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第 16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60

    杨蔓枝一听苏秀秀的名字, 心中就是一惊。

    到了现在, 她总算明白过来了,儿子那么任性, 平时谁的面子都不肯给, 却偏偏喜欢信赖眼前这个少女?

    原来,这是曾经把他从人贩子手里救回来,又带着他去医院急救的恩人。

    可笑的是, 苏秀秀救了她儿子之后, 家里安排她表弟向容家人报了恩。她丈夫也间接提拔了孟庭松进了他的部队。

    杨蔓枝一开始是因为急病了,救回儿子之后,又经过一番抢救调养。

    后来,她又忙着带着儿子去检查, 又要忙于工作, 就把这件事抛在脑后。

    现在可倒好,他们这些当父母人没良心,从来不曾亲自向苏秀秀道谢。

    可他们儿子却牢牢地记住了苏秀秀的这份恩情,所以才会这样亲近她,依赖她,喜欢着她。就连平时那么挑食, 只要是苏秀秀给的, 他都会老老实实地吃下去。

    是谁说她儿子是傻子的?

    明明从两年前, 她儿子就开始记事了, 也已经明白事理了。

    别人对他的好, 他虽然无法说出来, 却一直记着心里呢。

    今天也算巧了,苏秀秀这姑娘又是个好心眼的,救了他儿子一次不算,又捡了她儿子一次。

    杨蔓枝只觉得苏秀秀和她儿子,实在有着很深的缘分。

    一时间,她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看来人生在世,欠下的别人的恩情,总是要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偿还的。

    杨蔓枝本来也是个性直爽的女人,明白了苏秀秀身份之后,就对她说道。

    “不知苏秀秀,你还记得不记得,去年过春节的时候,你曾经在庙会上救了一个被人贩子拐走的小孩子?当时那孩子被灌了药,已经很危险了。是你把他送去了医院。那个孩子就是我儿子,他认出你来了?!?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这才反应过来。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怀中这个乖巧的孩子,忍不住脱口说道:“这难道就是小睿睿?”

    这名字苏秀秀曾经听胖子提起过,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记在心里了。

    再看向她怀里的小睿睿,听了她的话,就抬起头来看向她。

    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苏秀秀被他看得又开始心软。

    杨蔓枝也笑道:“看来这小东西什么都明白,他还记得你救了他,然后把他抱到医院里急救呢?!?br />
    杨蔓枝说着,就把小睿睿抱进自己的怀里,这次孩子并没有挣扎。

    “来,睿??旄憬愕佬?,说谢谢姐姐了?!?br />
    小孩这次果然配合了母亲,用奶音口齿凌厉地说道:“谢谢,秀秀了?!?br />
    杨蔓枝很少听见儿子说话,她家睿睿平时是不理人的。猛然一听见孩子说话这么好听,杨蔓枝激动得眼圈都红了。

    苏秀秀连忙说道:“这都是应该的,您千万别跟我客气?!?br />
    杨蔓枝这才压下情绪,一脸正色地说道:“本来这事就是我们办得不妥,按理说我早该亲自登门向你道谢才是??珊⒆忧谰裙粗?,又治疗了一段时间。后来,又怕他智力受影响,带着他去做了各种检查。

    这孩子有点自闭,根本就不爱理人。那段时间,我一天到晚担心他担心得不成。

    孩子他爸爸在部队里工作,一年到头都不回家。我还要来百货公司上班。最后,才把这事托给胖子了。对了,胖子,你认识吧?”

    苏秀秀笑着说道:“胖哥挺好的,很照顾我家生意,还给我家介绍了很多客人,我们家里一直很感谢他?!?br />
    杨蔓枝听到这里,微微愣了一下。

    以她对胖子表弟的了解,那还真不是热情的人。按照以往的做派,胖子顶多就是提些礼物去苏秀秀家里看看。然后,如果他们家提出要求,帮着解决一下就完了。

    按照苏秀秀这个说法,胖子跟她应该算是朋友了吧?

    一时间,杨蔓枝心里就有些疑惑,她看向苏秀秀的眼神里,也带着几分考量。

    苏秀秀似乎是看出她的疑惑了,又笑着说道:

    “胖哥是很喜欢我叔叔的厨艺,我叔叔是擅长做宫廷菜的厨师。胖哥经常去我家私房菜馆捧场,跟我叔叔很熟?!?br />
    杨蔓枝这才明白过来?!霸词钦庋??我那表弟什么都好,就是好吃?!?br />
    解开这个误会之后,杨蔓枝就更喜欢苏秀秀了。

    通常知道她表弟身份的姑娘,都不免动些小心思。

    可苏秀秀这姑娘却目光清正,没有半点献媚之意。一看就是心术正的。

    倘若不是实在很喜欢小睿睿,这会苏秀秀恐怕都要起身告辞了。

    杨蔓枝干脆又说道:“要不这样,我下次也去你们家品尝一下美食?”

    苏秀秀笑道:“欢迎,您可以打电话预约席面?!?br />
    说着,她就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杨蔓枝。

    杨蔓枝接过来一看,这名片实在很有趣,弄得跟请帖一样,上面只是简单地写着孟氏私房菜,地址,以及预约热线。

    之前,杨蔓枝只见过人的名片,还没见过给饭馆印名片的呢。

    杨蔓枝下意识地就觉得这个饭店名片,肯定与眼前这姑娘有关。

    而且,倘若是别人听说她要去,恐怕早就邀请她了。

    可苏秀秀却只是递给她这张名片,杨蔓枝就觉得这姑娘不卑不亢,气度沉稳。

    这时,苏秀秀才又说道:“由于我叔叔做菜比较复杂,我们那里席面也十分有限,每天位子都订满了。一时半会儿,实在空不出来?!?br />
    她这么一解释,杨蔓枝反倒更糊涂了。

    在京城就算再好的餐馆,也是等着客人上门。而且,客人越多越好。

    苏秀秀家的这饭店,怎么就反其道而行之,变成了别人得排队等着预约她家了?

    一时间,杨蔓枝越发迷惑了。她只觉得自己平日里忙于工作和孩子,加上圈子里总有人传她的宝宝是个小傻子。

    杨蔓枝听见了两回,就慢慢与那些人断了往来。

    这两年来,她的全部心思基本上都放在孩子身上,社交生活自然牺牲了许多。很多事情她都没注意。

    杨蔓枝打定主意,等回头还是让表弟来一趟,告诉她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新鲜事?顺便问问他是不是也要预定座位?

    这时,阿姨把宝宝的饭做好了,小睿睿虽然被妈妈抱着,却一直想往苏秀秀那边爬。

    好在饭来了,苏秀秀就拿起小碗,小勺子打算喂睿睿吃。

    看得出来,这姑娘是真细心,也是真喜欢小睿睿。

    杨蔓枝干脆配合她,就这样,孩子总算老老实实坐在她怀里了。

    两人一边喂孩子,一边交谈,说着说着就说到,苏秀秀带着彭姐过来谈文化广场的事情了。

    杨蔓枝听了,这才恍然大悟地说道:“喔,原来你们就是今天过来找我谈想在文化广场搞活动的客人?这事也都赶巧了。我对你们那个创意非常感兴趣,这才约你们今天过来。

    可惜,我没等多一会儿,保姆就上来告诉我,她们把小睿睿给弄丢了。我当时差点急死,也顾不得其他,就下楼找孩子了?!?br />
    彭小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杨总也不是故意违约的。

    苏秀秀却摸着小睿睿的脸叹道?!罢饷垂缘谋Ρ?,怎么就走丢了?”

    提起这事,杨蔓枝就恼火,随口抱怨道:“新来的阿姨说是抱着孩子下去散步了。结果遇见熟人,两人聊了个尽兴,车里的孩子不见了,她也没发现。

    想起这事,我就生气,我请了三个保姆,还不就是为了把我儿子照顾好了么?偏偏,她们连看好孩子这事都做不到,我还请她们干什么?”

    那位失职的保姆刚刚被杨蔓枝解雇了,现在还剩下两位阿姨,也一直战战兢兢地担心杨蔓枝解雇她们。

    苏秀秀看了杨蔓枝一眼,只觉得她现在的状况实在有些不对劲。

    说得再直接点,就是杨蔓枝在上次丢了孩子以后,就有了心理Y影。

    她对孩子甚至有了严重溺爱的倾向。同时,作为现代女性,她也不会放弃工作。这才请了这么多阿姨,把她的孩子包围起来。

    乍一看,似乎这样就能?;ず⒆影踩频???墒率稻褪?,孩子不买她的帐,杨蔓枝同样拿孩子没辙。

    苏秀秀好不容易才把小睿睿抢回来。实在不想看见杨蔓枝因为对孩子的歉疚和溺爱走火入魔,再演变成别的样子。

    苏秀秀就想着找机会要跟杨蔓枝好好聊聊,开导她一番。实在不行,让她去看看心理医生也好。

    想到这里,苏秀秀又问杨蔓枝?!氨Ρ?,为什么闹脾气没吃早饭呀?我看他实在有些太瘦了?!?br />
    杨蔓枝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苏秀秀。

    “这事说起来也怪我,本来说要带着睿睿去动物园玩的。

    当时,孩子背对着我在玩玩具,就没理我这一茬。我就当他不喜欢动物园了,又安排了别的工作。

    这百货商场是我承包下来的,我付出了不少心血,想要做出点样子来,证明给陆,某些人看看。我这边工作压力也很大,我本来以为孩子么,下次带他去玩就好了,没想到他发了那么大脾气,闹出这么大的乱子来?!?br />
    苏秀秀听了她这话,忍不住蹙起眉毛来,又问杨蔓枝:“您今天除了约我们,还约别人了么?”

    杨蔓枝想了想,摇头道:“没有,你是最后一批了。我也是想好好看看你们,到底怎么利用文化广场做宣传?!?br />
    苏秀秀却说:“不如这样吧,咱们今天干脆也别谈那事了。先带着睿睿去看小动物吧?”

    睿睿听了这话,那双眼睛很快就亮了起来,这孩子看起来既聪明又可爱。

    “这……好么?”杨蔓枝犹豫了一下。她知道苏秀秀好像还挺着急的。

    “没什么不好的,您哪天有空,再打电话给我就是。至于今天,我们一起去动物园玩吧?!?br />
    说着,苏秀秀把儿童饭碗放在了一旁。此时,睿睿已经很给面子的吃了一大碗饭,小肚子都鼓起来了。

    杨蔓枝这才下定决心,又去打了电话,叫了司机过来。

    趁这功夫,苏秀秀才让彭姐把东西先拿回去,同时继续准备别的事情。

    彭小茹一脸犹豫地看着苏秀秀?!罢庋娴煤妹??刚把店面迁过来,你怎么着也得在那边坐镇,看看情况吧?”

    苏秀秀就笑道:“没什么不好的,裁缝铺子里,不是有鲁师傅和丽娘在么?再说了,彭姐你过去帮帮忙就可以了?更何况,我想陪着这小宝宝去动物园,他跟我可有缘分了。我们也算患难与共了?!?br />
    苏秀秀说着,就把脸贴在了孩子的脸上,小睿睿搂着她脖子,笑得很开心,嘴里还叫着?!靶阈?,秀秀?!?br />
    彭小茹一看一大一小这样亲近,倒也无话可说了。

    另一边,杨蔓枝打来电话,就看见儿子又在跟秀秀玩。

    到现在她已经习惯了,她儿子不但不傻,反而聪明得很,对待喜欢的人喂饭撒娇玩闹都可以。

    对待那些不喜欢的人,就转过身去,用?。泄啥宰拍?,要不就酷酷的,完全不理人。

    只可惜,杨蔓枝好像也在儿子不理的范围内。没办法,她算是把儿子得罪狠了。

    只希望秀秀能帮着他们母子俩缓和一下关系。

    *

    就这样,苏秀秀陪着杨蔓枝带着孩子去了动物园,由于车上位子有限,最后他们就只带了一个比较可靠的保姆。

    此外,还有一位看起来身手很好的司机,一直在照顾着他们。

    这要是放在二十年后,人们会觉得笼子里的动物都无精打采的,狮子老虎都懒得光长肥膘了,早就失去了捕食者的尊严。

    可在三岁大,第一次来动物园的小睿??蠢?,笼子里的那些动物就格外的神奇。

    所以,一圈看下来,孩子始终都特别兴奋??伤男∈秩匆恢泵挥欣肟招阈?。

    就算苏秀秀抱不动他,睿睿坐在车里,也要牵着秀秀的手。

    一时间,杨蔓枝都有些嫉妒苏秀秀了??伤辞宄刂?,在小睿睿心里,秀秀恐怕就是好朋友。

    更何况苏秀秀实在太年轻了,根本就是半大的孩子,似乎她也没有嫉妒的必要。

    杨蔓枝正胡思想着,苏秀秀却转过头来看向她。

    “杨姐,您还是过来陪睿睿照张相吧?”

    “照相干嘛?”杨蔓枝愣住了。

    秀秀就说:“等睿睿长大了,就知道您曾经放下工作,带他来动物园玩了?!?br />
    “可是我们没带照相机呀?”杨蔓枝有点后悔,早知道让人回家拿去了。

    苏秀秀却指着前面说道:“动物园里有提供这种服务?;鼓芨《镆黄鹫障嗄??!?br />
    杨蔓枝这才发现,前面居然还有游客抱着小猩猩照相;还有小朋友牵着小羊照相的。

    不得不说,动物园在这方面还是挺花心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