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第 14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42

    不管怎么说, 刘桂芳新店开业,弄出这么一档子事, 也算是做了个挺成功的宣传。她和容五爷也算是双赢。

    容五爷的名声越来越好, 刘桂芳也获得了尊重。

    虽说并没有卖出龙鱼, 可是对他们却都很有好处。

    等众人离开后, 容五爷又带着苏秀秀, 跟刘桂芳谈了一回。

    他对刘桂芳说:“我实在不能要你这条过背金龙鱼,一半也不行。咱们以后继续合作就是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对我说就是了?!?br />
    刘桂芳却很干脆地说道:“容五爷, 您对我有再造之恩。如果不是您给之前我机会, 后来又愿意无偿帮我一把。我刘桂芳哪能有机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呀?当初, 我也不是没求过别人??烧庑┤怂岚盐艺飧隼牍榈呐?,当一回事呀?”

    之前,刘桂芳从没对任何人说过心里的话。即使再难受, 也都是她独自一人默默地忍耐下来。

    可在这对父女面前, 她却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那时候,我听着他们那些话, 可是真不服气。明明就不是我的错, 是老张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他没良心,对不起我。我提出离婚,分走一半财产, 难道不对么?

    这些年, 我一直跟着老张东奔西走的, 受了多少罪?没有生儿子, 难道是我一个人的过错么?我也曾怀过孩子,却硬生生的流掉了。

    那时候,老张心疼我,还曾经说过没了孩子,也会一辈子对我好的??上衷谟辛饲?,他却变了,想要别的女人给他孩子了。

    那我刘桂芳又算什么?我这辈子一无是处,没工作,没家庭,没孩子。我受不了自己变成怨妇,然后躲在家里不敢见人。所以,我就跟自己说,无论如何都要走出家门来。

    我曾经卖了8年龙鱼,能跟着老张两人一起干,也能我自己单干?!?br />
    听了这番话,苏秀秀实在忍不住有些佩服刘姨的勇气。

    刘桂芳看着小姑娘,甚至忍不住抿嘴笑了一下。

    “容五爷,我心里就佩服您一点,您对五乃乃始终如一。现在您和五乃乃、秀秀一家三口,不是也过得很好么?可我刘桂芳就没有这份福气?!?br />
    容五爷还没说话,苏秀秀抢先一步说道:“刘姨,您以后会好起来的。您的好运气已经来了?!?br />
    刘桂芳笑道:“可不是么?这都是您们爷俩给我带来的运气。不然我哪能开店,做买卖呀?”

    容五爷连忙摆手说道:“你这未免也太妄自菲薄了。小刘,你本来就很出色。以后取得的成就,未必会比老张差。就算我帮你,你也总会有自己站起来的一天?!?br />
    刘桂芳又笑道?!澳饩褪窃谂跷伊?。我自己什么样,自己知道。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次了。一直没好意思跟您开这口。今天,我就斗胆在你面前说几句?!?br />
    容五爷又说道:“有什么话,你直接说就是。就算为难,咱们慢慢商量就好?!?br />
    刘桂芳拿起茶杯,灌下了一杯水,润了嗓子,才对容五爷说道:

    “其实,不单单只是这条过背金龙鱼,我还想跟您进一步合作。虽然,我资历还是太浅了些,但以后,我会继续尽心竭力的做买卖?!?br />
    容五爷点头道:“这我相信。小刘,你想怎么合作呢?”

    “这……”说到这里,刘桂芳又看了坐在旁边的苏秀秀一眼,才又开口说道:“我没怎么读过书,前两天偶然跟秀秀聊起,才知道做买卖也是可以入股的。然后,我就想让您入股我这家店,我不要您的钱。

    您那边平常接待地都是大客户,也有外国来的客人,您卖的也都是品相尚佳的龙鱼。至于,那些稍微差一点的,你就直接便宜卖给那些散户了,再由散户翻倍卖给别人。

    假如咱们能合作的话,您那边继续卖极品龙鱼;至于稍微次一些的,我可以帮您卖,您觉得这样可行么?当然,我也会继续去广州进货,一旦我那边进到品相好的龙鱼,也可以托给您来卖,这可行么?”

    刘桂芳也是鼓足勇气,才说出这番话的。

    容五爷却没开口,反而问苏秀秀?!肮肱?,你觉得呢?愿意跟你刘姨合作么?”

    苏秀秀又想了想,点头说道:“愿意呀?可要是单单这样合作,其实并不用入股,咱们两遍算好了折扣,就可以合作了?!?br />
    刘桂芳却红着脸说道:“我虽然照顾了好几年龙鱼,可实际上,并不太会养。平时倒是还好,龙鱼一旦生病,我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到时候,就想送到你们那里去?!?br />
    “这也没问题呀?”

    “可万一龙鱼出现什么折损,这就不太好说了?!?br />
    这时,容五爷又接过话题,跟刘桂芳谈起了具体的合作。

    苏秀秀坐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她只觉得刘姨一到父亲面前,就有些弱势。而且,她就摆明了,就是想依靠他们家。

    就算这样,容五爷也不打算占她的便宜,而是决定拿出他们家里的龙鱼买卖百分之十的股份,换了刘桂芳店里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容五爷愿意跟她合作,本来就让刘桂芳有些受宠若惊。一听容五爷说要给她股份,刘桂芳顿时就慌乱了。

    容五爷卖给华侨的龙鱼,可都是用美金结算的。她哪里敢要这么多?

    她又连忙说道:“我这里刚开始的小买卖,哪里比得了您那边的大买卖?如果真的这么定,也就太占您这边便宜了?!?br />
    于是,双方又谈了半天,最后刘桂芳只要了5%,容五爷这边也降低到了20%的股份。

    别人那边都是拼命想占更多的便宜,他们这边却非要给对方提供更好的条件。

    一时间,苏秀秀看着这些都有些凌乱了。也不敢C嘴,就多喝了几杯茶水。

    最后,两边都商定好了,容五爷就带着苏秀秀回去了。

    *

    回去的路上,苏秀秀忍不住问道:“咱们家盈利比刘姨那边多太多了,也难怪她会吓一跳,都不肯接受?!?br />
    容五爷垂着眼睛,对他闺女说道:“咱们做买卖的,不能只看眼前利益,眼光要放得长远一些?!?br />
    苏秀秀又问?!罢饷此道?,您是看好刘姨的未来了?”

    容五爷点头说道:“她现在表现不好,你自然看不出来??墒导噬?,我跟她一起做过买卖。知道她这人不止稳妥,心思缜密,而且消息灵通,还很擅长跟别人交往。

    这次她能拿下这条过背金龙,也不算奇怪。将来指不定拿到什么好买卖呢。所以,跟她换股份,看似是我们亏了,让她占了不少的便宜??墒导噬?,这人有情有义,将来她总会给咱们还回来的?!?br />
    苏秀秀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开口说话。

    实际上,她今天再一看刘桂芳的面相,又变了许多。刘桂芳已经完全走出了离婚Y影,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

    他们这边一切都谈得很好,刘桂芳不仅顺利开业了,还跟容五爷合作了。

    可老张那边的情况却糟糕透了。

    老张实在没想到,他的前妻刘桂芳那个弱气的居家女人,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抢了他跟容五爷的合作的机会不说,她还真的一个人南下广州,还弄来了一条那么好的过背金龙鱼。光那条鱼运作好了,就能卖一大笔钱。

    老张做了八年龙鱼买卖,也很少见到那么好的鱼。

    这要是别人的话,老张也许还会愤怒,生气,嫉妒,说不定还会怀恨在心,使用一些不入流的小手段去报复对方。

    可那人是任劳任怨,跟了他奔波了半辈子的女人。

    这些年来,他们两人相濡以沫。刘桂芳对他的好,老张不是不知道,也不是真的没感觉。

    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看不到刘桂芳的好处了。

    反而嫌弃她土气,嫌弃她说话不好听,还嫌弃她不会来事,不会讨好他,不会说甜言蜜语。

    他们闹到最后这种地步,其实都要怪他,他背叛了他老婆。

    所以,老张在离婚时,才会给刘桂芳一大笔钱。

    可他却没想到,刘桂芳居然拿着那些钱,又杀了一个回马枪过来。居然还做起龙鱼买卖来了。

    这一刻,老张终于知道了,他可能这辈子都忘不了前妻刘桂芳了。他可能弄不过她,却又那她无可奈何。

    这时,那个娇媚的小老婆突然扭捏着走了进来,撒娇似的说道:“老公,你答应的首饰,还没给人家买呢!”

    老张顿时就怒从心中起,拿起桌上的茶杯,就冲着她旁边的位置摔了过去。

    随着女人的一声尖叫,老张破口骂道:“要你有什么用?生意不会谈,龙鱼不会养,只会造钱。要不是那天,你打扮花费那么长时间,老子的大买卖能失败么?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的关系我赔了多少?”

    暴怒起来的老张十分可怕,就像是咆哮的狮子。

    一时间,那位有心机的小老婆也不知道如何反应才好。

    他们之间幸福美满的假象,突然在一夕之间,就被撕了个稀烂。

    说到底,用钱买来的幸福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值钱。就算这部家庭剧,演得轰轰烈烈,并且装成真爱的样子??傻酵防?,却并没有人会去想要好好珍惜它。

    之后的日子里,小老婆的零花钱突然就没了,车子也被开走了,那些首饰也被强行拿走了。

    老张就是个穷苦出身,他为人十分吝啬,之前只不过是装大方而已。

    一旦,这个女人得不到他的怜惜,他自然不愿意继续给她花钱了。

    小老婆开始时还各种委屈,后来哭都哭不出来了。

    阔太太的日子,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好过。没办法,她只得收起那副柔弱,惹人怜爱的表象,露出自己的尖牙和利爪来。

    这对半路夫妻,在无法好好相处以后,就彻底闹翻了脸。

    小老婆想要离婚,也想分老张一半财产,老张却防她防的厉害。反而一天到晚*着她生儿子。

    最后,甚至闹到了大打出手的地步。

    *

    当然,这些破烂事,就跟容家这边无关了。

    容五爷多少也听了一些老张的故事,只是这些破烂事他是不会跟秀秀说的。

    此时的苏秀秀还在跟瞎婆婆学习。

    两人虽然没再提起过,可瞎婆婆却能感觉到,苏秀秀那天的话并不是开玩笑的。

    秀秀是真的想改变她的命运,也改变文家的命运。

    瞎婆婆年轻时,其实也曾有过这样的想法??上У酵防?,却还是失败了。

    即便是她走过很多弯路,可瞎婆婆并不想打断她徒弟的想法。她觉得每个孩子年轻的时候,都会有自己的梦想。努力做一些事也是挺好的。

    瞎婆婆在看到苏秀秀的天赋本领以后,也感到十分惊奇。

    她甚至偶尔也会觉得,自己这小徒弟也会创造奇迹,也说不定呢。

    原本居无定所,选择自我放逐的瞎婆婆,在来到耳朵胡同的这座小院子里,反倒返璞归真,重新找回了内心的宁静。

    似乎就连她藏在心底的那份怨恨和不甘,都在与苏秀秀的日常交谈中,慢慢被化解了。

    瞎婆婆虽然还不到五十岁,她的心却早就衰老了。之前,她甚至看淡了生死,觉得立时就死也没什么大不了。

    可因为有了秀秀这个小徒弟,瞎婆婆却开始希望自己能活得更久些。

    她有了更长时间,才能看护好小徒弟,陪伴着她慢慢走下去。

    *

    苏秀秀偶尔也会帮着瞎婆婆做饭,她有空的时候,就会熬汤给师傅喝。

    不得不说,苏秀秀熬的补汤实在棒极了。她做饭的手艺也比瞎婆婆强很多。只是,偶尔就会做糖三角R包子之类的东西。

    苏秀秀笑眯眯地说:“别人都不理解我的艺术,好像只有师傅能懂?!?br />
    瞎婆婆咬着包子说道:“我也不懂。只是我这人很能将就,而且不挑食?!?br />
    “这么说,简直太过分了?!彼招阈阈∩洁熳?。

    “那下次就别拿奇怪的食物给我吃?!?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