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第 13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7

    孟庭松走后,苏秀秀除了跟着瞎婆婆一起学本事以外, 生活中也没有什么烦心的事。

    杂货铺已经开始逐步进入了正轨。

    寇小白一开始只是为了追权哥, 才进入杂货铺工作。

    到了现在, 她的爱情之路仍是磕磕绊绊,进展缓慢??煽苄“锥栽踊跗痰墓ぷ魅闯渎巳惹楹透删?。

    有了上次跟着苏秀秀一起做活动,她也开始尝试着把这个工作, 当作自己的事业来做。

    其实按照历史的惯性, 就算没有苏秀秀,寇小白也终究会走上那样一条路。她根本就不是甘于平淡生活的女人。

    可是由于过早的接触了苏秀秀,苏秀秀又带来了一些30年后的想法。这些想法实在新鲜有趣。以至于小白提前就进入了那种状态。

    小白甚至想, 这几年在杂货铺先积累着经验,等到她毕业后, 再把兔R加工厂做起来。她也想成为苏秀秀那样经济独立,可以自己做买卖的女人。

    所以, 她虽说对权哥还是势在必得,偶尔也会使出一些不伤大雅的逗气小手段??尚“椎拇蟛糠志? 却放在了打工上面。

    这样一来,权哥似乎觉得小白变得成熟了, 他反而更喜欢这样独立自主的姑娘。

    另一边, 郑三哥跟着苏志平一起实习, 他来到京城以后受到了不少冲击。慢慢地, 也越发喜欢杂货铺的工作了。

    随着他进一步接触店里的那帮小伙子们, 慢慢找到了自信的同时。他也打算好了先在这里踏踏实实好好学学。等以后时机成熟, 他也要在昌平开一家老马家杂货铺。到时候, 他也可以找一些小伙子们过来工作。

    由于郑三哥已经确定了加盟意向,苏秀秀,容五爷以及老马也再三商量了,怎么才能帮助郑三把店做起来?

    第一家店面位置是郑三哥自己找到的。容五爷打算等过年的时候,孟叔他们回老家过年,到时候,他们一家子人也一起去昌平那边转转。

    刚好还能带着五乃乃去玩儿一圈呢,也算是不枉费之前寇婉茹的邀请。

    反正,孟叔他们都已经辛苦了一整年了,今年他们是不会再去庙会卖宫廷炒面了。

    说到孟叔,就不得不提到私房菜馆,由于只能接受预定,那边的生意一直都很红火。一个月内基本上就订不到位子。

    自从池家母女负责刀工之后,孟洪明算是完全放开了。

    他现在每天做八桌席面,仍是绰绰有余。仍能拿出一部分时间,帮着池姐调味道。

    孟叔曾经跟秀秀说过,池小红现在进步很大。按照孟叔的计划,再过半年,他就准备带着池姐再单开一个席面,带着她慢慢来。

    这个提议,苏秀秀和容五爷自然是没意见了。他们还乐得孟洪明帮着他们培养新的厨师呢。

    这样看起来,由秀秀负责的两个买卖都还算不错。

    容五爷那边自然就不用说了,他主要就是倒腾房子,加上卖龙鱼。其他也就是一些辅助的。

    容五爷一直觉得那天瞎婆婆其实说得很对。

    自从秀秀到了他们家之后,果然就跟福气进了家门似的。

    这两年,五乃乃的腿好了不说,容五爷的生意也是顺风顺水的,就算遇见什么灾,也都被化解了。

    再加上,老两口子有闺女在身边尽孝,一家人生活幸福美满。

    时间久了,容五爷的心境也就慢慢变了。

    他在为外面行走的时候,自然也有了不少的变化。

    从前,就有人说过,跟容五爷做买卖,心里很踏实。因为这人讲究信义,做买卖以诚为本,绝不会以次充好。

    现在,那些人就更觉得容五爷难得了。

    一些做买卖的老朋友就说,“你发达的时候,容五爷绝对不会凑过去锦上添花,想着怎么占你便宜??梢坏┠奶炷阋锹淦橇?,说不定,容五爷却会对你伸手相助呢?!?br />
    也有人说:“容五爷这人虽然不好惹,可你要是不去惹他,他自然也绝不会主动踩你?!?br />
    就这样,有了更加正面的形象以后,容五爷的买卖自然就越做越大了。

    没有人知道,这两年,容五爷到底赚了多少钱?苏秀秀却隐隐觉得,她爸爸已经是个大土豪了。

    在未来,她成为城区首富的道路上,父亲如同一只巨大的拦路虎,想要超越他,是件万分困难的事。不过苏秀秀现在还年轻,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就在苏秀秀感叹她的首富之路,任重而道远的时候,容五爷在吃晚饭的时候,随口问了她一句:“你不是一直想帮我做龙鱼买卖么?我打算谈一笔大买卖,不然带你过去看看?”

    “大买卖?是有人要来买鱼么?”苏秀秀有些好奇地看着她爸爸。

    容五爷却说:“那倒不是,是我想找人买鱼?!?br />
    “您也要买鱼?”苏秀秀有些好奇地看着她爸爸。

    冯叔那边养的龙鱼,都是从小鱼苗开始养起的。一般要养上三四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变成成鱼,才会开始卖出去。

    自从,上次她暗示过银龙鱼可以在国内繁殖那事,冯叔和二国似乎也开始做尝试着做银龙繁殖了。

    基本上,这一年来,苏秀秀还真没见过他们家里需要进龙鱼。

    容五爷随口解释道:“自打上次米老板坑过我之后,我一赌气就特意南下去了趟广州那边。我也算挺走运的,遇见了好几个从京城过去那边买鱼的人。由于龙鱼运送实在不太容易,大家就搭帮一起照顾龙鱼。

    他们就帮着我引荐了一个专门从马来西亚进鱼的贩子。当时,我跟着那几个人一起进了一批小鱼回来了,养的挺好的,也赚了不少钱。由于你妈腿不好,我没再去广州,一直都是老黄帮我进鱼苗的。

    可上个月,老黄的腿受了伤,再加上他上了年纪,就跟我说以后没办法继续南下广州了。让我再另找一个帮我进鱼苗的人,我就想起当初跟我们一起进货的老张。

    老张那边是两口子也一直在做龙鱼买卖。

    这些年,他们那边也不错,他也从咱们这边进过货。所以,我打算去跟老张好好谈谈。谈好了的话,就他帮着咱们把鱼苗带过来。咱们养大了再回卖给他,也给个比较不错的折扣。这样合作,对双方也都有利?!?br />
    苏秀秀却忍不住问道:“既然老张那边也卖龙鱼,他们自己也能养鱼苗吧?运龙鱼过来也是件麻烦事,他又为什么让咱们占这便宜呢?”

    容五爷就说:“你以为谁都跟你冯叔似的,有那么好的本事呢?老张就算想从鱼苗开始养起,也未必能把小鱼养活呀?”

    “原来是这样。那到时候,我就跟着您一起去见见世面吧。只是咱们这养鱼技术要保密,不能让那些人轻易来咱们家吧?”

    “那是当然了,你爸又不糊涂?!比菸逡β畹?。

    “……”苏秀秀鼓了鼓脸,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

    就这样,他们说好之后,容五爷干脆就把时间定在周末上午了。

    因为是要谈买卖,还特意找了一家比较好的国营饭店。

    原本定在了十点半过来谈事情,可老张那边也不知道被什么事拖住了,一直到十一点都还没有到。

    苏秀秀低着头喝着茶,嘴里虽然没抱怨,可她心里却觉得连守时都做不到,可见那位老张人品也不怎么样。

    这时,容五爷却叫来服务员拿来菜单,又对秀秀说道:“算了,别等老张了,就当爸爸带你出来开斋了,你连喜欢的菜点吧?爸爸也是难得带着你出来吃饭?!?br />
    苏秀秀点点头,接过菜单说道:“可惜,我妈没跟着咱们一起来。不然,那才开心呢?!?br />
    “等会挑你爱吃的,打包给你妈带回去吧。刚好你们娘俩的口味都差不多?!?br />
    就这样爷俩很快就点完了菜,金银馒头之类的小吃都端上来了。

    苏秀秀捧起碗都开始吃了,老张两口子才漫不经心地姗姗而来。

    苏秀秀低头一看手腕上的表,此时已经11点15分了,这两人不守时,过了45分钟才到。

    而且,他们到了之后,也并没有道歉,或者解释一下。

    那老张看着桌上的菜,故作爽朗地笑道:“怎么着,容五爷您都点好菜了。那感情好,我们两口子也算赶上了?!?br />
    老张说着就搂住了他老婆,苏秀秀看了一眼,就错开了眼。这老张已经四五十岁了,他怀里那姑娘却刚刚二十出头。

    老张这么明目张胆地当着众人面,占那姑娘的便宜,那姑娘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苏秀秀实在看不下去了。

    容五爷看了他一眼,表情也变得很冷。

    他请老张是看在当初在广州的情谊,也不是没有别的人选??衫险耪饫闲∽酉匀徊⒉徽饷纯?,他还以为容五爷是在低头哈腰地求他呢。

    一时间,容五爷心中也有些不悦。同时他也认定这桩买卖是谈不行了。

    只是人是他叫来的,他必须得把这人应付过去。

    于是,他招呼老张带着他的小媳妇坐了下来。

    老张那边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拿着端着,等着容五爷求他。甚至叫来服务员,要点两瓶好酒。又说要跟容五爷来个一醉方休。实际上,他却在打主意想把容五爷灌醉。

    容五爷对那服务员说道:“上一瓶酒给他喝,我就算了。家里还有别的事,吃完饭,我们爷俩先回去了?!?br />
    他旁边的苏秀秀也适时地放下了碗筷,表示自己已经吃完了。

    到了这时,老张才发现容五爷好像不打算跟他谈买卖了。

    他整张脸都涨红了,就差质问容五爷,叫他过来是不是想耍他了?

    可容五爷却又把话圆了回去?!敖袢?,我家里实在有事,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老张,你们慢慢吃,这顿算我请客。以后,有机会咱们在一起出来喝酒吃饭?!?br />
    偏偏他这话一点毛病都没有,眼见着那对父女都站起来了,老张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太过拿大了。

    他也连忙站起来,对容五爷客客气气地说道:“五爷,今天迟到是我老张的不对。您如果想让我帮您进鱼苗,不如咱们喝点酒,继续谈谈?!?br />
    容五爷仍是说道:“今天实在不便,还是改日吧。我先送我闺女回去了?!?br />
    说完,不等老张再劝,爷俩就走了。

    老张一看,容五爷一点面子都不给他,顿时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他本来想给容五爷一个下马威,好拿到一个好的折扣。哪里想到反被人家将了一军。

    而且,老张和容五爷之间的买卖可不止是进鱼苗这事,鱼苗能值几个钱呀?

    关键是容五爷那边有个养鱼好手,他家养的龙鱼一般都能卖出个好价钱。

    这一次,他驳了容五爷的面子,没跟他谈成鱼苗的买卖。

    等以后他再想跟容五爷那里进成鱼,容五爷指不定跟他怎么开价呢。

    想到这里,老张懊恼又后悔,忍不住狠狠地踢了那个年轻女人一脚。

    “都怪你,出来之前瞎捯饬什么,把我这单生意都给搞砸了吧?”

    那女人自然是百般不服气?!拔掖虬缁共皇俏巳媚阌忻孀?。再说了,刚刚不是你说的么,要给那姓容的老头先来个下马威。只要把他拿住了,以后就能赚大钱了。你自己没能拿住人家,管我什么事呀?”

    她说话时,声音有些嗲嗲的,眼神里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妩媚。

    老张被她磨得不成了,哪里还顾得上生她的闷气呀。两人干脆就着容五爷点的菜,大吃一顿,心里这才好受些。

    *

    另一边,苏秀秀和容五爷出了饭店大门,才忍不住说道:“那女人可真年轻,老张不介绍的话,我还真以为是他女儿呢?!?br />
    容五爷眯着眼说道:“大概是他发了财之后另找的吧?他媳妇我以前也见过,是个很勤快很能干的女人。几年前,我刚见到他们两口子的时候,老张虽然性子浮夸,人品还算不错。没想到这才几年的光景,老张就变成这样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