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第 16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62

    那天, 两人坐在沙发上聊了很久。

    杨蔓枝只觉得苏秀秀这些话,还真是说到她心坎里了。同时, 杨蔓枝也开始反思这两年发生的事情。

    到了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 苏秀秀就起身告辞了。

    杨蔓枝意犹未尽, 还想留下苏秀秀在家里吃晚饭。这要是别人或许会觉得这是一种荣幸。

    可苏秀秀却笑着说道:“没提前打招呼, 就不回去吃晚饭, 我爸又该生气了。而且,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妈也说了要做我喜欢的菜。她觉得我考试累瘦了, 正准备好好给我补补呢?!?br />
    杨蔓枝听了这话, 也忍不住笑了。没办法, 最后只得放苏秀秀离开了。

    苏秀秀走后,小睿?;乖谒?。杨蔓枝干脆也给胖子打了个电话, 叫他来自己家里吃完饭。

    胖子倒是没拒绝, 很快就赶过来了。

    杨蔓枝又跟胖子打听了苏秀秀的情况,胖子也没什么隐瞒的, 他本来对那姑娘评价就很高。

    听了胖子口中的苏秀秀,杨蔓枝这才知道,那姑娘比她想象中的厉害了很多。

    苏秀秀口中的小杂货铺,原来已经在京城里开了十多家分店,也算是小有名气。那种经营方式, 杨蔓枝还是比较吃惊的。

    苏秀秀家的私房菜馆, 里面有最正宗的宫廷菜和淮扬菜, 都是大师水准, 别的地方根本就吃不到。

    而且,那边席位有限,每天只有那么几桌。很多顶级老饕去那家馆子吃过一次之后,就再也忘不了了。

    大家身份地位都不低,也都是提前预定席面。

    胖子还透露,这还是苏秀秀出的主意。之前根本也没人敢这么干,现在容家那边这么干了,而且一下子私房菜馆就火了。别人再想跟他们学,却总是差了点意思。大概是因为没有孟师傅坐镇的缘故吧?

    胖子又说了,容五爷家里的龙鱼买卖,苏秀秀偶尔也会C一手。

    除此之外,苏秀秀上半年还接手了一家快要倒闭的服装厂。

    那家服装厂所有员工都是残疾人,苏秀秀本来也不应该接??伤约旱挠叶灿胁屑?。就比较支持这种福利企业。

    所以,她还是硬接了这个买卖。又花了将近半年时间,把那家服装厂变成了布艺厂,专门做传统绣花手绢和扇面之类的东西。

    卖的都比较贵,可真正高档场所却需要这种上档次的东西。而且,外国人也很吃这一套。那家布艺厂又直接走了景区路线。

    这样一来,生意就特别好。

    胖子还说,苏秀秀现在正趁着放暑假的功夫,正准备开一家传统裁缝铺子呢。

    杨蔓枝听了表弟这番话,整个都傻眼了。

    她喃喃自语道:“秀秀好像才十七八岁吧?她怎么把买卖做这么大呀?”

    胖子却语重心长地杨蔓枝说:“表姐,你千万别小看别人。收养苏秀秀的容家,几代都是买卖人。在民国时代,他们家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商人。容家败落了,可是祖上积累下来的本事却还在。

    容五爷当初也是从一穷二白,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老容家现在就秀秀这么一个闺女,容五爷肯定千方百计地培养她支持她,全力为闺女保驾护航。说白了,人家就是天生做买卖的。你可别在这事在上面较劲?!?br />
    杨蔓枝瞪了胖子一眼?!拔腋阈憬细鍪裁淳??她可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救了两次。我感谢她还来不及呢?我只是没想到那丫头那么能干?!?br />
    胖子微微愣了一下,又问道:“怎么是救了两次呢?”

    杨蔓枝叹了口气说道:“这不是,上午,我家保姆把睿睿给弄丢了。我差点没把商场给翻过来。最后,还是秀秀捡到了小睿睿,又送到服务台去了?!?br />
    胖子听了这话,又忍不住叹道:“这姑娘对老幼病残总是格外心软呢。对我们这样正常的人,反倒心硬得很?!?br />
    杨蔓枝一脸狐疑地看着他?!澳阍诤凳裁茨??又关老人什么事了?”

    胖子又笑道:“我也是前些日子听詹小二说的。詹爷爷带着墨镜,换了一身衣服,装成又老又穷的瞎子,去花鸟市场买鱼,差点被鱼贩子骗了。结果被秀秀给带走了。

    到现在,詹爷爷偶尔还会去找秀秀聊天呢。听詹小二说,如果不是因为秀秀订婚了,詹爷爷还想把詹家兄弟介绍给秀秀呢?!?br />
    杨蔓枝听了这话,整个人都懵了?!笆裁?,詹爷爷想要秀秀当他家的媳妇?詹小二真的这么说?不是开玩笑的吧?”

    胖子正色道:“反正也不可能成,詹爷爷也是真喜欢苏秀秀?!?br />
    杨蔓枝半响没有言语。她原本以为自己喜欢秀秀,只是一种偶然。现在连詹爷爷都喜欢秀秀,那就说明秀秀是真的很不错了。

    她又忍不住问道:“秀秀,还这么小,怎么就订婚了?”

    胖子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氨斫?,你该不会真的很久没有跟姐夫联系了吧?”

    这两口子也不知道闹什么呢?真过不下去,干脆就离婚好了。这样拖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杨蔓枝也有些心虚,就没有说话。

    胖子只得叹道:“苏秀秀的未婚夫不就是在姐夫手下的孟庭松么?”

    孟庭松她还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苏秀秀居然跟他订婚了。

    “这么说,秀秀的未婚夫也是当兵的?”说完这话,杨蔓枝就垂下了眼,显得有些失落。

    她虽然没说出口,可是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并不看好苏秀秀和孟庭松。

    胖子刚好也想趁此机会,好好劝劝表姐,就又对她说道:

    “当兵的怎么了,苏秀秀和孟庭松感情好着呢?!?br />
    杨蔓枝却说:“那是因为他们还没结婚,结婚后,就知道这种感情有多不容易了?!?br />
    胖子却摇头道?!八招阈悴换岣贤ニ煞挚?。那姑娘倔强得很,只要她想要,肯定能维持好这段感情。别人想挖墙脚都挖不开呢?!?br />
    说完这话,胖子也垂下了头?;姑槐戆拙捅蝗思夜媚锞芫?,这本来也是件有点难堪的事。

    可是,现在他也有了心爱的人,好像也就没那么在乎这些了。所以,才能在表姐面前侃侃而谈。

    杨蔓枝微微愣了一下,却很快抓住了重点?!八胪谇浇抢醋??该不会是你吧?”

    胖子脸上微红,算是默认了这件事。

    杨蔓枝又问:“你不是跟庞家那个闺女相处得很好么?怎么又跟苏秀秀扯上关系了?”

    杨蔓枝不禁有些好奇,她表弟那么个身份,居然被苏秀秀那姑娘拒绝了?可见那姑娘不是爱慕虚荣,喜欢攀高枝的。

    胖子也顾不得害羞了,又对杨蔓枝解释道。

    “当时,我喜欢苏秀秀的时候,纯属一厢情愿。人家发现之后,就婉转地拒绝我了。

    苏秀秀那姑娘看着年轻,实际上很有主见。她既然决定跟孟庭松订婚,那就肯定会想方设法维护好这段感情。绝对不会因为外力,让这件事情有所改变。

    而且后来,我又遇见了珍珍,认定珍珍是我这辈子的伴侣,至于苏秀秀,我现在只把当成朋友看?!?br />
    杨蔓枝知道表弟这边是真的已经过去了,也就没有继续再追问。

    可她心里却仍是忍不住有些好奇。

    不知道苏秀秀和孟庭松到底是怎么谈恋爱的?

    难不成隔着远距离相爱,真的能维持住这段感情么?

    杨蔓枝打定主意,要跟苏秀秀再好好谈谈。她只觉得这姑娘就是一座宝藏。

    *

    另一边,苏秀秀回家后,跟母亲打了个招呼,就先去了瞎婆婆那边一趟。

    昨天,苏秀秀还说要去办裁缝铺子的事,今天又过来她这边,瞎婆婆一时间也觉得挺奇怪。

    由于天气实在太热,苏秀秀进屋后,先喝了一杯师傅的草药茶,这才舒缓过来,她又对瞎婆婆说道:

    “师傅,今天遇见我在医院里喊回来的那个孩子了?!?br />
    瞎婆婆皱眉问道:“是那个被人贩子拐卖的孩子么?”

    “对?!彼招阈愕阃返?。

    “那孩子看上去怎么样?”瞎婆婆又问。

    “我看不清他的面相,最开始也没认出他来,只觉得跟他很亲。反而是那孩子先一步找到了我,他主动亲近了我?!?br />
    苏秀秀干脆就详详细细地描述了她在百货商场遇见小睿睿时的情景。

    瞎婆婆静静地听着,随口解释道:“那孩子也算是接触过生死门了,他的命运也因你而改变,自然是看不出他的面相了。至于那孩子乐于亲近你,这大概也是一种本能,他可能知道你曾经救过他?!?br />
    苏秀秀点了点头,又说道:“经过这么一天,我觉得那孩子似乎比同龄孩子聪明许多,他也对周围很敏感,智商和情商都比较高。他并不像是普通的三岁孩子?!?br />
    瞎婆婆却说:“接触过生死门的人,必然会有些过人之处。倘若将来有机会,你带着那孩子来见见我吧?我看看他是不是有灵气了?!?br />
    苏秀秀又点点头?!爸皇?,那孩子生于富贵之家,恐怕也不太容易带出来,只能等机会了?!?br />
    瞎婆婆似乎也不怎么在意?!耙磺锌丛捣职??不用太过强求?!?br />
    师徒俩又聊了一些生死门的事。

    苏秀秀也不知道,瞎婆婆平日里会不会出门?

    只是,她刚来这座小院的时候,身上只有一个布口袋。

    在这里住的时间久了,架子上就摆起了各种玄学书籍。

    苏秀秀随时想看什么,似乎都能找到。

    苏秀秀也曾询问过师傅?!罢庑┦槎际谴幽睦锢吹??”

    瞎婆婆只是淡淡地说:“从我朋友那里借来的?!?br />
    她显然并不想多提那位朋友。苏秀秀也就没继续问过。

    此时,因为苏秀秀对小睿睿的事情实在感到很好奇,干脆就拿了一些关于生死的书回去看。

    瞎婆婆看了一眼书名,倒也没阻止她。

    苏秀秀仍是想破解文氏一族身上的诅咒,所有的事情都是历练和积累。

    瞎婆婆改变不了她的主意,只能在一旁看着,不让她走上邪路。

    *

    转过天来,苏秀秀就接到了电话,杨蔓枝的秘书通知他们,过去谈在文化广场做宣传的事情。

    秘书大概已经知道苏秀秀和杨蔓枝的关系不一般。说起话来都显得格外的客气,跟之前那种趾高气昂完全不同。

    苏秀秀自然也不会跟她计较,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事实上,苏秀秀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着再次见到杨蔓枝了。

    很快,她就把这事又告诉给彭小茹。

    彭小茹思来想去,就对苏秀秀说:“我还是不去星光百货了吧?总觉得杨总到时候,肯定又想跟你谈许多私事,我在场恐怕不方便?!?br />
    彭小茹实在挺挺佩服苏秀秀与别人交往的能力的。不过这事,也嫉妒不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眼缘。

    苏秀秀也觉得彭姐的话有几分道理,也就点头答应了。

    “那星光百货我就自己去了。彭姐,那裁缝铺和杂货铺的事情,暂时就交给你了?!?br />
    彭小茹也是做过功课的,干脆就跟苏秀秀说:“杂货铺开新店那事,小白和王香香就办了,也没有什么需要支援的地方。

    至于裁缝铺那边,老顾客都已经打电话通知过了。她们都很高兴咱们把铺子搬到城里来。如果再有人去京郊那边,姜厂长也会发给他们小卡片。

    不过,昨天我听那些大姐开玩笑时说。鲁师傅跟着铺子搬过来之后,回家就不太方便了。只得等着姜厂长每周过来送货了?!?br />
    苏秀秀想了想,就又说道:“不管怎么说,先给鲁师傅收拾出来一间僻静的房子吧?对了,给我安排的那间办公室,其实没什么必要,我也不懂得刺绣。不如收拾出来,先给鲁师傅住着呢?!?br />
    彭小茹却说:“咱们铺子很好,一层工作二层住着,空房间其实还有很多呢?!?br />
    苏秀秀却说:“可像丽娘和姜厂长他们那样,上楼走楼梯都不太方便?;故堑冒才旁谝宦プ∽?,最后连台阶都处理一下?!?br />
    她这么一说,彭小茹才想起来。姜厂长和丽娘腿脚都不好。

    苏秀秀想了想又说道:“之前,那铺面不是开茶楼的么?后面应该还有一个院子吧?我爸也让人顺带手的收拾了。

    现在大家也做饭,可这又不是茶楼,用不着在那么大的地方做饭。倒不如把后面的房子安排一下。到时候,给鲁师傅,丽娘住下来。姜厂长过来之后,也有一个落脚的地方?!?br />
    彭小茹连忙点头道:“好,我马上就去安排这件事?!?br />
    她只觉得,秀秀的心可真细,还真是事事都想到了,也很会体贴别人。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她才发自内心地想要跟着秀秀一起好好干下去。

    能不能成为城区女首富,那只是秀秀嘴里的一个笑话。

    可彭小茹却知道,像秀秀这样的,又聪明又勤奋,还懂得体谅别人的人,将来一定不会差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