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第 14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47

    马庆和刘华梅任教的那所学院,位于偏远地区, 条件自然没办法跟京城这边比。

    他们付出那么多, 好不容易才能在一起, 也就不在乎那些外在条件了。

    两人领了结婚证,然后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开始了新生活。

    尽管宿舍简陋,用水困难,俩人还是对新生活充满了憧憬。

    开始的时候,自然也是甜甜蜜蜜, 你侬我侬。

    可是, 由于地域差异,学校食堂里的饭菜,马庆和刘华梅两个北方人实在难以下咽。

    再加上水土不服, 马庆大病一场,上吐下泻。刘华梅心疼他,最后决定自己买菜, 回宿舍自己做饭。

    马庆出身地主, 虽说没赶上享福??陕砬斓陌致枰恢卑阉毖壑樽涌?。

    平时根本就不让他沾手家务活。

    马庆年少时, 虽然也吃了不少苦, 可他后来娶了勤劳能干的池小红。

    婚后, 池小红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

    后来,马庆考上大学, 他身份和地位都提高了, 回到家里就像大爷一样, 更加不会帮忙做家事了。

    这些年,马庆十指不沾阳春水,日子过得倒是十分舒坦。

    再婚之后,他自然也当起了甩手掌柜,把家务都推给了刘华梅来做。

    刚结婚那会儿,刘华梅被爱情冲昏头脑,也愿意为马庆牺牲。工作之余,还得C持家务。

    经常忙得焦头烂额,偏偏马庆就在一旁翘着二郎腿,看报纸,却不肯过来帮她。

    刘华梅一肚子苦闷,却有苦说不出。马庆那种古板思想非常严重,就认为男主外女主内,女人家就该把家里整顿好了。

    更可恨的是,马庆对于刘华梅的劳动成果并不满意,总是随口就带出一两句风凉话来。

    “为什么你就不能把咱们的房间收拾得干净利落些?”

    “咱们家里桌子上,柜子上总有一层尘土,玻璃也并不干净?你倒是抽空擦擦呀?”

    “华梅,我的衣服你又忘了洗了,今天穿着皱巴巴的衬衫去给学生上课,实在有失体面?!?br />
    刘华梅受了一肚子气,却还是什么都不敢说,生怕马庆再拿她跟池小红做比较,会后悔他们之间的感情。

    于是,她也就只能继续默默忍耐着。在生活和工作上两头煎熬,偶尔也会出现一些纰漏。

    更可恨的是,池小红是个做饭的好手。她做出来的饭菜外型美观精致,吃起来又十分美味可口。

    在将近十年的婚姻里,池小红的好手艺早就把马庆给惯坏了。他在吃东西上面尤其的挑剔。

    可刘华梅就是个文艺青年,让她品尝美食倒是还可以,让她自己亲自来做饭,那就太难为她了。

    刘华梅努力了好几次,才能勉强做出一盘像样点的菜来。

    端到马庆面前,马庆只吃了一口,就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忍不住破口骂道:

    “这算什么饭?简直就是猪食。刘华梅,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呀?连这些最基本的家务都不会干,还结什么婚,嫁什么人呀?”

    刘华梅终于忍无可忍,这些日子受的委屈一下子就爆发出来。

    她大哭着骂道:“马庆,我跟你一样都是大学老师,每天工作就已经很累了?;挂ㄊ奔渌藕蚰?,给你打扫屋子,整理房间,洗衣服,做饭。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拐饷绰钗??马庆,你的良心呢?”

    最刚开始的时候,马庆还会跟她道歉,然后哄着她。

    两人虽然吵了架,也会和好。

    可马庆的甜言蜜语再动听,却改变不了他的生活习惯,他仍是像个大少爷一样,从不动手做家务。

    刘华梅也是被父母宠爱着长大的,开始的时候,她还忍着。

    可日子一久,就忍不住了。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

    有时候,马庆在跟刘华梅吵架之后,突然会感到身心疲惫,他甚至忍不住想,当初他怎么就昏了头,有好日子不过,非要跟刘华梅搅在一起呢?

    说起来,刘华梅没有池小红漂亮,没有池小红贤惠。池小红除了学历不高,在生活方面却比刘华梅强太多了。

    与此同时,刘华梅心里的怨恨也越来越多。

    当初她喜欢马庆的英俊潇洒,斯文干净??陕砬斓母删皇且蛭谐匦『煸诒澈蟀锼帐?;马庆的潇洒是因为池小红可以给他最大限度的自由。

    现在没有了池小红,马庆就变成了一个古板,说大话,又没出息的男人。早就不是当初她爱着的样子了。

    只可惜现在米已成炊,他们已经结婚了。倘若离婚的话,就会变成别人口中的笑话。

    他们的爱情产生在校园中,甚至冲破了婚姻的枷锁和世俗的眼光。

    好不容易在一起之后,却没能经得住考验。现在他们已经不再爱对方了。甚至开始互相怨恨。

    激情过后,马庆面对刘华梅时,越发感到不耐烦。

    他实在受不了这个年龄比自己还大了几岁的女人,动不动就哭哭啼啼,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他也实在懒得继续哄她,说那些会永远爱着她的鬼话。

    到了后来,马庆只觉得生活就像一场噩梦。

    可惜为时已晚,婚都离了,池小红早就不在他身边了。

    刘华梅这个总是哭哭啼啼的大小姐,却死死地缠住他,几乎弄得马庆透不过气来。

    刘华梅表面上柔柔弱弱,可实际上,她却不是池小红那种好说话的傻女人。

    刘华梅从一开始就觉得马庆这人不靠谱。既然他能背叛婚姻一次,肯定也能背叛第二次。

    刘华梅把将近十年的青春岁月,都耗费在马庆的身上,自然不愿意看到马庆跟别的女人跑了。

    所以,只要马庆一跟别的女人说话,或者对别的女人笑一下。刘华梅立马就会变得紧张起来。

    她防马庆,就跟防备小偷偷盗一样。

    马庆被她弄得神经紧张,苦不堪言。甚至都不能跟女同事正常交往。

    可刘华梅越是这样,马庆心中越是不满。

    后来,在刘华梅的高压防备之下,马庆还是悄悄地跟自己的学生,发展出一段朦胧的感情。

    双方并没有什么过激行为,甚至都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那个女生就是马庆的心理安慰。

    可这事还是被刘华梅给发现了。她倒是直接没把事情闹开,只是变着方地整治那个女生。

    甚至闹出那个女生的各种绯闻,到后来,女生遭到全校师生唾弃,前途都不要了,也要退学。

    马庆这才知道,刘华梅居然是这么Y险狠毒的女人。

    只可惜,有些女人粘上很容易,想甩开可就难了。

    两年之后,马庆趁着寒假,再次回到京城来,打算探亲访友,顺便背着刘华梅打听出国的事情。

    为了体面些,他特意来商场,给自己买了一套打折的新衣服。

    只是没想到,他会在这里碰见前妻池小红。

    两年没见面,池小红不仅变漂亮了,而且也变得自信了许多。

    她走路时抬头挺胸,跟彭小茹一起大大方方地谈笑。这跟马庆记忆中那个总是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的前妻,完全不一样。

    马庆想起他和池小红那些年相濡以沫的爱情,再想起现在的他被刘华梅像防贼一样,死死地盯着不放。一时间,悔得肠子都青了。

    同时,他心里也忍不住产生了一个念头。

    倘若他想办法甩开刘华梅,池小红还会愿意回到他身边吧?到底那些年,池小红一直待他很好,甚至也很崇拜他。

    倘若他真诚地向池小红道歉,小红那么温顺的女人,一定会原谅他这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吧?

    想到这些,马庆那双眼睛顿时就变得贼亮贼亮的。

    他微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穿得衣服,就故作潇洒地走到池小红的面前,像老朋友一样问道:

    “小红,这两年,你还好吧?我,其实很想你!”说完,他就含情脉脉地看着池小红。

    彭小茹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连忙护在池小红的前面,破口大骂道:

    “马庆,你脑子有毛病吧?都离婚好几年了,居然还敢说这种恶心人的话?你自己搞婚外情,闹着要离婚的时候,你怎么没想想池姐呀?”

    马庆实在受不了彭小茹这个泼妇,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她这样痛骂。只得一脸哀求地看向池小红?!靶『?,咱们能单独聊聊么?你就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好么?”

    这时,苏秀秀和寇小白也赶过来了。苏秀秀连忙护在池姐身边。

    寇小白也知道池姐和她前夫那些事。今天一见正主,再一听这个人渣说得这些话,顿时就觉得心里直犯恶心。她眼睛一眯,就打算给彭姐帮把手,好好教这人渣怎么做人。

    池小红一见,这几个妹妹紧紧地护在她身边,顿时就觉得有些感动。

    只是,她已经跟从前那个池小红了,已经从过去的Y影中走出来了。现在也到了她面对马庆的时候了。

    池小红看了苏秀秀一眼,苏秀秀立马就明白了她的心思。

    池小红看着苏秀秀微微一笑,这才上前拍了拍彭小茹,开口说道。

    “小茹,这次让我自己来跟他说清楚吧?不然这人总以为我被他抛弃了,像个可怜的弃妇似的,还在等着他回来呢?!?br />
    彭小茹愣了一下,又对池姐说道:“姐,你别怕这个人渣,咱们姐妹在身边呢,总归不会让你吃闷亏的?!?br />
    池小红又笑了笑?!胺判陌?,我跟三年前已经不一样了?!?br />
    彭小茹这才稍微退后了一步,苏秀秀也拉走了寇小白。

    就这样,池小红提着羊羊羊牌子的羊毛衫,缓缓地走到了马庆面前,一脸平静地开口说道:

    “马庆,其实,我还挺感谢你跟我离婚的?!?br />
    “什么?”马庆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时间就愣住了。

    池小红又继续说道:“我十八岁就嫁给你,给你们家当牛做马。你妈长期有病,我替你尽孝,帮你照顾她。那十年,我辛辛苦苦赚来的工资,都替你养家了?!?br />
    马庆顿时觉得很心虚。连忙说道:“小红,我亏待你实在太多了。是我昏了头,是我对不起你??上衷谝磺谢估吹眉?,你原谅我好么?”

    池小红却冷笑道:“哪怕稍微有点良心的男人,就算嘴里不念着我的好,也会顾念这些年我为了那个家付出的心血??赡阏馊烁揪兔挥行?,眼里只装得下你自己。好在你跟我离婚了,我也算是脱离了火坑?!?br />
    马庆一脸愧疚地说道:“小红,我真的知道我错了,你能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么?”

    池小红却说:“弥补我?你是已经攒到钱,打算把我那十年的工资还给我么?”

    说吧,她就抬眼看了看马庆。

    此时的马庆实在有些狼狈,他身上的毛衣还是几年前池小红帮他织的,此时领口已经磨坏了,却没人帮他修补。

    他手里那袋子衣服,也是廉价的处理品。

    马庆看起来老了好几岁,整个人憔悴又穷气。跟三年前,完全是判若两人。

    看起来,他离婚之后,跟他心爱的刘华梅,过得并不算太美好。

    马庆却厚着脸皮说道:“不,我暂时还没有那么多钱。不过,小红你放心,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br />
    池小红挑眉看着他?!罢展宋乙槐沧??那刘华梅怎么办?你们不是真爱么?你当初可是死乞白赖地求我离婚的。怎么着,我成全你了,你又开始犯贱想回来找我了?”

    马庆终于听不下去了,面红耳赤地说道:“小红,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我也理解你。你放心,我会跟刘华梅离婚的,咱们重新来过行么?”

    池小红却笑道:“你这人真有意思,总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还总觉得别人锅里的饭就比你碗里的饭香??赡阌忻挥邢牍?,不是你的饭你就不配吃。你和刘华梅犯贱是你们的事,我池小红跟你们不一样?!?br />
    说着,她就举起手里的男士羊毛衫给马庆看。

    “感谢你的离婚之恩,不然我还找不到现在这么好的老公呢。对了,我现在的工作也很好,日子过得很顺心。明年就打算要孩子了?!?br />
    马庆听了这话,整个人都傻掉了,他看着池小红,颤声说道:“不可能吧?小红,你是骗我的吧?你怎么可能再婚呢?”

    这时,寇小白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对苏秀秀说道?!罢馊四宰邮遣皇怯忻“??池姐这么好的人,追她的人多了去了,怎么就不可能再婚了?

    难不成前夫自己眼瞎脑残,丢了西瓜去捡芝麻,选择了离婚。就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和他眼光一样差?”

    彭小茹就欣赏寇小白这张嘴,损人的时候,实在很厉害。她连忙随着寇小白说道:“可不是么,有的人就是搞不清楚状况,总以为别人会等他一辈子,没了他就没法活?!?br />
    马庆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顿时就觉得很难看。

    这时,又听池小红说道:“马庆,我已经结婚了,而且过得很好。以后,除非你做好准备要还我钱,请你不要上前跟我说话。就算见了面,也别跟我打招呼了。说实话,我一看见你就想起你的婚外情,实在觉得很恶心?!?br />
    “小红……”马庆一脸受伤地看着池小红,还想再说些什么。

    可惜,池小红说完,就先一步离开了。显然她并不打算听马庆废话了。

    另外三个姑娘自然也紧跟在池姐的身后。

    走出几步之后,刚刚那个没开口说话的小姑娘,突然转过头来看着马庆。

    马庆只觉得她那双眼睛清凌凌的,看得他心头一冷。

    那小姑娘看着他的时候,甚至还抿嘴笑了一下。

    马庆顿时就觉得,他像是被什么盯住了似的,后脖梗的汗毛都树立起来了。

    很快,那小姑娘就转过头去,继续跟同伴们一起说说笑笑,往前走去。

    马庆甚至觉得,刚刚只是他一时的错觉。

    一时间,看着池小红的背影,马庆也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其实,有个女孩说对了。他可不是丢了西瓜,捡了个烂芝麻么?

    可惜,现在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没有人会留在原地继续等他。

    就在马庆感到无比惆怅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跑到了马庆身后,一边哭着一边用力地拿拳头捶打着他的后背。

    “马庆你混蛋,我为了你工作没了,前途毁了,名声也坏了。跟你去了外地,受了那么多的苦。每日里为你洗衣做饭,C持家务,费尽心思地伺候你??赡愕购?,居然背着我来见你的前妻?!?br />
    马庆实在没办法,只得握住了刘华梅的拳头,低吼道:“这是在商场里,给咱们两留点颜面吧?我只是偶然间遇见池小红的?!?br />
    刘华梅却哭道:“马庆,你是不是以为我傻呀?刚才你难道不是对池小红旧情难忘,想找人家复合么?可惜人家池小红已经结婚了,才不会再回头来爱你?!?br />
    别人说这话,马庆还能勉强忍住??闪趸芬凰嫡饣?,就仿佛戳在了马庆的肺管子上似的。

    他突然用力甩开了刘华梅的手,生气地说道:

    “你闹够了没有?过不下去就离婚?!?br />
    刘华梅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了身子。然后哭道:“好啊,马庆,你居然动手打我?你忘了当初你是怎么跟我说得了吧?你说要跟我过一辈子,这才刚几年呀?”

    很快她就扑了过去,他们这对夫妻在众人面前闹作一团。

    周围的人也对他们指指点点,有人骂他们是J夫Y妇;有人说,他们就活该受到这种报应。

    最后,马庆被刘华梅挠的脸都花了,想起未来的生活,他只觉得窒息又绝望。

    旁边的刘华梅却仍是在哭,就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