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第 13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39

    容五爷本来就是想找刘桂芳谈买卖, 刚刚跟老张那边闹得不太愉快。没想到这刘桂芳居然自己上门来找他了。这也算是赶巧了。

    一时间,容五爷心里也挺痛快的,就把刘桂芳带回家里去了。

    进门的时候,苏秀秀还特意看了一眼刘桂芳的面相。

    此人虽然面色土灰,双眼却明亮有神, 可见她是意志坚定之人,有着积极的态度, 对人生也有着自己的规划。

    虽然刘桂芳此时命运不济, 陷入人生低谷之中??山从谢?,她肯定会飞黄腾达。

    苏秀秀突然对刘桂芳很感兴趣了。她倒是挺希望她父亲能和这人谈成买卖的。

    进屋之后, 容五爷也没让苏秀秀离开, 就让她留下来一起听他和刘桂芳谈这龙鱼的买卖。

    很快,许姨就送上茶来, 苏秀秀作为小辈, 主动给两人倒了茶。

    倒是刘桂芳接过茶之后, 连忙道谢?!耙蔡榉衬懔? 谢谢了?!?br />
    “刘姨, 您不用客气了?!彼招阈愠遄潘α诵? 多少算安抚了一下刘桂芳的情绪。

    没办法, 刘桂芳心里有些不自信。自打进屋之后,她的脸色就有些发白, 看上去实在不太好。

    其实这也难怪, 作为一个女人, 刘桂芳这些年一直站在他老公的背后。就算她也是个有谋算的, 可别人却未必能认可她。

    之前,都是老张出面来谈买卖,刘桂芳顶多就是作陪。两口子私底下一商量,她才会帮着老张拿拿主意。

    至于场面上的人际往来,老张这种个性浮夸,爱吹牛的人反而混得如鱼得水。

    他们两口子这样一内一外,倒也配合得默契十足。就因为这样,他们才能把买卖做起来。

    只可惜,刘桂芳却没想到,有钱以后,老张这人也就变了,不再向从前那样听她的话。

    老张昏了头,被外面的小妖精迷得团团转?;丶矣窒悠豕鸱既死现榛?,也没能给他们张家生个儿子,传宗接代。他甚至还骂过刘桂芳。

    “我不会跟你离婚,已经算是念着这些年的情分了。你管好家里的那滩事情就完了。别管我在外面场面上那些事情了?!?br />
    一开始,刘桂芳也想忍一时之气。却没想到老张甚至还给那女人买房子,要和她同居。

    刘桂芳受不了这些,干脆撕了脸皮,跟丈夫闹离婚。

    由于她这些年一直直帮着老张谋算,经手的钱也不少。她一开始先是忍气吞声地弄了不少钱。

    又找了个机会,偷偷报了警抓老张通|J。

    这样一来,事情闹的很大,两口子算是正式撕破了脸。

    可老张却怕了刘桂芳的手段,答应分一半家产给她。就这样刘桂芳拿到了一笔不小的财产??伤娜松匆不倭舜蟀?。

    虽然有了钱,可刘桂芳心里却还是一直不痛快。为了争一口气,她打算从头开始,再做龙鱼的买卖。而且还要比老张做得更好。

    可想归想,做起来却实在太难了。

    之前,其实刘桂芳也找过一些比较熟悉的老朋友。

    可那些人都只认老张,却不认刘桂芳这个女人家。

    还有人反过来替老张打抱不平,嫌弃刘桂芳这个女人,手段实在太过狠辣。

    “一个女人不知道本分,居然还敢报警抓自己的丈夫?这要是别人的老婆也学了她这手段,那还得了?”

    有人甚至还说,“女人就应该好好留在家里顾家,老张在外面找女人,也不过是逢场作戏。他又没跟你离婚,已经算是有情有义了。那女人不过是个小玩意罢了,你跟她较着真干嘛?等过一段时间,老张在外面呆烦了,自然会回头。刘桂芳你又何必这样胡搅蛮缠,非得陷老张于不义呢?”

    刘桂芳听了这些狗P混账话,顿时就是气不打一处来。也跟这些人谈不了买卖了。

    这些人根本就看不起她,自然也不愿意帮助她。

    可刘桂芳那倔强固执的牛脾气又上来了。那些人越是不看好她,说她不好,刘桂芳就越是要做出点样子来,给他们好好看看。

    后来,刘桂芳又去找了老黄。

    她和老黄早几年就认识,刘桂芳还喊老黄一声“大哥”。两人关系算是不错。

    老黄这人是见过刘桂芳当初是怎么帮着老张C持买卖的,他也知道老张是怎么负心薄情地对刘桂芳的。跟别人不同,老黄站在刘桂芳这边,也十分同情她的处境,就给她支招,让刘桂芳来容五爷这边试试。

    说到底,容五爷和别人还不太一样。五乃乃在床上瘫了十多年,容五爷仍是不离不弃。

    真要论有钱程度,几十个老张加在一起,也未必是容五爷的对手。

    可容五爷发达之后,可没随随便便在外面找个狐狸精,或者包养个小老婆给他生孩子。就算他们没有孩子,容五爷仍是心心念念守着五乃乃过日子。

    对此,老黄还是比较佩服容五爷的。

    再加上,容五爷为人处世有他自己那套原则。他做买卖童叟无欺。

    虽然这人看上去很叼,是个极不好惹的,可实际上这人却十分念旧情。反而跟着他一起干的,他从来没有亏待过人家。老黄那边也是,帮着容五爷带了几年的鱼苗,也得了不少的好处。

    不然,老黄也不会还不到六十岁,就打算退休了。

    正赶上,容五爷这边需要找人帮他南下买鱼苗。

    刘桂芳又一直帮着老张做龙鱼的生意。她也曾多次陪着老张南下,对于进龙鱼的渠道也都了解,在广州也有熟人。以她养龙鱼的经验,接容五爷这个活绝对没问题。

    而且,刘桂芳南下也是势在必得,她要想做买卖,就必须南下找自己中意的龙鱼,运回京城里卖。到时候,顺便帮着容五爷进鱼苗回来就是了。

    说白了,刘桂芳就属于中间商,她和容五爷之间并不存在什么竞争。

    反倒是她接了容五爷的活,办成以后,得到了容五爷的信任。

    以后刘桂芳也能从容五爷这边进龙鱼了。

    这样一来,她再想单独开个龙鱼买卖,也就如虎添翼了。就算不找别人帮忙,有容五爷扶持她,她也能慢慢把买卖做大。

    刘桂芳回家之后,思来想去,倘若她独自一人想把买卖做起来,也就只有跟容五爷合作这么一条路了。

    而且,她又听老黄含含糊糊地说,容五爷好像是想找老张做这笔买卖。

    一提起老张,刘桂芳就跟打了J血一样。哪怕赚不了什么钱,只要能抢在老张前头,也足够她得意的了。

    所以,她这才破釜沉舟,来找容五爷讨这个活干。

    来之前,刘桂芳心里一直忐忑不安。为了能说服容五爷,她在家里也不知道演练了多少套说辞。

    她甚至还想过,干脆就不要容五爷的定金了,等她把鱼苗运回来,容五爷看着可以,再给她钱就是了。

    刘桂芳暗下决心中,哪怕这次赔本赚吆喝,她也要搭上容五爷这条线。

    可出人意料的是,容五爷那么精明厉害的一个人,却并没有为难刘桂芳。也没说什么一个女人家不该抛头露面之类的话。而是,直接就把刘桂芳请到家里来说话了。

    对于刘桂芳来说,能进到书房里,就算已经成功了一半。

    她紧张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又抿了一下嘴唇。

    与此同时,她心里不断地盘算着,该如何开头,才能把这件事谈下去,让容五爷愿意相信她,跟她合作?

    这时,容五爷也喝了一口茶水,漫不经心地放下了茶杯。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坐在一旁的苏秀秀就觉得在放下茶杯的那一刻,她父亲身上的气场就完全转变了。

    这种转变并不突然,倘若不细心的话甚至察觉不到。只是下一刻再抬眼一看,容五爷的眼神就变得尖锐犀利起来。就如同一只随时要捕获猎物的鹰。

    这时,就听容五爷开门见山地问道?!靶×?,你打算什么时候南下呀?”

    刘桂芳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接,只得连忙接口道,“我随时都可以出发,这些日子一直在做准备。昨天听老黄说,您这里需要帮忙,就厚着脸皮过来问候您一下?!?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掀了掀眼皮,又看了刘桂芳一眼。此刻,他的脸上一点情绪都没有。

    可刘桂芳却感到十分紧张。在气势上,她就完全不是容五爷的对手。

    容五爷甚至没有开口,她就主动示弱道。

    “虽然我这是第一次单独出去做买卖,可在之前,我已经南下了许多次,对那些供货商也十分熟悉,也有几个不错的好朋友。容五爷,我完全有把握把您要的鱼苗给运回来?!?br />
    容五爷仍是没有言语,只是拿起了茶杯,又喝了一口水。

    刘桂芳也看不出他的喜怒,心头却仍是忍不住感到很紧张。

    她咬了咬牙,又硬着头皮说道:“您看这样行么?我也不要您的定钱。您要什么品种的鱼苗先跟我说,等我先把鱼苗带回来,您看了货之后,再决定是不是跟我继续合作?!?br />
    因为之前也接触过,对于容五爷的人品,刘桂芳还是信得过的。只要她运回来的鱼苗好,容五爷肯定不会让她砸在手里。

    苏秀秀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忍不住暗中咂舌。

    没办法,她父亲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几乎从一开始就把刘桂芳完全压制住了。

    刘桂芳根本就没有反击的余地,只得一步一步退让,不断地降低条件。反倒呈现出一面倒的趋势来。

    容五爷那边自然是不战而胜。

    苏秀秀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还可以这么做买卖的?光凭气势就能决定胜负。

    同时,她也突然明白了,如果将来她真要做买卖的话,还有很长一段路需要走。

    苏秀秀又看向刘桂芳,心里却想着这位阿姨其实也很不错。

    她在四十岁这年,遭到了丈夫的背叛。离了婚不说,她却鼓足勇气,打算重新振作起来,并且自己来做龙鱼的买卖。

    之前,苏秀秀就听容五爷说过,龙鱼从南到北是很不好运的。一般只有经常做买卖的,经验丰富的,才不容易失手。

    不得不说,刘桂芳也是个有魄力的人。

    单单是主动提出不要定钱,这就不是别人不可能同意的。

    没有定钱就说明风险她要自己承担,万一路上遇见什么事,因为天气的原因,龙鱼病了死了,那损失也都算她自己来承担。

    当然,这也表明了刘桂芳要跟容五爷做买卖的诚意和决心。

    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拒绝她这个条件才是。

    果然,容五爷开口问道,“小刘,你打算多久去广州进一次货?”

    刘桂芳连忙又说道,“我身体还不错,多跑跑也没什么,三四个月就可以过去一次,看您这边什么时候需要了?!?br />
    容五爷点了点头,又说道:“我们这边也要看具体情况,一般半年需要你带一次。至于定金我不会亏你的,咱们还是按照老黄那边的条件走。你多费点心思,路上鱼苗出了什么损失,咱们各自承担一半就是了。只要运到京城来,我也会按照老黄那边的条件给你钱?!?br />
    其实,容五爷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刘桂芳吃这亏。既然要跟她长期合作,损失自然是要双方一起承担的,才合适。

    只是刚好遇见刘桂芳这么一个新入行的,容五爷就想谈一次买卖,给他闺女开开眼。

    另一边,刘桂芳一听容五爷真的肯把这个买卖交给她来做,而且还要给她定钱,顿时就激动得不行。她忍不住又问道:

    “五爷,您真的愿意跟我合作?”

    容五爷点头道:“只要你把鱼苗顺顺利利地帮我运回来,到时候我这边的龙鱼,你也可以过来挑,价钱咱们好商量?!?br />
    刘桂芳听了这话,立马激动地站起来,握住了容五爷的手?!叭菸逡?,多谢您肯给我这次机会。您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跟着您干,绝对不比老张差?!?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微微抽了抽嘴角,又笑道:“就别提老张了,以后你是你他是他。我既然跟你合作,自然也不会再叫他了。再说你为人比较可靠,做这一行也有好几年了,照顾龙鱼也很经验,我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br />
    刘桂芳激动地点了点头,又说道:“肯定没问题的,我一定尽心尽力?!?br />
    鱼苗这事说定之后,他们又说了一些细节问题。

    容五爷又给了刘桂芳定金,两人又草签了一份协议。

    等到这些都办好了,刘桂芳就表示就不打扰容五爷了,她要先回去做好准备,改日就南下去广州了。

    容五爷为了表示重视,又亲自把刘桂芳送到了门外。

    苏秀秀自然也跟着他一起去了。她就想个背景一样站在一边。

    这时,刘桂芳又对容五爷说了一堆客气的话。

    可以看得出来,她是发自内心地感谢容五爷的。

    容五爷自然也跟她客气了一番,又说了几句鼓励她的话,刘桂芳这才满脸喜气地离开了。

    这还是苏秀秀第一次亲眼目睹父亲做买卖的全过程。

    她这才知道,所谓的生意场也并不一定是争锋相对,锱铢必较;也可能是一种愉快的合作。

    这时,容五爷眼眯着眼睛看向站在一旁的苏秀秀,嘴里说道:“怎么着,今天这场好戏你看得还高兴吧?”

    苏秀秀笑眯眯地看着他,也不说话,完全是一副乖巧又老实的样子。

    容五爷最吃她这一套了,于是又笑道:“得了,咱们先回家再说吧。这戏你可不能白看,咱们爷俩可得好好聊聊?!?br />
    说完,他就先一步往家走去,苏秀秀也迈着轻快的步子,紧跟在她父亲的身后。

    *

    等回到屋里,苏秀秀又把茶都满上,容五爷拿起自己的茶杯,这才叹道。

    “刘桂芳算是可惜了,早几年她要是甩开老张单独干,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种窘境。那老张也是个二傻子,这么好的媳妇都不知道珍惜,非得去找那个狐狸精。等那狐狸精吸饱了他的血,再一脚把他踹开,看他到时候去哪儿哭去?!?br />
    苏秀秀却冷冷地说道:“到时候,他可能会回过头抱着刘姨的大腿哭吧?就像许姨的前夫那样,使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想方设法*着许姨跟他回去过日子,再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他。

    许姨如果肯原谅他的浪子回头,别人就说她是个心怀宽广,温柔善良的好女人;许姨不肯将就着跟那个渣男过日子,她就是个斤斤计较,铁石心肠的恶女人?!?br />
    说起这事,苏秀秀有一肚子的不满呢。

    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问道:“对了,说来也奇怪,许姨的前夫怎么从来没到咱们家里闹过呢?可能是因为咱们家搬家了,他找不到门吧?”

    容五爷低着头,若无其事地继续喝着茶。

    这要是以前他绝对不会跟闺女说出真相??上衷?,既然已经决定带着她一起做买卖了,容五爷就决定还是告诉苏秀秀了。

    “那个无赖倒是想来咱们家闹腾呢,你马叔找了几个小子跟他好好聊了聊。那人就是赖皮,却没什么胆量,他们一吓唬他,他就老老实实地回家去了。

    后来自然也就不敢再来咱们家里闹了?!彼嫡饣笆鼻崞?,似乎完全没把那个无赖汉当成一回事。

    可当初那个人渣却轻而易举,就把许姨*入绝境了。所以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大概就是这么个理。

    苏秀秀听了父亲的话,又呐呐地说道:“原来是马叔帮了咱们家的忙呀?”

    容五爷点了点头?!袄闲砝戳嗽勖羌乙院?,一直任劳任怨,干活也勤快,她为人也老实本分,跟你母亲又合得来。平时咱们都不在家,就靠老许陪着你母亲作伴了。咱们家自然要护她周全才是?!?br />
    “说得也是?!彼招阈愕阃返?。在某方面来说,她还是很欣赏父亲的手段的。

    容五爷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道:“你今天也算是看了一场大戏,看完之后,有没有什么观后感?”

    苏秀秀点头道?!澳干獾氖焙?,实在挺吓人的,刘姨在气势上就被您给压住了。一直在退让,一直在服软。只怕您提出更过分的条件,她也会答应吧?”

    容五爷却嗤笑一声?!澳悴灰晕豕鸱颊飧龆允痔趿?,就轻视了她。刘桂芳这是第一次正式走到前面来谈买卖。再加上,她刚出来自己单干,本来底牌就不多。又有求于我,再加上经验不足,到了谈判桌上,才会出现这种失误。

    真正那些厚脸皮的老鸟过来谈这买卖,他敢把牛皮给你吹破了。等到真正要签协议了,在千方百计地拖着你,再跟你讨价还价。

    遇见刘桂芳这种人,倒算是走运了。不然你看老张多能装呀,他一上来就想给我来个下马威??上?,我不吃他那一套,也不给他那脸?!?br />
    “……这么说来,跟刘姨做买卖,也算是件好事吧?起码比她前夫要好?!闭饬豕鸱家菜闶切“装??

    容五爷点点头,又继续说道:“可不是么。不过话说回来,咱们做买卖也不能老想着赚便宜,俗话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这次如果不给刘桂芳定钱,好像就跟咱们占了她多大便宜似的。

    可刘桂芳现在正处于绝境,她一时服软,却一定会把这事记在心里。倘若将来有人也给她更大便宜赚。她一定会舍了咱们这边,甚至有可能跟别人一块儿,回头来踩我一脚。

    这一次看似咱们吃了点小亏,也退了一步,可实际上并没什么损失。给了刘桂芳一个机会,也给她赚钱的机会。她以后自然也会记得咱们这份情谊。

    这样一来,你来我往,互相各退一步,这买卖才能做得长久。做买卖实际上也不外乎人情。

    现在虽说有些人只顾着一是利益,什么事情都敢干??墒导噬?,他们一时占了点小便宜,却坏了自己的名声,那未免就得不偿失了。别人吃亏上一次当,下次就不可能跟他再继续做买卖了?!?br />
    容五爷借此机会,就跟苏秀秀念了一大段生意经。

    苏秀秀听了这番话,一个劲地点头。表示她也很赞同。

    容五爷就觉得她这样子还真有趣。一时手痒,忍不住拍了她的小脑门一下。

    苏秀秀正回味这段话呢,突然脑门一疼,她连忙捂住头,有点莫名其妙地看向她父亲。

    容五爷这才沉着脸说道:“你这小东西还差得远着呢,以后别总想着从我这坑零花钱,多学点本事才是真的。不然的话,你什么时候才能超过你爹我,变成城区首富呀?”

    “不带您这么欺负人的。我又没说要当首富,我说的是女首富,不是给你留出位子来嘛?”苏秀秀鼓着腮帮子,不满地说道。

    容五爷撇撇嘴,又说道:“看你这点出息。知道自己不行,就加倍努力才是?!?br />
    “我有努力呀,只不过您一直被追赶,从未被超越罢了?!?br />
    容五爷一听她丫头这满口歪理,就跟绕口令似的。一时间,憋着笑去提桌上子那袋子卤R,打算去讨好五乃乃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苏秀秀才反应过来,冲着门外说道:“这也太欺负人了,那袋子R可都是我用零花钱买的,就算要拿去讨好我妈,也应该是我去吧?”

    容五爷站在窗外,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故意晃了晃那袋子,就往厨房走去。

    他摆明了就是故意坑闺女零用钱,还要讨好他老婆。

    “……”苏秀秀突然有种感觉,面对这种赖皮的老狐狸父亲,她那条通往首付的道路,好像注定会很崎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