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第 16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65

    苏秀秀走过去, 弯下腰对小睿睿说:“就挑一只你喜欢的吧?”

    小睿睿点了点头,看了好一会儿,指着小狗崽子里最活泼最能撒欢的那只小胖狗?!拔蚁不端??!?br />
    宣徽干脆就上前帮他把狗抱出来, 又递到了睿睿面前。

    小睿睿小心翼翼地伸出手, 摸了小狗的脑袋一下, 那小狗像打招呼似的, 冲着他叫了一声,摇了摇小尾巴。

    小睿睿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刚想抱小狗, 苏秀秀就在一旁提醒着,“不要摔了它?!?br />
    小睿睿这才抱着小狗蹲了下来,满心欢喜地摸了摸小狗身上软软的毛。

    小狗又冲着它叫了好几声,还不断地摇着尾巴。

    看得出来,这小睿睿和这条小狗都已经认定彼此了。

    杨蔓枝站在一旁很欣慰地笑了。

    这时, 宣玲才注意到苏秀秀。

    杨蔓枝的儿子刚刚那么排斥她,连抱都不愿意让她抱, 却似乎很喜欢苏秀秀。

    宣玲又仔细看了看, 却还是不知道这苏秀秀到底是谁家的?听这口音又是本地的。该不会不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人吧?

    可杨蔓枝认她当妹妹也就算了,杨蔓枝的儿子也那么喜欢她?

    其实,宣玲一直想攀上杨蔓枝,好带着她去参加各种沙龙活动。

    杨蔓枝跟宣玲同父异母的长兄是好朋友, 可惜长兄去世之后, 杨蔓枝只看重二哥宣徽, 一直看不上宣玲这个在外面生下来, 后来又被带回宣家的孩子。

    即便后来,宣玲的母亲转正成了宣夫人??捎行├吓傻娜思一故强床簧纤悄概?。

    想到别人对她的轻视,宣玲心中如同火烧。只是,她又不敢跟杨蔓枝生气,只能偷偷地瞪了苏秀秀一眼。

    可那苏秀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陪小孩玩的时候,总是温温柔柔的,似乎没什么脾气。

    可在注意到宣玲不友善的视线之后,苏秀秀冷不丁往后看了一眼,正好迎上了宣玲的视线。

    宣玲只觉得那眼神冷冷就像刺进了她的骨子里似的,让她觉得很难受。

    宣玲吓了一跳,一时间,也不敢再继续瞪苏秀秀了。

    苏秀秀看着宣玲的面相,心里想着这女孩现在看上去运势不错,可惜只是个虚凰假凤的命。一朝得势,贪慕虚荣,不知积德行善。

    俗话说得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就这种人早晚会翻车的。

    苏秀秀自然也懒得理会宣玲,只是那宣徽未免有些可惜了。

    这人能不能渡过那一劫都说不定呢。

    苏秀秀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跑去跟宣徽说,我观你面色印堂发黑,必有凶兆。那样的话宣徽会把她当成神经病的。

    就这样,陪着小睿睿挑完了小狗,杨蔓枝就准备带着他们回去了。

    临走前,杨蔓枝还对宣徽说道:“改天,再一起吃个饭吧?”

    宣徽点头答应了,仍是一脸冷淡。

    虽然宣玲一直陪在他们身边,可从始至终杨蔓枝好像都没有给宣玲留什么面子。

    宣玲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事情,满脸堆着笑,殷勤地对杨蔓枝说:“杨姐,您慢走,有空再过来?!?br />
    “喔?!毖盥芊笱艿刂το铝?,却也没再说什么。

    汽车很快就开走了。

    一路上,小睿睿抱着小狗,抚摸着狗毛,满脸都是笑意。

    他时不时就抱着狗,要跟苏秀秀一起玩。

    杨蔓枝一看,果然给儿子养条狗是对的。有了这条小狗的陪伴,她儿子都变得活泼了许多。

    *

    很快,汽车就到了目的地。

    杨蔓枝找的饭店,其实就是上次苏秀秀开同学会的那一家。

    原本苏秀秀还以为它跟后世不太一样??裳盥χ苯泳痛潘巧狭硕?。

    到了二层,跟一层就完全不一样了,算是比较奢华的私人领域。

    杨蔓枝来到提前订好的包房前,服务生帮他们推开门。

    苏秀秀往里一看,里面装修得奢华而又含蓄,甚至带着一种居家的感觉。总体而言,是比较西式,比较现代的。

    门口虽然有服务员守着,可那位英俊又聪明的服务员看了一眼他们抱着的那只小狗,就跟没看见似的,很热情地带着他们进了包房。

    这服务生虽然也比较不错,可苏秀秀却还是觉得,这人没有他们那边的大爷好。

    进了屋之后,小睿睿很快就跟小狗在地毯上玩了起来。

    此时的睿睿并不需要别人陪伴,有小狗在身边也就足够了。

    杨蔓枝看了儿子一眼,干脆就坐在饭桌旁边跟苏秀秀聊天。

    “秀秀,今天还真是谢谢你的提醒,睿睿总算活泼了很多。之前,他都一个人闷闷地玩玩具??砂盐腋罨盗??!?br />
    苏秀秀笑道:“杨姐,这都是应该的,您跟我这么客气干嘛,何况我也很喜欢睿睿?!?br />
    杨蔓枝又说道:“不如这样,以后你有空就常来看看睿睿?!?br />
    苏秀秀点头道:“好呀,我跟睿睿刚好也投了缘分?!?br />
    两人接着又聊了一些其他事情,一开始话题只是围着小睿睿转。

    也就是怎么跟孩子相处,怎么跟孩子交流。多少也夹杂着怎么才能把公司的事情交给信赖的人,好留出时间来陪家里人。

    其实,苏秀秀之所以这么顺利,就跟开外挂似的,仗着自己会相面。

    通常大J大恶之徒,也就被她直接避开了。

    她选择那些合作的伙伴都是一些人品有保障的人。所以,她的事业也就发展得比较好。

    可杨蔓枝那边就麻烦了。

    虽然,她拥有星光百货的大部分决定权,可星光百货里面还有一些家族亲戚,和外姓亲友。

    那些人因为她的家世支持她上位,一时间,那些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墒?,一些小动作却接连不断。

    在这种情况下,杨蔓枝也没办法相信那些人。

    很多事情都得亲力亲为,所以,她才活得这么疲惫。

    苏秀秀想了想,就对杨蔓枝说道:“这不是正赶上毕业季么?杨姐,你就没想过找些大学生过来帮忙?培养出一些有能力的新人,让他们只听从你的安排。这样有了好帮手,做起事情来才能事半功倍?!?br />
    杨蔓枝却苦笑道:“哪儿有这么容易呀?大学生可是矜贵得很,早就被石油燃气等重点企业直接就挖走了。大学生一般来说,并不愿意来我们这里?!?br />
    “……”苏秀秀这才想起,这年月,大学生还等于铁饭碗呢。不论到了那个企业,福利都特别好。

    她又开口说道:“那可以去招一些成考的大学生吧?成考是不包分配的。我们学校那些同学,大多数都有一些工作经验。他们是在工作的过程中遇见了瓶颈,这才进行深造的?!?br />
    苏秀秀说的时候,也没想刻意隐瞒自己是成考生的事实。

    杨蔓枝听了她的话,也是心里微微一动。

    她其实觉得苏秀秀说的这话,非常有道理。于是干脆就让秘书亲自抓这件事,最好能招到几个可靠合适又有能力的帮手。

    秘书自然也就记下来了。

    杨蔓枝又继续跟苏秀秀东拉西扯地聊着天,甚至问道了一些隐私话题,提到了在部队的孟庭松。

    苏秀秀也觉得这些事没什么隐瞒的,干脆就把她和孟庭松的事情也都跟杨蔓枝说了。

    杨蔓枝听了,只觉得跟看连续剧似的。

    “就因为孟庭松救了你,你就喜欢上那个男人了?还要跟他分隔两地,苦苦地等着他?秀秀,你难道不觉得寂寞么?以你的条件,在附近找个条件好的应该挺容易吧?”

    苏秀秀却说:“可那些都不是松哥呀?我偶尔也会特别想念他??晌一久刻於蓟峒岢指筛缧葱?,松哥也会给我写信。

    我们把身边发生的事情,都告诉对方。感觉就像还在身边,没有分开过的一样。而且,每周末下午我总会留在家里,等松哥的电话。听听松哥的声音,我就觉得也挺幸福的?!?br />
    杨蔓枝显然有点难以置信?!澳忝蔷驼庋α巳甑亩韵??”

    苏秀秀还为了这么一个可能永远不会回到她身边的人,把她的胖表弟给甩了???

    苏秀秀脸上一红,又垂头说道?!翱赡苁且蛭移绞碧α税??就像个陀螺一样,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去做。给松哥写信,跟他打电话,就成了我生活中的某种慰藉。

    我很确定松哥就是值得我信任和依靠的人,我也想守护着他,想跟他一起过一辈子。这份心情不会因为时间和距离发生改变?!?br />
    杨蔓枝看着面前这个满脸羞涩的少女。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她又觉得苏秀秀和孟庭松这份青涩却又沉重的感情,让她感到很是动容。

    杨蔓枝和陆红兵也曾经真心相爱过。

    她也曾经确定那个男人值得她信赖和依靠??墒?,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陆红兵不再回家,杨蔓枝也不再写信或者给他打电话。

    他们彼此相爱,却没办法再见面。

    因为见了面,也会争吵,会闹着离婚。

    杨蔓枝这几年实在很累很辛苦,她曾经想要陆红兵回来,然后成为她的依靠,在关键时刻帮她一把。

    可陆红兵却有着更重要的事业要做。

    他的事业比她和睿?;挂匾?。这就是杨蔓枝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的原因。

    可偏偏这些事情,到了苏秀秀这边,好像就不算什么事了。

    苏秀秀虽然很年轻,却能把事业、生活、家庭安排得很好。

    这小姑娘似乎心里有杆秤,似乎做什么事情都游刃有余。

    而杨蔓枝看似强势,却把周围的一切弄得一团糟糕。

    看到面前那个满脸笑意的少女,杨蔓枝觉得也到了该彻底改变的时候了。

    或许,她也该学着苏秀秀,给陆红兵写信?

    于是,杨蔓枝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平时都怎么给孟庭松写信呀?”

    苏秀秀脸一红,垂着眼睛说道。

    “就跟写日记一样,比如前天就写了我在商场遇见一个特别可爱的小男孩,没想到他跟我有那么大的缘分。这些事情,我是不会瞒着松哥的。除此之外,我偶尔拍了照片,也会给松哥寄过去。松哥也会画一副画,给我寄过来。他的铅笔素描画得很好。反正就是一些家常里短J毛蒜皮的细碎小事?!?br />
    说到最后,苏秀秀反倒是一脸坦然。

    杨蔓枝这才点了点头?;蛐?,她也可以这么给陆红兵写信。

    如果实在尴尬的话,其实可以从孩子开始谈起。

    当天下午,杨蔓枝让秘书拿了照相机,给小睿睿和那只胖小狗照了相。

    当然也有杨蔓枝上镜,苏秀秀也拍了一张。

    *

    几天后,陆红兵突然收到了一封来信。

    看着信封上的字迹,这个一向冷静自若的汉子,突然心跳如鼓。

    他甚至没法鼓起勇气打开信封,生怕这是妻子寄来的离婚协议书。

    直到拿到信的这一刻,陆红兵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哪怕就这样拖着,等着,熬着,他还是不想跟妻子离婚。他想跟她好好在一起,到了老了,头发白了,也可以相依为伴。

    就这样。一直踌躇到晚上,陆红兵才终于打开了这封信。

    可信里却并没有只字片语。只有几张照片,他们的儿子小睿睿正抱着一只不大点的小胖狗,笑得一脸灿烂。

    还有儿子抱着小狗玩闹的,甚至还有小狗趴在他肚子上的。照片里的小男孩显得特别开心。

    看到这些照片,陆红兵那颗心总算放下了一半。

    他儿子果然没有什么问题。

    陆红兵准备打电话跟家里好好说说。再有流言蜚语说他儿子是小傻子,就该采取行动了。

    其中有一张照片里,出现了一个年轻姑娘的侧影。

    陆红兵仔细一看,这不是孟庭松的未婚妻么?

    杨蔓枝给他寄来这样一封信,该不会也跟苏秀秀这小姑娘有关系吧?

    陆红兵一边可惜妻子没能上镜,一边打算去找孟庭松好好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