。

    她正想着呢,容五爷也给她夹了一筷子菜。

    这都老夫老妻的,又有这么多孩子在身边,五乃乃仍是忍不住两颊一热。

    为了掩饰失态,她又连忙招呼两个小孩吃菜。

    最后小橙和天青吃是满嘴流油,其他人也吃得很是尽兴。

    吃完饭后,孩子们就各自去复习功课了。

    这段日子,孟庭松和表弟表妹相处得也算不错。他见小橙读书费劲,自然也跟过去帮她辅导一番。

    其实,孟庭松也知道,秀秀有事情想跟五爷和我乃乃商量。这也是为了给他们一家人留出个说话的空间来。

    空盘子很快就收拾下去了,五乃乃又特意沏了一壶好茶,给容五爷和秀秀都续上一杯。

    这时,老许却来喊五乃乃出去办事。没办法,五乃乃只得先一步离开了。

    反正有什么事,五爷晚上也会对她说的。

    五乃乃走后,苏秀秀干脆就把上午的事都跟容五爷说了。包括他们是怎么救下的瞎婆婆,然后又把她送去医院治疗,又带着瞎婆婆到了那小院子。也包括她和瞎婆婆之间的谈话,以及瞎婆婆想收她为徒的事情,这些都原原本本地告诉容五爷了。

    由于容五爷早就知道苏秀秀那些特殊情况。所以,她也没瞒着,甚至连昨天晚上梦见瞎婆婆那事,也都跟容五爷说了。

    容五爷这才叹道:“难怪你今天早上脸色那么难看呢?!?br />
    有些事情,实在非常人所能理解。容五爷虽然知道苏秀秀的一些秘密,却不曾跟五乃乃提起过。其实,也是怕她会跟着担心。

    此时,一听苏秀秀说起,她救的那位瞎婆婆也有些异于常人的本领,还想收秀秀为徒。容五爷心中不免有些吃惊。

    这几个月来,他其实一直在托人打听大师的消息,就是为了给秀秀找个靠谱点的师傅带她一带。

    可他打听到的那些大师,不是帮人家看风水,寻龙点X找墓地的;就是捉鬼驱邪的,实在太过凶险;还有就是那些名声挺大,实际上奇奇怪怪的,明眼人一看那就是个骗子。

    容五爷自己都觉得这些大师不靠谱,自然也就没告诉他闺女。

    可却没想到,他这边一个合适的大师都没找到,这缘分居然自己就撞上门来了。

    这个瞎婆婆也不知道是真有本事,还是过来招摇撞骗的?

    容五爷沉吟了片刻,就对苏秀秀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先去见见那瞎婆婆,跟她谈谈再说吧。倘若,她真的适合给你当师傅,那房子一直借她住倒也无妨,咱们家这边自然会给束脩,也会好生照顾她?!?br />
    事实上,就为了瞎婆婆这事儿,苏秀秀前几个月就开始做铺垫了。

    听父亲这么一说,苏秀秀就觉得不妥,又着重提起了那凶汉就是通缉犯的事儿。实际上,瞎婆婆给他算对了。

    容五爷听了这话,又忍不住抬眼问道?!澳阏庋就?,跟你爹面前拐弯抹角个什么劲。有什么想法你倒是说呀?依你的意思,想要如何对待这位瞎婆婆才好?”

    苏秀秀这才说道:“爸,依我看,瞎婆婆应该是个世外高人,那种人有自己的规矩和底气。虽然一时落魄,也不会随随便便接受别人的供养。倘若您到了她面前,直接说束脩。说不定,她立马就走人了。倒不如,您也请她来帮着咱们照看一下龙鱼的生意。

    平常的话,也用不着瞎婆婆出手。只是有那些难缠的,实在无法解决的人,倒不如请瞎婆婆出手帮咱们应付一下?!?br />
    她这意思说白了,也就是遇见那种超级vip客户,销售时由海大爷负责跟人家聊风水布局。一旦中途龙鱼或者主人家出了什么意外,就请瞎婆婆负责售后??孔拍切┨厥獗臼?,忽悠客人。

    容五爷听了这话,顿时自然也想起了,苏秀秀当初提过想找玄学大师帮着他们卖龙鱼那事。

    本来当初找来了海德惠,这件事已经算是了了。没想到,秀秀竟然在这里还等着他呢。

    一时间,容五爷就有些哭笑不得,到了到了,看来龙鱼这事还真是得如了他闺女的愿。

    他就没想到秀秀这丫头,居然时时刻刻还惦记着呢。

    想到这里,容五爷笑骂道:“行,你这丫头随手又给你爹挖了个坑。这其实倒也无妨。这瞎婆婆如果真要有本事,我就去跟她谈谈卖龙鱼的事。如果事成了,这个月给你零花钱翻倍就是?!?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笑了?!拔艺庖彩歉憬樯芰艘桓鋈瞬?,零花钱翻倍也是应该的。我可就等着您的好消息了。爸,您打算什么时候去找瞎婆婆聊呢?”

    容五爷沉吟道?!澳阋菜盗?,瞎婆婆受伤了,不如今天下午先让她好好休息一下。等到明天上午,我再去找她聊聊?!?br />
    苏秀秀也点头答应了。

    父女俩说好了之后,当天下午,苏秀秀还是有些不放心瞎婆婆,就又去那座宅子看她。

    她去的时候,瞎婆婆已经吃好了饭,正坐在院子里的破摇椅上休息呢。

    她身上还是那一套看不出颜色的旧衣服??雌鹄?,是不想躺在上午刚铺好的那床被子上。

    刚好五乃乃中午的时候,又收拾出几件她没怎么穿过的衣服。

    苏秀秀顺手就拿了过来,给了瞎婆婆。此外,还有一些香皂、手巾、牙刷、脸盆之类的日常用品。

    瞎婆婆自然是不嫌弃五乃乃的旧衣服,随手就接过来,嘴里还说着:“这衣服还好着呢,不会是你非要你妈找出来给我的吧?”

    苏秀秀略显尴尬地说:“哪呀?我妈主动帮您找的?!?br />
    原来,苏秀秀想在长高了,也强壮了不少。再次看见瞎婆婆,比她还瘦小呢,就想找出去年前年她穿得那些运动服出来,给瞎婆婆拿过来先替换着。

    如果买新衣服,瞎婆婆肯定是不会要的。

    五乃乃知道这事之后,硬生生地把她闺女给嫌弃了一顿?!澳愀桓鲂±咸┰硕??你这品味快赶上你爸了。得了,你也别翻箱倒柜地乱找了。倒不如我去翻两件旧衣服出来,给了瞎婆婆就算了?!?br />
    苏秀秀这才拿来了几身像模像样的衣服来。

    五乃乃的衣服都是容五爷特意找裁缝做的,也都是上好料子,虽说都是旧衣服,却也都是很好的。

    苏秀秀又随口对瞎婆婆说了,她父亲明天要过来拜访瞎婆婆。瞎婆婆自然是点头应下了。

    此时,她已经开始把苏秀秀当徒弟看了,自然是想要正式征得她父亲的同意。又一想自己这种情况,实在狼狈,不太适合见苏秀秀的父亲。

    瞎婆婆沉思了片刻,又对苏秀秀说,“我有些想洗澡了。洗干净了,也好换上这些新衣服?!?br />
    “可您头上的伤?”苏秀秀却担心地问。

    瞎婆婆说:“无妨,我不让它沾水就是了,再说伤得也没那么严重?!?br />
    苏秀秀只得答应下来。其实,瞎婆婆想洗澡,倒也不是不可以。

    院子当初设计的比较巧妙,去年的时候,容五爷也找人装修过。

    旁边刚好有个浴室,屋顶上也弄了个太阳能加热板,里面还有个澡盆。

    此时刚好是午后,太阳最好的时候,虽说已经秋天了,白天也有十多度,可那水却是热的。

    刚刚上午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在浴室里放过水。

    苏秀秀先让瞎婆婆等了一下,她先进了浴室里边试了一下,温度倒是可以洗澡。

    苏秀秀又烧了一大壶热水,灌在暖壶里,又放了一大盆热水,紧接着又往盆边上放了一个放凳子。

    等都准备好了,这才扶着瞎婆婆进了浴室去。

    恍惚间,苏秀秀似乎又回到了上辈子,两人相依为命的时候。那时候,瞎婆婆生病了都是她帮忙照顾的,苏秀秀甚至已经习惯帮着瞎婆婆洗澡擦背了。

    所以,她们进了浴室,秀秀下意识地想帮瞎婆婆脱个衣服,或者洗个头。

    倒是瞎婆婆有些不自在起来,反而对苏秀秀说:“我自己可以洗澡就可以的?!?br />
    苏秀秀又说:“那头发呢,不然我先帮您冲水吧?别再弄湿了伤口?!?br />
    瞎婆婆却说:“需要你帮忙我再喊你就是了?!?br />
    苏秀秀只得先一步离开了。

    不一会儿功夫,那套花花绿绿看不出颜色的脏衣服,也被扔了出来。

    瞎婆婆还交代道,“把这扔了吧,留下来也是没意思?!?br />
    苏秀秀找了个纸箱子,把这套衣服放了进去。她准备等会儿,再看看还有什么别的东西需要扔。走的时候,再一起扔就是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秀秀就听见浴室里发出了水声,看来瞎婆婆已经开始洗澡了。

    苏秀秀干脆就回到屋里,帮着瞎婆婆把碗都给洗了。

    洗好后,把碗筷放进柜橱的时候,刚好看见里边有一个小布袋子,显然这就是瞎婆婆的全部家当。

    却被她随手放在了这样一个显眼的地方。

    苏秀秀并没有动那个布袋子,只是想着等会还是要提醒瞎婆婆一下。以后至少把东西收好。

    就这样,苏秀秀到处看了看。房子果然都差不多了,也有了点家的模样。

    又过了半小时之久,苏秀秀朝外边一看,瞎婆婆已经洗完澡了。

    她披散着满头白发,她没有洗头,只是擦拭过了。她换上了一套棕色唐装,扶着墙,从浴室里走出来。

    瞎婆婆其实也没那么大年岁,现在也才四十出头。

    只是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太多的凄苦的痕迹。她那两只眼睛一只蒙着厚厚的雾气,另一只却深沉得如同一口老井,眼神清冷刺骨。

    她身材本就瘦小,穿着这身中式唐装有些肥肥大大的,倒多了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质来。

    一时间,苏秀秀看着这样的师傅,倒有些傻住了。

    她没有想不到师傅,竟然也有这样与众不同的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