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第 15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54

    苏秀秀很快就跟老姜谈好了店里产品的要求, 定金也付下了,协议也签好了。

    苏秀秀本来也不想多管闲事, 只是她一看见这厂子里的人,就想起上辈子自己那些艰苦岁月。

    这厂子里上到厂长,下到员工, 每个人活得都不容易, 偏偏他们每天都在积极地生活。

    苏秀秀突然就不想看见他们破产了。于是, 就开口对老姜说道:

    “什么买卖都得有自己的特色,才能赚钱。您这个厂子现在已经有属于自己的特色了。只是未免有些急于求成, 一上来就改良衣服,成品也不明显。与其这样,倒不如做一些简单,却可以把自己的特色发挥到极致的产品?!?br />
    老姜由于刚才跟苏秀秀谈买卖, 就发现这姑娘年龄虽小,心思却很细腻, 眼界也广, 说出的话就让人忍不住信服她。于是就问道:“什么叫把特色发挥到极致的产品?”

    苏秀秀就笑道:“就是这手绢呀?也不单单是我们家要用它。

    自从改革开放以后, 来华国的外国客人越来越多。他们都对中国的古典文化很感兴趣。这种纯手工制作的手绢,如果稍微做工精细一些。将来绝对不愁没人买它。而且,还可以跟一些传统工艺一起搭配着销售?!?br />
    老姜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跟他说这些, 不禁也开始思考放弃成衣, 做小件的可能性。

    苏秀秀见他想得出神, 干脆也就没继续打扰老姜, 反而是出去跟许愿一起聊天去了。

    此时的许愿也相当兴奋, 她早就知道自己的朋友很厉害,却没想到苏秀秀居然厉害到这种程度。

    这次来拜访师傅,苏秀秀不仅跟他们厂子做买卖,而且还给厂长提供了这么好的意见。

    许愿更加没想到的是,自己不过是送了苏秀秀一块儿手绢,就能引出这些好事来。

    一时间,许愿突然就觉得很自豪,她居然有个这样好的朋友。

    两个姑娘又聊了几句,一看时间差不多了,许愿干脆就亲自把秀秀和她哥哥送到车站去了。

    许峰大概也知道,他又被妹妹当成背景板了,一时间就觉得有点无奈。只是妹妹看起来那么高兴,许峰心里也感到很开心。自然也不会计较那么许多。

    *

    之后的日子里,老姜一直在思考着苏秀秀,那天在他们厂里说得那番话。

    他总觉得苏秀秀不太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反而像是个很会做买卖的精明人。

    后来,老姜还真托人打听到了,原来苏秀秀的父亲也是做买卖的人。苏秀秀也是从小就跟着父亲一起学习经商。

    看着打听到的容家父女这两年做的那些买卖。

    一时间,老姜也感慨万千。

    与此同时,他也对这家小工厂的未来,充满了无能为力的感觉。

    老姜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倘若这家小厂子留在他手里,任由他继续胡乱搞下去,迟早会破产的。

    他和绣娘破产了,也就自己忍了??傻绞焙?,那些工友又能去哪里工作呢?

    大家都有残疾,本来社会上有些人对他们就不太宽容。

    现在好不容易大家聚在一起,有缘分在这小厂里安下了家。突然就让他们离开,老姜实在做不出这种事来。

    之前,他本来就是靠着自己这张老脸,求老战友,拉人情,才能把这个小厂做下去??伤沼兄酒?,管理能力却不怎么样,还不如那个叫苏秀秀的小孩子。

    老姜也知道这就是一种天赋,旁人想求都求不来。

    老姜一连几天都睡不好觉,绣娘实在担心,忍不住在临睡之前跟她涨幅聊天。

    老姜这才突然开口说道:“我想把这家小厂子卖出去?!?br />
    “什么?你睡懵了吧?”绣娘在黑暗中急切地摆着手指,可惜老姜根本就看不清楚。

    老姜很冷静地继续对媳妇说道:“我想把咱们工厂卖给许愿的好朋友,那个叫苏秀秀的孩子。

    你也知道,那孩子性格很好,为人也很正派。最主要的是她会做买卖。那天,她让我做手绢买卖,跟其他传统手艺一起做。那时候,

    我虽然也觉得很不错,却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措施。那孩子却不一样。倘若当初我问她,她肯定会把具体C作给我列好框架?!?br />
    这时,绣娘早就打开了小台灯,这才打着手势说道:“不卖给他们家不行么?咱们也请苏秀秀来帮忙,给她算工资不行么?”

    老姜却苦笑道:“还真不行。苏秀秀家里不止开了私房菜馆,还有其他买卖,他们家的生意做得那么大,苏秀秀自己家里的生意都忙不过来,哪里肯帮咱们这边的忙?”

    绣娘这才没再继续打手势,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站起身来,对着老姜打了个手势说道:“既然你觉得卖了对厂子比较好,那就卖了吧?”

    就这样,两口子都商量好了。

    转过天,老姜去容家大院送货的时候,苏秀秀刚好去上学了。老姜很遗憾,没见到人。

    容五爷干脆亲自出马,一一检查了第一批送过来的布艺东西,果然做得比较好看。

    特别是这小手绢也是按照苏秀秀当初的要求来做的,每一条都十分精致。

    容五爷对这些东西都十分满意,这时老姜才硬着头皮对容五爷说道。

    “我们厂子现在是做传统工艺的,对这方面很有经验。容五爷,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把我们的小厂子买下来?!?br />
    容五爷听了这话,愣了一下,却很快就面色如常。他沉声说道:“怎么突然就想把厂子卖给我了?我们可不懂服装厂的那些规矩?!?br />
    老姜只得把当初厂里的状况,以及苏秀秀帮他提的那些意见,都跟容五爷详详细细地说了。

    容五爷这才明白过来,果然就是他们家小丫头搞得鬼。

    好么,去人家厂子谈了一笔生意,人家厂长干脆就带着手下的员工打算来投奔这个丫头了。也不嫌弃她年龄小。

    容五爷本来想着,直接就拒绝老姜也就算了。后来,他突然又想到,不管怎么说,这个小工厂也算是给苏秀秀的一个新挑战。

    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几十人的民营小厂,做不好就当他给女儿练手了。倘若能帮着这家小厂起死回生,再把买卖做起来,对他闺女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很好的历练。

    于是,容五爷又开口说道:“姜厂长,买下您的厂子是不可能的,倒不如我买您一些股份,放在我闺女名下。

    到时候,也可以让她帮你们出谋划策,经营这家小厂。只是最近秀秀一直在上学,又在跟我做别的买卖,只能在有空的时候,才能过去,所以这家厂子平时还是您来管。你觉得这样可行么?”

    姜厂长自然没有不同意的,因为他厂子小,注册资金也小,还是福利企业。容五爷花了很少的价钱,就买下了这厂子的40%的股份。

    等苏秀秀回家后,听说了这件事,整个人都晕了。

    “我这边还有杂货铺和私房菜馆一摊子事呢,偶尔还去帮您卖龙鱼。但我主业还是个学生,您这样对待我不觉得很过分么?居然还又给我加码了?!?br />
    容五爷却开口说道:“这还不是因为你自己找姜厂长谈买卖的时候,引起了人家的注意?姜厂长那么看好你,都求到我这里来了,难道你还要拒绝不成?”

    话都说到这份上,苏秀秀也实在无话可说了,只得勉强接受了这家快要办不下去的民营服装厂。

    许愿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知道秀秀偶尔在下午不上课的时候,或者周末的时候,也会来他们厂里干活。

    许愿为了能跟苏秀秀一起上班,心中兴奋不已。

    可实际上,苏秀秀来到厂子里,也是要干活的,并没有太多时间跟许愿聊天说话。

    可许愿一看见秀秀,心里就觉得很高兴。也不在乎苏秀秀在干什么。

    苏秀秀就发现,自从上次她说完之后,厂里已经发生了一些小改变。

    从前只有十个女人跟绣娘学习了基础刺绣,现在为了生产出满足私房菜馆的东西,同时也是为了做到苏秀秀所说的,把特色发挥到极致。

    于是,绣娘又收了一批新的徒弟,到了现在厂里似乎不管男女老少,都已经能拿起针线来。

    大家一起加班加点,想方设法也要完成容家私房菜馆的任务。

    *

    苏秀秀只觉得照这样下去,她的那个想法要实现的话,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秀秀考察了两次之后,就让姜师傅着手准备那些传统元素的刺绣。

    她还跟姜师傅谈论了手绢的图案,最后决定先想办法弄出梅兰竹菊四君子的手绢来。如果成功的话,还可以做十二生肖的手绢,甚至连大熊猫金丝猴的手绢也也可以做。

    老姜听了这些话就傻眼了,他在之前也没想到,光做手绢就有这么多讲究。

    后来,他又听苏秀秀的见意,拖老战友的关系,进了一批好材料用完剩下来的旧布头。

    这样一来,手绢的成本就低下来了。

    可即便如此,他们做出来的手绢却是最好的。

    苏秀秀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自从私房菜馆换了布艺装饰之后,整个房子的感觉就变了,越发显得古香古色,充满了意境。

    特别是那些布巾,做得特别讨人喜欢。

    跑堂们又跟食客们说,这个布巾是随机送给各位的礼物,也可以回家使用。

    这样一来,私房菜馆的客人就更高兴了。

    也有外国客人,拿到手绢之后,更是爱不释手。

    他们中有些人就问张华,在哪里买到这种手绢

    张华也没办法只得告诉他们,这些都是从外面请专人定做的手绢。

    外面暂时还没有相同的手绢。将来如果出了新品,张华会打电话告诉他们。

    客人最后还是被张华成功地打发走了。

    只是张华摸了摸怀里的手绢,感叹道还是老板给力,不止有制作精良的工服,还有这种贴身的小礼物。

    反正张华穿上新衣服,在包间里走了几圈,顿时就觉得特别有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