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第 13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5

    回想起第一次见面时, 容五爷的确没看上秀秀。

    可却架不住五乃乃跟这丫头投缘分,容五爷当时也的确动了些许恻隐之心。

    就那么Y差阳错的,答应把苏秀秀收留下来, 给了她那份工作。

    好像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们家里也慢慢地有了许多新的变化。

    自打苏秀秀来了之后, 五乃乃整个人就变得不一样了。

    说白了,以前的五乃乃满心苦闷, 却无处诉说,反而时常念叨自己残废了, 反而拖累了容五爷。

    那时候, 她只能一天到晚窝在床上, 看着电视剧流眼泪。实际上,对生活却没什么盼头。

    自从有了苏秀秀来家里做伴之后,五乃乃看着这小姑娘心里就喜欢, 苏秀秀做饭给她吃,她一高兴, 也能多吃一碗。

    慢慢地, 五乃乃的心气也就活过来了。

    再加上, 秀秀说她的腿能治,又开始想方设法帮五乃乃推拿治腿。

    五乃乃又看见了新希望。她也希望自己可以站起来走路。

    那时候, 容五爷就很明显地发现家里的气氛,比从前好太多了。

    后来, 又闹出了许建章来要钱那档子事儿。

    如果不是苏秀秀够聪明, 胆子也够大, 把许建章那个畜生引到了院子外面。又喊来了邻居们帮忙。

    很难想象,五乃乃一个人躲在家里,腿又走不了路,会遭遇什么样的事儿?

    容五爷和五乃乃少年夫妻,老来相伴。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经过了那么多坎坷,他们仍旧不离不弃。在容五爷心中,五乃乃就成了他活下去的动力。

    他之所以把买卖做得那么好,无非是为了给他老婆更好的生活。

    一旦,五乃乃真的出了什么意外,容五爷也没办法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大概就算活着也是行尸走R,了无生趣吧?

    想到这些,容五爷就已经信了瞎婆婆的话??峙旅涣诵阈?,他真的就是个短命的。

    接着,容五爷又想到了老马和大庄。那事现在看来,算是平平稳稳,没有引起什么大的波澜,可细想起来确实暗藏凶险。

    倘若不是秀秀提醒他,带着老马去检查身体,查出了胆结石,老马必须住院做手术。

    老马也不可能,就那么轻易地退下来。这人有情有义,根本就放不下他那帮小子。

    以大庄那种养不熟,总想反咬主人一口的白眼狼性子,保不齐老马就被那小子给暗害了。

    说到底,老马也因为秀秀改变了命运。这点刚好也应了瞎婆婆的那句话。

    再说冯家那事儿,也是充满了玄机和陷阱。一不小心,他就能陷进去。

    当初,可是秀秀想办法守住了那一屋子的龙鱼,不然的话,一旦被米老板得手,就算龙鱼被找回来,那些折损也够他受的。一不小心,他的买卖就能被打残了。

    还有二国自打得了那种病,那孩子几乎快要崩溃了。也是秀秀一直陪着他看病,一直在安慰他。二国才等到了出国治病的机会。

    回忆越多,容五爷也就越觉得震惊。

    从前他不曾这样细想过他周围的那些人,所发生的那些事儿。

    现在捋下来,一件件一桩桩,可不都因为秀秀发生了改变么?

    此时的容五爷已经完全信了瞎婆婆的那番话。的确是秀秀那丫头机缘巧合改了他的命,也改变了周围的人。

    不然,他们指不定都怎么样呢?

    想明白这些之后,容五爷非但没有觉得庆幸,反而紧张地对瞎婆婆说道。

    “那丫头什么也不懂,全靠她祖上留下来的家书,学了半吊子的本事,就开始胡乱行事。瞎婆婆,我想问您一件事,秀秀做的那些事儿,对她可有什么妨碍么?”

    瞎婆婆听了容五爷这话,心中略微一动。

    这容五爷看来是真把秀秀当成亲生女儿看待了。

    不然的话,要是那些歪了心思的家长,一听说秀秀有那么大的福缘,指不定就盘算着利用那孩子做出什么事来了??扇菸逡认氲降?,却先是秀秀的安危。

    光凭这一点,容五爷就值得瞎婆婆尊重。

    另一方面,容五爷又再次提到了家书,就更让瞎婆婆忍不住怀疑了。

    她又随口说道?!靶阈阈纳?,而且并没有凭借着那些东西任意妄为,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反而为自己积下了不少的福缘。到目前看来,倒是于她本人无碍。

    只是,我看她已经误打误撞入了玄门,又怕她以后胡乱行事,反害了自己。这才想收她为徒。当然也是想要报答她,曾经救了我,也改了我的命?!?br />
    此时,容五爷也算见识过了瞎婆婆的几分手段,而且,以他多年来看人的经验,这瞎婆婆并不是那种大J大恶之人。让秀秀跟着她学本领,也算合适。

    于是,容五爷很痛快地点头说道,“那以后我家秀秀就托付给您了。我等会儿就去叫她进来拜您为师。只是不知道您该怎么称呼?”

    瞎婆婆正好也有心试探他们,于是就开口说道?!拔倚瘴?,你们叫我文婆婆或者瞎婆婆都行?!?br />
    听了这话,五爷心里微微一惊,再抬头一看,此时的瞎婆婆正不动声色地看着他,似乎是想在他脸上看出些蛛丝马迹。

    容五爷也是心思深沉之人,他干脆就如了她的意,又开口说道。

    “也是巧了,秀秀祖母好像也姓文?!?br />
    瞎婆婆听了这话,果然面色大好。她垂着眼睛说道,“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跟那孩子牵连颇深。这么说来,我们很可能就是亲戚呢。只是不知道她是哪支的孩子?”

    后面的话,她声音很小,容五爷也没听清楚。

    他却笑道:“倘若真是亲戚,那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秀秀小时候可没少受罪,到我家的时候她已经十五岁了,看上去也就像是十二三的。整个人都瘦瘦小小的,这两年一直在给她进补,却仍是有些瘦弱。

    我和我老伴总怕没人疼这孩子。现在好了,往后她当了您的徒弟,全赖您照顾她了?!?br />
    瞎婆婆也知道因为受了血脉的影响,他们文家人大多命不太好,一生波折不断,很难善终。有些人心灰意冷,干脆就入了空门。

    可听到了苏秀秀的那些经历,瞎婆婆还是忍不住有些同情她。

    只是又想到那孩子靠着积福的方式,已经转了运气,还影响了其他人,不免又有些开心。

    看来凡事都不是绝对的,命运也不是不可改变的。

    瞎婆婆又开口说道,“您且放心,在我有生之年,定会好好看护她?!?br />
    容五爷感激地点了点头。他一看这瞎婆婆的言行举止,果然如同秀秀所说,就是个世外之人,也未必会愿意接受他们家的供养。

    于是,就婉转地对瞎婆婆说了,他那养龙鱼的买卖。也说了他想请瞎婆婆帮着他们工作。

    瞎婆婆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养这种叫龙鱼的“风水鱼”,她之前只知道Y阳鱼。

    容五爷见她有些糊涂,免不了又跟她解释了龙鱼的来历。

    瞎婆婆下意识地说道:“也就是说,龙鱼是七十年代从外国来的鱼吧?有钱人喜欢养它,就是为了升官、发财、挡灾、保平安用的?”

    因为没见过,瞎婆婆一时也有些拿不准。说不定有人在鱼缸上画了符呢?也说不定这鱼跟外国玄门有关系呢?

    容五爷点头说道:“您这么说,倒也没什么错。就是这么个意思。不过这龙鱼外形像龙,有人养了龙鱼之后,也的确得了不少的好处。大家都相信这龙鱼是有灵性的。我们那边有个孩子,有些特殊本领,就能跟龙鱼交流?!?br />
    瞎婆婆这人也算比较耿直,直接就对容五爷说道?!罢庥阄伊济患?,也不确定它是不是真的对人有利?实在帮不上您什么忙?!?br />
    容五爷到了这时才明白过来,瞎婆婆为什么空有一身本事,却混到了这副光景。

    这人在某些方面,未免也太实在了些。

    容五爷咬了咬牙,干脆就把之前秀秀对他说的那番话,也拿出来跟瞎婆婆说了。

    “也用不着您帮着我们卖龙鱼,或者是胡乱说一些龙鱼的好话。就是有些客人过来找麻烦,我们又不方便应付时。您帮着我们跟他聊聊天,谈谈最近的运数之类的?甚至都不用算命,随便劝他几句,想办法把他打付回去就可以了?!?br />
    “只是聊天看运气,倒是没什么问题?!毕蛊牌诺绷苏饷炊嗄晟瘢?,涉及到专业问题,自然还是有几分把握的。算命的套话她也知道不少呢。

    细细一问,瞎婆婆就觉得容五爷给她提供的这份工作,于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一来,她以后就不用为了吃饭,往大街上跑,靠给别人算命赚钱了。同时,也可以避免像昨天那种突如其来的伤害。

    二来,容五爷也说了只是应付客人,并不是非要算命。这样一来,她就省不少的事。做好做坏,也不会像昨天那样,突然被牵扯到因果当中。

    可瞎婆婆又忍不住有些怀疑,这是容五爷变向想要供养她?

    容五爷也看出她的心思了,就又开口说道:“找玄学大师卖龙鱼,还是秀秀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提出的方案。

    我们之前也已经找到了一位风水师傅,负责跟大客户谈风水,说说家中装饰摆位。

    刚好现在就缺一位陪客人谈心的玄学大师,这不是正好您来了,我就顺便请您过来帮这个忙么。

    用秀秀的话来说,那位风水师傅的工作叫超级客户前台销售服务;您这工作叫超级客户售后服务。

    秀秀那孩子现在正在大学里读管理学专业,还经常找一些外文书来看。她想的那些东西,跟普通人想得都不太一样。我这个当父亲的,也就是随着她去折腾了,反正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那位风水师傅来了之后,我们这边买的龙鱼果然比以前多了。我给那位风水师傅就是按照保底月薪加提成算的,给您也这么来行么?”

    听了他的解释,瞎婆婆心里又自在了不少。

    她就对容五爷说道:“钱就不必给我了,换成粮食和房租就行。我平时也没有用钱的地方,偶尔需要买些东西,我会跟你们说?!?br />
    容五爷点头道:“这您放心,我们到时候自然会帮您算好了的。钱也会给您存好。您需要什么就给您买什么?!?br />
    两人谈好之后,就把苏秀秀喊进来,对她说了拜师的事。

    瞎婆婆不喜欢别人过来打扰她,所以,拜师宴基本上也就免了。

    她那意思就是让秀秀当着她父亲的面,正式拜她为师就完了。

    苏秀秀也答应了,规规矩矩地下跪,给瞎婆婆行了拜师礼。

    瞎婆婆亲手把她扶起来,递上了师徒见面礼。她又开口说道:“行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以后要听师傅的话,不要再胡乱画护身符了。即使看到了别人面相,也不许说出来?!?br />
    苏秀秀自然也都点头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历经两世,她和瞎婆婆终究还是做了师徒。

    苏秀秀虽然极力压制着,心里却仍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激动。

    上辈子,苏秀秀最遗憾的事之一,就是师傅身体不好,她们又颠沛流离了好长时间,也没来得及调理。

    等到日子终于好过了,师傅却早早去世了。

    这辈子,苏秀秀条件也好了,也有钱了。自然要想方设法地帮着师傅,好好调理身体。

    当然,这事就不用当着父亲和师傅的面说了,苏秀秀心里盘算好了,准备等瞎婆婆脚伤好了,再带着她去检查身体。

    *

    很快容五爷就回去了,苏秀秀下午还有课。在瞎婆婆这里呆到11点钟,又聊了几句,也提前回去了。

    等容五爷回家之后,就把这事情跟五乃乃细细说了。

    五乃乃听说瞎婆婆连钱都不肯要,就认定了她肯定没安什么坏心。又一听说,秀秀已经当场就拜师了,就觉得这事有些仓促。

    当天下午,趁着苏秀秀上学的功夫,五乃乃也亲自来到耳朵胡同的小院子里,见了瞎婆婆一回。

    两个女人坐在屋里,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有一个小时之久,五乃乃就推门出去了,还对瞎婆婆说:“您脚不好,就别来送我了?!?br />
    瞎婆婆却还是站起来,看着她走到门外。

    走到门口的时候,五乃乃还冲着瞎婆婆招了招手。

    回去的时候,五乃乃的眼圈都红了。她只觉得很多自己参悟不了的事,瞎婆婆帮着她一点拨,她却明白了。

    自此以后,五乃乃就特意安排人,定时给瞎婆婆送吃食,以及一些日常生活用品。

    *

    另一边,苏秀秀也跟孟庭松说了拜师这事。

    孟庭松也知道苏秀秀那些比较特别的爱好。他也觉得,有人能管着点秀秀,还挺好的。

    因此,在孟庭松没有离开之前,就主动帮着瞎婆婆送饭。

    秀秀去上学的时候,也是孟庭松过来帮着照顾瞎婆婆的。

    前几天,瞎婆婆的腿脚不方便,孟庭松送来的饭里,几乎顿顿都有骨头汤。

    瞎婆婆心说,秀秀对她还真是有心了。医生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秀秀就让家里的阿姨,天天变着方给她熬汤喝。

    在孟庭松又一次把汤端上桌之后,瞎婆婆就随口说了一句。

    “其实不必让阿姨天天给我熬汤喝,我的脚没什么大碍?!?br />
    孟庭松一脸诧异地看着她,开口说道。

    “这不是许姨给您熬的汤,是秀秀每天晚上亲自给您熬的。不止您有,我也每天都喝呢。秀秀说一个人也是补,顺便也帮着我也补补身了。

    我这样的身体,哪里还需要补呀?早就养好了??晌矣炙挡还茄就?。

    您要不想喝汤,等她来了,亲自跟她说吧。不过这总归是那丫头的一片心意?!?br />
    说这话的时候,孟庭松的眼神都变得温柔起来。

    因为一直在喝汤,他自然知道秀秀厨艺的变化。不说别的菜,单单是汤,秀秀做得已经很好了。

    瞎婆婆听了这话半响无语,她垂着眼睛看着那碗奶白色的汤,没想到秀秀居然对她这么上心。

    一时间,瞎婆婆也挺感动的。

    *

    另一边,这些事都解决之后,苏秀秀就打算先把前些日子落下的功课给补上。

    因此在学校里,她学得更加刻苦。

    上课的时间,就把全部心思用在了听讲上面。下课的时候,也会补习。

    由于松哥马上就要回部队了。苏秀秀每天还要尽量在中午,赶回去跟松哥一起吃饭。

    孟庭松舍不得她这么辛苦,有时候,也会特意带着饭盒来学校里找她一起吃中午饭。

    这样一来,彭姐和王香香也算看见孟庭松真人了。

    一时间,她们两个人都忍不住感叹。怪不得苏秀秀对她男朋友这么上心呢?

    这孟庭松还真是个很不错的青年才俊。几乎能把他们学校里所有的男生都给比下去了。

    这并不是说他们学校里没有帅哥,而是那些长得帅的男生,都比较轻浮,没有孟庭松来得沉稳可靠;那些沉稳可靠的男生,又没有孟庭松长得帅,有气质。

    苏秀秀指着松哥拿来的那个饭桶,就对彭姐和王香香说:

    “不然,你们跟我们一起吃饭吧?都是松哥自己做的?!?br />
    彭姐和王香香也都是有眼色的人,知道他们两个能在一起不容易,过两天孟庭松就要回部队去了。于是,连忙说道:

    “不用了,我们去吃食堂就好。倒是人家孟庭松都等你半天了,还不赶紧过去?!?br />
    说完,她们就在背后推了苏秀秀一把,苏秀秀站不稳,强跑了两步,就像孟庭松倒去。

    孟庭松随手一接,就把苏秀秀圈在怀里了。

    “太过分了,不吃就不吃,居然还推我?!彼招阈阋槐弑г棺?,回头一看,那两个姑娘已经说说笑笑地去食堂了。

    她只得回过头看向孟庭松?!八钦馐敲挥锌诟?,走吧,松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br />
    说完,秀秀就把松哥带到了教学楼的一间空教室里,趁着没人,把桌子摆好。他们就开始吃饭。

    孟庭松给苏秀秀夹了一筷子菜,就忍不住说道:“你最近实在太累了,以后要多注意休息调整?!?br />
    苏秀秀摇头说道:“没有呀,我挺好的呢?!?br />
    说完,又把那块儿R放进嘴里,大口嚼起来。没办法,松哥做的菜实在太好吃了。

    孟庭松看着她,觉得这姑娘就是太倔强了些,倔强地让他感到心疼。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突然就不想走了。想要留下来陪着这姑娘。

    不过很快,他就又冷静下来,倘若当真留下来。

    他大概只能当秀秀的司机或者保镖吧?他就永远都追不上秀秀的步伐了。

    这种感觉实在糟糕透了。

    说到底,他还是要离开,只有离开了,将来才能给秀秀不一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