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第 14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44

    因为瞎婆婆说的那些话很有道理, 而且又都是站在顾女士的角度考虑问题。

    顾女士听了之后,不但不反感,反而心生感激。

    就这样,俩人又聊了一些, 顾女士又说道:“大师,我会好好考虑您说的话的?!?br />
    说完她就起身告辞了, 瞎婆婆又亲自把她送了出去。

    到了院子里,顾女士看见容五爷, 又忍不住问了瞎婆婆。

    “您说我有必要再买条龙鱼么?招财、镇宅、避邪, 帮助我转运?!?br />
    瞎婆婆却皱眉说道?!巴蛭锝杂辛? 凡事心诚则灵。你现在心中有事, 心思暂时也不会放在它身上。与其买了龙鱼回家,也只是报个侥幸心理?;共蝗绮谎?。

    等将来你的情况好转了,真正想养的时候再养一上一条。到时候, 对你俩更有益处?!?br />
    顾女士听了之后,连连点头。她更加肯定, 这位白发婆婆并不是容五爷找来帮他买龙鱼的。

    这样一想,她心里就有一点怀疑都没有了。大师一心为她打算, 为她指点迷津。

    虽然她的生活在短时间内,未必能有什么改变,至少她知道自己现在这种状态是不对的。她不能继续这样过下去了。

    想到这里,她也忍不住向容五爷道了谢, 顺便为刚才发生的事情道了歉。

    容五爷早就习惯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了, 自然不会跟她计较, 很大度地接受了顾女士的歉意。

    顾女士来的时候眉头紧皱,性情暴躁,又有些无理取闹。离开的时候,她面带浅笑,似乎心情终于释然了。

    不得不说,瞎婆婆做了一次很成功的售后服务。

    直到这时,容五爷才发现她闺女出的这个主意,实在挺不错的。

    找来一位风水大师来帮他们做售后,竟也有些出人意料的效果。

    *

    顾女士离开之后,容五爷又过来问瞎婆婆,“您第一次做龙鱼的售后服务,有没有什么感想?”

    瞎婆婆却皱着眉头说道,“根本就不用算命,也不太费精神,只是顺着客人心意,陪她聊天就是了。这活实在挺容易的。你们真的确定让我做这份售后工作么?不用风水大师,其他人也能做吧?”

    容五爷连忙说道:“瞎婆婆,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这位顾女士刚才在我店里闹腾,都快把鱼缸砸了。我那些店员根本就劝不住她,还要打电话让我特意赶过去。我应付她十分不耐烦,没想这顾女士在我们面前那么折腾,到了您面前,就到变成顺毛驴了。我这龙鱼买卖,以后还要您帮忙了?!?br />
    瞎婆婆见他说得诚心,眼神也不像作伪。于是,就点头说道?!凹热蝗绱?,以后我就继续帮你吧。只是既然这是做龙鱼买卖的,我还是要更了解龙鱼才行。不是说这是风水鱼么?我也来好好研究一下这鱼的风水吧?”

    容五爷点头道:“行,没问题呀,您随时可以过去看龙鱼。而且,您既然打算研究龙鱼,我会把之前我找来的那些资料,拿给您看看。这龙鱼在全世界华人圈子里,还是挺受人喜爱的?!?br />
    “嗯?!毕蛊牌诺阃?,算是同意了,以后他们就要正式合作了。

    容五爷又说:“那这次的提成,我也会打进您的存折里?!?br />
    瞎婆婆不以为意地说道:“这事你同秀秀说行了,我不管的?!?br />
    容五爷点头答应了,又突然想起了她屋里点的熏香,遂又开口说道。

    “屋里那熏香,既然是招待客人用的,不如我们那边出钱帮您报销吧?”他实在对那熏香很感兴趣。

    瞎婆婆却摆摆手说道:“不用了,那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我自己闲来无事调制的。有些安定心神的作用,对人身体也没坏处。只会让人放松下来。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下次多做点,让秀秀拿回去一些,给你试试?!?br />
    “那就多谢您了?!?br />
    容五爷心说,秀秀那丫头还怕瞎婆婆不懂人情世故,不会与人相处。

    可实际上,很多时候,瞎婆婆猜别人心思都猜得很准。别人轻轻一点,她就明白了。

    也不知道,是秀秀那孩子看错了?;故窍蛊牌旁谒媲昂驮谛阈忝媲?,完全是两种面貌?

    以至于,秀秀总是为了瞎婆婆牵肠挂肚的。

    容五爷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往回走去。

    不管怎么说,这次秀秀算是输了,容五爷打算狠狠地扣下她下个月的零花钱。

    *

    与此同时,骑着自行车,跟着彭姐说说笑笑,一路往家里走的苏秀秀,还不知道她下个月的粮草已经飞了。

    原本到家后,秀秀心情还挺好的。

    容五爷笑眯眯地看着她,让闺女到书房跟她谈事情。

    苏秀秀顿时有些紧张,她下意识地感觉到,她爸爸今天就跟个老狐狸一样,似乎正在谋划着什么。

    果然,到了书房之后,容五爷就说:“瞎婆婆这次的提成,我已经让人汇过去了?!?br />
    苏秀秀一下就想明白过来了,难以置信地问道:“什么?师傅真的做成了一单售后?该不会是您故意赖我,找了个比较容易的客人跟师傅谈的吧?”

    容五爷一脸不悦地说道:“怎么可能?不信的话,你去问问小张,顾女士去我们那边的时候,都快把店砸了,还把小张骂了一顿。小张根本应付不了她。顾女士摆明就是心情不好,迁怒于咱们店里,故意过去捣乱的。偏偏,她又是个有身份的女人,小张也不敢把她怎么样。只能打电话给我。她在我面前也很嚣张,只是没想到,到了瞎婆婆面前,顾女士一下子就被安抚下来了。她跟瞎婆婆聊了有40分钟呢。这提成也是我们应该给的?!?br />
    容五爷细细地跟秀秀讲了,在耳朵胡同里发生的那些事。

    苏秀秀就更难以置信了?!罢婷幌氲?,我师父居然这么厉害?”

    “可不是么,说到底,瞎婆婆还挺适合在咱们这边做售后的。是你之前想太多了。不管怎么说,按照约定,下个月你的零花钱,我就扣下了。你最好从现在开始省钱了?!比菸逡涣逞纤嗟厮?。

    “哪有这样的?真的要扣我钱呀?”想起没有零花钱,下个月要怎么过日子,苏秀秀就觉得很揪心。

    容五爷却完全不打算放水?!凹热淮蛄硕?,自然是必须扣钱的。之前,你不是也从我这里拿了好几次,双倍利用钱么?只是你不懂得居安思危,一分钱都没有存下来?!?br />
    “……好在下个月,元旦放假了,我再想办法去马叔那边打工赚些钱来吧?”苏秀秀苦着脸说道。

    容五爷却说,“也别那么麻烦了,你也别去老马那边了?;共蝗绨镒盼衣袅?。你卖出一条,我给你0.1%的提成?!?br />
    “这有点太少了吧?”苏秀秀忍不住说道。

    容五爷却说:“还少,卖出一条品相好的龙鱼,比你一个月的零花钱还要高了?!?br />
    “……”关键是也得等到她能卖出龙鱼去,才有钱拿吧?

    苏秀秀虽然懂得一切未来的促销方法,可这些用在龙鱼身上,却完全不合适。

    龙鱼就相当于顶级奢侈品,地位摆在那里,根本就用得做促销。那些富豪就把它的价格给炒起来了。

    那些真心想要龙鱼的人,都是透过朋友和熟人找上门来买的。

    苏秀秀虽然也想做这买卖,可她又能去哪里找那种肯买龙鱼的土豪呀?

    *

    新年之前,老马杂货铺虽然也得做促销活动。只是这两年来,苏秀秀想得促销活动已经不少了。也不用再想新花样了,只需要做一些小小的改动,就能用上了。

    这段时间里,寇小白对杂货铺格外热情,她觉得促销这事,拉上权哥的话,她自己就差不多搞定了。再加上彭姐和王香香,也一直都定期在杂货铺打工。

    寇小白就跟秀秀说,她想试试自己的能力。这次她想自己单干了。

    苏秀秀自然是同意了,而且还让彭姐和王香香配合她。

    就这样,杂货铺那边的新年活动,跟苏秀秀没有多大的关系了。她就算去,也只是到店里看看。

    苏秀秀干脆就在周日的时候,跑到容五爷的龙鱼店里来帮忙。

    容五爷的这家龙鱼店,跟刘桂芳开得那家店并不是一回事。

    这是容五爷几年前在鱼市旁边开的一家小铺子,里面也请了专人照看着。

    店里分为里外两间,外面铺面都是各种鱼虫饲料,鱼缸,虹吸管,凡是养龙鱼需要用的东西,这里都有。需要特殊鱼缸,也接受订制。

    进到里间屋,却是别有D天。

    通常容五爷会把想要出售的龙鱼,放在这边来。这边的人也会专门饲养一段时间,证明龙鱼没什么问题。等到有客人来看鱼的时候,店员就可以教客人怎么养龙鱼了。

    这里的龙鱼原本也有品相好的,也有品相不太好的。

    可自从跟刘桂芳合作以后,那些品相差一点的龙鱼,就都被送到刘桂芳那边去了。

    这边只剩下品相好的,而且一般只有三四条,而且颜色也不一定。

    容五爷从来不做促销活动,他的名字就是一个招牌。

    很多做龙鱼买卖的人,基本上都会来这家小铺子里购买养鱼饵料,以及其他的用品。

    这边的店员会专门跟他们讲,龙鱼多大时,需要喂养什么样的饲料比较好?加点什么样的辅食,会更加合适。喂养时,需要注意什么?

    这些都是无偿的帮助,别人要是知道,大多会选择藏着掖着。

    可容五爷这家店里却会主动说出来。也正因为这样,很多做龙鱼买卖的小商贩,都比较信服容五爷。

    一般真正想要好龙鱼的行家玩家,就会往这边走。

    有喜欢的龙鱼,就直接跟店员谈价钱。

    价钱谈好了,店员会告诉容五爷。只有容五爷同意了,才会把龙鱼卖出去。

    苏秀秀之所以来这里,也不只是为了下个月的零花钱。而是想试试看,除了那些后世学到的促销手段,她凭着自己的本事,能不能在短时间内卖出一条龙鱼?

    在容五爷看来,这也是一种学习。他也支持闺女做这件事请。同时,也希望苏秀秀能多长长见识。

    当然,容五爷也叮嘱了这边的店员,好好注意秀秀的安全?;旧?,每次苏秀秀在这里打工,容五爷下午也会亲自过来。

    *

    苏秀秀来到这里之后,也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有人在做龙鱼买卖,有人只是因为喜欢龙鱼。

    那些真正的爱好者,看见缸里那些品相好的龙鱼,会表示出欣赏之意。

    甚至有位大叔买不起龙鱼,却天天跑来看。每次站在鱼缸前面,都会目不转睛盯着龙鱼看,一看就是几个小时。

    店里的人也不会赶他走,有时候,大家反而会对养龙鱼的这事进行切磋交流。

    爱好者大叔又感到困惑的地方,也会得到帮助。

    那人走之后,张哥才对苏秀秀说,“那人是个龙鱼迷,容五爷说他迟早会买的,说不定以后也会进入养龙鱼这个圈子。他对龙鱼是发自内心地喜欢,也没什么坏心,他也舍不得伤害龙鱼,咱们干脆就让他随便看了?!?br />
    还有些做龙鱼买卖的人,看了他们的龙鱼会面露嫌弃之色。

    大概是看苏秀秀太年轻了,那人总想着趁小张不在的时候压低价格。他总是试着骗过苏秀秀。

    可惜苏秀秀看上去年纪小,面皮也薄,可实际上,她的性子却十分沉稳,都不用张哥帮忙,苏秀秀一人就挡了那人好几次。

    可那人却仍是恬不知耻,总盯着张哥最忙的时候过来,找苏秀秀磨龙鱼的价格。

    他大概已经知道了,苏秀秀是容五爷的女儿,也是店里的小老板,就更想在苏秀秀这边打歪主意了。

    只可惜,苏秀秀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每次见他过来,也不会不耐烦。只是冷不丁给他两个软钉子,等那个人的脑袋转过弯来,才会闹个没脸。

    这次也是,这人又闲来没事,找苏秀秀磨牙。

    苏秀秀正准备给他个软钉子,门口却有位女士突然说道:“好家伙,看见没有,这人居然敢给人家打个对折。他以为他是在买什么呢?大白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