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第 153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53

    苏秀秀有空的时候, 也经常去看看许愿。

    许愿的工作还是挺好的,许峰帮她找的那家福利工厂。

    从厂长到工人, 大家都是残疾人。也没有互相嫌弃这一说,反而像一家人一样友爱互助。

    许愿那种年纪小的半大孩子, 格外受到厂里那些大叔阿姨哥哥姐姐们的喜爱。

    许愿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却肯下苦功夫努力学习。

    在老家的时候,许愿受了不少折腾。她就像一件没用的废物似的,一直在那些相亲对象手里被倒卖。

    许愿虽然文化程度不高, 可她心里却早已明白了。这辈子绝对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托在别人的手上。

    因此对待这份工作, 许愿极为重视。

    在厂里的时候, 不管有什么活,她都愿意抢着帮忙干。

    大家就都觉得这个小丫头特别勤快。

    只是她人小力亏,体力活根本就干不动。搬个东西什么的,大家也就不用她C手。生怕再弄伤了她自己。

    慢慢地, 许愿这些行动就被厂长老姜和他的老婆绣娘看在眼里。

    老姜和绣娘都是手艺人家出身,刚好也没有自己的孩子。绣娘打心里喜欢勤快,又不怕吃苦的小姑娘许愿。

    在这个改革开放的年代里, 很多传统手工艺都被机器生产出来的商品代替了。

    人们都追求更快捷,更便宜的服装,款式也越来越西化, 时髦。好像已经没有什么人愿意学他们这些老手艺了。

    老姜的这家福利小厂子, 里面只有二三十人。其实也是老姜带领着大家苦苦挣扎着, 勉强维持着收支罢了。

    可绣娘却不愿意让自己家里祖传下来的手艺失传, 一直以来, 她教女工们刺绣,其实就是想找个合适的徒弟。

    只可惜挑了许久,都没有合适的。

    直到她发现许愿在这方面非常有天赋。

    而且,这孩子可能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身上并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浮躁。反而很冷静,做起事情也能沉得下心来。

    就这样,绣娘动了收许愿当个徒弟的心思。

    这对于许愿来说,也是难得的好机会。

    她回家跟哥哥一商量,许峰自然也同意她拜师学手艺。

    本来许峰拼命打工,手里总算攒够了五百块钱。,本想着他们兄妹俩的生活也算安稳下来了。许愿自己每个月也能挣工资了。

    许峰就打算把这些钱,早点还给苏秀秀。

    可一听说许愿要拜师傅这事,许峰只得先把这笔钱留了下来。他又为许愿C持起来。

    说到底,这件事关系到妹妹的未来,许峰丝毫不敢马虎。而且,苏秀秀也从来没有催过他们。

    许峰本想着姜厂长和他爱人都是按照旧时规矩学起来的手艺人。他们干脆也按照过去的老规矩正式拜入绣娘门下。

    为此,许峰还特意去向苏秀秀请教了,关于拜师的种种规矩。

    苏秀秀就把她知道的勤行的一些规矩跟许峰说了。

    许峰像模像样的买了酒,提着礼物就正式登门了。

    绣娘虽然也很高兴自己受到他们兄妹的重视,礼也收了下来,可是许峰给了500块钱,她却一分钱没要。

    绣娘告诉许峰?!霸缇托率贝?,那些旧时礼仪能省就省下了吧?!?br />
    不管怎么说,许愿算是正式拜师了,后来她干脆就住到了师傅家里去。

    许愿虽然在厂里过得如鱼得水,也没忘记苏秀秀这个朋友。

    两人为了方便,就相约周末上午出来见面。

    苏秀秀也不是一直都做龙鱼的买卖,她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可基本上每周日上午,她都会找许愿一起玩。有时候是在许愿家里,有时候是带着许愿出去转转。

    许愿第一次跟着苏秀秀逛街时,感到十分紧张,也不敢跟苏秀秀打手语聊天,生怕周围的人发现她身体上的缺陷。

    可苏秀秀却理直气壮地带着她走入人群里,挺直着脊背,迈着坚定的步子,很随意地打着手语。

    慢慢地,许愿也就适应了。

    城里的人似乎也没有她想得那么可怕。

    大多数人都会对许愿视而不见,就算偶尔视线交汇,对方也没有任何恶意。

    这里并不像他们老家那样,总有人用嫌弃的眼光看着许愿。

    因为许愿有着天生的残疾,就把她当成廉价品对待。

    苏秀秀又教会了许愿,随身带着一个小本子,如果遇见不会手语的人,可以用小本子写字随时交流。她也教会了许愿,如何坐公共汽车?

    她们甚至一起去动物园看了小动物,去了外面的小餐馆一起吃饭。

    这一切都是许愿之前完全不敢想象的事情,现在却都一一实现了。

    就这样在京城里,许愿遇见了跟她命运相似的苏秀秀,苏秀秀却把她当朋友,很温柔地把她领到了外面的世界里,带领着她勇敢地走出家门。

    在许愿看来,苏秀秀就是她最好的朋友。

    因此在跟师傅学了刺绣之后,许愿第一次亲手做出来的荷花刺绣的成品手绢,送给了苏秀秀。

    苏秀秀接受这份礼物,不禁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许愿跟师傅学的,居然是这种传统绣工。

    “这个也太漂亮了吧,是你一针一线秀出来的?”苏秀秀连忙打着手势问道。

    许愿点点头,又用手语跟她说:“这是我第一个作品,秀秀,我想把它送给你?!?br />
    朋友之间的礼物,苏秀秀自然也就收下来了。

    正好他们私房菜馆也是按照古风装修的,可屋内的布置,桌布窗帘虽然已经尽量挑最好的了??墒导噬匣故怯行┐植?,跟他们店里的其他布置虽然也不算太违和,却多少有些不够精致。

    自从去年帮着五乃乃做衣服的那位老裁缝去世之后,他儿子并没有接他的班,他的徒弟也早已转行,去服装厂工作了。

    去年一年,五乃乃对新找到的裁缝一直不太满意。

    苏秀秀也比较喜欢穿前年那些衣服??上?,她个头长高了不少,有些衣服已经不能穿了。

    直到看见许愿送的手绢,苏秀秀才又来了兴致。

    经过两人一番交谈,苏秀秀这才知道许愿的师傅和姜厂长都是做传统服侍的手艺人。特别是她师傅很擅长刺绣。

    苏秀秀就很高兴地比划道:“可以带着我去见你的师傅么?我有话想跟她谈谈?!?br />
    许愿想了想,用手语说:“我得先问问师傅才行?!?br />
    苏秀秀点头,又比划道:“我等你的好消息?!?br />
    两人约定,如果师傅同意的话,许愿就让哥哥去通知苏秀秀,顺便带她去厂里汇合。

    许愿回到师傅家里,就把秀秀这事跟师傅说了。

    之前,许愿就曾经多次在师傅面前谈过苏秀秀。没办法,这姑娘实在太喜欢秀秀了,而且,她也只有这么一个好朋友。所以,有机会就会说。

    绣娘早就知道了不少苏秀秀的事,她也觉得秀秀是个很好的孩子。

    苏秀秀对待许愿也很上心,而且不图回报。

    所以,许愿一说苏秀秀想过来,绣娘也就答应了下来。

    *

    另一边,苏秀秀也把许愿送的手绢,拿给了五乃乃看。

    五乃乃一听这还是许愿的第一个作品,顿时就比较好奇。

    没办法许愿这个手绢秀得实在挺不错的,一点都不像新手。

    苏秀秀又问五乃乃?!安蝗辉勖堑囊路?,也请他们厂子里的师傅做一下怎么样?”

    五乃乃点头道:“自然可以试试。反正现在那个裁缝咱们都不太满意。这要是找到更好的裁缝,换一下也无妨?!?br />
    苏秀秀点了点头,又跟容五爷说了,如果许愿他们厂子里的师傅,真能做这么好的东西,而且保质保量的话。倒不如先把私房菜里的窗帘、桌布、椅垫,餐巾,甚至店员的工作服都给换了。

    容五爷也觉得私房菜那边的布艺有点差劲,就答应让苏秀秀自己去找许愿师傅谈谈看。

    转过天来,许峰就跑来接苏秀秀了,还特意把五百块钱还给她。

    苏秀秀也知道,他们家里的现在还算不错,也就没再推脱。直接就把五百块钱放在包里,打算如果跟许愿师傅谈好了,拿来当作定金。

    许峰就喜欢苏秀秀这种性格,朋友有难时,她会帮忙??伤鍪氯从蟹执?。就算她家里有钱,每次带着许愿出门,两人都是一人一半出钱的。

    苏秀秀是发自内心地喜欢许愿,愿意跟她交朋友。她做事的时候,对许愿也很尊重。

    许峰很感激苏秀秀把妹妹带出了家门,又教她如何生活。

    可他却从没对苏秀秀说过感激的话。因为苏秀秀愿意带着许愿去玩,是朋友之间的交往。与许枫这个当哥哥的无关。

    可这件事放在赵美丽身上的话,就会变得很别扭。

    赵美丽也是个好心的姑娘,她也同情许愿的身世,愿意帮助许愿。

    可却总是把这种同情和关怀,挂在嘴边上,摆在眼神里,就好像许愿天生就是低她一等,一直在等着她来可怜似的。

    这种关怀实在让人开心不起来。

    许峰这两年虽然被磨平了许多棱角,可实际上,他骨子里那种清高却还在。他最不希望地就是看见别人同情许愿,可怜许愿,甚至在金钱上无偿捐助他们。

    他希望许愿有一天也能像苏秀秀那样,堂堂正正地站在众人面前,证明她并不比任何正常人差。

    前些日子,苏秀秀就跟许愿说了助听器的事情。甚至说要带着许愿去做检查。

    为此许愿干劲十足,打算攒钱为自己买助听器。对此,许峰也表示了支持。同时,他也感谢苏秀秀没有主动帮着许愿卖助听器。而是给了她一个自己努力的机会。

    *

    可偏偏因为许愿这事,前两天许峰跟赵美丽又吵了一架。

    赵美丽气呼呼地说道?!澳阋们?,我那里有的是,咱们俩什么关系?你居然跟苏秀秀借钱,却不跟我开这口?!?br />
    许峰却像个闷葫芦一样,坐在一旁不发一言。

    赵美丽抱怨了很多话,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应,最后只得生气地摔门而去。

    许峰却在她关门的一瞬间有些晃神。他没想跟赵美丽发生这么复杂的关系,只可惜事情没能如他所愿。

    想到赵美丽,许峰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苦闷。

    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不喜欢赵美丽,只是本能地觉得两人的性格不太合适。

    许峰和赵美丽那些事,自然不能拿到别人面前说。

    只可惜,就算他不说,苏秀秀也早就看出来了。许峰脸上的桃花开了,而且还不是什么好迹象。

    她早就觉得许峰和赵美丽之前牵扯颇多,只是恋爱是两人之间的事,说白了与她无关。她自然也没有胡乱C手的余地。

    两人一路上没有太多的言语,很快就坐着公共汽车,来到了许愿的厂子。

    说是厂子,实际上就是京郊的一个大杂院,院子外面挂着一个招牌。

    说白了,这里比手工作坊也大不了多少。

    苏秀秀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工人在搬布料。

    有个独臂的年轻人,单臂抱着一大捆布往前走。

    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残缺,可他们却靠着自己的努力,在挣扎着换饭吃。

    苏秀秀想起上辈子,她也曾经东奔西跑,为了找工作吃饱饭拼命努力。

    一时间,她对这里的人升起了说不出的认同感。

    只可惜,作为跟着容五爷混了两年的小油条,苏秀秀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小厂子里看起来似乎还不错??墒导噬?,效益未必能好到哪里去。

    设备老旧,大多靠人工,做出来的衣服似乎是想把唐装和现在元素结合在一起??墒导噬?,还没找到突破的方向。这就使得衣服显得古板,款式也有些陈旧。

    现代人都愿意买更加时髦的衣服,喇叭裤,蝙蝠衫,谁又会喜欢这些呢?苏秀秀一边感叹着,一边跟着许峰往前走。

    这时,许愿似乎看见苏秀秀了,连忙迎接出来。一见面,就用手语跟她打招呼。

    “秀秀,你来了?!?br />
    苏秀秀立马回了她一个手势,“我来了?!?br />
    许愿立又用手语说:“快进来吧,我师父等你很久了?!?br />
    说完,就上前拉住了苏秀秀的手,苏秀秀自然也没拒绝她。两人一起往屋里走去。

    被妹妹遗忘在脑后的许峰不禁笑了一下,看来他妹妹真的很喜欢苏秀秀。在秀秀面前,这孩子都变得活泼开朗不少。

    院子里的工人看苏秀秀的穿着打扮,还在想怎么会有正常孩子,来他们这里呢?

    一见苏秀秀用手语跟许愿说话,大家这才明白过来,这孩子也有残缺。

    可她却像正常人一样,从容淡定,充满了自信。

    等许峰进了屋,大家凑在一起,就问厂长老姜:

    “厂长,刚来的那小姑娘是谁呀?也要来咱们这里上班么?”

    老姜摇头说道:“那倒不是,那小姑娘是许愿的朋友,右耳朵本来也不行,她家人给她配了助听器。这次来说是要来看看绣娘的?!?br />
    另一个上年纪的女人说道:“她也会手语,跟绣娘交流起来倒也不费劲?!?br />
    老姜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事实上,怎么把产品销售出去已经够让他心烦了。老姜也没有心思再去想许愿的那位朋友。

    *

    此时,苏秀秀已经见到了绣娘师傅。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对方口不能言。好在两人都用手语就能交流。

    苏秀秀正好穿了一件之前做得衣服,就委婉地问绣娘?!靶迥锸Ω?,您看看能不能做这样的唐装?”

    绣娘那边也知道丈夫发愁厂里工人们吃饭问题,一听苏秀秀是想找她做东西,顿时就有些喜出望外。

    当场就拿来了自己之前做的那些东西,给苏秀秀看。

    苏秀秀看了之后,摸着那件旗袍上面秀的花纹,不禁有些喜出望外。

    于是,她又用手语问道:“绣娘师傅,我想问问,厂子里向您这样的手艺人有几位?”

    绣娘也用手语回复她,“厂里的女人,我都教了她们一些基础绣工,只是做不了这样精致?!?br />
    苏秀秀又用手语问道:“我这里有一个买卖,想跟您详细谈一下?!?br />
    “什么买卖?”绣娘连忙打手势问道。

    苏秀秀又用手语问道:“我家开了一家仿古风格的私房菜馆,里面的窗帘、桌布也都需要做成精致的仿古风格。

    此外还有餐巾,这个尤其重要,如果餐巾做得足够漂亮,顾客又很喜欢的话,可以直接带走,拿去当手绢用。这样的手绢每天需要几十条,我就不知道您这边能不能给我们做出这些东西来?!?br />
    绣娘瞪大眼睛,看着苏秀秀的手语,心里越发忍不住激动起来。

    他们现在做得服装根本就不好卖出去,她丈夫老姜为了厂里的效益,急得头发都白了。

    没想到,许愿这个好友苏秀秀的到来,却给他们厂子提供了一项稳定的收益。

    于是,绣娘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对许愿打了个手势,让她叫老姜过来。

    然后,才又对苏秀秀用手语说道:“我带着厂里的那些女工一起做,亲自检查质量的话,应该能够赶制出来。至于别的事情,需要跟我丈夫谈。我对这些事并不是很清楚?!?br />
    由于准备得很充分,苏秀秀跟姜厂长谈自然也是没问题的。

    很快,老姜也连忙赶过来了。一听说苏秀秀上门是为了谈生意,老姜也激动得够呛。

    苏秀秀又把刚才那些话,跟老姜都说了一遍。

    老姜看了他老婆一眼,绣娘冲着他点点头,老姜这才说道:“不知道,你有什么具体要求没有?”

    苏秀秀连忙拿来了她之前画好的招财纹路,对老姜他们说道?!拔乙颜飧鐾及感阍谑志畹囊桓鼋锹淅?,就像签名一样。其他的可以随意发挥,质量不能差?!?br />
    老姜和绣娘也都一一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