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第 143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43

    其实, 苏秀秀还是比较担心,瞎婆婆能否做好龙鱼售后的。

    可是, 以瞎婆婆的性子,又不可能平白接受他们家的供养。而且,这件事容五爷已经跟瞎婆婆谈好了, 就没有作废的道理。

    在容五爷看来,瞎婆婆性格虽然耿直,不说谎话。有时候,甚至也会说一些让人扫兴的话。

    可实际上,如果瞎婆婆有心的话,其实也很会猜测别人的心思。

    所以, 容五爷觉得瞎婆婆真想做售后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爷俩在这个问题上面产生了分歧。

    容五爷觉得秀秀在知道瞎婆婆是她亲戚之后,对待瞎婆婆的态度, 也开始像五乃乃靠拢了。她也会对长辈撒娇, 也会踏实下心来,跟长辈学本事??啥阅切┏け踩从械惚;す?。

    可实际上,不管是五乃乃,还是瞎婆婆,她们对生活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感悟, 也都有着自己的几分手段。说白了她们吃的干饭, 比小闺女的盐还多呢。实在不用她这样牵肠挂肚的。

    容五爷觉得小闺女在这方面, 有些弱点, 却并没有直接说。而是提出就跟秀秀打个赌。就赌瞎婆婆的第一单买卖到底行不行?

    还是老规矩, 堵苏秀秀一个月的零花钱。

    苏秀秀向来手松,基本上都是月月花光。五乃乃疼她,怕她没钱,偶尔还会给她塞些钱花。容五爷也不管她的零花钱。

    前几次打赌,苏秀秀侥幸都赢了,也算尝到甜头了。

    可一旦她输了,下个月肯定会得节衣缩食了。到时候,她吃了亏,自然也就会反思自己的行为了。

    所以,容五爷提前就跟五乃乃打好招呼,下个月不许给闺女塞钱。

    五乃乃拗不过他,只得答应了??傻绞焙?,秀秀如果没钱,她肯定还会偷偷塞一点。

    虽然爷俩打了赌,可秀秀还是跟容五爷说了。一旦瞎婆婆要工作了,还是请容五爷帮着多注意一下。她实在不希望瞎婆婆吃亏。

    容五爷觉得,他们家小闺女实在有些瞻前顾后。

    瞎婆婆就是靠给别人算命吃饭。这些年,既然都没饿死,应该不至于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才是。

    苏秀秀仍是担心瞎婆婆??刹还芩趺吹P?,该发生的事情,注定还是会发生。

    时间进入到了12月,学校里的课程也已经进入到了尾声。等到一月份学校里就要期末考试了。秀秀为了拿到奖学金,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

    也就在这时候,一位自持身份高贵的顾客顾女士,又找到了容五爷这边来。

    数月之前,顾女士为了招财、镇宅、避邪,刚从容五爷这边买了一条品相尚佳的银龙鱼。

    结果,昨天那条龙鱼突然就死了,保姆战战兢兢跟顾女士说了这事之后,顾女士大怒,把生活中的诸多不快,都归咎在这条银龙鱼的上身。故而特意跑来找容五爷兴师问罪。

    按理说,这都过了几个月了,龙鱼在卖出去的时候也是好好的。分明是顾女士对那条龙鱼不太上心,保姆把龙鱼养死了。也没有来找卖家这一说的。

    可顾女士大概是生活压力太大,就跑过来跟胡搅蛮缠,在容五爷家那边儿又闹了一通。容五爷顾得帮手,根本就应付不了这位女士。

    容五爷亲自出面,劝了顾女士一番,也说是龙鱼之死,是为了他们顾家挡灾了。

    可顾女士却仍是不依不饶,她破口骂道,“你们根本就是骗钱的。这龙鱼真要是我家挡了灾,也不会闹得今天这种地步?!?br />
    顾女士的身份,容五爷早就摸得一清二楚?;蛐砉伺恳晕腔故歉雒孛?,可容五爷却有自己的几分手段,知道她是因为丈夫在外面有人,气不顺,才过来撒泼胡闹的。

    按理说,也轮不着瞎婆婆出面陪她聊天儿。容五爷稍微使点手段就能把她打发走了。

    可正赶上容五爷跟秀秀打赌,他思来想去,干脆就借此机会,试探一下瞎婆婆的在这方面的手段。

    也好向闺女证明,瞎婆婆没有她想得那么弱。

    容五爷先打电话让张华赶先过去通知瞎婆婆,就带着顾女士去见瞎婆婆。

    顾女士心中怒火中烧,打算变本加厉地发脾气。一听容五爷说,他们那边请了位大师,不如顾女士过去跟大师聊聊心事,顺便问问银龙鱼的事。

    顾女士顿时就觉得很惊讶,这卖龙鱼的,居然还请了大师?她还真没见过这样做买卖的。

    不过,抱着挑刺的心态,她还是愿意跟过去瞧瞧的。

    如果是真大师,她跟大师聊聊天,说不定也能化解一下心事,这也是挺不错的事。

    倘若那是个假大师,过来糊弄人的,那她定要连本带利地羞辱他们一番。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好骗的。

    抱着这样的念头,顾女士跟着容五爷进了那座比较幽静的小院子。

    顾女士一见院内装修,古朴,雅致,却又带着点小温馨。也就不过是寻常人家住的院落。

    偏偏再往前走,就看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婆婆正站在正屋前面,似乎就在等着他们的到来。

    顾女士再一细看,那分明也不是什么老婆婆,她皮肤光滑紧致,眼角却布满了皱纹。略显有些老态。这是化妆弄出来的么?

    顾女士本来还想开口说道,你们别想装神弄鬼的糊弄我,你当我没看过《白毛女》呀?

    可她迎上那位白发婆婆的眼睛一看,顿时就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人的两只眼睛不太一样,一只眼布满雾气,另一只眼向冷泉,也像冰刀,似乎在一瞬间就把她整个人都给看穿了。

    被瞎婆婆这么一看,那些不恭敬的玩笑话,瞬间就吞回了肚里。

    这说不出年龄的白发婆婆,仍是用那双半明半寐的眼睛注视着她。

    说来也奇怪,与她对视之后,顾女士那颗焦躁不安的心,反而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她刚刚在容五爷面前撒泼,使性子,疯了个彻底??傻搅税追⒗掀牌琶媲?,什么火气都没有了。

    只听那白发老婆婆开口说道,“客从南方来,不如先进屋说话吧?”

    顾女士心中一思量,可不是她家里就在这里的南边么?而且,她本人也出生在南方。

    这些事容五爷可不知道,顾女士在京城居住了20多年,户籍改了,口音给改了,一般人也都听不出来。

    单单这么一句话,顾女士就对这位白发老婆婆多了几分信服。她觉得这位大师或许真有几分本事。

    一时间,反倒是顾女士有些紧张了。

    也不用别人催了,她就主动跟上了瞎婆婆的脚步。

    容五爷原本还想着说几句,帮着她们先缓和一下气氛,顺便介绍一下瞎婆婆的身份。

    没想到,瞎婆婆这么厉害,根本就不用他开口。单凭气势就让这位暴躁的顾女士冷静了下来。

    容五爷也跟在顾女士身后,进屋里之后,他只闻到一股熏香味儿。那股香味并不刺鼻,反而沁人心脾,却还有几分安神的功效。

    容五爷上次过来,把存折给了瞎婆婆。

    瞎婆婆转手就把存折交给秀秀保存,似乎还让秀秀买了一些东西。难道其中就有这熏香?还是说这香是瞎婆婆自己调配的?

    容五爷正想着,瞎婆婆已经坐在桌边,倒好了两杯茶。

    容五爷看了一眼,那似乎也不是普通的茶,倒像是花草药。

    这时,瞎婆婆又看向容五爷说道。

    “让我先跟这位女士,单独聊聊吧?!?br />
    容五爷点了点头,就先一步离开了。

    虽说,秀秀托他照看瞎婆婆。

    可看瞎婆婆这架势,她自己就能应付得了顾女士。容五爷继续留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反倒耽误两人说话了。倒不如先行离开呢。

    他走后,顾女士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花草茶,只觉得这水微甜,很好喝。喝了这水,她的心情都变得舒爽了些。

    这时,就瞎婆婆说道,“您最近家庭不睦,丈夫有了外心,很苦恼吧?”

    如果秀秀也在一旁,听见这话,肯定又免不了为瞎婆婆担心了。这也太耿直了,一上来就说这话,很容易招人怨恨的。

    可偏偏,瞎婆婆前面铺垫得很好,她一出场就有大师的风采。刚刚一见面,顾女士就有些相信了瞎婆婆的身份。

    再加上屋里的柜子早被容五爷换过了,显得古香古色的,再加上熏香缭绕,和奇特的花草茶。刚刚还蛮横撒泼的顾女士,偏偏就吃了瞎婆婆的这一套。认定她是真大师,并不是作伪的。

    而且,她丈夫在外面有人这事,就连亲友都不知道。别人就更不知道了,毫无疑问,这肯定是瞎婆婆算出来的。

    一时间,顾女士就更信服瞎婆婆了。她急忙抓住了婆婆的手,开口说道。

    “大师,您既然看穿了我的命,不知能不能替我做法,先除了外边那个不要脸的小狐狸精。厚颜无耻地勾引有妇之夫,妨碍别人家庭和睦。这人死不足惜?!?br />
    顾女士干脆就把她和丈夫这几十年的感情,以及人到中年,丈夫在外面遇见了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的事都跟面前这白发婆婆说了。

    可恨的是,那小贱人天生一对富贵眼,削尖脑袋想要攀高枝,一天到晚围着一个年纪可以当她父亲的老男人身边转??诳谏邓狭斯伺康南壬?。

    而那位先生不知不觉中,也着了魔似的,也对小贱人动了心。

    说到这里,顾女士心中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她既觉得这事很不光彩很恶心,让她甚至有些难以启齿。又有些气愤难平,她丈夫愿意给那小狐狸精送礼物,讨好她。却不愿意回家,同她和孩子们一起吃顿饭。

    到了现在,孩子们长大了,也各自有了自己的交际圈子,也不愿意回家吃饭。

    他们家里虽然有钱,也算小有地位??墒导噬?,顾女士一天到晚,也不过是守住一个华丽的空宅子罢了?

    瞎婆婆只是一脸平和地听着顾女士说话。

    这期间,顾女士眼瞅着,只觉得婆婆的眼中的雾气似乎更浓了,似乎是为了她感到可惜。

    在这种平和淡定,充满了包容的注视下,顾女士把自己心中所有的委屈,都跟这位陌生的婆婆吐露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顾女士稍微平静下来。瞎婆婆又把瓷杯轻轻地放到了她的手里。

    顾女士点头道了谢,捧起茶杯又喝了一口,微微润了润喉咙。

    这时,她就觉得心里更舒坦了些。

    又听听婆婆说道,“您现在怎么说也是儿女双全,事业有成。又何必为了一段儿勉强来的感情这么委屈自己?”

    “我是不会离婚的!”顾女士皱着眉说道。

    瞎婆婆又继续说道?!拔也皇撬道牖?,我是说您可以转移开注意力。不要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您丈夫身上?!?br />
    “这……我现在只想弄死那小狐狸精,大师,您帮帮我吧?”顾女士又旧话从提。

    瞎婆婆却摇头道:“像我们这些人通常是不会做法害人的,因为不管那术成功与否,终究都会反弹到我们自己身上来。与其这样害人害己,倒不如想其他办法化解此事。

    女士,您想害那第三者也是同样的道理。不论是您亲自出手,把那女人教训一顿;还是暗中找人收拾了她。这些事终究还是会被您丈夫知道。

    到那时候,您不但不会得到您丈夫的支持。反而还会被他嫌弃唾骂。他会认为您是个心肠歹毒的人。本来他对你还心存几分亏欠,也会因为这事而消失,反而会怨恨您。

    其实,这也是把您施加给第三者的压力,全都反弹回来给您了。到时候,您不想离婚,您丈夫也不会愿意继续同您在一起了。日子久了,你们也就变成了貌合神离?!?br />
    顾女士听了这话,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又连忙问道,“有这么严重么?那您说我应该怎么做?有没有什么手段可以挽回我丈夫的心?”

    此时的顾女士一肚子的怨气其实已经化解的差不多了。她也不是非要瞎婆婆给出主意,更多的是需要倾诉一下。

    关于丈夫出轨这事,她不能对父母说,也不能对朋友说,更加不能对自己的子女说。

    反而,到了一眼就能看穿她的白发大师面前,顾女士反而能够放松下来,敞开心扉。

    瞎婆婆看着眼前的顾女士,又想起了苏秀秀之前跟她说的刘桂芳和老张那事。

    苏秀秀说到刘桂芳果断跟老张离婚的时候,十分欣赏刘桂芳这种坚决的态度。她还说看刘桂芳的面相一直在变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刘桂芳以后肯定能够飞黄腾达。比老张要好得多。老张这是丢了西瓜捡芝麻。

    瞎婆婆也是比较欣赏刘桂芳这份洒脱的。只可惜刘桂芳那种对待婚姻的态度,并不适合眼前这位顾女士。

    其实,瞎婆婆一早就看出来了,这位女士并不是一般人,身份和地位注定她不可能轻易和丈夫离婚。

    就算她丈夫再怎么喜欢那个外面的女人,也不可能影响到顾女士的地位。

    同样的,顾女士也只能在婚姻里继续煎熬着,尽管她可能已经不在乎她丈夫了。

    她甚至连刘桂芳那种洒脱都做不到。

    瞎婆婆干脆就借机劝顾女士,不要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丈夫和孩子身上。与其寄希望于丈夫会回头,把未来放在儿女身上,倒不如想办法让自己活得更精彩些,更开心些。

    顾女士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她也从没想过大师居然会这样劝她,一时间就忍不住惊呆了。

    瞎婆婆干脆又拿自己的事情劝她?!按忧拔抑皇枪惶焖阋惶?,活得了无生趣??上衷?,我又收了个小徒弟,每天都想着要教她一些新东西,反倒变得开心了不少。其实尝试着换一种生活方式,可能就会有更多的新收获了。女士,你也不妨改变一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