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第 14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40

    刘桂芳走后不久, 苏秀秀果然又接到了松哥打来的电话。

    孟庭松自从到了部队以后,一切都挺好的,他的身体也恢复如常了。

    目前正在进行调整训练,暂时还不会出任务。

    苏秀秀又忍不住嘱咐他,要多注重身体。

    孟庭松自然是答应了, 又问道:“秀秀,你这几天怎么样呀?”

    苏秀秀连忙说道:“我这边挺好的?!?br />
    又跟松哥说了这几天家里发生的事,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无非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

    可她说话时,总是不由自主地放软声音。再普通平凡的小事, 到了她嘴里也变得鲜活有趣起来。

    孟庭松隔着一条电话线, 听着她的声音,心里也会变得软绵绵的。

    过了好一会儿, 他又嘱咐秀秀, 要好好照顾自己。

    苏秀秀也应了下来。

    很快, 两人之间就是一阵平静, 苏秀秀甚至能听到松哥呼吸的声音。

    就在她有些愣神的时候, 孟庭松又清了清喉咙, 说起了另一件事。

    他们救瞎婆婆那天, 孟庭松随手就帮着派出所把那个恶汉抓住了。

    后来,派出所一调查, 那个恶汉果然就是深夜打劫妇女, □□未遂, 行凶杀人的罪犯。

    目前已经被捕了。

    苏秀秀听了这话, 忍不住叹了口气?!肮?,师傅那天算得挺准的。这种罪行估计是要枪毙的?!?br />
    孟庭松也说道:“可不是么,那死刑是跑不了??珊弈侨巳床恢诟?,在光天化日之下,还跟行凶伤人?!?br />
    苏秀秀叹道:“还好松哥你抓了他?!?br />
    两人又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

    挂了电话之后,苏秀秀又起了她师傅瞎婆婆。

    瞎婆婆自打住进了耳朵胡同里,就一直闭门不出,她也不太喜欢外人过去打扰她。

    之前因为瞎婆婆腿脚不好,每到中午五乃乃就让张华去耳朵胡同送饭。晚上,苏秀秀也会带饭过去。苏秀秀也就趁机跟着瞎婆婆学习了。

    张华对于这个差事,还挺郁闷的。

    他跟着他舅舅孙元宝学习当跑堂,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也算开始实习了。

    特别是如果有外国客人来私房菜馆吃饭的话,都是张华跟着他舅舅一起负责接待的。他现在的英语是越来越熟练了。

    苏秀秀还帮他写了私房菜馆的英文简介,以及一些菜的介绍。张华都背下来了,所以,应付起外国客人也不成问题。

    而且,孙元宝跟他说的那些勤行规矩,以及他那些说话技巧,张华也都记在心里,一时不敢忘记。

    这样一来,他接待的那些人也都挺喜欢他的。张华作为实习跑堂,也算挺有信心的。

    可偏偏他帮着瞎婆婆接连送了几天中午饭,整个人就消沉了不少。

    他舅舅孙元宝曾经说过,不管遇见什么样的客人,他们都得想办法招待他,让客人舒心满意。

    可瞎婆婆那人,一看就不太舒心。

    她的样子看上去还有点吓人,那双眼睛也跟寻常人都不太一样,一眼蒙着雾,隔着纱,一眼似尖刀,剜心挖骨。

    张华被她看了一眼,就觉得心里发毛,四肢发软。

    本来他也算能说会道了,可一到了瞎婆婆面前,却一句话客套话都说不出口来,只能像个傻小子似的,戳在那里站着,任由瞎婆婆上下打量。

    好在瞎婆婆也不想为难他,就垂下眼睛说道:“就把饭放在桌上,你就可以回去了?!?br />
    “好嘞?!闭呕Σ坏匕逊狗藕?,又恭恭敬敬地走了出去。整个过程大气都没敢喘。

    直到他把院门都关好了,人也走几步远。张华这才意识到,他刚刚做的这事,可不是跑堂应该做的。这跟他的职业规划完全就不相符。

    张华心里暗恼了许久,咬着牙决定明天过来送饭时,继续再接再厉。

    可到了第二天,他再站到瞎婆婆面前,仍是紧张得不行。始终没办法像平时那样,在客人面前应对自如。

    瞎婆婆就像张华职业生涯里的第一座大山,张华却绞尽脑汁,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跨过去。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偏偏每一次迎上瞎婆婆的眼神,他就忍不住退缩。

    就这样,接连几次给瞎婆婆送饭,让张华充满了挫败感。

    后来,瞎婆婆可能是看出张华的心思了,故意收敛了气息,垂着眼睛没去看张华,又主动跟他聊了几句家里的事情。

    张华这人也算比较坦诚,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又什么就都说什么了。

    这一次他自己觉得跟瞎婆婆聊得还算愉快。

    只可惜他冷不丁抬眼一看,瞎婆婆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顿时张华心里就咯噔一下子,他甚至觉得瞎婆婆就是故意哄他的。实际上,她并不怎么想搭理他。

    更让人郁闷地是,这次回去之前,瞎婆婆居然对他说:“明天就不要再来送饭了。我脚已经好了,能自己张罗着饭吃了?!?br />
    张华听了这话,心里失落又气闷,却还是客客气气地跟瞎婆婆道了别。

    可在回去的路上,他始终都有些魂不守舍的。张华实在想不明白,到底该怎么招呼瞎婆婆这样的客人?

    原本回去之后,张华想跟舅舅好好聊聊这个问题,顺便再让舅舅指导他一下。

    可惜,孙元宝今天休息了,池巧玉今天也休息。虽然孙元宝已经快五十岁了,他却仍是赶了个时髦,带着池巧玉去看电影了。

    中午的时候,他们就提前出发了。孙元宝说要带着池巧玉去王府井那边,尝尝外国饭——麦当劳。

    别人也各有各的事情要忙,牛哥在忙菜馆里的事,还要给新来的传菜员做指导。

    钱大爷正忙着教郭磊,郭磊只有周日这一天会来私房菜馆打工,钱大爷巴不得把所有事情都一下子就跟他说清楚呢。张华也是在不好意思打扰。

    另一边,牛大爷中午实在很累,正在睡午觉。下午还要干活呢。也不方便去打扰他。

    只剩下张华一人心烦得不行,干脆就坐在院子里发呆。

    正好这时,苏秀秀打算过去看瞎婆婆,经过院子里的时候,就见张华眉头紧锁,一脸苦闷相。干脆就走近前去问张华:

    “你这是怎么了?家里有什么为难的事么?”

    张华连忙摇了摇头,忍不住抬起头眼巴巴地看向苏秀秀。

    秀秀又问道:“那是生活上或者学习上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事么?功课要是不懂的话,你随时可以问我?!?br />
    苏秀秀实在太过和气了。张华就忍不住把心里那些苦闷的事告诉她了。

    苏秀秀一听,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原来张华是怀疑瞎婆婆不喜欢他。

    苏秀秀只得耐下心思跟张华解释道:“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瞎婆婆打小接触的都是些世外之人,她性子比较直接。倘若真的不喜欢你,在你第一天过去送饭的时候,她就直接跟我说了。她这几天一直没说,就说明你干得挺好的?!?br />
    张华却一脸委屈地说道?!翱山裉?,我好不容易能跟瞎婆婆聊天了??筛找涣耐?,她却说以后都不要我给她送饭了,她要自己做饭吃?!?br />
    苏秀秀想了想,又说道?!澳且膊皇嵌阅愕恼写惺裁床宦?,瞎婆婆只是喜欢清静而已,并没有其他意思。你也别想那么多,你现在已经很出色了。孙大爷不是也说过么,你这么勤奋,都用不了三年就能出师了?!?br />
    张华想到舅舅的话,顿时心情又稍微变好了一些,他又叹道?!暗溉绱税??!?br />
    苏秀秀又劝了他几句,就出发了。

    一路上,她都在想她师傅在某些方面实在有些耿直,与人交谈时也太过随性了些。有时候甚至会让别人产生误会。

    上辈子,她们娘俩一起当神G之后,师傅偶尔脱线的时候,苏秀秀也是绞尽脑汁帮她扑火。

    苏秀秀那些与人相处的本事,都是这么锻炼出来的。后来,她自然也就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

    这么一细想,苏秀秀又有些担心,也不知道师傅到底能不能做龙鱼的买卖?到时候,免不了让父亲多盯着点,别再搞砸了就是了。

    苏秀秀满怀心事,到了耳朵胡同的小院子里一看。

    瞎婆婆伤势刚好些,就已经开始下地走动,自己收拾屋子了。

    苏秀秀一看,师傅已经洗好了衣服,正一件一件的晾起来。她就上前一步说道:“您放在那吧,我来洗就成了?!?br />
    瞎婆婆瞥了她一眼,随口说道:“我这有手有脚的,又没到七老八十的,干嘛要你伺候着?”

    “……”苏秀秀就这么碰了个软钉子,要放在别人身上估计又要多想了。

    好在苏秀秀早就了解瞎婆婆的性子了,也不会往心里去。

    她把包放在外面的摇椅上,就走过去,帮着瞎婆婆先把衣服一件一件地都挂好了。

    瞎婆婆倒也没有拒绝她。

    很快,衣服就晒好了,瞎婆婆又拿着盆缓缓地往屋里走去。苏秀秀拿了包跟在她身后。

    进了屋里以后,倒好两杯茶,把一杯放在苏秀秀面前,瞎婆婆这才开口问道:

    “上午,你跟你父亲去谈买卖,谈得怎么样了?”

    苏秀秀就笑道:“到了饭店里,见了那人还挺失望的,也并没有谈成。就当去吃了一顿好饭。不过,等我回到家里,却有客人主动登门了。这次买卖反倒谈成了。那个人我看着还挺靠谱的。以后肯定能对咱们的龙鱼买卖大有助益?!?br />
    说着,苏秀秀又从书包里拿了一袋子酱牛R出来,放在瞎婆婆面前。

    “这也是我和我爸在路上买回来的,他们家也是老手艺了,做得卤R特别好吃。我妈就叫我给您拿来一些?!?br />
    瞎婆婆并没拒绝,却也没看那纸包,只是开口说道:“也亏得你母亲还总是想着我,这些日子也多亏她照应了。只是,今天我已经跟那孩子说了,以后就不要单独给我送饭了。我有手有脚的,自己可以做,只要定时弄些粮食过来就可以了?!?br />
    她既然主动提到了张华,秀秀也笑道:“你其实不该跟张华说的,那孩子误会您是嫌弃他了,都郁闷了一中午了。刚才来之前,我还劝他来着?!?br />
    瞎婆婆有些诧异地说道:“他有什么会那么想呢?他现在每天都那么忙,还要再劳烦他往我这边跑一趟,特意过来给我送饭。他心里不埋怨我这老婆子给他麻烦,我就很感激了,又怎么会嫌弃他?”

    秀秀却说:“那您干嘛每天都瞪眼看着他?他都被您看得发毛了?!毕胂胝馐?,也挺好笑的。

    瞎婆婆又说道:“我本来就擅长摸骨,又不能摸他,只得瞪圆了眼睛看看他的面相。他少年时家贫,父亲早逝,母亲弱势,还有两个妹妹需要他这位长兄供养。这些家庭重担都放在他一个人身上。难得他小小年纪,却不肯轻易向命运低头,反而意志坚定,又有耐性。又机缘巧合,遇见贵人,也算是从此改了命,那小伙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br />
    说到这里,瞎婆婆又忍不住看了苏秀秀一眼?!捌涫?,我也是想看看这些人,受你影响有多深。他遇见的贵人,就是你吧?当初是你挑头要开私房菜馆的?!?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忍不住缩缩脖子,也没敢多言语。

    瞎婆婆又继续说道:“自从跟你父亲聊过之后,我就想了很多。你也算是造福别人了,积了这么多福气,应该对你没有什么妨碍。只是你以后,还是要低调行事,万不可太过张扬?!?br />
    苏秀秀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您放心,我这辈子都会闷声赚大钱,肯定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br />
    瞎婆婆微微点了一下头,又问她?!澳阏獯卫?,总归不是只为了那小跑堂的事吧?”

    苏秀秀这才说道:“我是想跟您说说,我今天遇见那两个人,他们是一对父亲,看面相都不太好?!?br />
    接着,她就把老张和刘桂芳之间的事情都跟瞎婆婆说了,包括她给他们相面那事也说了。

    最后又补充道:“虽然看出来了,我却并没有对别人讲?!?br />
    瞎婆婆点了点头,又开口说道:“虽然现在总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可实际上,世人对女人的看法仍是有着太多偏见。

    刘桂芳也算走运,遇见你父亲这么一个开明的人,愿意给她一个机会。

    倘若到了别人那里,单单只是因为性别,就可能一口回绝了她。你以后是想跟你父亲做买卖吧?”

    “嗯?!彼招阈阌Φ?。

    瞎婆婆继续说道:“那么,今日你看见这些事,等了明日说不定你也会遇到。倒不如趁着你父亲有心为你护航,多学学才是。特别是这个刘桂芳,你也多多注意她的为人行事?!?br />
    苏秀秀连连点头,又跟瞎婆婆细细说了那两人的面相。瞎婆婆也一一跟她说了一些口诀,竟也都对上了。

    这时,瞎婆婆才问道?!疤愀盖姿?,你祖母也姓文?还给你留了一本家书?”

    “是呀?!币菜愀锨闪?,苏秀秀为了跟师傅说面相这事,还特意把家书带在身上了。

    此时,瞎婆婆一问,她干脆把那本小书从书包里拿出来,递到瞎婆婆面前。

    瞎婆婆接过家书,翻开一看,手指微微抖动了一下。她甚至没有继续往后翻,就把家书又还给了苏秀秀。然后叹道:“看来咱们还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怨不得我一见到你,就想同你亲近。怨不得你双眼睛生得像我祖母,又小小年纪,就因缘巧合有了灵气?!?br />
    “唉?”苏秀秀一脸吃惊地看着她。

    瞎婆婆又垂着眼睛说道:“我之前同你父亲也说过,我也姓文,只是不太喜欢报我的姓氏。按照你这本家书里写的,我是文家的‘贤’字辈,跟你祖母是同辈的,也算是远方堂姐妹。你叫我一声乃乃,其实也不为过?!?br />
    听了这话,苏秀秀更震惊了。

    虽然,她上辈子也知道瞎婆婆姓文,也曾经觉得她上辈子学的相面术,跟家书上的相面歌大同小异。却没想到,她和瞎婆婆之间居然还有这么一层联系。

    瞎婆婆也没管她,又继续喃喃自语道?!霸?,我们家的血脉还没断呀?只不过姓氏换了。这倒也是件好事?!?br />
    苏秀秀这才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您说血脉要断掉?”

    瞎婆婆看了她一眼,才正色说道:“因为祖宗做了坏事,直接就报应在文氏一脉的子孙身上了。

    我们这一支姓文的,大多都没落得好下场,就算婚嫁出去,我们的家人也得不到善终。我儿子死了,丈夫也死了。我有个姑姑临死前曾经对我说过,除非是死了,文家的人一个都逃不过去。

    我那时候还想着,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逃出去又有什么用?

    可后来我家人出了事,我就离开家,四处寻找着破解之法,也曾想着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以后就不必在受罪了。却没想到又遇见了你,你还救了我一命。

    我之前就曾经给你看过了,秀秀,你是累世积下的福气,注定美满幸福,将来子孙满堂。到老了必然会得到善终。这跟我们文家人可不太一样。

    难道这也是换了姓氏的缘故么?”

    苏秀秀听了这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因为是同族的孩子,瞎婆婆就更喜欢她,看重她了。于是就嘲笑她:“看你孩子胆子这么小,我不是说了,已经给你看过了,你并没受报应的影响?!?br />
    苏秀秀却垂着头说道:“我祖母是为了生我父亲去世的,我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我一直以为老家那个尖酸刻薄,总是骂我的老太太,就是我亲生祖母。

    我父亲在我还不懂事时就去世了,我母亲在我十二岁那年也去世了。到了大伯家里,我受了不少的罪。挨过饿,受过冻,还被拐卖过,这些难道就是报应不成?”

    “这……”瞎婆婆一时间也顿住了。

    苏秀秀也没在说什么,只是突然站起身,跟瞎婆婆告辞了。

    她需要时间把这些事情好好想想,都捋顺了。

    瞎婆婆自然没有拦着她,只是说道:“不管怎么说,你积了那么多福气,总归已经化解了。你也不要太担心?!?br />
    苏秀秀却突然抬起头,看向瞎婆婆?!翱晌胰聪胱虐锬不饬?,这要怎么办?为什么祖宗做错了事,需要我们来偿还?一代又一代,到底要偿还多久?还是永远没个尽头?”

    瞎婆婆一时无语,只能用那只完好无损的眼睛,错愕地看着她。

    这时,苏秀秀却又低下头说道:“我要走了?!?br />
    瞎婆婆随口应道:“好,你路上小心些?!?br />
    她没想到小徒弟想得并不是她自己,而是帮她帮其他文家人化解这个报应。

    只是这根本不可能实现吧?

    *

    从耳朵胡同出来之后,苏秀秀走到附近的小公园里,来到一个空荡荡的秋千前面,坐了下来。

    她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她上辈子过得那么惨,是因为她也有着文氏血脉。

    明明她的祖母没有做过坏事,父亲和母亲也没有做坏事,却落得个早死惨死的下场。

    瞎婆婆又做了什么坏事?孩子早夭,丈夫早逝,她自己一人漂泊在外。

    到现在,苏秀秀才明白过来,瞎婆婆当初会点破壮汉的身份,其实也是破罐子破摔,她本来也不想活了吧?

    上辈子,她救了瞎婆婆,瞎婆婆看她一个人那么惨,受不得她孤苦伶仃,一个人活受罪,这才陪伴她十几年。到后来,她已经病得很严重了,却强撑着陪着她。

    这辈子,她又救了瞎婆婆,瞎婆婆因为她有了灵气,又是同族,也会继续照顾她,陪伴着她。

    可瞎婆婆的报应什么时候才能到头?难道非要等到死了才是终结么?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子?姓文为什么就要继续遭罪?

    一时间,苏秀秀心里满是不甘和愤怒。

    她用力地蹬着地面,秋千也飞起老高。到顶点的那一霎那,她仿佛变成了一只鸟,就要飞出天际一般。

    只是,很快秋千就回落下来,又跌回到了原点。似乎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苏秀秀又用力地当了几次,因为背后没有人推,她离天空也越来越远。

    又过了一会儿,不管她有多么的不甘心,却还是只能贴着地面平行了。

    就在苏秀秀气闷的时候,突然想到了瞎婆婆刚才的话,除非是死,否则无法化解这个结。

    事实上,她根本就想不起来,她到底是怎么回到的八零年代?

    莫非,她是死而复生?否则,为什么她身上也有文氏血脉,却得意逃过报应?

    这些事情无法对别人说起,只能她自己想个明白。

    唯一能肯定的是,如果她真的逃出了那个结,必定会想方设法助瞎婆婆也逃出来。

    没有人注定就跟遭那些罪!

    *

    就在苏秀秀鼓着脸,坐在秋千上的时候,有个人突然走到了她的背后,开口说道:

    “想不到,你都这么大了,还喜欢荡秋千?”

    苏秀秀这才回头看过去,居然是那个胖子。

    说起来,他们倒是很久没见面了。自从上次苏秀秀拒绝了胖子之后,两人就没再见过了。

    苏秀秀在这胖子面前,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就开口反驳道:“喜欢荡秋千不行呀?我愿意?!?br />
    胖子笑道:“倒也没有人规定大人不能坐小孩子的秋千。我看你刚才荡了半天都上不去,要不要我推你一把?”

    苏秀秀却摇头道:“不用了,我也玩得差不多了,就要回家去了?!?br />
    话虽然这样说,她却并没有马上起来。

    胖子有点无奈地看着她,这姑娘看起来脾气很好,总是笑眯眯的??墒导噬?,她一点都不好惹。就像是被娇养的猫儿,时不时就会伸出小爪子,狠狠地挠人一下。偏偏却让人生不起气来。

    胖子已经打定心思,要好好相亲,找结婚对象了??梢豢醇庑」媚锒雷砸蝗俗谡饫锏辞锴?,他仍是不由自主地走过来,想要跟她谈谈。

    胖子还是忍不住问道?!澳阍诜呈裁茨??想不开的话,不妨跟我念叨念叨?!?br />
    苏秀秀眯着眼睛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问道:“你相信命么?”

    胖子点头?!靶虐??”

    苏秀秀又问道:“那你觉得命运能被改变么?”

    “不是有句老话么,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总要自己先努力谋事,才能知道事情到底成不成吧?不到最后一刻,千万不要放弃。如果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做,光在这里哀声叹气的,又怎么可能成功呢?”

    苏秀秀听了这话,忍不住深深地打量了这胖子一番。

    这人出身好,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可谓一帆风顺。没想到,他除了爱吃以外,时不时还能说出几分大道理来。不管怎么说,苏秀秀也算是被安慰到了。

    就像胖子说的,文家这事她C手管定了。她倒要看看所谓的报应,到底能不能有个终结。

    胖子见这姑娘一直看着他,就忍不住开玩笑道:“怎么着,突然看出胖哥的优点来了?是不是后悔当初拒绝我了?”

    这时苏秀秀却跳下了秋千,走到胖子面前说道:“胖哥,你的确挺好的,可我喜欢?。??!?br />
    胖子听了这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又抱怨道?!昂?,这小坏丫头?!?br />
    这时,苏秀秀却绷着小脸,说了一句?!澳阌植皇钦娴挠卸嘞不段?,倒不如做朋友来得自在呢。我们本来就不是一类人?!?br />
    胖子点头道:“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胖哥勉强认你这个会抢东西吃的朋友了?!?br />
    苏秀秀又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又开口说道:“你又实在想找对象,就多去相亲吧?!?br />
    胖子微微一愣,心话说,苏秀秀怎么知道他去相亲了?

    可惜,那丫头却没再说什么,反而转身走掉了。

    胖子微微愣了一下,也顾不得其他了,又连忙追上了苏秀秀问道?!拔腋蘸萌ツ慵页苑?,不如带你一程?!?br />
    苏秀秀摇头道:“我就愿意走着,还锻炼身体呢?!?br />
    “嘿,你这丫头实在太没劲了?!迸肿颖г沟?。

    “要你管?”苏秀秀斜眼看他。

    胖子反而笑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人心怀宽广,自然不会跟苏秀秀这个小姑娘计较。

    苏秀秀又借机,眯眼看了看胖子,果然,他面上桃花要开了,真正的缘分就快来了。

    他们之间的桃花债也算过去了,但愿将来真能变成真正的朋友吧?

    苏秀秀一边想着,一边往家里走去。

    而那胖子果然开着车,从另一个方向走了。

    *

    到家以后,刚好张华并没有开始上班,苏秀秀又特意过去跟他说一声。

    “你实在没必要为了送饭那事烦心。之前,我师父一直盯着你看,实际上是在帮你相面?!?br />
    “什么?相面?”张华听了这话,有些愣住了。

    苏秀秀又开口说道:“她看了,你现在虽然时运不济,家里负担不小??赡闶歉鲆庵炯岫ǖ娜?,有耐性,肯吃苦,将来前途不可限量?!?br />
    “唉?”张华虽然并不太相信算命这一说??墒?,听了秀秀的话,他却还是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我将来前途不可限量?那是不是说,我将来会很有钱呀?”目前,他还是只能想到钱。

    苏秀秀点头道:“不止是有钱,还有房子有车,也会娶个不错的老婆。反正你以后的生活会很圆满的?!?br />
    “真的么?”张华越发开心起来。

    苏秀秀又说道:“师傅还说了,这几天,你做得很好。等以后,她那边的米粮也拜托你帮着送过去了。我师傅这人性子孤寡,不是合眼缘的人,她是不喜欢见的?!?br />
    “喔,好的,秀秀你放心,我会按时间帮瞎婆婆送东西的?!闭呕簧ㄖ暗耐欠现?,笑眯眯地接受了新任务。

    “好,那以后师傅就麻烦你照看了?!?br />
    “不麻烦,不麻烦?!闭呕λ档?。

    两人又聊了几句,就各自离开了。

    张华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之中,他好像已经跨过职业生涯中的第一座大山了。

    这个过程好像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困难。他刚刚也是白着急了一场。

    在他未来的跑堂生涯中,说不定还会遇见很多座大山。不过,他才不会轻易放弃呢。

    只要努力坚持下去,他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不得不说,苏秀秀的那番话,在不经意间就在这个小少年心中留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

    或许他现在还很弱小,却会不断地成长下去。终于一天,他也会成为一个八面玲珑的大跑堂。

    *

    几天后,胖子再次坐在了相亲桌上。

    他之所以定在这里,是听人家说这家饭店的菜做得还算不错。

    出人意料的是,这才来跟他相亲的是一个圆润的小胖妞。

    她脸圆圆的,带着点婴儿肥,身材一点都不符合当代人的审美??善肿尤淳醯?,这姑娘比以前来相亲的那些排骨精,可让人顺眼多了。

    两人二话不说,就点了菜,谁也没客气,各自点了自己喜欢的。

    那小胖妞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身材。

    等菜上来以后,胖子只觉得,这胖妞点的菜好像比他点的那些还要好吃。

    而且,她也很会吃,虽说嘴巴不大,吃东西的样子也很文雅,可那张小嘴就没停过。

    她吃东西的时候,就像一只小仓鼠,两边的腮帮子鼓鼓囊囊的,不断地咀嚼着。

    这跟之前那些相亲对象都不一样,她们就算不说什么,却还是会为了完美的身材放弃美食。

    可偏偏胖子不喜欢排骨,喜欢R多而不肥腻的身材。完了他现在好像又受苏秀秀那小丫头的影响了。

    再一看,对面那小胖妞还在吃东西,他好像也觉得饿了。

    胖子吃着吃着,突然忍不住想到,莫非这就是缘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