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第 14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41

    转过天来, 刘桂芳又来家里,看了容五爷一次。

    两人最后又确定了一下, 刘桂芳就准备起身南下了。

    离开时, 刘桂芳刚好在容家大门口碰见了苏秀秀。

    可能是因为跟容五爷谈买卖的那天, 苏秀秀也在场的缘故。

    刘桂芳对这小姑娘充满了好感, 于是就问了一句。

    “刚放学回来呀?”

    苏秀秀也笑眯眯地说道:“是呀, 刘姨,您要回去了?”

    “嗯,我下午的火车, 就要去广州了, 一切都等到了那边再说?!?br />
    苏秀秀又说道:“祝您一路顺风!”

    “好嘞, 借你吉言了?!?br />
    两人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刘桂芳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苏秀秀又借机看了一下刘桂芳的面相,只见她气色好了很多, 印堂发亮, 看来刘姨很快就要有好运了。

    她这次南下之行,虽然会有些许小波折, 却仍是会一帆风顺。

    *

    另一边, 刘桂芳的前夫老张却十分心烦。

    他本以为容五爷一时半会儿,找不着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到最后肯定还会求到他头上来。

    于是, 就想着先拖上容五爷几天, 也就没有主动联系他。

    先把对方放在一边晒上两天, 这也是老张做生意时常用的手段之一。

    这些年,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接触的人也越来越多,老张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

    他觉得谈生意就跟上战场一样,敌进我退,谁先服软,谁就输了。

    老张敢这么折腾,一方面是对自己的买卖有把握,他就是最早做龙鱼买卖的那一批人,底气也比较足。另一边面,他也是为了在容五爷身上多拿一些好处。

    只可惜,老张这人实在太过理所当然了。

    一连过了好几天都没动静,老张不得不主动联系容五爷,他想着说几句软话,给双方一个台阶下,这买卖也就谈成了。

    “五爷,怎么着,找着帮您运鱼苗的人了么?我这边最近倒是没什么事,随时都可以去趟广州?!?br />
    可容五爷却说,“喔,这事呀,老张你不提,我倒是给忘了。难得你还想着我呢,可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

    早就已经南下去了,这次就不用麻烦老张你了。再说,你现在刚刚结婚,就往外跑,实在不太好。倒不如留在家里好好陪着你那娇妻呢?!?br />
    容五爷这话表面上听着也是好意,实际上,却暗含着几分讽刺。

    老张气得够呛,却又不敢得罪容五爷,只得客套两句,就挂了电话。

    *

    老张的龙鱼买卖,已经做得算是挺大的,就不知道谁有那么大胆子,敢叼他到嘴边的肥R?

    老张在圈子里也有不少的熟人,托人一打听。很快就发现容五爷,这次居然没找圈子里的熟人帮他带货。

    这么看起来,必然是找了个新手了?

    老张忍不住冷笑,容五爷这简直就是在胡闹。

    不找老手合作,反而要找菜瓜,可见容五爷这次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老张心里不痛快,就找了几个相熟的朋友一起出来喝酒。

    几杯酒下肚,他就把容五爷嘲狠狠地笑了一通。

    老张一口咬定,容五爷这次的鱼苗肯定会折损在新人的手里。

    “这要是耽误了养鱼的时节,到时候,龙鱼出不来。就算容五爷手段再高明,还不得赔本赚吆喝?

    那些朋友们也笑嘻嘻地说道,“老张,你放心,到时候这买卖,容五爷稳定还得再回头找你做?!?br />
    其他几人也都是以老张为马首是瞻,也纷纷说了不少容五爷终日打燕,却被燕啄瞎眼之类的话,又顺便捧了老张的臭脚。

    老张听了他们这些奉承的话,心里就如同喝了蜂蜜水一般,又搂着他那娇媚可人小老婆,一时间好不自在。

    他小老婆也是个会来事儿的,跟着那些人一起说老张的好话。偏偏她说话又俏皮有趣,一时间,逗得老张笑得前仰后合。

    那女人又趁机,跟老张讨要一些昂贵的礼物。

    说来也奇怪,老张跟刘桂芳一起过的时候,刘桂芳长得不好看,也不会来事儿,从来都舍不得花钱。

    老张那时候经常笑她小家子气,刘桂芳倒是经常给老张买东西。

    娶了这个小老婆之后,这女人总是跟他要钱,讨礼物。她什么时候都是嘴挑着,满嘴都是奉承老张的甜言蜜语,却从来没给老张买过什么东西。

    此时老张正在兴头上,喝酒聊天开心,被一大帮人捧着哄着,也懒得去继续想从前那些糟心的事儿。

    再加上小老婆在旁边撒娇,老张一时冲动,就豪爽地说:“买买买,你要什么就买什么?!?br />
    旁边那些人也齐说:“张哥就是豪气?!?br />
    小老婆也笑得无比娇媚。

    老张心里就想着,反正容五爷那块儿大肥R,迟早也是他锅里的。

    只要能搭上容五爷,到时候他就可以把买卖做得更大,赚到更多的钱。想买什么买不到???

    可老张想得倒挺美,事实却未必如他所愿。

    一个月以后,有人传来消息,容五爷选择的那个合作对象,早就把鱼苗都帮他带回来了。现在容五爷已经开始养得挺好的了。

    老张听了这消息,顿时就不淡定了。一旦容五爷那边定下来了,就再也不会找他这边了。

    更要命的是,没过几天,容五爷那边还特意放出话来。

    “我那有个朋友手里有一条过背金龙鱼,请各位行家过去帮忙掌掌眼?!?br />
    容五爷难得开了这么个口,很快就引起了圈子里的人的注意。

    后来又有人说,“其实,就是帮着容五爷运鱼苗那个人。她不仅把鱼苗运回来了?;乖诠阒菽潜?,搭上了印尼那边的龙鱼饲养场。这才想方设法进了一条过背金龙鱼回来。

    容五爷也是为了感谢她,支持她,这才主动帮着那个人穿针引线。让她走进养龙鱼的这个圈子里?!?br />
    老张听了这件事,气得都快把槽牙给咬碎了。

    这要是容五爷选择的合作人选是他的话,指不定他这次南下广州能捞到多大的好处呢。

    老张现在只恨那个刚入行的菜鸟,硬生生地抢了他的机会。

    老张生了两天闷气。

    到了约定时间,他还是去了容五爷订的地点,打算好好看看那条过背金龙鱼了。

    到了那边一看,原来是一家新开的店面。里面到处都是水族箱,单论龙鱼只有那么几条,其他杂七杂八的鱼却有不少。

    一看这就是新手开的买卖,资金也不够充足。不然的话,绝对不会只展出这么几条鱼??烧饧业昀锏目腿巳床⒉簧?。

    不用问,大多数人都是给容五爷几分薄面,才肯到这里来的。

    只是一走到最中间那个水族箱面前,这帮人就惊呆了。

    品相一般的金龙鱼鳞片爬排,仅能爬到四排半或者第五排,珠鳞也基本不亮??烧馓豕辰鹆?,不仅鳞片爬到六排,而且珠鳞零星亮起,背部发亮。有着厚重的金属质感。

    这条金龙鱼无疑是一条极品龙鱼。在水族箱里自由游弋,显得霸气十足。

    不得不说,容五爷看龙鱼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他也卖出过天价龙鱼。

    这次过来看鱼的人,都觉得不虚此行。

    就连老张也忍不住挤开人群,到了最里面细细地看观赏着这条金龙鱼。

    他越看就越喜欢,恨不得当场出钱把鱼买过来才好。

    有这种想法的人显然也不单只是老张一个,到场的其他人纷纷开出高价,想要买那条金龙鱼。

    大家争了半天,这才发现龙鱼的主人没出现过。又连忙让店里的服务员,把店主请出来。

    就这样,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之下,容五爷才缓缓走进大厅。

    众人往他身后一看,顿时就忍不住有些失望,怎么会是一个女人呢?

    还有人下意识地问道:“这不是店主吧?我要买这条龙鱼,她这个女人家能做主么?”

    这时,老张一看来人,两只眼睛都已经瞪圆了。这……容五爷身后站的居然是他的前妻?

    刘桂芳怎么也来了?

    老张正想着,就听容五爷朗声说道:

    “我跟老几位介绍一下,这位是刘桂芳,跟我合作的人。众位看中的这条金龙鱼,也是刘桂芳亲自从广州带回来的。

    如果有人感兴趣,大可以同她谈价钱?”

    在场的人显然有些不信?!笆裁??居然是这个女人找到的这条极品过背金龙?”

    甚至有人怀疑,这个女人跟容五爷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容五爷一向不爱弄那些花里胡绡的事,这个女人又长得很丑,她还把头发都剪短了,一点女人的样子都没有,反而带着几分干练。

    跟这种爷们气十足的女人在一起,也不可能弄出什么丑闻来。

    这时,又听容五爷说道:“这位刘桂芳也做了8年的龙鱼买卖。虽然没出面谈过买卖,可应该有人认识她才对。

    她在广州那边的人脉,并不比众位差到哪里去?以后再弄来极品龙鱼,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br />
    这时,人群里有人说了一句?!岸粤?,我好像想起来了,这不是老张的前妻么?两个月前,才刚离婚的那个。没想到,她居然自己也开始做买卖了?”

    很快就有人接口道:“人家都把龙鱼运回来了,买卖也做起来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以后大家互相关照就完了呗?”

    还有人说:“说起老张来,实在有些可笑。被外面的女人灌了几口迷魂汤就找不着北了。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找外面的女人?!?br />
    这时舆论风向已经完全改变了。

    因为这条过背金龙鱼,以及看在容五爷的面子上,这些人已经不再那么轻视刘桂芳了。

    至少,刘桂芳已经证明了她的实力。众人也正想买她的鱼呢。

    一时间,刘桂芳激动得眼圈都红了。

    而老张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提前离开了。

    显然,他并不想继续听别人骂他是个昏头转向的傻蛋。再留下来,他也不过是自取其辱。

    这时,终于有人忍不住向刘桂芳问了过背金龙鱼的价钱。

    刘桂芳看了容五爷一眼,这才开口说道:“这条鱼虽然是我自己运过来的,却也算是我跟容五爷共同所有的。暂时还不方便往出卖?!?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也忍不住有些吃惊。他连忙说道。

    “小刘,这条极品过背金龙鱼可是你好不容易从广州那边运过来的,又与我何干呀?你刚刚这话恐怕不太合适吧?”

    刘桂芳却又当着众人面说道。

    “我一个女人家,第一次独自出来做买卖,多有不便之处,前两个月,一直处处碰壁。承蒙容五爷您不嫌弃,愿意给我这次合作的机会。我这才下定决心去了广州城。

    这次南下广州的时候,一开始一切都还好??晌胰疵幌氲铰飞?,突然变了天气。我带着这条金龙鱼进了京城时,又出了点意外。

    这条过背金龙鱼本来就是我砸下身家带回来的。我当时很着急,就怕这龙鱼死在我手里。

    多亏了容五爷愿意帮我把龙鱼治好了,又调理过来,让他适应了京城这边的环境,才给我送过来。

    若不是容五爷愿意对我伸出援手,别说开这家店面了。我很可能被打击得心灰意冷。从此不敢再做龙鱼的买卖了。

    所以,我一早就想好了。这条过背金龙鱼不能只算是我的,它属于我跟容五爷共同所有。倘若卖出去,也有容五爷的一半。我刘桂芳今天在这里,就请众位帮我做个见证?!?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又忍不住说道:“小刘,你这又何必呢?这条过背金龙鱼没看好,还不是因为你把心思都放在我那小鱼苗上面。我那可一点都没损失。你自己却损失了。我帮你调理这鱼也是应当的?!?br />
    刘桂芳却说道:“五爷,不管怎么说,没您帮忙,这条金龙鱼我就砸在手里了。必须有您一半?!?br />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居然还争竞起来。

    众人看了忍不住有些吃惊。

    大家一早就知道,容五爷身边有个养龙鱼的好手。

    这些年,容五爷也是靠着养龙鱼赚钱的。他跟他们这些倒腾龙鱼的人都不太一样。做得是长线买卖。

    而且,坊间曾经有个传闻,当初米老板也想透过别人,把那个养龙鱼的高手挖过来,可惜却没能成功。

    据说,容五爷跟那个养龙鱼的人是打小的交情。后来他又对那人有恩。所以,那人死心塌地跟着容五爷干。根本就不为外界所动。关键是他养龙鱼的手段是真好。

    之前,还曾经把一条翻肚皮的银龙鱼救了回来。以他的手段要治好金龙鱼,似乎也是可以的。

    众人皆知容五爷平日里是极不好惹的。真要论起心机和手段来,别人还未必是他的对手。论起人脉来,容五爷也是交友广阔,背景深厚。

    这些年,他做生意又以诚为本,赚了不少钱??勺钅训玫幕故?,在别人危难之时,他却愿意伸手相助。

    一时间,众人对容五爷又多了几分了解,同时也忍不住暗生敬佩。跟容五爷交好,总归不会有亏吃。

    再说刘桂芳,她一个女人家有胆识有魄力。居然敢一个人南下做买卖,这已经实属不易。

    而且,她眼光好,挑到了难得的好鱼。

    再加上,她人品也好,宁愿牺牲自己的鱼,都要照顾好别人托她带的鱼。这足以证明这刘桂芳很靠得住。

    更难得的是,这人大气,心怀宽广。容五爷救回了她的鱼,她干脆就分容五爷一半利润。而且,还敢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在关键时刻很有魄力。

    一时间,这两人同样赢得众人的敬佩。

    虽然这一次,并没有卖出那条铁背金龙,可却彻底打响了这家店的名声。

    经此一事,众人都对刘桂芳赞赏有加,也都愿意跟她谈买卖了。再也没人敢嫌弃她是一个女人。

    另一边,站在一旁围观了整件事情的苏秀秀,心里也是感慨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