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第 13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8

    容五爷第一次带着小闺女过来谈个生意, 就闹到这种地步。他心里也有些不自在。

    原本容五爷也没想这么早就带秀秀出来??墒?,自打那天他跟瞎婆婆聊过之后,又回想起过去两年发生的那些事。

    容五爷就觉得他闺女不应该被限制在这些条条框框里。所以,这才下定决心,慢慢地带着秀秀走出来看看。

    这一次, 他还特意挑了一个比较了解的对象,想带着闺女先试试水, 至少让孩子看看他是怎么跟别人谈买卖的?

    可他哪里想得到, 这才短短两年光景,老张就变成了这幅德性。

    穷的时候, 老张虽然有些油滑, 却也还算本分。他老婆刘桂芳却是个很稳妥的人,而且还很善于谋划。

    说白了, 容五爷这次其实就是想跟老张的老婆刘桂芳谈这笔买卖。

    可刘桂芬却是个顾家的女人, 一向以老张为主, 凡事都由老张出面, 她顶多就在背后出谋划策。

    容五爷觉得单独找刘桂芳不合适, 这才叫老张带着他老婆来谈买卖。

    可谁成想老张这人, 靠着龙鱼发财以后, 居然把老婆给换了???

    那还有什么跟他谈买卖的必要?

    老张这人现在从里到外,换了一身皮, 俨然已经是个成功商人了。

    可实际上, 他却在不知不觉中, 把重要的东西给丢光了。

    没有了刘桂芳, 容五爷并不觉得老张的买卖能有什么发展?

    而且刚刚一看老张,腿也虚浮了,人也胖起来了??雌鹄幢人导誓炅浠挂仙鲜?,一脸的纵欲过度,还得意洋洋地搂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小老婆。

    这是什么德性劲都出来了。

    要说那个年轻女人愿意跟着老张是图什么?还不是就图他口袋里的几个钱么?

    偏偏老张这人已经昏了头,还自己以为美。以后有他哭得时候。

    容五爷心中虽然不忿,可又一想,倒不如就借此机会,让他闺女看看生意场上的这些人和事。

    改革开放以后,很多粗人靠着胆子大,运气好,一夜暴富,发了大财。

    可他们有钱之后胡乱挥霍,出入高档大饭店,甚至是换老婆。仗着有钱,动不动就瞎闹腾,也做出了不少的荒唐丑事来。

    这些事情,秀秀这孩子现在可能未必能接受??伤院笞雎蚵?,难免会遇见那些乌七八糟的人,乱七八糟的事儿。

    五爷觉得倒不如他带领着闺女,先看看这些呢。

    只是他却不知道,秀秀曾见过更有钱有势力的人,也见过更加乌七八糟的事。所以,她并没把老张当成一回事。

    刚才苏秀秀还顺便看了一下老张的面相,只见他天庭发灰,Y暗不明。

    像老张那样的寻常百姓,必定会家业破损,财业亏空,家运萧条破败。

    想到这里,苏秀秀随口就问了一句,“您不会还打算跟他做买卖了吧?”

    容五爷却笑道?!罢庵秩宋沂切挪还?,再想办法找别人就是了?!?br />
    父女俩说完,就缓缓地往家走。

    没走多远,秀秀突然指着旁边的一家卤R店说道。

    “爸,那咱们过去买些酱牛R吧?刚进京城的时候,松哥好像给我买过他家的牛R。当时,我们夹着大饼吃来着。我只觉得他家的牛R真好吃,R烂了,入味了,又很有嚼劲。我一直记得那味道呢?!?br />
    容五爷点点头说道?!班?,那倒是家老店,他们家的酱R的确不错?!?br />
    父女俩很快走进了卤R铺。容五爷早前也很喜欢吃他家的酱R,只是这些年赚钱了,也比较忙,所以就不怎么过来吃了。

    他们爷俩一进这卤R铺,可比刚才跟老张吃饭可高兴多了。也不单单是酱牛R,也买了一些猪耳朵,猪蹄之类的,带带拉拉拿了一袋子。结完款,他们就出去了。

    一路上,容五爷难免跟他闺女聊一些生意场上的事儿。

    赚钱之后,有些人心就开始浮了。总把自己当个人物看待。房子越大越好,东西也越贵越好,老婆越年轻越好。

    那些人在外边儿跟人家斗气,随手包个歌舞厅小歌星唱首歌,就花一两万块钱。是平常人家好几年的花销了。偏偏他们却不当一回事。

    这些光怪陆离的事,从前容五爷是不会跟秀秀说的??上衷谒炊家灰凰盗顺隼?。

    那些心里浮躁,沉不住气的人,其实也守不住手里的财富,支持不了多久。

    有那心怀叵测的人上赶着捧着他们,说不少的好话。等这些“有钱人”被捧得飘飘然的时候,再冲他们下了手。

    那些人总会被骗的很惨。前一阵子,还有人冒充外商,说是要开饲料加工厂,结果把一些人骗得很惨。

    容五爷一路走着,轻描淡写地说着这些荒唐事。

    苏秀秀在一边儿听着,也不吱声。

    很快,两人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就发现有个女人正垂着头站在门外。她犹豫着,并没有主动过去敲门。

    直到看见容五爷回来了,那女人才下意识地想要逃跑。

    可是,走了两步,她却又忍不住转身回来,鼓起了勇气,重新看向容五爷说道。

    “容五爷,你还记得我么?我是老张的前妻刘桂芳。几年前,咱们一起南下广州运了一批龙鱼回来?!?br />
    容五爷抬眼一看,这可不就是他想找的那个人么。

    只是几年不见,刘桂芳看上去沧桑了不少。她才四十出头,可是却已经头发斑白。

    虽然她是穿着最后的衣服过来的,可仍是显得有些窘迫。她整个人看上去都不太好,可眼神却倔强又明亮。

    容五爷认出她之后,连忙说道:“是你呀,小刘,有什么事咱们进去聊吧?!?br />
    刘桂芳攥着拳头,随口说道:“是这样的容五爷,我听老黄说他脚伤了,不能往南边去了。您想找个帮您带货的人,正好我最近要往南边去,不知道能不能帮您运一回试试?如果我能成功,咱们再谈以后的合作?!?br />
    容五爷笑道:“既然有买卖要谈,在门口站着有什么意思。小刘你跟我进家里谈吧?!?br />
    刘桂芳却谨慎地说?!翱赡依镅帕懔?,我看见了也不太好?!?br />
    容五爷却说:“没关系的,来吧?!?br />
    刘桂芳这才谨慎地跟着容五爷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