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第 15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56

    等到老姜再次拜访容五爷,说起了自己妻子也想跟苏秀秀合作的事情, 容五爷面上不显, 心里却很是震惊的。

    他想着, 他们家这都是什么孩子呀?这财运也太好了吧?人家都上赶着求她合作,要白送她股份。秀秀还很幸运的做成了一次不说, 这还要再接再厉?

    容五爷就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以老姜曾经在部队当过连长的经历,管理能力和人脉应该都有。这可倒好,秀秀只是出几个点子,老姜他们就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大家都还要供着她。这实在有点不像话了。

    一开始,容五爷还真不愿意,他说孩子实在太忙了些, 再去开裁缝铺子根本就分身乏术。

    可老姜把什么好话都说了, 他们也心疼孩子, 不会让孩子累着的。也就是让孩子帮着谋划一下。

    而且,他们那边的人从上到下,身体都有些残缺。对其他人都不怎么信任,让苏秀秀带一带, 反倒能好些。

    老姜还说孩子不一定经常去, 偶尔去看看, 帮着指导一下就行了。

    容五爷也被弄得没办法了, 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老姜本来想让容家拿大头, 裁缝铺子连个影子都没有的事,就让苏秀秀出个人就算完了。

    可他的计划还是落空了。

    容五爷还是不白要她们的股份,他出了一间豪华地段的迎着街面的铺子,给他们以后办公用。而且,只要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老姜就说,“这哪行呀?您这铺子可比我们杂货铺子要值钱?!?br />
    容五爷却说:“裁缝铺子本来就是靠手艺吃饭赚钱,手艺好的大师傅就该拿大头,我闺女去了又不会手艺。顶多就是动动嘴皮子,哪能白拿你们那么多?你要同意,就让秀秀干,不同意就另请高明吧?!?br />
    没办法,老姜最后还是同意了。

    就这样,回到家里一说,绣娘心里总算踏实下来了。她就觉得容家人还真是本分,就是不肯占他们便宜。

    除此以外,绣娘早就把苏秀秀当成可以信赖的自己人。她就觉得有苏秀秀带着她们的裁缝铺子肯定能红火起来。自己家的老手艺也断不了了。

    可苏秀秀就麻烦了,之前她接手福利厂就忙了好几个月才做起来。

    现在,虽说福利厂稳定了,可她又接了一个裁缝铺,实在很辛苦。

    苏秀秀就想找个帮手了,最后的人选自然是彭姐。

    彭姐上的是两年制大专,这个学年结束后,眼看着就要毕业了。

    这一年来,彭小茹没课的时候,经常去老马杂货铺打工,暑假的时候还去过私房菜馆当刀工师傅;还曾经跟着苏秀秀去龙鱼铺子。

    反正苏秀秀怎么安排,彭小茹就怎么干。

    只不过,见识到龙鱼的华贵,听了那报价之后,彭小茹反正觉得自己卖不出去的。她也不知道有钱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为了一条鱼花这么大的价钱。

    然而,彭小茹却见证了苏秀秀怎么卖龙鱼的。倒也不能算卖,应该算是结了一段缘分。

    那位客人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子,穿着一身老旧的中山装,带着一个黑墨镜,拄着根拐杖,一看就是个盲人。

    他自己说刚因旧伤,退休下来,想来花鸟市场看看,能不能养个合适的小动物。

    那些鱼贩子一看这是个老瞎子,就想把快死了的鱼卖给他,坑他钱。

    老头也浑然不知。

    苏秀秀本来就见不得这种事情。在老头子要拿钱包的时候,她就把人拦了下来。

    苏秀秀也是经常来这个花鸟市场转悠的,别人也知道她背景深厚,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而且,苏秀秀做事也不算过分,只说这鱼不适合老爷爷养。也算给那个鱼贩子留了几分颜面。

    那鱼贩子虽然没赚钱,可也没有那么忌恨她。何况他也不敢,容五爷背后多大的势力呀?而且,容五爷那个拜把的兄弟马爷,拉了一帮社会青年开杂货铺呢。

    他敢嫉恨苏秀秀,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苏秀秀的干哥赵权晚上就敢去敲他家的门。

    更何况这事本来就是他做得不对,鱼贩子到底也没敢说什么。

    就这样,苏秀秀很顺利地就把老头给领走了。一边走,一边随口问道:“大爷,我家就在花鸟市场对面开了个铺子,您想买什么样的鱼,跟我说,我帮您挑最好的,价格保准公道。您回家如果觉得不满意,到市场上一打听容家那小闺女,他们就都知道了?!?br />
    老头子其实知道这小姑娘是想帮着他,可她一上来就光明正大地自报家门,还是让他忍不住笑了。

    那小姑娘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一脸迷茫地看着他,那神情就更让人觉得可爱了。

    老头就说:“那行吧,就拜托给你了?!?br />
    “好?!彼招阈愕阃?,就一路带着老头走,还想办法拉着他避开人群。

    老头子大概是刚刚退休的缘故,脾气反复地厉害,一会说要小金鱼,一会儿又说要养乌龟。

    苏秀秀也不觉得麻烦,就带着他把花鸟市场转了个大概。

    后来,大爷却说,“不然我养只小鹦鹉吧?!?br />
    苏秀秀犹豫了一下?!拔壹乙恢甭蛴?,也经营鱼饲料。我对鹦鹉的行情可不太了解。不如这样,咱们先去挑挑,您挑中了,我让我们店里的张哥过来帮您谈价钱,您看怎么样?”

    因为有的鹦鹉,已经被炒出了天价。苏秀秀是在觉得这里水可深了。

    老大爷听了这话,忍不住又笑了起来。他又对苏秀秀说道:“还是算了吧,我其实也没想买鹦鹉,不然去你家店里看看鱼吧?!?br />
    苏秀秀也明白了,老爷子就是来这边玩的,也不一定要买,她就说:“那行吧,您也走累了吧,到我家店里歇歇脚。我家那鱼您也不一定非要买,去看看也是很好的?!?br />
    到了店里,苏秀秀很热情地招待了老大爷。

    彭小茹有些疑心,这老瞎子就是过来寻小闺女开心的吧?

    就连老瞎子自己都说,他退休之后,就没人理了。老婆子去世的也早。本来想让儿子孙子周末回家陪陪他??墒?,儿子去外地工作了,孙子们也都各有各的事情。

    他思来想去,就来这里打发时间了,也未必一定要买宠物。

    可苏秀秀却对他很有耐心,又对老大爷说:

    “那您要是在家呆烦了,想要出来玩,就来我们这儿坐坐吧?我家这鱼好着呢,叫作风水鱼,能招财辟邪的。您过来这里,跟它们坐一坐,运气也会好的?!?br />
    老头听了这话,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又说:“这小丫头还信这些迷信?”

    苏秀秀却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就是信福缘呀?高人曾经给我看过,像我这样的人福缘深厚,遇难呈祥,出门还遇贵人呢?”

    老头听了这话,更是笑得不行了?!澳鞘且蛭憷钟谥税??”

    苏秀秀说:“这是积善缘,攒福气?!?br />
    一老一小坐在一起,聊得格外开心,苏秀秀还拿出了孟叔给她做得点心,给老头吃。

    老头一吃不禁吓了一跳?!班?,您家这点心还真没得说,比那些老字号还好吃呢?!?br />
    苏秀秀就特别自豪地说:“可不是比老字号强么?我家这是正宗的宫廷点心?!?br />
    老头听了这话,显然不信?!肮媚镅?,你该不会是吹牛的吧?”

    苏秀秀鼓着腮帮子说道:“怎么就是吹牛了?我叔家是六代单传的厨师,祖上就是给皇宫里做饭的。他特意做给我的点心,当然是宫廷点心了?!?br />
    倒也是这么个理,虽然有点牵强,老头又问道:“你叔叔现在在哪工作呀?”

    苏秀秀随口说道:“我们家自己开了个小饭馆,生意可火了?!?br />
    彭小茹都没想到,这一老一小的,气场完全不搭,却偏偏能聊到一起去。苏秀秀可能是怕这老头寂寞,又说了一大堆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比如,她现在有个很喜欢的好朋友,拜了一位裁缝师傅,学裁缝手艺呢。

    苏秀秀原本是想着,带着这位朋友去检查一下耳朵,看看朋友能不能也配个助听器。如果能听见声音的话,她朋友也可以慢慢学着开口说话吧?

    可她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冒然行动。

    她怕这样做会伤到朋友的自尊心,她那个朋友自小就不大好,好不容易才从家里走出来。苏秀秀就希望,那位朋友能够越来越好。

    何况,她也不是真的计较那位朋友听不见和说不了话。苏秀秀的手语也是很好的。

    瞎老头一听,就觉得苏秀秀不止细心,还体贴。他就开口说道:“朋友之间有通财之谊,可那也是在朋友危难的时候。平时的时候,还是要注意维护着两者之间的平衡?!?br />
    苏秀秀又说:“然后,我就把我配助听器的事跟她说了。我的朋友心气可高了,她决定靠着自己努力工作,然后赚钱再配助听器?!?br />
    老头就笑道:“这不是很好么?”

    “我也这么觉得?!?br />
    就在两人东拉西扯地聊着,苏秀秀说与朋友相处,说上次学校里有人说她坏话,可是她两个好朋友帮她挡了回去。

    老头抱怨儿女不孝顺,晚年生活没人陪伴。

    苏秀秀自然就开始安慰他,“您的子孙肯定不是不想着您,而是比较忙。很可能一心扑在工作上了?!?br />
    老头摇了摇头,然后又拉下脸来说道:“我年轻时候也特别忙,也没有时间陪我的妻儿。我妻子去世的时候,我都不在身边。也不知道那些孩子是不是在记恨我。到了现在,我想弥补,好像也来不及了?!?br />
    苏秀秀却说:“那您打电话叫他们周末回家吃饭了么?”

    老头垂着脸说:“没有?!?br />
    “您不打电话亲自叫,他们就以为您没有那么需要他们了。在这种事情上,为什么要干等着呢?想孙子了,需要别人陪了,就对他们说出来呗?自己硬撑着,他们是不会知道的?!?br />
    苏秀秀声音软软的,却又充满了力量。

    老人听了半响无语。

    苏秀秀又笑着说:“我爸妈经常管我叫小厚脸皮,因为我什么都会说出来。吃了亏,或者不想干,就对会直接对我爸说,我爸也会同意的。而且,我很喜欢对我妈撒娇的。从很早以前,尽量不要瞒着我爸妈。一家子人贵在交心?!?br />
    老头听了这话,又是一阵闷笑。

    这时,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急匆匆地跑进了他们店里,气喘吁吁地问道:“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头,是不是被带进你们店里来了?”

    彭姐都被这人的气势吓了一跳,倒是张哥有几分眼色,连忙上前对那人说道:“对呀,是有这么一位老先生,正在里面喝茶吃点心呢,您先别着急呢,进来看看就是了?!?br />
    年轻人赶紧跟着张哥走进来,推开门一看,就见里面一老一小正在笑呢。

    一看那个小姑娘,来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不是被胖子暗恋,又被甩了,胖子却还要死心塌地帮衬人家买卖的那个苏秀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