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第 13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4

    洗过之后, 瞎婆婆脸上的土早已不见了,仿佛如同脱胎换骨一般, 还多了几分世外之人的气势。

    虽然, 她额头上还贴着一小块纱布,那纱布一点却没湿,而且,这点伤并不折损她的气度。

    不得不说这样的瞎婆婆实在变化很大。

    也不顾得其他了,苏秀秀连忙迎上去, 上前就想要扶住瞎婆婆。

    瞎婆婆却抓苏秀秀的手臂, 说道:“说来也怪了,从第一次见面时起, 我就觉得咱们俩有着很深的牵绊。后来,就发现你也对我格外亲近。难不成是因为那个梦的缘故, 你竟然这样细心地照顾我?”

    这时,苏秀秀才发现她好像做得有些过火了。见到师傅实在太高兴了, 竟不知不觉就把上辈子对师傅的亲昵给带出来了。

    一时间,苏秀秀有些不知所措,她只得垂下眼睛,开口说道。

    “我也说不清楚, 只是我看见您就觉得亲切,像是长辈,也像是亲人, 仿佛命中注定咱们会有一世的缘分?!?br />
    瞎婆婆看着她, 最后喃喃自语道?!肮皇侨绱寺??那还真是难得。但愿咱们真有一世缘分?!?br />
    说完, 苏秀秀连忙把瞎婆婆扶进了屋里,又拿出了梳子递给了她,只是并没有主动上前帮忙。

    瞎婆婆却很快就把头发通顺了,又对苏秀秀说?!澳愦涌壳降墓褡永?,把那个布包拿给我?!?br />
    苏秀秀依言拿来了那布包,递了她,嘴里还不忘说道?!爸匾骰故欠牌鹄幢冉虾??!?br />
    瞎婆婆却摇头说道?!氨纠匆裁皇裁粗登亩??!?br />
    说完她又从布袋里拿出一根筷子一样的东西,那筷子通体幽黑,上面还刻着奇怪的纹路。

    瞎婆婆手指异常灵活,三两下就把筷子穿在自己的头发中间,卷了几下,便结成了一个利落的发髻。

    五乃乃也会梳各种就是发型,每次都把苏秀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颇费一番功夫。

    可瞎婆婆三两下就把发型弄出来了,而且还显得很利落。

    这些事情,瞎婆婆上辈子从没做过。一时间,苏秀秀看得有些入迷。

    瞎婆婆看出来了,就对苏秀秀说道,“你若是喜欢,不如我也给你梳一个发髻?”

    瞎婆婆随手又从布袋里翻出了一根筷子来。

    苏秀秀定睛一看,果然没错,就是她上辈子吃饭用的筷子。也算是法器,能保平安,驱邪气。

    可实际上,这法器除了吃饭,就只拿来梳头用,似乎也没有别的用处。

    一时间,秀秀连忙摇头道?!罢饷春玫亩魑铱刹荒芤??!?br />
    瞎婆婆挑眉问道,“你怎么看出来这是个好东西?”

    苏秀秀借机说道?!拔以诓嶙由峡垂饪曜由系耐及?,也曾经照着这个图,画过平安符呢?!?br />
    瞎婆婆一听这话,抿着嘴角问道?!笆裁床嶙??你这丫头怎么能弄胡乱画符呢?还真是大胆?!?br />
    苏秀秀小声说道?!笆俏夷四肆粝吕吹囊槐炯沂?。后面还有相面歌呢。我都背下来了,平日里也拿着那那歌词,给别人看看,似乎还是很准的?!?br />
    瞎婆婆听了这话,更是心惊,她又忍不住叹道。

    “原来你这身本事都是看着小册子自学出来的?可见你还是有天赋的。你已经有了灵气,看得准也是应当的。只是,以后万不可继续胡来,小心先走了岔道?!?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连忙点点头。

    瞎婆婆本想趁此机会继续追问,苏秀秀是否跟文氏一族有关联?

    也算赶巧了,孟庭松刚好过来找她,又给瞎婆婆拿了一些生活用品和瓜果点心。说是容五爷让给他送来的。

    好在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礼物。

    可苏秀秀却吓了一跳,还真以为她父亲先一步把束脩给送过来了?;购?,并没有什么太出格。

    可瞎婆婆却想不管怎么说,苏秀秀的父亲也是个周全的人。

    他为人处世有着自己那一套,不管对什么人,都分毫都不带错的。这种人骨子里就带着几分精明世故。

    一时间,瞎婆婆就觉得有些难办了。这礼都送了。倘若明日里,他要为难她,不让秀秀拜她为师,她也不好说什么。

    瞎婆婆心里这么想着,嘴里却倒也没说什么。

    苏秀秀和孟庭松又帮着她收拾了一下院子。

    到了晚上,苏秀秀帮着她煮了一锅稀烂的粥,又拿出小菜放在盘里给她就着吃。

    等到都准备好了,她就跟松哥一起回去了。

    瞎婆婆独自一人捧着粥,吃了一口,只觉得很合自己吃。

    苏秀秀也是个精细人,大概是怕她伤了牙齿。

    这粥熬得很软很糯,竟是说不出的美味。

    她又细细想着苏秀秀白天里说的话,倒不像是作伪。关键就是苏秀秀那预言梦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古时候就有南柯一梦,黄梁美梦之类的事情,倘若苏秀秀那梦真如同过了几十年似的,那可就有意思了。

    想到这些,瞎婆婆再次忍不住垂下了眼,无论如何都要收秀秀为徒。

    *

    另一边,容五爷在当天晚上果然也跟五乃乃也说了瞎婆婆这事。

    五乃乃本来也就不想让自己闺女沾染上那些神神怪怪的东西,怕对孩子不好。所以,心里自然对瞎婆婆有些排斥。

    可容五爷却说,“你闺女平时在家里,就喜欢胡乱画符。给老马给龙鱼给小松画的符都是一样的。她背了个《相面歌》,就真敢拿出来给别人看相?;垢虾QЯ丝捶缢?。

    与其继续让她自己胡闹下去,倒不如找个真正有本事的人来指点她,顺便庇护她。

    这样一来,咱们也就不怕发生什么意外了。

    等明天我去看看那瞎婆婆,倘若她为人正派,又是真懂得那些。只要她愿意帮着咱们看着秀秀,让秀秀拜她为师,倒也不为过?!?br />
    五乃乃听了这话,半响无语。她也知道容五爷这话很有道理,让苏秀秀自己胡来,也真不太好,也就点头答应了。

    “倘若瞎婆婆真能对咱们丫头有帮助,以后我好好照顾她就是了?!?br />
    容五爷又说道:“你可别做那些多余的事,我听秀秀说,那位瞎婆婆性子也比较怪。等我先去看看她,再说吧。咱们千万别上赶着,那就没意思了?!?br />
    五乃乃只得点头答应了下来。

    老两口子商量又一下,就倒头睡了。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容五爷果然跟着苏秀秀来看瞎婆婆。

    爷俩进屋之后,苏秀秀只觉得经过一晚上的调整,瞎婆婆的气色又好了很多。

    她虽然头上有伤,却并不显得狼狈。身上穿着旧衣服,却通体气派,在气势上完全不输容五爷。

    容五爷看见瞎婆婆也不免有些心惊,只觉得这小老太太实在有些太年轻了,还真是有点意思。

    很快,他就把闺女给打发出去了,坐在桌边跟瞎婆婆攀谈起来。

    一开始,也只是随便聊天,容五爷也是报着试探的心思,随口说道:“我也听秀秀说起了,瞎婆婆有几分独到的本事,您能不能先帮我看看相?”

    瞎婆婆听了这话,就抬起眼看他。

    她那双眼睛实在有些吓人,特别是那双能看见东西的眼睛。

    原本容五爷也听老马抱怨过,他家小闺女看着人的时候,冷不丁就能把人吓一跳。

    可秀秀那双眼睛,比起瞎婆婆却差远了。

    瞎婆婆的眼神就跟一把刀子似的,似乎能扒开皮,掀开人的血R,然后刨根问底。

    容五爷也是经久商场的老油条,自然也不可能被她吓着,只是白着脸坐在那里,任由她看。

    瞎婆婆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抵触,很快就收回了视线,又对容五爷说道:“我想看看您的手相?!?br />
    容五爷随便伸了一只手过去,瞎婆婆倒也不挑。

    盯着他掌心的纹路看了许久,又闭上了双目,开始用手摸他的骨头。

    一时间,容五爷只觉得她的手Y冷Y冷的,下意识地想把自己的手撤回来。

    瞎婆婆却已经松了手,眼睛却并没有睁开。

    似乎她总能轻易感知到他的心思想法,一时间,容五爷冷汗都下来了。他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预感。

    果然,很快就听瞎婆婆叹道:“看来她也改了您的命,不然您的寿数也该尽了?!?br />
    容五爷听了,顿时心中大惊,再也维持不住刚刚的那份冷静?!笆裁??你是说我该死了?”

    瞎婆婆继续闭着眼睛说道?!澳忝凶⒍ū疚夼?,半生坎坷,晚年虽然生活富裕,却并不美满。却因为您一时恻隐之心,结下了这么一段缘分。秀秀那孩子是累世积攒下来的有福之人。

    她到了您家,恐怕不止改变了您的命运,也改变了您那些亲友的命运?!?br />
    容五爷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瞎婆婆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就像直接刺进了他的心里。他背上的冷汗,也止不住地流下来。

    听着瞎婆婆的话,过去两年发生的那些事情,一幕一幕在他的脑海里重放着。

    从苏秀秀被孟庭松带到他面前开始,那时候,他的确是有些嫌弃秀秀,那孩子太小也太瘦,实在不适合当保姆,好像也没法照顾五乃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