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第 16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64

    苏秀秀挂了电话, 杨蔓枝还要开会,就让秘书带着苏秀秀去隔壁房间看小睿睿。

    那孩子正在房间里,拼着积木, 已经拼成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城堡。

    旁边还零零碎碎地放着铁皮机器人, 小火车之类的, 这个年代很常见的玩具。甚至还有一辆儿童三轮车和一台小小的钢琴。

    保姆坐在一旁, 静静地看着小睿睿,似乎一时半刻也不敢松懈。

    显然那天出事之后,杨蔓枝就跟她们谈过了。

    所以, 保姆才这样紧张。

    苏秀秀突然有种荒缪的感觉,就好像小睿睿是监狱里的囚犯,保姆是狱卒一样。她突然就很不喜欢这样的境况。

    苏秀秀干脆就走上前去,叫了一声“睿?!?。

    小男孩立马抬起头来,看向她, 那一瞬间他的眼睛亮了起来,灿若星辰。

    小男孩放下手中的积木, 跑过来抱住了苏秀秀的腿。他嘴里还急切地叫着, “秀秀,秀秀?!?br />
    他起身的那一瞬间,不小心把快要搭好的城堡给弄乱了??伤约喝床惶谝?。

    苏秀秀干脆就一弯腰,把睿睿抱了起来。

    睿睿很开心地说道:“秀秀, 你又来找我玩么?”

    “是呀?!彼招阈闼婵谒档???醋耪飧龊⒆? 她心中再次变得一片绵软。

    睿睿又开口问道:“要去游乐园么?”

    苏秀秀却摇了摇头, 小家伙一脸失望。

    苏秀秀不得不连忙解释道?!暗纫换岫? 你妈妈开完会,咱们要一起去别的地方,会有小惊喜的?”

    “什么小惊喜?”小睿睿一脸兴奋地问。

    苏秀秀却说:“这得保密,不然到时候惊喜可就没了?!?br />
    听了这话,小睿睿只得乖巧地忍了下来。

    苏秀秀见不得这小孩这么沉闷。只得开口说道:“不如这样吧?我们出去玩玩三轮车?”

    “好?!毙☆n:芸牡卮鹩α讼吕?。

    保姆刚想阻止苏秀秀,站在一旁的秘书却对她使了个眼色。然后又开口对苏秀秀说:“楼顶有个天台,我带你们去那边玩吧?那边清静?!?br />
    说完,她就上前抬起了那辆儿童三轮车。

    “那就麻烦你了?!彼招阈闼底?,抱起小睿睿就跟着秘书走了。

    保姆连忙通知了屋里的另一个保姆,然后忙不迭地跟在她们身后。

    到了楼顶一看,果然有个很大的平台,四周还有围墙。

    平常并没有人会来天台,这里却十分干净。

    秘书放好了自行车,苏秀秀就把小睿睿放在车上,然后开口问道:“你会骑么?”

    “会呀?!毙☆nPγ忻械厮?。

    “那咱们就先小跑一圈吧?!彼招阈阋惨涣承σ獾厮档?。

    “好呀?!毙☆nA⒙淼派献孕谐?,开始在平台上飞驰。

    苏秀秀静静地跟在他的身后,以防万一。

    每当小睿?;赝房吹氖焙?,总能看见苏秀秀,他顿时就觉得特别安心。

    偶尔,他会故意停下来,苏秀秀就会跑过去,弯着腰,给他加一把力气。

    小睿睿一个借力,也就骑得更快了。

    就这样,整个天台上,布满了属于孩子的清脆笑声。

    等到杨蔓枝开完会,把任务布置下去。到隔壁房间一看,早已没了人影。

    另一个保姆马上告诉她,苏秀秀带着睿睿去楼顶天台上骑小车去了。

    杨蔓枝很快也来到天台,离的很远,就能听见她儿子正发出爽朗的笑声,还伴随着苏秀秀的笑声。

    苏秀秀边笑边说?!罢獬兑蔡×?,我这一个胖子,根本就骑不动?!?br />
    小睿睿就在一旁催促道?!靶阈?,骑一个嘛,我都跑了一圈了?!?br />
    杨蔓枝上前一看,也笑得不行了。

    原来,苏秀秀整个人坐在小三轮车上,小睿睿正在后面试图推着她往前走。

    没办法,苏秀秀只能配合着他,用两脚支撑着地面一步一步往前走。

    两人居然还真玩到一块去了,也搭上苏秀秀只是脸有点圆,实际上却瘦巴巴的。

    不然换作别人,还真未必能陪小睿睿玩这个游戏。

    这时,站在一旁的秘书也笑得不行了,保姆阿姨也在偷偷地笑。

    杨蔓枝从来不知道,他们家里居然也能这么欢乐的。

    苏秀秀费了老大的力气,总算骑出了五六米,跟小睿睿讨价还价一番,总算又换小睿睿骑车了。

    苏秀秀一回头,刚好看见了杨蔓枝。就对小睿睿说道:“秀秀被你推的腰都要直不起来了,让妈妈陪你玩一会儿吧?别忘了跟你妈妈要惊喜?!?br />
    小睿睿本来不想理妈妈,可一听见有礼物,到底勉强同意了。

    杨蔓枝一直备受孩子冷落,好不容易孩子愿意搭理她了。这对于她来说,可是难得的喜事。

    为了跟孩子玩,她也算拼了。踩着半跟鞋,就跟着儿子身后奔跑。

    苏秀秀大概是看出了她的窘境,在杨蔓枝追不上的时候,就帮着她跟着小睿睿。

    就这样两人配合着,倒也玩得十分畅快。

    小睿睿又骑了一会儿三轮车,这才停下来,回头看向妈妈。

    “妈,要惊喜?”

    “什么惊喜?”杨蔓枝愣愣地说道。

    眼看着儿子的脸色马上要变,苏秀秀连忙补充道:“刚刚,咱们不是说好了么?杨姐,你要带着睿睿去挑个小礼物?!彼招阈隳歉觥袄瘛弊止室庋怪亓艘?,听起来有点像“宠”。

    杨蔓枝这才想起小狗的事,就笑着对儿子说道。

    “是呀,有个惊喜,妈妈都跟秀秀说好了,等会咱们一起去挑吧?”

    小睿睿听了这话,这才又开心起来。连忙跳下三轮车,走到杨蔓枝的身边说道:“现在去吧?”

    “好呀!”杨蔓枝一弯腰,抱起她心爱的儿子。这一次,小睿睿没有拒绝她,而是老老实实地趴在她的怀里。

    一时间,杨蔓枝心头思绪万千。

    不管怎么说,托了苏秀秀福,他们母子之间的感情总算进了一步。

    *

    就这样,杨蔓枝、苏秀秀又带着秘书,几人坐上了汽车,直奔杨蔓枝朋友家里去了。

    杨蔓枝所谓的朋友,住在一个保密性很高的社区,保安对外来的车辆检查十分严密。

    负责守卫的那些人,一看杨蔓枝立马就放行了??梢韵嗉?,杨蔓枝的出身,比这里只高不低。

    苏秀秀上辈子也见过很多权贵,只是似乎从来没有见过杨蔓枝和胖子这些人。

    据苏秀秀推测,要不就是杨蔓枝他们的身份,超出了她那些顾客的范围;要不就是杨蔓枝家里,根本就不信玄学那一套。

    不管怎么说,苏秀秀到底是见过场面的人,作为陪客来到这种小区,她并不怎么紧张。反倒是那位秘书紧张得不行。

    杨蔓枝看着旁边的苏秀秀,越发觉得这姑娘实在沉稳。

    杨蔓枝觉得,这也可能跟容家做的买卖有关。无论是卖龙鱼,还是私房菜馆,接触到的有钱人或者其他矜贵的人并不少。苏秀秀的眼界自然也就宽了。

    就这样,车子继续缓缓前行,在一栋别墅前面停了下来。

    别墅里的人一见到杨蔓枝,就放车子进去了。

    一直行驶到一栋房子的前面,司机才停下了车。

    这时,已经有一对年轻男女过来接他们。

    那两人五官长得有三分像,苏秀秀透过面相知道他们是兄妹。只不过兄妹关系显然并不和睦。特别是那个英俊的男人,面上带着傻气,印堂暗沉,发灰,眼看就会有一个大劫难。

    苏秀秀忍不住又看了几眼,那个年轻男人身材挺拔,长相英俊,从站立姿势看,似乎也受过训练,却并不像是士兵。

    至于那个女孩苏秀秀来不及细看。她一看见杨蔓枝,就迅速上前来。一看见杨蔓枝怀里的孩子,立马就故作亲近地笑道:“这就是小睿睿吧?真可爱,姨抱抱?!?br />
    小睿睿却很警惕,看了她一眼,反而把头埋进了杨蔓枝的怀里。

    女孩略显尴尬,却很快开口说道:“杨姐,你们先下车吧?”

    “好?!毖盥Φ懔说阃?,然后又问了一句?!靶?,都准备好了么?”

    她问的是站在旁边的那个男青年,可惜男青年还没说话,他妹妹宣玲却抢着开口说道:“我们已经提前让人把大狗带开了,就等着你们过去挑小狗了?!?br />
    看得出来,宣玲一直在刻意地讨好杨蔓枝,却又有点看不起她身边带着的人。

    至于,宣徽始终都是一脸冷淡,并不会主动开口说话。

    下车的时候,宣玲见车上还有个小包,就对苏秀秀说道:“怎么当助理的,帮着拿东西不会呀?”

    杨蔓枝却回过头来,淡淡地看了宣玲一眼。

    “这是我刚认下的妹妹,根本就不是助理,自然也不用帮我拿包?!?br />
    宣玲满脸嫉恨地瞪了苏秀秀一眼,这才软了下来,又对杨蔓枝说道:“对不起,杨姐,是我弄错了?!?br />
    杨蔓枝哼了一声,并没理她,反而带着苏秀秀走到宣徽身边,对苏秀秀介绍道。

    “这是宣徽,也算我一个弟弟,我跟他大哥算是发小。只可惜他大哥已经不在了?!?br />
    又对宣徽介绍道:“这是苏秀秀,一个跟我很投缘的妹妹。以后,你再见到那些不长眼的人随便欺负她,记得帮她出头?!?br />
    宣徽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下来。他又看了苏秀秀一眼,算是把这姑娘正式记下了。

    苏秀秀微微向他点了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却并没有主动伸出手去跟宣徽握手。

    对此,杨蔓枝倒是挺满意的。

    她就知道苏秀秀怎么也是受过旧时大家族教育的,不可能像宣玲那个小老婆教出来的女儿一样,见到像样的男人就立马想要扑过去。不要就是想要攀附别人,更进一步。

    刚刚还上蹿下跳,打算讨好杨蔓枝的宣玲,就这样被当场打了脸。再怎么着,她也听出杨蔓枝话里的含义了。

    只不过杨蔓枝的家事,她根本就惹不起,也不敢惹。只得压住火气,暗自生着闷气。

    这时,宣徽才开口说道:“杨姐,跟我去看狗吧?”

    “好?!毖盥τα艘簧?,就抱着小睿睿往后院走去。

    苏秀秀不紧不慢地跟在杨蔓枝的身后,宣玲也跟在宣徽身后。

    几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宣玲的脸色并不怎么好看。

    *

    这时走到后院里,小睿睿一看见那窝毛茸茸胖乎乎的小狗崽,眼睛都瞪圆了。

    就像苏秀秀说得那样,这孩子真的很喜欢小动物。

    宣徽养的这条狗是从国外引进的德国牧羊犬,原本是作为警犬训练过的,还要执勤的。

    宣徽在被调到下面工作的时候,正赶上这条警犬因伤退役。

    宣徽十分喜欢它,干脆就带回家里养着。一开始,这条狗还惹得继母很是不快。

    可宣父却说,家中养条衷心的好狗也不错,将来说不定还能护主呢。

    就这样狗被留了下来,到了配种的时候,宣徽这种身份自然找的也是纯种德牧。

    所以说,这些狗崽子应该算是血统纯正。

    苏秀秀看着这几只油光水滑,鼓着小圆肚皮的萌货,这一只只的耳朵都趴趴着呢??瓷先?,就跟她家里养的那两只土狗小时候也没什么区别。只是毛色略微好看些。

    苏秀秀家里那两只小土狗,其实还有一段故事呢。

    当初,那两狗的耳朵都立不起来。容家上下都认定这就是个土狗胚子,长大了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刚好苏秀秀那时候正在吃钙片,长个呢。就随手也喂了小狗吃了一点钙片。

    后来,狗耳朵居然奇迹般的立起来了,现在看上去也挺精神。

    看着眼前这些趴耳朵的小萌货,估计将来也得吃些钙片了。

    想到这里,苏秀秀就忍不住想乐。

    就在苏秀秀忍得很辛苦,差点笑出来的时候,小睿睿却突然回头问道。

    “秀秀,要哪只呀?”

    这孩子一开口,反倒把宣玲吓了一跳。

    整个圈子里都在传,杨蔓枝和陆红兵的儿子是傻瓜。

    没想到,今日一见,这孩子非但不傻,反而很聪明。说起话来口齿清晰,逻辑紧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