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第 15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58

    等到厂子那边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也到了苏秀秀该期末考试的时候了。

    苏秀秀还有一些服装定制的推广计划暂时搁置了下来。同时, 她也让容五爷帮忙宣传了一下。

    容五爷也是心疼他闺女, 到底还是答应帮这个忙了。

    于是, 之前那一批跟容五爷找同一个老裁缝做衣服的客人,都收到了容五爷带的话,京郊有一家祖传了几代的老手艺裁缝店开业了。

    那些喜欢找老裁缝剪裁衣服的人,一般都是有家底或是有底蕴的人家, 他们不计较制作衣服的加工费, 也不计较路程的远近,关键就是那家店做的衣服要足够好。

    容五爷认识的那些人里, 有一位徐女士,自打老裁缝去世后,她就没做过心怡的衣服, 总觉得其他裁缝做得都不够好。

    一听容五爷说,京郊那家铺子做得衣服不错,徐女士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思, 特意往京郊跑了一趟。

    到了地之后,一打听裁缝铺子倒是没看见,反而找到了一家布艺加工厂。

    一看那老旧的小厂房,徐女士心里就凉了一半。

    可腿上有残疾的姜厂长,却很热情地接待了她。

    徐女士一时也不好直接拒绝,只得跟着姜厂长往那家小铺子走去。

    等姜厂长带到了旁边的农民房, 进了屋里, 徐女士皱着的眉头才慢慢地松了下来。

    这个地房从外面看的确装修得很普通, 可是推门一进去,里面却别有D天。

    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扇精致的绣屏,花鸟鱼虫绣的栩栩如生,同时也充满了古香古色的旧时气息。

    再往里面一走,两旁都摆着一些精致的旧时衣服,放在柜子里,用木架支撑着,就像是工艺品。

    那些衣服实在太过精致了,完全没有现代工艺下的简单浮夸,反而把旧时那种内敛的风流发挥到了极致。

    可以想见,这些衣服穿在人身上,会有多么美。

    徐女士看到这些衣服,才彻底改变了心思,打算在这家不太显眼的小裁缝铺子里,给自己做一套唐装。

    很快,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坐着轮椅上,出来迎接她。

    徐女士一看见这女人就愣住了,只是那女人却丝毫不怯场,反倒带着些许的从容。

    徐女士连忙问道:“这些衣服都是您做的么?”

    丽娘开口应道:“是我和表姐带着帮手和学徒赶制出来的?!?br />
    徐女士又问道:“看您这手艺,实在不一般?!?br />
    丽娘说:“我们祖籍江南,祖辈都靠着裁缝手艺吃饭??上?,到了我们姐妹这一代,慢慢就没落了?!?br />
    她的话里藏着一种手艺人的悲伤,不是手艺不够好,而是再也找不到欣赏她们的知音人。

    徐女士听了这话,也觉得有些心酸。她就忍不住开口道:“我在您这边订做衣服可以么?”

    丽娘自然愿意为这位女士服务了,她又叫了几个姑娘出来。

    这些姑娘环肥燕瘦,穿着不一样的旗袍,身上带着各种风情。一时间,看得徐女士眼花缭乱。

    徐女士本来想做唐装,看了这些旗袍,却不免有些动心。就又问丽娘,“我这样的身材,穿旗袍合适么?”

    或许她可以在沙龙酒会,或者陪她丈夫出席活动的时候穿。

    丽娘笑道:“当然可以了,旗袍是最适合女人的衣服,只要做得足够细致,完全能凸显出女性身材上的优势来?!?br />
    经过一番商谈,徐女士除了唐装以外,又加订了一件旗袍。

    丽娘告诉她?!澳饧炫凼嵌酪晃薅?,我们店不会再做一模一样的了?!?br />
    徐女士听了这话,顿时心花怒放。不知不觉中,她也变成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女人。

    一周以后,徐女士接到衣服,试穿之后,正好合身。

    特别是这件旗袍,更加让她爱不释手。

    接触下来,徐女士就发现丽娘那里的裁缝和助手,大多都是残疾人。

    这么好的裁缝,那么糟糕的处境,徐女士不禁有些同情丽娘她们,就忍不住跟自己圈子里的朋友宣传了这家店。

    其实,也不用她怎么开口推荐,徐女士穿着这身旗袍参加了一次沙龙聚会,她朋友圈里的人便都喜欢上了这套衣服。

    于是,在苏秀秀准备参加考试的时候,裁缝铺高级服装定制的买卖,也就慢慢做了起来。

    这才刚开始,生意就比绣娘想象中要好很多。

    忙碌之余,绣娘和丽娘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绣娘就用手语问丽娘:“你说秀秀干嘛非要咱们说,每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做了这件我们以后就不会在同样的了?”

    丽娘眯着眼睛说道:“大概是因为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是最特别的那个吧?”

    绣娘又用手语问:“那秀秀给你的小册子,你看了么?”

    丽娘点头又说道:“里面有很多话,我接待客人的时候,刚好用得上。表姐,幸亏咱们找了秀秀,她还真想得挺周到的?!?br />
    绣娘也点了点头?!翱刹皇敲??她还说等暑假的时候,要搞一次大活动,就不知道她要做什么?!?br />
    丽娘又说:“秀秀让咱们准备的那几套最有特色的衣服,咱们不是都已经准备好了么?”

    绣娘又点了点头?!暗娜范甲急负昧?,培训也差不多了。现在工艺厂很稳定,估计咱们过不久就可以搬到城里去了?!?br />
    就这样,她们一边继续这服装定制的买卖,一边等待着苏秀秀回来。

    *

    另一边,在学校里,苏秀秀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复习功课当中,准备考出好成绩。她可不知道绣娘她们这么想着她。

    事实上,在考试前的最后一段时间里,秀秀恨不得挑灯夜读。

    五乃乃心疼闺女,没少给她做好吃的;容五爷知道她要熬夜,脸色就沉下来了。他不高兴地说:“如果以后你兼顾不了学业和买卖,倒不如先放弃买卖算了。等你大学后,再继续做买卖,我也不管你?!?br />
    苏秀秀也知道,父亲是怕她把身体熬坏了。只得放弃夜读的计划,还是在十一点准时睡觉了。

    容五爷这才不找她麻烦了。

    苏秀秀却不知道,老两口在私底下也说过,秀秀是不是太累了?又开杂货铺,又开工艺厂,现在还开裁缝铺,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吧?

    容五爷也叹道:“谁能想到这些事都赶到一起了,以后还真不能让她再继续兼顾了?!?br />
    就这样,苏秀秀好不容易熬到了期末考试结束。

    她之所以想挑灯夜读,倒不是担心考试不及格,而是希望尽量取得最好的成绩。

    成绩单就像是汇报单一样,她还想拿着这个,向松哥还有家里那些长辈好好汇报呢。证明她今年的确在好好读书。

    就这样,等到苏秀秀拿着接近满分的成绩单给容五爷看的时候,容五爷直撇嘴。

    当着闺女的面,他只得说道:“考得这么好,奖励你这个月的零花钱翻倍吧?”

    果然,苏秀秀最喜欢听这种话了,马上就是一阵欢呼。

    容五爷宠溺地看着闺女一眼,到底没再说什么打击她的话。

    可转过头来,他却跟五乃乃说:“咱们闺女好像太逞强了。以后她会很累的?!?br />
    五乃乃叹道:“你也不看看她这性子到底随了谁?还不是跟你一模一样?!?br />
    容五爷却说:“我再怎么逞强,还有你帮我稳定大后方呢。就不知道这闺女以后怎么办好了?”

    五乃乃又问:“不是有小松么?”

    容五爷说:“但愿那孩子能早点回来吧?”

    容家老两口有着不少的心事。苏秀秀考完试之后,就把所有心事都放在一边了,她先是去看望瞎婆婆。

    由于实在太忙了,苏秀秀找瞎婆婆上课的时间少了许多。

    瞎婆婆也知道,这小闺女的心思都放在做买卖上面,还打算继承容五爷的衣钵呢。见她状况比较稳定,也没出什么事,也就对她不太强求。

    一般都是苏秀秀对什么感兴趣,瞎婆婆就教她什么。苏秀秀忙的时候,瞎婆婆也任由她去。从不强行规定苏秀秀要学什么。

    苏秀秀反而很习惯,放学去看望瞎婆婆,有时候也会陪瞎婆婆一起吃饭。

    考完试后,苏秀秀干脆亲手帮师傅做了一顿丰盛的饭,然后就跟师傅提起,她要去忙裁缝铺子的事情了。

    瞎婆婆也随口问了一句?!耙丫靶藓昧嗣??”

    苏秀秀点头道:“已经弄得很利落了,就差搬进去了?;固匾庹液4笠戳朔缢??!?br />
    瞎婆婆却叹道:“你就是学得太多也太杂了,以后还是以相面为主吧?把相面学好了,你以后做买卖才不吃亏呢?”

    苏秀秀自然是点头答应了。

    转过天来,苏秀秀就带着彭姐,直奔着京郊那个裁缝铺子去了,里面的布置果然跟她设想的都差不多。

    苏秀秀进里面一看,丽娘和绣娘正带着姑娘们争分夺秒地做衣服呢。

    一见她进来,许愿立马放下手头工作,迎了上来。

    苏秀秀笑眯眯地打着手势问道:“最近生意怎么样了?”

    许愿没来得及说,绣娘也走近前来,打着手势告诉苏秀秀。

    “咱们的买卖非常好,自从那位徐女士来过之后,我们这里订单就没断过?;褂腥硕┐持惺浇峄槔穹??!?br />
    苏秀秀点头又用手语说道:“有买卖就好。您看咱们布艺厂那边的培训是不是差不多了?咱们什么时候,搬到城里去吧?”

    绣娘她们也一直在等这个消息呢,听苏秀秀一说,就表示越快越好。她们搬到城里,客人登门也就方便了。

    就这样,她们又挨个联系了老主顾,告诉她们裁缝铺子要进城了。

    老主顾一听,自然也就很高兴了。

    转过天来,在姜厂长的帮助下,她们很快就把店铺搬过去了。

    裁缝铺的新店地址位于一个商场附近的胡同里,是一个小二楼,在旧时这里是一家茶馆,原本就装修得古香古色的。

    自从容五爷知道苏秀秀要做高级裁缝铺,就把这间铺子又装修了一番。

    绣娘带着学徒们一进来,就跟走入了明清时代一般。一时间,姑娘们都格外地兴奋。她们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住进这种房子里。

    很快,彭小茹带着姑娘们去二楼,分配了宿舍。

    苏秀秀就陪着绣娘,推着丽娘,在一楼看店里的装修布置,以及那些服装的摆放。

    就这样转了一圈,绣娘才激动地打着手势?!罢饧业暌蔡昧税??我们用它,会不会太可惜了?”

    苏秀秀就用手语说道:“怎么会可惜呢?这样的店才符合咱们的需要??腿艘唤?,就觉得物超所值?!?br />
    就这样经过一番详谈,绣娘和丽娘也安顿好了,就带着姑娘们继续工作了。

    倒是苏秀秀和彭姐也该准备下一步推广了。

    两人拿着一套衣服就出门了,彭姐就忍不住问苏秀秀到底想怎么办?

    苏秀秀往那边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对彭姐说:“姐姐,你看过服装表演吧?”

    彭小茹点头道:“这是自然了,模特的身材大多都很好,可是她们的姿势实在太夸张了些。有的模特还要转一个圈,让人看得很想笑?!?br />
    苏秀秀就笑着说道:“好像是有点夸张,不过,我也想让商场里的人允许咱们,办一场小型的时装表演?!?br />
    苏秀秀记得几十年后,附近这座商场还算是比较有名的。

    特别是前面那块空地,也算是个比较知名的文化广场。

    节假日的时候,经常办一些小型演唱会,露天文艺汇演,或者是抽奖活动。就是为了给商场和商家做宣传。

    苏秀秀就不知道,在八零年代,商场到底会不会答应,让她们进行这次宣传?

    苏秀秀已经打定注意了,要找商场负责人好好聊聊。

    一旦商场那边同意了,她们马上就联系许峰他们,看看能不能找来一些歌手唱歌。到时候,一定要把这个活动弄得热热闹闹的。

    当然她还要给张记者打电话,问问这事能不能报道。

    只可惜,苏秀秀想得虽好,实际C作时,却出现了问题。

    本来已经预约好了,可是到了商场这边一问,经理临时有急事出门去了。苏秀秀她们想见经理只能等着,或者改天再约了。

    苏秀秀也没办法,只得先到下面去等着。她还是想今天就好好谈谈这件事。

    遇见这种违约的事情,彭小茹本来还挺生气的。

    可苏秀秀却笑着递给她一瓶北冰洋,然后开口说道:“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咱们现在是自己单独出来谈买卖了?不能依靠我爸的人脉,也不能依靠别人,只能依靠咱们自己想办法创造机会。

    我爸第一次带我出去谈买卖的时候,我们在饭店里干等了将近一个小时。那人才带着个不三不四的小老婆姗姗来迟。他就想故意压我爸这一头。

    那时候,我就想在自己没实力之前,大概只能忍着。等咱们有实力了,别人自然也得忍着咱们?!?br />
    苏秀秀正说着,突然觉得膝盖上一软,她低头一看,却是个软乎乎的小孩子,正抱着她的腿死活不肯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