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第 14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49

    1988年的春节, 由于忙碌了一整年, 赚的钱也不少。容五爷和孟洪明也就没再去庙会上, 摆摊卖炒面。

    容五爷干脆就带着五乃乃和秀秀一起跟着孟洪明他们,去乡下过年了。

    在此之前,五乃乃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儿过了, 这次也就权当是家庭旅游了。

    商量好之后,孟洪明提前一个月,就跟邻居打好了招呼。托他们把老家的房子都提前收拾好了?;棺急噶艘恍┦巢脑け缸?。

    回到老家之后,第一天草草吃了晚饭, 第二天, 孟洪明就做了一只烤全羊,还做了一桌子杀猪菜。

    大家吃得十分尽兴,总算找到过年的感觉了。

    孟家和寇家其实在村里也没有什么其他亲戚了, 倒是还有邻居和朋友需要拜会。

    来往的那些人就忍不住问孟洪明?!澳忝橇娇谧咏侵?,是不是发财了?不然怎么一年都没回家了?”

    孟洪明向来低调, 就对大家说道:“我们两口子就是亲戚帮忙呢, 说白了也就是打工的。发财倒是谈不上。只是我在那边当厨子, 灶台上根本就离不开人。这不是一年到头,才能有个休息么?”

    其他人虽然嘴里说着, 实在太辛苦了??伤腔故蔷醯妹洗蟪鞘忠杖? 就算帮着别人打工,也能赚不少的钱呢。这可比留在乡下, 在地里刨食强多了。

    一时间, 相亲们就觉得孟家条件好, 就又惦记起孟庭松来。

    孟庭松应该也有二十三四了,也该张罗婚事了。于是,就有人过来问孟洪明,要不要帮他儿子相媳妇?

    旁边的人也劝道,“这结婚对象可得选准了,事关孩子一辈子呢。老家的这些小闺女都是你们两口子眼皮底下长起来的,也算是知根知底,她们人品性格你们也都是了解的?!?br />
    甚至就连老村长都拉下老脸凑过来,想帮他小孙女问问。

    孟洪明干脆就说,“我们家庭松已经订下婚事了?!?br />
    乡亲们一听,就忍不住皱着眉问道:“已经定下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庭松不是还在部队里么?”

    孟洪明只得跟他们解释道:“是容五爷家的小闺女,两个孩子性情相投,我们两家也算是世交,他们结婚再合适不过了?!?br />
    村里人大多还是知道容五爷的,也了解他家里情况。

    当初,容五爷落魄的时候,也曾到他们村里改造过。

    村里人大多淳朴厚道,也没有什么折腾人的事。再加上有孟洪明在旁边照看着,容五爷也没受什么罪。

    后来,容五爷改造完了,回到城里,好像就发财了。

    这人也还算念旧情,曾经回村里看望大家,还送了不少东西当作谢礼。

    一听孟洪明说,孟庭松定的是容五爷家的闺女。村民们自知家里的女孩子比不上,条件实在比较悬殊,也就不继续争竞了。

    真要说起来,孟庭松那小伙子虽然好,却还是高攀了容家呢。

    很快,这场风波也就算是过去了。

    另一边,他们来的时候,天都黑下来了。

    当时,村民们只知道孟洪明带着亲戚来了,却不知道来得是谁?

    容五爷一年到头,忙忙碌碌,难得过个春节,自然要留在家里,好好休息。他也没想着主动跟村民打招呼。

    孟洪明他们住在前院的老房子,村民们来来往往十分热闹。容家人住在后边给孟庭松盖的新房里,倒也没什么人过来打扰。

    只是,这乡下的一切,都让久居在城里的五乃乃感到十分新奇。

    头两天,五乃乃一直跟着寇婉茹看他们家养的那些动物?;辜四峭访虾槊骱芴郯男∶?,只可惜现在毛驴已经不小了,叫得时候声音很洪亮。五乃乃还亲自给它喂了草料。

    另一边,苏秀秀虽然没来过孟家,可却梦见过这里。

    她对整个村子,乡间的小路,以及后面的山都觉得无比熟悉。

    容五爷一见老婆闺女都很喜欢这里,心里也觉得很高兴。

    按照往年的习惯,整个正月里,容五爷是不喜欢出门的,就恨不得整天都睡在热腾滕的炕上。

    可他足足睡了两天之后,精神就变得好了些。

    到了大年初三的那天,容五爷干脆也没换衣服,就穿着那套土花棉袄肥棉裤,带着五乃乃给他织的帽子,像个乡下小老头一样,牵着五乃乃的手,一起出了家门,在村里到处走走看看。

    容五爷一边走,一边还说着,他当年在村里发生的那些趣事。

    路上,也有人认出容五爷来了。那人笑道:“嗬,没想到您又回来了?!?br />
    容五爷也笑道:“我这也是凑个趣,跟洪明一起回家过年来了?!?br />
    那人心说,肯定是两家定了亲事,过来看看婆家的房子的。就笑着说道:“回来看看也好。咱们村里现在还挺好的。孟大厨家里光景也不错,小松那孩子就是咱们庄上最有出息的了?!?br />
    这村里的人大多都很淳朴,他说了不少好话,就是为了促成孟家和容家的婚事。

    容五爷听了他的话,顿时也就猜到他的想法了,又笑道:“我们知道了,您就放心吧。等将来两孩子结婚,肯定回村里摆酒,到时候,您可一定要过来喝喜酒?!?br />
    那人朗声笑道:“到时候,我一定会来的?!?br />
    就这样,容家老两口出门逛了一圈,享受着群山环绕着的乡间风景的时候,孟庭松未婚妻一家正式登门的消息,就在村里传开了。

    苏秀秀跟寇小白在村里转的时候,那些曾经喜欢过孟庭松的姑娘们,自然也就收到了消息。

    苏秀秀整个人都有点懵,她打扮得已经尽量低调了,却还是受到了强势围观。各种各样的眼神都有。

    有的姑娘只是单纯地想看看,孟庭松的未婚妻到底什么样?可无奈的是苏秀秀的确长得很好,虽然年龄小了些,却是个难得的美人坯子。

    那些比较淳朴的姑娘,单是看了苏秀秀的相貌就很服气了。一时间,就连藏在心里的那点小嫉妒也都没有了。

    也有人暗恋了孟庭松很久的姑娘,就算明知自己不如苏秀秀,仍是心有不甘。她们的眼神都带着些许的嫉妒和羡慕?;蛐硪不嵩谛牡鬃晕野参?,至少我身段比孟庭松的未婚妻的要好。

    也没打算采取什么行动,不然还能怎么样,人家孟庭松已经订婚了。

    还有些人就有些拎不清了,一时间被醋意蒙昏了头脑,心里就打起了歪主意。

    只可惜那人虽然也没表现得太明显,却还是被寇小白看穿了??苄“拙嫠频牡闪四切┤艘谎?。

    十里八乡的人谁不知道,寇小白是个挺厉害的角色。

    寇德信在世时,寇小白跟她继母闹了个天翻地覆,愣是没让她继母占了什么便宜。

    寇德信去世之后,寇小白这不是干脆就把继母送进监狱了,还独占了家里的财产。

    那些姑娘被寇小白瞪得,脊背发凉,顿时什么歪主意都不敢打了。

    她们再怎么也没想到,寇小白居然这么护着孟庭松的未婚妻?

    倘若,她们要是对苏秀秀做出什么事,寇小白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些人想到寇小白的手段,最后只得放弃了。

    *

    回到家之后,苏秀秀才叹了口气说道?!懊幌氲阶匪筛绲墓媚镎饷炊??”

    寇小白冷哼了一声,说道:“也就是咱们住的地方,离这边比较远。要不然那群丫头指不定怎么膈应你呢。现在,苏秀秀,你总算知道了吧,我表哥有多受欢迎?以后要好好珍惜他才是?!?br />
    苏秀秀苦着脸说道:“我哪有不珍惜他?我对松哥珍惜的程度,超乎你的想象?!?br />
    寇小白抽着脸说道:“你这都是哪儿来的词呀?不过话说再多也没有用,就看你以后的表现了?!?br />
    苏秀秀连忙点头道:“你放心,我会好好表现的?!?br />
    寇小白冷哼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

    就这样,本该出现的打倒情敌,捍卫爱情的情景并没有出现。

    那些情敌都被寇小白和她的传说给吓跑了。

    苏秀秀干脆就放松下来,跟父母一起享受着难得的乡间假期。

    吃着美味,看着冬日里的山间风景,苏秀秀也觉得格外自在。

    只可惜,假期实在太短了。

    他们一早就跟郑三哥约好了,要谈杂货铺在昌平选址的事。

    猫冬的容五爷是不可能出门了。没办法,只能是苏秀秀代劳这件事了。

    好在寇小白也没有别的事儿,就主动提出陪苏秀秀一起去。

    寇小白初中高中都是在县城里上,她对县城还是比较了解的。

    郑三哥之前也在京城打工半年,对杂货铺也算比较了解。他选的几个铺面,就在几所学校附近,同时也紧挨着居民区。

    苏秀秀走了一圈之后,就觉得郑三哥选的那些铺面还都挺不错。只是有些地方需要加工处理。

    回去之后,秀秀把这事都跟容五爷说了。

    容五爷点点头,表示他都知道了,也就没再说什么。

    除了陪着五乃乃出门散步,容五爷现在完全就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似乎也无心工作。

    可苏秀秀却知道,她爸爸心里有杆秤。等过了正月里,肯定会把杂货铺店面这事给定下来。

    本来在乡下很平静,也没什么人打扰,容五爷的假期过得挺舒服的。要是按照往年的习惯,他肯定能一直睡到正月结束。

    可孩子们要开学,孟洪明也要开店。他们不得不先一步,回到城府胡同的大宅里。

    开店之前,店员也都搬回来了。

    人多又杂,容五爷实在觉得吵得慌,干脆就带着五乃乃和苏秀秀搬进了耳朵胡同。就在瞎婆婆住的那地方旁边的那个院子里。

    苏秀秀这才知道他们家居然还有这么一套院子,不禁有些傻眼。

    平时里,她还琢磨着邻居家的院子怎么一直空着?原来这也是他们家的。不过说起来,住在这里倒也挺僻静。

    容五爷见他闺女一脸疑惑,就开口说道。

    “你妈嫁给我的时候,年纪又小,身边也没有家人照顾,可不是得多帮她置办点嫁妆吗?这样过起日子来,她才能有底气。也不只这个院子,还有别的房子和铺面,这两年也都还回来了?!?br />
    “……”苏秀秀这才知道,原来她爸妈过去也是小地主?

    五乃乃也说道?!叭ツ甑氖焙?,咱们说好了要帮着你孟叔开饭馆。其实,那时候,我就想把这两个院子打通了,再修整一下,大小也就足够了。

    可你爸却说祖宅隔壁那宅子也是咱们家的了,自然也用不着我这院子了。后来,瞎婆婆住进来的时候,你爸干脆也让人顺便把这个院子给收拾出来了。正好可以留下来,咱们一家三口过来这边小住。

    一天到晚都热热闹闹的,偶尔清静清静,过咱们自己的日子也挺好的。这一年到头,总该让你爸好好休息一下吧?”

    苏秀秀自然觉得父母的话很有道理,连忙点点头,又绕着这院子转了一圈。

    这房子的位置和大小,都跟大碗胡同那边的房子差不多,装修布置也和那里一模一样。

    苏秀秀推开了东屋的门,往里一看,也跟她刚来京城时,住的那房子一模一样。

    苏秀秀突然有种感觉,好像这里才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家。他们只是暂时搬走了。

    而现在,他们好像又回家了。

    苏秀秀忍不住回头看过去,果然爸爸妈妈也在看她,三人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就像父母说得那样,偶然来这里小住,也算是件很不错的事。

    *

    他们甚至也没让老许过来帮忙,一日三餐都是五乃乃和苏秀秀这对母女张罗的。

    做好饭之后,苏秀秀自然也会端一些,送到隔壁去给瞎婆婆吃。

    五乃乃偶尔也会去探望瞎婆婆,两人都跟苏秀秀血脉相连,算起来也是亲戚。

    在一来一往的相处中,慢慢地也就熟悉起来。两人性子虽然完全不同,相处起来却还算不错。

    容五爷一天到晚,仍是倒头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