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第 13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6

    虽然有着太多的不舍, 孟庭松还是要离开的。

    随着时间的临近,两人都知道即将分离,却什么都没有说。

    那天早上, 孟庭松像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跟着苏秀秀一起吃了饭。

    然后, 又骑着自行车,把秀秀送到学校去。

    彭姐现在也开始骑自行车上学了, 可为了给他们两个留一个单独相处的空间,并没有跟秀秀约定一起上学回家的时间。

    一路上, 松哥和秀秀就像之前的每一天一样。

    松哥会唠唠叨叨地嘱咐着, 秀秀一些在生活中的小细节。

    就比如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不要因为忙着做事,就忽略了吃饭和休息。

    就算再怎么忙,吃饭的时候也要细嚼慢咽。也不要总想着只吃那些自己喜欢的食物, 也要适当的吃一些其他的。比如胡萝卜,柿子椒, 青笋之类的。

    虽然在秀秀的刻意掩饰之下, 那些挑食的习惯并不十分明显。

    可孟庭松还是发现了, 这丫头不喜欢吃胡萝卜、柿子椒和青笋。

    她自己是不会夹这几样蔬菜吃的,倘若是别人给她夹到碗里, 她也不会拒绝,而是若无其事的, 先吃一点, 并不会一次性全都吃干净了, 而是留下来一点儿一点儿地慢慢吃。

    就给别人造成一种错觉,她一直有在吃这种菜,只是碗里还有些,并没吃完,所以也就不用继续给她夹了。

    而且,在吃的时候,她面上并不显,脸却像个小苦瓜一样。

    孟庭松一直注视着她,自然明白秀秀在生活中的一些小习惯。所以才会在离开之前,随口说出来提醒她一下。

    听了松哥这些话,秀秀都忍不住有些好奇。也不知道松哥是怎么发现,她也会挑食的小秘密的。不管怎么说,他是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细细地记在心里了。

    想到这里,秀秀心里有些甜甜的。

    松哥却继续说道,“你不要太过勉强自己了。咱们现在还年轻着呢,未来日子还长着呢,总要以身体为重。

    只有身体养好了,不爱生病,将来做什么都行。如果现在不好好珍惜,身体坏了的话,将来做什么都别想做了。任由你有再大的想法,也是没有用的?!?br />
    苏秀秀听着松哥的这些话语,耳朵有些痒痒的,她偷偷地抱住了松哥的后腰,然后若无其事地把这些事情统统都答应了下来。

    “放心,我以后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松哥被她的小爪子吓了一跳,脸都涨红了。

    他分明就是被这厚脸皮的小丫头,又给调戏了。

    可这是在路上,他又骑着自行车,只能故作无事的继续往前走。不然的话,一定会引起周围人的侧目观看。

    不过很快,孟庭松就习惯了。

    在这辆自行车上,她的手环着他的腰,他们两人之间似乎不再有任何距离,就连心都是相通着的。

    孟庭松突然就觉得这样也是挺好的。在那一瞬间,他甚至想骑着自行车带着一直秀秀走下去。

    只可惜这条路实在太短了些,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

    两人停好了车,就站在车棚旁边。孟庭松看着面前这个软乎乎的小姑娘,就连他的心也慢慢地变得柔软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好了,你进去吧?!?br />
    秀秀只是深深地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的样子记在心底。脚下却像失去直觉一样,并没有动。

    这时,孟庭松突然发现秀秀的头发已经乱了。就伸手把她头上那缕翘起的头发,轻轻地抚平了下来。

    秀秀的脸也红了,她低下头喃喃自语道?!八筛?,祝你一路顺风?!?br />
    “嗯?!泵贤ニ傻懔说阃?。

    秀秀咬了咬嘴唇,终究还是没有说其他的话,只是静静地站在他的面前。

    又过了一会儿,似乎上课的铃声响了。

    孟庭松才开口说道?!昂昧?,你去上课吧,我要走了!”

    嗯。苏秀秀的嘴里应着,脚下却仍是没舍得动地方。

    孟庭松一看,这样下去也不行,就对秀秀又说道?!澳腔故俏蚁茸甙??!?br />
    说完,他转过身,迈出了那一步,然后就是第二步,他越走越快,而且步伐坚定果决,似乎并没有犹豫。

    他也并没有回头,可他却知道那个软乎乎的姑娘一直在注视着他的后背,他也知道那小姑娘的眼圈儿肯定又红了。

    有一瞬间,他突然很想回头过去,好好安慰她。

    可最后却还是咬着牙走远了。

    他怕一旦自己回过头,就再也舍不得走了。

    苏秀秀17岁的爱情就是等待。

    孟庭松21岁的爱情却是守候。

    他们没办法,常相守却只能长相思。然后通过那一封封的信和那根电话线传达着彼此的心意。

    这就是属于他们的,年轻的爱情。

    整个上午,秀秀的心情都不太好。

    她尽量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学习上,可惜今天却失败了。

    她总是忍不住想,松哥是不是已经拿着行李去火车站了?

    松哥是不是已经登上火车了?

    他的部队到底在哪呢?是在他们相遇的那个地方么?

    松哥下车时也还在他们初遇的那个火车站么?

    上辈子的苏秀秀并不知道爱情是这么缠人的一件事。似乎自从她喜欢上孟庭松开始,就一直被困在无形的绳索中。

    因为喜欢着那个男人,所以无力挣开,只能任由他靠近或者离开。自己被留下来牵肠挂肚的,无比思念着。

    中午的时候,秀秀甚至没敢回家去。

    到了下午上完课,她才带着纠结的心情回到家里。

    推开松哥的房门一看,里面果然空荡荡的,收拾得干干净净,东西也摆得整整齐齐。松哥还是离开了。

    一时间,苏秀秀的心也变得有些空落落的。

    父母和其他亲朋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她??上Ч惶飨?。

    就连容五爷要带着秀秀去谈龙鱼生意,她也提不起精神来。

    那天晚上,她也没做功课,早早就上床睡了。她答应松哥要好好想休息,好好保养身体的。虽说松哥不在,可是秀秀却说到做到。

    那一夜,秀秀睡得很香,甚至都没有做梦。

    到了第二天,正好是周日。秀秀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又神采奕奕地开始了新一天的生活。

    五乃乃终归还是心疼她闺女,又忍不住对容五爷说道。

    “真不该让孩子过早地定下这门亲事。她像这样得熬几年???一时半会儿的,小松也不可能回来。就这么抻着,实在有些没什么意思?!?br />
    容五爷却说,“你就放心吧。你闺女就像棵小野草,她会调节自己情绪的。两个孩子虽然不能在一起,却都在为了将来的前程努力呢。咱们当父母的,可不能拖他们的后腿?!?br />
    “我也就跟你说说,又不会跑到别人面前说?!蔽迥四嘶故蔷醯煤芫拘?。也没别的办法,只得让秀秀跟她一起在厨房里忙活。

    结果,苏秀秀受情绪影响,又包出了三角形的包子。

    五乃乃见闺女心里难受,也不好阻止她。只得任由她随着性子包包子。

    结果,秀秀一连包了十几个三角形(心形)。

    五乃乃虽然嫌弃,却默默忍了下来。

    等到中午的时候,苏秀秀去给瞎婆婆送饭。

    瞎婆婆拿起盘子里白胖胖,形状有些古怪的糖三角,咬了一口,里面露出的却是羊R萝卜馅料。

    一时间,她的脸微微抽了一下。

    这几年,她到处流浪,能填饱肚子就算不错了,对食物也就没那么挑剔。只是这三角包子实在古怪,她忍不住对秀秀说道:

    “你家做的包子,还挺有新意的?!?br />
    苏秀秀连忙抬眼问道,“师傅,您喜欢吗?喜欢的话,晚上我再给您带来一些。由于做太多了,其他人又不愿意捧场。我妈就说,要把这些包子冻起来。留下来给我当晚饭吃,什么时候吃完什么时候算?!?br />
    “喔,原来这是你自己做的包子呀?我对吃东西倒是不挑,可这都是你的心意,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吃吧!”瞎婆婆垂着眼睛说道。

    自从借了容五爷的那份工作,她已经开始尝试着跟别人谈心了,就从小徒弟开始。

    苏秀秀还真信了她的话,她又抬头问道:“师傅,您怎么看出这是我的心意的?别人都说这是难看的糖三角,可实际上,这明明就都是心?!?br />
    瞎婆婆一脸淡定说道:“孟庭松走了,你也不要太过在意。他到底还是会回来的。你们两个这也是修来的缘分,这辈子注定会白首偕老,子孙满堂。你们还年轻,将来还有一辈子时间呢,你又何必太过自寻烦恼?

    倒不如把这些时间,用来做你想做的那些事情吧?我听你爸说了,是你想找我们这些人卖龙鱼的?还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到的?!?br />
    苏秀秀光顾着听前半句话了,她忍不住瞪圆了眼睛说道。

    “师傅,你说的这是真的么?您看到我和松哥的缘分了?”

    瞎婆婆轻轻地瞥了她一眼,又说道:“我还能骗你不成,你们这可是三世缘分,这辈子总归该有个结果了?!?br />
    听了这话,苏秀秀不禁吓了一跳。她心话说,师傅该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再一看,师傅正一脸自然地吃着包子,并没有什么异样。

    秀秀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又想起了龙鱼的事,就对瞎婆婆说道:“越是有钱的人,想的越多。在外面尔虞我诈的习惯了,他们对什么都怀疑,也不相信别人??傻降谆故切枰承┘耐?。所以,才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养龙鱼。而且,卖的越贵,他们越喜欢。

    那些龙鱼真能招财,辟邪,保平安么?依我看倒是未必。不过,养了龙鱼使得他们得到心里安慰倒是真的?!?br />
    瞎婆婆听了小徒弟这番话,忍不住抬眼看向她。只觉得这孩子虽然年轻,却十分豁达通透。她对人情世故也很熟悉。

    苏秀秀又继续说道:“让海大爷在买鱼之前,跟他们聊聊风水,装饰摆位,就能让他们更加安心。如果养着龙鱼还出了什么事,您去跟他们谈谈心,也不用算命,随随便便跟他们聊聊,给他们一些心里安慰就行?!?br />
    瞎婆婆就点头道:“这倒是没问题的,只不过你们什么时候会带人过来?”

    苏秀秀笑着说:“这倒不着急,凡是会来您这边的,都是大客户。他们买一条鱼,都够咱们吃一年了。所以,才需要您陪着聊天安抚他们。至于别人也不用这么麻烦?!?br />
    瞎婆婆点点头,又说道?!安还茉趺此?,我还是要看看龙鱼,了解一些情况才是?!?br />
    苏秀秀点头道:“等您脚伤好了,我带您过去看看?!?br />
    两人就把这事定下了。

    *

    转过天来,容五爷又特意让人给瞎婆婆做了几套上好料子的新衣服,也都是仿古的唐装??钍蕉际撬招阈闾舻?,尺寸也是苏秀秀给的。

    瞎婆婆本来还不太想要,可苏秀秀却说:

    “这些都是工作服,应付那些有钱有势的客人,穿着考究一些,也是尊重对方的体现。不然别人就觉得咱们这不太正式,您跟他说话,他也未必会信?!?br />
    瞎婆婆听了这话,只得把新衣服收了起来。

    就这样,苏秀秀在师傅的劝慰下,慢慢地就转变了心情。

    她又开始忙忙碌碌的,过得格外充实。

    *

    每天放学后,苏秀秀总会先去耳朵胡同那边,跟瞎婆婆问好。

    一开始,只是随便聊天,苏秀秀也跟瞎婆婆说了她梦境的事。

    她几乎每天都睡得很沉,睡着之后,大多一觉到天亮。

    倘若中途被叫醒,她就如同生病了一般,脸色苍白,身体也很难受,根本就打不起精神来。

    于是,瞎婆婆就给了苏秀秀一本泛黄的小册子。让她拿回去,每晚读上一些。

    这是些安定心神用的。

    除此之外,瞎婆婆也会教她一点东西。并不多,主要是助眠方面的,对于现在的苏秀秀来说,却很实用。

    苏秀秀就发现,这辈子她跟着师傅所学的东西,跟上辈子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且,自从跟瞎婆婆开始学习之后,她睡觉时就不会像是沉入深渊那般不受控制了。而是,慢慢地融入睡梦之中。

    苏秀秀就感觉,自己的某方面似乎正在不断地觉醒着。

    瞎婆婆每天都问她的情况,还特意用朱砂画了一道符,让苏秀秀放在拜师时给她的见面礼里面。

    苏秀秀连忙从脖子上,把那个坠子摘了下来。

    这辈子,师傅给的见面礼仍和上辈子是一样的,都是带着奇特花纹的链坠。

    上辈子,因为这个坠子,苏秀秀曾经避过了好几次?;?。

    就算被绑架那次,也得以侥幸逃脱。反而倒把害她之人绳之以法。

    当时,苏秀秀还觉得挺奇怪的,后来想想,定是去世的师傅在冥冥之中一直庇佑着她。

    不然以苏秀秀这种光靠嘴挑着的,半吊子相面师,其实很难获得那么高的声望。

    所以,自从师傅给了她这个见面礼,苏秀秀就带着脖子上,从不离身。

    瞎婆婆一看,苏秀秀这么重视她给的师傅,还随身带着,心里自然是很高兴。

    她干脆就亲自把符折起来,帮她放在链坠里,又给苏秀秀带好了,嘱咐她道:

    “画符不是用来胡闹的,听说你还给鱼画过符?这未免太过胡闹了。以后不要再玩那些了?!?br />
    苏秀秀顿时就有些尴尬,她只得对师傅说道?!拔也换嵩谧隽??!?br />
    瞎婆婆又说道:“画祝福的符倒是好些。倘若是画了那些带着诅咒的符,不管灵验与否对画符之人都不太好。万一不小心被别人破解了,那必然也会反弹在画符人的身上。所以,你千万不要拿画符开玩笑。最好也不要轻易去画?!?br />
    苏秀秀马上就老老实实地答应了。连声说道:“我以后都不写了,顶多过春节时写个‘?!??!?br />
    瞎婆婆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说道?!暗挂膊挥谜庋咕?。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再教你画符的?!?br />
    “好?!毙阈愕阃反鹩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