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第 14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46

    好在这次苏秀秀拿了更多的提成之后,并没有继续给胡乱挥霍。

    容五爷也算松了口气, 偶尔, 他也会在睡觉之前, 跟五乃乃提起怎么教闺女花钱这个问题。

    可五乃乃反而觉得,女儿就是贴心小棉袄。我闺女这么好,这么可爱,我就该宠着她。

    不然再过几年,秀秀就嫁给孟庭松了。现在不多宠着她些,将来就没机会了。何况, 秀秀虽然花钱多, 实际上,却也不是很过分。

    容五爷看着五乃乃那副有闺女万事足的样子,实在拿她没办法。

    在教育闺女理财观念的大路上, 五乃乃勉强能不给他拖后腿,已经算是不错了。

    容五爷跟他老婆说不通,只能在跟老马和孟洪明聊天的时候, 聊聊子女教育这个问题。顺便说了几句, 女儿不会花钱, 总是大手大脚的。

    可孟洪明听了这话, 眼睛都红了。他痛心疾首地说道?!拔甯? 可不是我非要跟你抬杠。我家那臭小子,当初说都不跟我说一声, 就敢报名参军。之后, 他去了部队, 接连好几年都不着家。我都恨不得不认他了。相比之下,您家秀秀可强太多了。虽然手松了点,可胜在孩子愿意听话。您给多少她花多少。您不给她也没有怨言,这不是挺好么?”

    老马也在一旁说道:“是呀,五哥,您得这么算。秀秀虽然有点大手大脚的,可架不住她自己能赚钱呀?这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不是在年底的时候,又帮您卖了三条龙鱼么?您这儿还抱怨上了,若是我的话,孩子愿意花多少,我都愿意给她花?!?br />
    容五爷听了他们的话,顿时觉得很无语。

    不管是妻子,还是这些老兄弟,居然就没有一个愿意站在他这一边。

    看来,大家都不明白,他教育闺女的一番苦心。

    容五爷心里气闷得不成。

    几天后,他又带着一位客人来找瞎婆婆聊天谈心,瞎婆婆自然也很完美地做好了这次售后工作。

    容五爷一时忍不住,也随便跟瞎婆婆聊了聊他那些烦心事。

    瞎婆婆一脸正色地给他倒了一杯花草茶,容五爷喝了之后,顿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这时,就听瞎婆婆说道:“这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儿女自有儿女的福气,你不要想那么多。到了时候,秀秀会改变的?!?br />
    容五爷闻着熏香,只觉得心中一片平静,似乎瞎婆婆说得很有道理。

    然后,瞎婆婆叹了口气又说道?!拔野汛嬲鄹诵阈?,就是让那孩子随便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赡茄就返购?,一分钱都没有动过,说是要给我好好存着。

    我倒是挺羡慕您的,秀秀至少还愿意想方设法从您抠出更多的零花钱呢,却都不肯花我的钱?!?br />
    说到这里,瞎婆婆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似乎秀秀不愿意花她的钱,就是跟她不够亲似的。

    “……”容五爷听了这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他就不明白了。

    他只不过是想要改变女儿这种手松的毛病,这毛病对她以后做买卖有百害而无一利。万一,秀秀跟别人谈判的时候,突然松口,那可就不是一点钱的问题了,而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人总能把他的话,绕到其他事情上去?

    难道说,他就不疼他闺女了?

    容五爷跟瞎婆婆谈完之后,不但没能好起来,反而更郁闷了。

    好在闺女大概是看出他的心情不好了,接连几天也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ㄇ彩樟擦诵矶?,就跟小绵羊似的。

    容五爷总算得到了些许的安慰。这孩子还是有改变的可能性的?

    *

    另一边,随着期末考试的到来,秀秀也没办法继续去店里,帮着小张卖龙鱼了。

    小张还挺想念秀秀这个可爱的孩子的,找到机会就问容五爷:“五爷,秀秀,什么时候再来咱们店里帮忙呀。那孩子干得真不错,一个月的业绩,顶我好几个月了。说来,也奇怪,我就觉得有秀秀在的时候,运气好像特别好。她这一不过来,咱们生意都没有之前那么好了?!?br />
    容五爷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开口说话。

    反倒是小张突然觉得很紧张,还以为自己问错话了呢?

    就这样,在容五爷为女儿C碎了心的时候,春节也就快到了。

    春节前夕,相比于龙鱼那边的生意清冷,私房菜馆的生意却要好很多。

    现在,每天的十桌席面,全都订满了,一直持续到大年二十九。

    每天的十桌席面里有两桌席面,基本上就是池小红自己做的。都是她祖上传下来的菜谱,以刀工见长,精致华美的淮扬菜系。

    而且,由于孟洪明帮忙把关,这些菜的味道也是出奇的美味。

    慢慢地,池小红也有了自己的专属食客。有些人预定席面的时候,就会点名说要订池师傅的席面。

    对此,池小红反倒有些受宠若惊,开始的时候,甚至还有些不知所措。

    她原本只是在工厂食堂里,负责切菜的女工,哪里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当上大师傅?

    后来,孟师傅说:“你得有心理准备,等到明年你对味道的掌控更加稳定了。到时候,你就得中午下午各开两桌席面了?!?br />
    池小红被孟师傅这个决定吓了一跳,同时她也觉得这个决定其实很合理。

    私房菜馆里,现在还有很多包房空着呢。她多做一桌菜,就能赚更多钱。

    大概是环境变了,她的心境也慢慢改变了。

    池小红刚来的时候,对什么都不自信,对牛哥也很冷淡。

    现在的她,在师傅的帮助之下,不仅事业有了起色。也重新鼓起勇气,又开始了一段新的感情。

    随着春节的临近,池小红跟牛哥的第二春也已经到来了。

    池小红和牛哥两人年纪都已经不小了,也都是正正经经过日子的那种人。

    牛大爷、牛大妈很喜欢池小红;孙元宝、池巧玉、池爷爷也都很中意牛德顺。

    在过春节之前,两家人就商量好了,等过完年开春,选个良辰吉日,就准备给两人办婚事了。

    张华提议,可以找瞎婆婆去给表姐和牛哥算个好日子。

    孙元宝也觉得有理。他原本打算托容五爷帮忙,可张华却跑过来跟舅舅说?!捌牌潘?,要表姐和牛哥的生辰八字?!?br />
    听了这话,孙元宝都震惊了?!昂?,这小子,你什么时候跟大师这么熟了?”

    张华却笑眯眯地说道:“我投了大师的缘分,大师其实人很好,就是喜欢清静?!?br />
    “……”

    后来,选好了日子,池小红就跟牛哥赶在春节前,提前领了结婚证。

    只等着以后,正式摆酒席了。

    *

    说起来也算赶巧了,苏秀秀从王香香那里得到了一个好消息。

    过年前,商场也在做打折活动,她干脆就拉着池姐和彭姐,寇小白一起去商场购物。

    池小红到了商场之后,直接就奔着男装羊毛衫专柜去了。

    羊羊羊这个牌子,最近几年一直很火。在电视台特意打了广告,所以人们几乎每天都能听见“毛衣就要羊羊羊”这句广告语。

    这牌子也实在够硬气,本来就卖得很贵。在这个商场里打折的时候,羊羊羊却不打折,唯一的优惠就是买毛衣,送一双羊毛袜子。

    池小红自从当了厨师之后,工资一直在上涨,她手头也算比较宽裕。就想给她男人买一件羊羊羊牌的纯羊毛毛衣。

    彭小茹跟着她一起去挑东西,看着羊羊羊牌羊毛衫的价格就忍不住直咂舌。

    “这冬天都快过去了,现在买这个已经有点晚了吧?”

    可池小红却说:“小牛那人的工作跟别人都不一样。总是在外面跑来跑去的,这人又不怕冷,就穿着一件夹衣,我劝他好几次,他非说嫌弃棉袄太肥大,不够利落。

    我也是没办法,就打算给他买件好点的羊绒衫,穿上之后起码能暖和些。就算今年穿不了多久了,明年冬天也能继续穿呢?!?br />
    彭小茹听了这话,忍不住叹道:“彭姐,你现在对牛哥可真好?!?br />
    池小红听了这话,脸都有点泛红。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道:“我们都领证了,我不心疼他,还能心疼谁呀?”

    两人又打趣了一会儿,再回头一看,苏秀秀和寇小白两人正在旁边买毛线呢?

    寇小白先是挑毛线的颜色,她拿了草绿色毛线,就回头问苏秀秀:

    “这个颜色很合权哥的肤色吧?我打算织件毛衣给他。秀秀你说,权哥会不会被我感动呀?”

    自从元旦时,小白拉了权哥一起做了促销活动,寇小白就总觉得权哥好像更喜欢她了。只可惜那人性子闷,也没有个表示。

    这些日子,小白却没少在苏秀秀面前臭美,在她的嘴里,早晚她会拿下权哥的。

    苏秀秀通常都是支持她的,可这次却说:“权哥会不会被感动我不知道,可我知道,你根本就没学过织毛衣,倒不如从织围巾开始呢?不然这些毛线就被你糟蹋了?!?br />
    小白听了这话,马上就不高兴了。

    “什么呀?我哪有糟蹋毛线?嘿,苏秀秀,你还别不信,我这个春节一定要织一件毛衣,送给权哥当定情物?!?br />
    苏秀秀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显然并不太相信小白的话。她嘴里也很敷衍地说道:“真想织的话,倒不如等明年冬天再送呢,应该能赶得上吧?”

    小白气得牙根直痒痒,都快上前咬苏秀秀了,却见苏秀秀拿起了旁边藏蓝色毛线,准备结账了。

    小白拿起绿色的毛线,也连忙跑过去结账了。

    “什么呀,这种颜色这么多线团,你还不是也打算亲手给松哥织毛衣?”

    苏秀秀也不否认?!懊淮硌?,我的确是给松哥织毛衣??稍谡庵?,我去年和前年也有织围巾和手套送给松哥。让我妈帮我参谋一下,织件毛衣出来应该没问题。

    而且,今天也不用去庙会摆摊了,连着休息这么多天,刚好有空织毛衣呀。不过,小白你可就不一样了,你知道织毛衣不是用两根毛线棒子织出来的么?”

    “好你个苏秀秀,你居然看不起我,我一定要织一件毛衣给你看?!毙“灼艉舻厮档?。

    两个小姑娘闹了好一会儿,这才交了钱拿了毛线,去找彭姐和池姐汇合了。

    只是,说来也巧了,谁不好碰见,池小红却偏偏碰见她前夫了。

    池小红当初在工厂里上班,一心支持马庆,供马庆念大学,供他念研究生。

    可马庆这个负心汉倒好,好不容易读完研究生,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一回头就跟池小红说,两人已经不合适了。他找到了真爱。

    三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池小红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她遭到了丈夫的背叛,又失去了工作,人生处于低谷之中。

    那段时间里,她整个人都失魂落魄的,有好几次都觉得活着不如死了的好。

    好在那时候,彭小茹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守着她,帮她出气,甚至帮她去堵人,找人吵架,池小红这才慢慢冷静下来,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

    之后的两年,她一直觉得很自卑,认为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会被丈夫嫌弃至此。

    直到住进了容家大院,遇见了牛哥以及师傅他们。池小红才慢慢明白过来,其实并不是她做错了什么,而是她当初眼光不好,挑错了男人。

    好在就算犯了错误,只要愿意改变,一切就都还来得及。

    到了现在,池小红不止有了高薪的工作,也有了相爱的男人。再次遇见马庆,她突然就觉得放开了,也释然了。

    其实,细想想她也没有那么爱马庆,马庆也不值得她爱。

    反倒是,牛哥值得她珍惜一辈子。

    想到这里,池小红忍不住挺直了脊背。

    此时,刚好她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呢子大衣,这还是牛哥特意买来送她的。

    稍加打扮之后,三十一岁的池小红,看上去远比实际年龄要年轻漂亮许多。

    再加上,这半年来,池小红总想着,跟牛哥结婚的话,一定要生个孩子。

    所以,她平时也很注意保养和调理。

    池小红有了爱情滋润,又经常跟苏秀秀她们凑在一起讨论化妆,打扮,保养。

    这就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充满了女性魅力。说她只有二十七八岁,别人也会相信。

    相反,马庆的日子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当初,事情闹开了以后,马庆和刘华梅就被学???。

    他们的名声坏了,在城里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最后只能灰溜溜地离开京城,去了外地的某所学院教书。

    原本以为,两人终于能够光明正大在一起了,也该过得很幸福才对。

    可现实却狠狠地打了他们一拳又一拳,直到把他们打得面目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