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第 15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55

    在苏秀秀的策划下, 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型服装加工厂,反而变成了一家传统工艺品加工厂。

    他们厂里的产品大多是传统手工刺绣, 包括手绢,也包括扇面,都是一些古香古色, 具有传统特色的东西。

    随着福利厂的产品种类越来越多, 苏秀秀还在私房菜馆里设置了一个小小的展架。

    主要是展示这些精巧美观的产品。如果有客人对这些传统手工艺感兴趣, 私房菜馆里也可以帮他们联系厂家。

    去私房菜馆吃饭的,大多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因为这个小小的展架, 还真给福利厂增添了不少的新订单。

    姜厂长一看在短时间内,他们的厂子就恢复生机。一时间,他就心里就十分信服苏秀秀。同时也对她充满了信任。

    苏秀秀在跟姜厂长聊天时,就发现姜厂长有不少老战友。

    后来一细问, 还真有在景区当领导的。

    于是,苏秀秀就建议姜厂长去找那些老战友谈谈, 能不能在景区出售他们这些手工艺品。

    姜厂长过去一谈, 那边果然答应给他们一个展位。

    就这样, 慢慢地厂里的效益也上去了。

    姜厂长跟苏秀秀一商量,又进一步招人。他们到现在还是按照从前那个标注,主要就是招一些残疾人。

    苏秀秀也跟姜厂长明确表示过, 他们既然是福利企业, 就绝对不能亏待残疾人。争取把这个小厂子做成真正的福利企业, 使得厂里所有员工的工资福利都跟正常人一样。

    姜厂长听了苏秀秀这番话心潮澎湃。不得不说, 苏秀秀跟他的想法和理念都是一样的。

    苏秀秀也是右耳有残疾, 所以才能这么不计得失地厂里的工人考虑。而不是一味地想赚钱。

    不管怎么说,两人一商量,就把厂里的大方向给定下了。

    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只是绣娘偶尔会有些犹豫,她也知道苏秀秀完全是为了他们着想。也一直带着他们赚钱。

    可她和老姜的祖业就是裁缝,如果只是做刺绣手绢和扇面的话,慢慢地也就偏离了他们的祖业。

    虽然绣娘也知道,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老手艺正在不断地消失??梢幌氲剿堑氖忠沼幸惶煲不嵯Р患?,绣娘还是感到很伤心。

    慢慢地,许愿就察觉出师傅的心情了。这些话绣娘没办法跟苏秀秀开口,也不能抱怨什么。

    可作为好朋友的许愿却可以跟秀秀谈谈这件事。

    许愿思来想去,就在跟苏秀秀一起去公园划船的时候,把这件事跟秀秀说了。

    当时,苏秀秀本来正在喝水,看见许愿打得手势,差点被呛到。

    许愿也被苏秀秀的反应吓了一跳,连忙就帮着苏秀秀拍打后背,也亏得她们蹬的是鸭子船,不然的话,船桨都能掉在河里了。

    苏秀秀好不容易缓了过来,连忙又用手语问许愿。

    “这么说,鲁师傅还想做衣服是吧?”

    许愿点点头,又用手语说道:“我们是裁缝,现在却只能做手绢,师傅就不太开心。她怕祖上传下来的手艺,会消失掉?!?br />
    这几乎是所有老手艺人的共同想法,他们都担心有一天手艺会消失掉。

    孟叔当初也担心自己的厨艺会失传,勤行的大爷们怕跑堂这个职业消失;绣娘也怕自己所学的传统裁缝手艺会失传。

    一时间,苏秀秀心里有些感慨,就用手语对许愿说道:“关于这事,其实我早就有个想法了。等我下次去,再跟绣娘师傅好好谈谈?!?br />
    许愿很快就打手势说道:“秀秀,我就知道你有办法?!彼成系米乓恢趾敛谎谑蔚匦湃魏统绨?。

    苏秀秀只是笑笑,并没有再说什么,两人干脆就放松心情把鸭子船蹬得飞快。

    许愿回去之后,就把这事跟师傅说了。

    绣娘一听苏秀秀还有其他计划,心里就忍不住有些激动。

    这些日子,绣娘眼见着苏秀秀的到来,给厂子带来了多少变化。她自然还是很相信苏秀秀的。

    只可惜苏秀秀周一课程很多,一直排到晚上,根本就没时间过来。最早也得周二下午才能来了。

    没办法,绣娘只得急切地等待着。

    她晚上睡觉前,还一个劲地打手势,问老姜?!澳闼敌阈愕降自趺聪氲难??会不会真让咱们再做衣服呢?

    把手绢换成一件衣服的话,工时就长了,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赚钱了吧?”

    想到这些,绣娘又觉得很揪心,总觉得赚钱和祖业无法兼得。

    老姜看他妻子瞎着急,就忍不住劝她道:“你不要这么心急。放心吧,秀秀那边好主意多着呢。她既然揽了这事,就一定能帮着咱们想出办法来?!?br />
    绣娘深深地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只得关灯睡下了??赡翘焱砩?,她却总是忍不住翻身。老姜也拿她没办法。

    在她的期盼之下,苏秀秀果然在周二的中午就赶过来了。

    现在厂里人都知道秀秀是他们的自己人,做手绢和工艺品这个主意就是秀秀想出来的。

    这几个月,他们能一直涨工资,伙食也越来越好,也多亏了秀秀帮着他们出谋划策。

    所以,厂里的工人对苏秀秀就特别热情。一见她过来,就招呼她一起来吃饭。

    这一天,刚好做了难得的酸菜鱼,在食堂负责煮饭的哑姨,马上给苏秀秀盛了一碗的鱼R??杉卸嘞不端招阈?。

    老姜一开始还忍不住担心,苏秀秀家里是做饭馆买卖的,还是那种特别高档的饭馆。人家自己家里就有顶级大厨,天天吃山珍海味都不为过。

    这些工人却非要拉着苏秀秀,吃这些家常人家的小菜,苏秀秀能乐意么?

    事实证明,其实是老姜想多了。

    苏秀秀用手语跟她盛饭的阿姨道了谢,还说我最喜欢吃酸菜鱼了。然后就接过碗,端过去跟许愿坐在一起吃。

    姜厂长也没想到,她家里条件明明那么好,却半点都不嫌弃他们厂里的伙食,还能跟厂里的那些工人打成一片。

    怪不得,现在厂里的人都把苏秀秀当成自己人和主心骨呢。

    一时间,老姜突然觉得股份好像给少了。照这么看,当初怎么着也该给苏秀秀60%的股份呀。

    可容五爷却花钱买了他的40%,还说秀秀平时不可能把心思全放在厂子里,还要忙别的事情。厂子里还得老姜来主事。

    老姜现在想起这些还有唏嘘,苏秀秀不经常过来主事,却还是帮着他们赚了大钱呢。这要是常驻在厂子里,他们厂子得变成什么样呀?

    在老姜胡思乱想的时候,绣娘也在默默地注视着苏秀秀。

    她也知道人家秀秀刚过来,就应该让人家先吃饭,可绣娘就是忍不住着急。她心里不断地猜测着,苏秀秀到底有什么办法?

    不管老姜和绣娘怎么想,许愿看见秀秀就觉得很开心。她看出苏秀秀是真喜欢吃鱼,就从碗里又夹出一大块分给她吃。

    苏秀秀笑眯眯地,也没跟许愿客气。然后就在众人面前,展现了她的好胃口。

    厂里的工人都吓了一跳,本来以为苏秀秀这姑娘个头小小的,看起来也瘦巴巴的。却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能吃,还这么会吃。

    只见她那张小嘴开开合合的,很快就把大半碗鱼R都吃下去了

    姜厂长和绣娘也看呆了,到现在锅里的菜早就分完了,自然也没鱼了。

    苏秀秀也不知道够不够吃?好不容易跟他们一起吃个饭,别把这小姑娘饿着吧?

    苏秀秀一看众人都在看她,顿时也有些尴尬了,连忙跟厂里的人解释了一下。

    “我上午离开家的时候,出来的晚了,没吃早饭。肚子里空荡荡的,吃的就快。我平时都吃不了这么多?!?br />
    “……”众人心话说,姑娘,你的行动已经证明了你的真实饭量,现在还客气个什么劲?大家又不是没看见。

    就这样苏秀秀吃饭引起了大家的悄悄围观,就算她后来放慢了速度,厂里的人仍是忍不住担心她吃不饱。

    负责做饭哑姨甚至想着,实在不行的话,她就再给苏秀秀开个小灶。总不能让这姑娘饿着吧。

    苏秀秀略微有些尴尬,可她又舍得浪费食物。何况哑姨做这个菜实在太好吃了。最后,这姑娘还是顶着巨大的压力,把一小盆酸菜鱼都吃了。同时也坐实了众人的猜测。

    苏秀秀这姑娘真是好胃口。

    姜厂长也有些无奈,原来真的有这种姑娘,她站在什么位置,就会像什么样子。

    在容家大院的时候,苏秀秀就是备受父母宠爱的容家小姐,她做事从容淡定,有计谋,懂礼仪。

    跟他们厂里的工人吃饭的时候,她就是个小饭桶。同样能跟他们打成一片。

    刚刚那一瞬间,老姜都要把秀秀,也当成许愿那样需要他们照顾呵护的小孩子了?;故翘乇鹛秩讼不兜哪侵?。

    可实际上,这是让他们厂子起死回生的小财神爷。

    一时间,姜厂长又忍不住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秀秀现在是他们厂里的孩子了?

    就这样,在相处的过程中,姜厂长对苏秀秀的想法也在一点一点地改变。只是有一点从来没有改过,他们厂子果然还得苏秀秀过来指挥着。即便她经常不来也如是。

    *

    饭后,苏秀秀就觉得自己的胃里暖乎乎的,一时间竟是说不出的舒服。这顿饭吃得她很饱。

    然后,跟着许愿一起去洗碗,然后才跟着绣娘和许愿到屋里谈事情。

    进屋后,绣娘泡了一壶好茶,给秀秀倒了一杯。

    苏秀秀接过来,喝了一口,这觉得这茶淡淡地却很有味道。

    又品了一会茶,她这才跟绣娘谈起了正题。

    “鲁师傅,您是祖传的裁缝手艺吧?您都擅长做什么样的衣服?”

    绣娘连忙用手语说道:“我们家祖上就是做旗袍的,现在人穿得中山装和唐装我们也都能做?!?br />
    苏秀秀又打手势问道?!奥呈Ω?,您平时带着厂里的工人绣手绢,有几个人手艺比较好,可以给您当帮手?您能带着他们一起做衣服的?”

    绣娘想了想,用手语说道:“有那么五六个吧?手艺还是很不错的?!?br />
    苏秀秀这才又打手势说道:“那您单独开一家专门做订制的服装工作室怎么样?”

    “什么叫工作室?”绣娘一脸茫然地用手语问。

    “就是裁缝铺子,专门一对一量身高,制作手工旗袍和唐装的?!彼招阈阌钟檬钟锼?。

    绣娘眯着眼睛想了想,这才鼓起勇气对苏秀秀用手语说道。

    “秀秀,我也不瞒你,我们两口子以前就是开裁缝店的。十几二十年前,还是有人找我们做衣服的??上衷诜凹庸こФ计鹄戳?,用机器做的衣服,本来就卖得很便宜。人们都更愿意买现成的衣服,也就没人愿意买料子找我们做衣服了?!?br />
    苏秀秀却摇头,又用手语告诉她。

    “事情并不是这样的,不管时代怎么变,也有一些人始终都在追求机器无法制作出来的精致服装。

    像我父亲每年仍是会给我和我母亲订制一批衣服。就是上次我托您做得那些。之前,我父亲也找了那么一位老师傅。他手艺实在很好,所以,找他做高档服装的人也很多??上ツ旯懒?。

    其实,有很多像我父亲那样的人,他们也不在乎多花多少钱,只要衣服做得好,足够特别,他们就愿意要?!?br />
    绣娘又用手语说道:“这我懂,我也有信心做出最好的旗袍来,可关键是我们接触不到那样的客人?”

    苏秀秀打手势说道?!叭绻嫦胱稣庋穆蚵?,我可以让我父亲帮着您介绍一批客人过来。只是,要做就做最传统,最特别的旗袍。

    当然如果定制的人多了,那就必须招收更多的学徒帮手。那您祖上传下来的那些手艺,有一部分也不能藏私了,也得教给别人?!?br />
    上辈子,苏秀秀总是听见有人提到日本的匠人精神,其实华国也有,只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越来越少罢了。

    其实像鲁师傅做的衣服,孟叔做的菜,不也是苦苦地钻研几辈子,付出了几代人的心血,才能传下来的么?

    所以,如果有可能把这个手艺保留下来,秀秀愿意尽己所能地帮助鲁师傅。

    “……”绣娘看着苏秀秀的手语,过了好一会儿,才又用手语说道。

    “我可以教给别人??烧饧也梅斓?,我也想跟你合作?!?br />
    苏秀秀忍不住笑了,又用手语说道?!罢獠挥酶液献?,我们一开始帮帮着您的工作室做个小宣传就可以。别人知道您的裁缝店,自然会过来找您做衣服。只要您的衣服做得足够好,就会有更多人愿意登门找您。

    这买卖本来就是通过口口相承的方式赚钱,也没有我的帮忙也能做得很好?!?br />
    可绣娘却摇摇头,又打手势?!拔抑恍拍?!没有你的帮忙,我做不起来的?!?br />
    苏秀秀实在没办法,只得对绣娘打手势?!耙荒俸煤每悸且幌?,这事真的用不着我?!?br />
    绣娘却垂下了头。过了一会儿,才用手语说道:“我知道我的买卖小,太过强求了?!?br />
    苏秀秀连忙打断她?!澳饴蚵粢坏┳銎鹄?,专门给上层人士,社会名流做衣服,这叫高级定制。怎么就是小买卖呢?”

    绣娘眼睛亮了一下,又打手势?!罢饷此?,你要入股我的裁缝店么?”

    苏秀秀有些尴尬,鲁师傅怎么就这么看重她呢?

    最后实在没办法,苏秀秀只得让许愿赶紧把姜叔叫进来,一起商量这事。

    没想到老姜一进来,听说绣娘要开裁缝店,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显然就不怎么同意。

    后来,又一听苏秀秀说,什么叫作高级定制,老姜眼睛都瞪圆了。

    听完整件事,老姜虽然不反对开杂货铺,可他居然跟他妻子的同一个想法,都想无偿让苏秀秀来入股,当个主心骨,也好带着他们赚钱。

    苏秀秀听了姜叔的话,顿时就有些哭笑不得。她又对老姜说:“姜叔,我事情实在太多了。根本就分不出身来?!?br />
    老姜就说:“也不用你出力,你只要帮着绣娘她们出出主意,参谋参谋就行。不然铺子里,连个主心骨都没有?!?br />
    苏秀秀实在推脱不得,只能苦笑着说:“这事您还是去找我爸说吧?他要是同意,我就接手了。要是不同意,您再另想办法吧?!?br />
    老姜点头道:“正好明天我要给私房菜馆送货,我就去拜访容五爷,同他好好谈谈这事?!?br />
    话都说到这份上,苏秀秀只得点头答应下来了。

    她也没想到,姜厂长和鲁师傅居然这么信任她。不过如果她真的再接下一个裁缝铺子,就务必要好好谋划,一定要把这个手艺传承下去。

    苏秀秀突然发现,她好像需要帮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