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第 16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68

    苏秀秀的确不知道, 那些买卖每个月的流水到底多少?

    她赚的所有钱都交由容五爷代为管理投资。

    苏秀秀每个月都要跟容五爷斗智斗勇, 才能领取固定零花钱。

    偶尔卖出一条龙鱼, 倒是能多一笔提成进账。

    可容五爷盯着她的小存折盯得很紧。

    苏秀秀也不敢胡乱挥霍, 不然容五爷一定会说她的。

    所以,到了目前秀秀已经攒了有小几千块钱了。这在同龄人中, 也算是有钱人了。

    可这点钱对于星光百货来说,可就要闹大笑话了。苏秀秀自己是没办法入股百货商场的。

    于是, 当天晚上回到家里,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分享了丰盛的晚餐。

    苏秀秀喝着母亲特意为她熬制的美味鱼汤,随口就把星光百货股份这事,说给容五爷听了。她倒是很平静, 反正一切都有爸爸来做决定。

    可容五爷却惊得筷子都掉地上了。

    这要是快破产的小厂子找上门来, 让苏秀秀入股,帮他们出主意也就算了。

    可现在倒好,她闺女说的是风头正劲的星光百货商???

    那么一大家商场,即便只有百分之三的股份, 那也已经已经超出了小丫头的范围了。

    商场可不是之前那些几十人的小厂小杂货铺。

    秀秀要是小打小闹, 管理几个小厂子。容五爷会全力支持,甚至可以说句很豪气的话。就算我闺女把这厂子弄破产了, 当爹的也能替他赔得起。

    可现在倒好, 怎么就掺和进星光商场里面去了?不就是合作做了一回广告么?

    容五爷沉思片刻,才沉着脸对苏秀秀说道:“这星光商场的股份咱们不能要?;蛐? 你觉得这是天上掉了大馅饼。你也觉得杨蔓枝那么看重你, 她给你脸, 你就应该兜着才是。

    可事实上,你现在还没到那种程度。拿了人家的股份,就得替人家卖命。

    那么大一个商场,你之前从来没接触过,管理经验严重不足,做起事情来,束手束脚。没人会信服你,听从你的安排。日子一久,那个商场就把你给困死了。

    你年轻喜欢折腾,这都没事。只要一步一步地来,积累个十几二十年,你赚的钱绝对不比星光商场这3%的股份少。说不定反而会比它,还要多得多?千万别因为一时利益,就蒙蔽了双眼,做出错误的判断?!?br />
    苏秀秀静静地听着父亲训话,就觉得父亲全都跟她想到一处去了。

    等容五爷说完,她才又解释了一番。

    “本来杨姐是要给5%的股份,我就把刚才您那番话差不多的意思跟杨姐说了。我还年轻,喜欢到处闯荡,不适合进入这么大的商场体系工作??裳罱闼?,平日里不用我帮忙,只要在一些重大决策的时候,问问我的意见。

    我想着,我不是会看相么?也算有个捷径,就答应了下来。

    倘若,您还是觉得这事不够稳妥,我再回绝杨姐就是了。爸,您放心,我绝对不贪这星光商场的3%股份?!?br />
    容五爷这才放下心来,又笑骂道:“你要是真能有点金钱观念,我还能少C些心呢。得了,这事你也先别自己去说了,干脆我亲自去找杨蔓枝谈谈吧?”

    苏秀秀点头应了下来。

    坐在一旁的五乃乃听了这对妇女的谈话,忍不住大吃一惊。

    在过去,他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容家的确把买卖做得很大。

    可到了新时代,容五爷从乡下回来之后,虽然也在做买卖,也没少赚钱,可却没做过这么大的买卖。

    五乃乃多少也能理解容五爷的想法,经历过特殊年代,容五爷总是要防患于未然。他们赚再多的钱,也没有声张过。

    容五爷之前是不会动,百货商场这种大买卖的。

    倒不是说他变得谨小慎微了,只是那些年他们老两口,都吃尽了苦头。容五爷就想着,只要他们能平平安安地安顿晚年就足够了。

    直到今天,秀秀提起这么个大买卖,容五爷没有直接回绝。

    五乃乃就知道,他老头子是真的准备为女儿好好开路了。

    星光百货3%的股份,说实在话,他们家还真拿得出这笔钱来。

    这几年,不止她家老头子能赚钱,闺女也是把赚钱好手。

    老头子为了把闺女这笔钱用上,也进行了不少投资。就这样钱生钱,自然也就多了。

    想到这些,五乃乃又忍不住探口气,对于他们家的未来,她实在有些不敢想。

    不过,不管这爷俩的买卖做得有多大,他们都愿意回家来陪她吃饭。

    这就足够了。

    *

    转过天来,容五爷果然就跟苏秀秀一起来到了星光百货。

    这些日子,杨蔓枝的秘书和苏秀秀早已经混熟了,两人关系也算比较好。

    秘书第一眼看见容五爷,就忍不住有些紧张。

    倒不是说这位老先生有多严肃,事实上,容五爷面上还是比较和气的,却仍是让人不敢小瞧了他。

    他身上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秘书甚至没敢跟苏秀秀多说两句话,很快就把他们父女二人,请到杨总的办公室里。

    杨蔓枝起身迎接,两人打过招呼之后,就各自落座,秘书也端上了茶水。

    这时,容五爷却开口说道:“秀秀,你不是很喜欢睿睿么?去找他玩会儿吧,我跟杨总要单独谈谈?!?br />
    杨蔓枝笑道:“这样也好,我刚好也想跟五爷单独聊聊呢。我早就想登门看望您了?!?br />
    容五爷笑道:“您太客气了?!彼姥盥λ档氖?,秀秀救了小睿睿的事。

    既然两人都这么说,苏秀秀就跟着秘书一起出去了。

    关门之后,也不知道那两人到底聊了些什么。苏秀秀也没多想,就陪着小睿睿,带着小狗,去天台上散步去了。

    反倒是在一旁当陪客的秘书,多少还是有些好奇。

    苏秀秀跟睿睿算是投了脾气。

    小睿睿到了楼顶就开始一路小跑,那只小狗也迈着小短腿在后面跟着他,时不时还叫上两声。

    苏秀秀也没闲着,也紧跟在他们身后。

    秘书看着一脸无忧无虑的苏秀秀,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这姑娘在购物节上帮着杨总出谋划策;又带着企划部那些人步入正规。她还真以为苏秀秀是个爱玩闹的半大孩子呢?

    就在秘书胡思乱想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一声响动。

    容五爷缓缓地走了上来,看着追着小孩子疯跑的半大闺女。一时间,他又有些哭笑不得了。

    刚刚,杨总还把秀秀狠狠地夸奖了一通,容五爷听了也是与有荣焉。

    这可倒好,才过了没多久,马上就被打了脸。想到这些,容五爷实在有些无奈。

    苏秀秀一看她父亲来了,连忙也跑了过来。

    容五爷也没跟她发脾气。不用工作的时候,他们家丫头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要她高兴就完了。

    容五爷看着苏秀秀拢了拢凌乱的头发,这才一脸平静地说道:“我跟杨总已经谈好了?!彼底庞直攘艘桓龆?,才继续说道:“其他还是按照她说的来?!?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忍不住有些吃惊,待要开口继续问。

    容五爷却说:“我还有别的事情,不能久留。你继续跟小朋友玩吧。我会跟你妈说,你中午可能就不回去吃饭了。不过,晚上别忘了准时回家吃饭?!?br />
    “好?!彼招阈闼婵谟Φ?。

    容五爷转身要走,苏秀秀自然要送他出去。

    可容五爷却说:“你爹腿脚好着呢,哪里用得着你护送呀?你不是很喜欢睿睿么?就跟着他继续玩去吧?”

    容五爷说着,挥了挥手,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今年五十多岁了,背已经慢慢地弯下去了,可他的步伐始终很从容。他就像像一棵大树,不断地给自己女儿遮风挡雨。

    苏秀秀看着父亲离开的背影,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过了好一会儿,睿睿见秀秀不再追他了,就连忙跑上前来,嘴里还喊着?!靶阈?,秀秀,你在看什么呢?”

    “看我爸爸呢?!彼招阈闼婵谒档?。

    一开始,他们都没意识到,这个称呼对睿睿的含义。

    随口说完,也就过去了,睿睿也没有说什么。

    *

    中午的时候,苏秀秀带着睿睿一起做了营养午餐。

    当然,大部分都是保姆阿姨做的??伤招阈闳唇袒崃祟n?,用酱汁在小饼上,画出个笑脸。

    忙了一上午的杨蔓枝,看着两人做出这么可爱的食物,就忍不住笑了。

    苏秀秀还夹了一个小饺子,放在杨蔓枝碗里,笑着说道:“这是睿睿亲手做的小饺子?!?br />
    杨蔓枝自然是加起来,很快吃掉了,吃完又表扬小睿睿?!拔叶涌烧姘?,都会做饺子了?!?br />
    实际上,那饺子也没什么馅料,只剩下皮了。

    就这样三人的午餐充满了笑声。

    到了下午,苏秀秀因为还要去裁缝铺子里看看,只得先一步离开了。

    他走后,杨蔓枝又把儿子送去午睡。

    在她要离开儿童房的时候,小睿睿突然侧过脸看着她。

    “妈妈,我有爸爸么?他什么时候回来?”

    杨蔓枝听了这话,眼圈都红了,没办法只得冲过去,抱住儿子,然后说道:“你爸爸很快就回来了?!?br />
    睿睿却没有再说话,只是任由她抱着。

    杨蔓枝本来还想慢慢地跟陆红兵培养感情,现在一看可怜的儿子,实在想办法,只得尝试着给陆红兵打了个电话。

    她也知道,如果陆红兵去执行任务了,肯定接不到电话,却还是忍不住抱着期待的心态。

    没想到,打过去之后,还真接通了。

    一开始,杨蔓枝还有些紧张,陆红兵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

    一阵尴尬地沉默之后,杨蔓枝鼓起勇气说道?!邦nO氚职至??红兵,你什么时候能回来看看他?”

    “我尽快安排?!钡缁澳潜咭泊戳撕芗岫ǖ纳?。

    果然,当天夜里,陆红兵就回家了。

    小睿睿本来已经睡下了,突然听见客厅里有动静。他就光着小脚丫从小床上跑起来。

    推开大门一看,就发现有个不认识的高大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睿睿用嫩生生的小奶音问道:“叔叔,你是呀?怎么在我家里?”这时的他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陆红兵本来看见儿子心都要化了,一听孩子的问话,就像被捅了一刀似的。

    他当场决定,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经?;丶铱炊?。

    这时,杨蔓枝才端着一锅热面从厨房里走出来,又对孩子说道:“睿睿,这是爸爸呀?你不是一直想见爸爸么?”

    “爸爸?睿睿也有爸爸?”小小的男孩飞快地跑到沙发旁边。

    陆红兵忍不住一下将儿子抱来,还用青胡茬蹭了蹭孩子的脸。

    睿睿忍不住哈哈一笑,这时他的小狗乐乐也醒了,还警惕地冲着陆红兵叫了两声。

    睿睿转头说:“乐乐乖,不咬爸爸?!?br />
    小狗果然不叫了。

    陆红兵实在很爱怀里的抱抱,根本就舍不得撒手。

    就这样,一家人断开的线,终于重新连接到一起了。

    陆红兵和杨蔓枝这对初恋的情侣,在牵绊了十多年之后,终于能心平气和地同处一室,尝试着新的生活方式。

    *

    另一边,自从上过电视之后,很多人都知道了金缕阁这家打算为社会做贡献的传统服侍店。

    店里的生意自然也就火爆起来。

    绣娘高兴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由于接到的订单实在太多,她本来想带着徒弟们加班加点继续努力干活的。

    可苏秀秀却说:“咱们这是高级定制服装,纯手工制作。就算让客人等,也有等的价值。与其咱们熬坏了身子,赶制出来一些不够完美的衣服;倒不如养足精神,尽可能地把每件衣服做到最好。这样的话,顾客们才能更喜欢咱们的店?!?br />
    丽娘又问:“客人不愿意等怎么办?”

    苏秀秀却说:“可以让他们去找别的裁缝?!?br />
    接着,秀秀又拿了私房菜馆当例子,跟她们说了经营管理上的侧重点。

    丽娘和绣娘这才决定,完全按照秀秀的安排来。也不急着赶工做衣服了。

    *

    跟两位师傅聊完正事,苏秀秀又跑去找好友许愿聊天。

    虽然还不到一年,许愿的服装天赋已经完全显露出来。她现在已经开始带着一些比她还年长的师傅,一起干活了。

    许愿见苏秀秀过来了,就打手势让其他人继续做。然后,跑出来找苏秀秀聊天。因为购物节庆典那事,许愿现在就更崇拜苏秀秀了。

    苏秀秀就笑着说:“没想到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怎么样了,是不是差不多可以去医院做检查了?”

    苏秀秀说话时,尽量放慢语速,嘴也张开得很大。同时,还一边打着手势,这样许愿也就明白她的意思了。

    由于现在生意很火爆,作为大徒弟,绣娘也给许愿发了不少奖金。

    再加上,之前布艺厂效益好了,姜厂长也给许愿涨了不少工资。

    这样一加起来,就有不少钱了。

    许愿连忙点点头,又在小本子上写到,“可以了。我存的钱已经差不多了?!?br />
    苏秀秀又说:“那明天行么?我陪你去医院耳鼻喉科,先做个检查?!?br />
    许愿点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又约好了时间,许愿又跑去找师傅请假。

    因为这是许愿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算再忙绣娘也是要给她批假期的。

    绣娘也知道许愿家里,除了哥哥,也没别的亲人了。她也把许愿当自己的孩子看待。就对用手语许愿说:

    “要配最好的助听器,如果钱不够,可以由咱们店里来出,以后在从你的工资里慢慢扣就是了?!?br />
    许愿点点头,笑眯眯地答应了??吹贸隼?,这姑娘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姑娘就准备出发了。

    许峰本来也想陪着她们一起去医院。

    可苏秀秀却说:“你不是跟新唱片公司说好了么?见天去谈合约。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就赶紧先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我会负责许愿的安排?!?br />
    不得不说,在文化广场上的那次表演,给许峰也带来了好运。

    他被一位知名歌手看上了,那位歌手已经正式收了许峰做徒弟,还帮他解决了旧公司的合约问题,又给许峰介绍了一家更靠谱的新唱片公司。

    许峰跟着师傅,又有了重新启航的机会。

    这种机会当然不能轻易错过,许峰只得对秀秀说道:“那不然你们中午检查完,就在医院里先等等我。我那边谈完了,马上去找你们汇合?!?br />
    苏秀秀却说:“你可千万别着急,也别耽误了正事?!?br />
    许峰却说,“这你就放心吧,我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br />
    几人又说笑了一番,就各自分开走了。

    到了医院里,许愿才开始紧张。她一只握着秀秀的手,希望借此获得更多的力量。

    苏秀秀就劝她,“放心吧,没事的。当初我也以为我右耳朵这辈子都不能用了??纱现髦?,就又能听见声音了?!?br />
    许愿一个劲地点头,又打手势问道:“秀秀,我真的没问题吧?”

    她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因为耳聋,被强行改变了。许愿并不是怨天尤人,恨命运不公。她只是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子很好。

    有哥哥,有朋友,有师傅,有同事,大家都关心她,爱护她。

    许愿是真心希望自己也能听见来自世界的声音?;蛐淼绞焙蛞材芸谙蛩堑佬?。

    就抱着这样一个心愿,许愿接受了检查。

    医生说,许愿其实并不是全聋,她的右耳朵情况还要比左耳朵还要好些,是可以使用助听器的。

    许愿听了这话,当场就跟医生订了助听器。

    等到许峰办完事,赶到医院里的时候,知道了这个好消息,他也高兴坏了。

    转过天来,也是苏秀秀陪着许愿来取助听器的。

    许愿小心翼翼地带上助听器,听着苏秀秀温温柔柔地跟她说话。

    一时间,激动得涕不成声。

    没办法,苏秀秀只得在一旁安慰她,鼓励她。

    许愿慢慢地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在回去的路上,许愿听着苏秀秀缓缓地跟她说话,这种感觉实在是奇妙极了。

    刚好听到了动情的地方,许愿也微微张开嘴,用奇怪的声调说道:“那我是不是以后也能继续念书了?”

    许愿原本就会说话,小时候也曾尝试着练习过。

    只是养父母都觉得她说话难听,也听不懂那些含义,就让她不要瞎胡喊可,省得吵到别人。

    许愿这才变成了“哑巴”,只敢在没人的地方,冲着大山喊几声,跟大山说说话。

    其实,刚刚一说完这句话,许愿就后悔了。

    她的声音果然很难听?;蛐硭娴牟桓猛蝗豢?,也不知道会不会吓到秀秀?

    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

    下一刻,苏秀秀就用力地抓住了许愿的手,发自内心地笑道:“原来你会说话呀?许愿,你真是太棒了?!?br />
    “可,我说话难听!”许愿垂着头说道。

    苏秀秀却笑着说?!澳怯衷趺戳??以后多练习会好起来的。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什么?”许愿问。

    “我在带上助听器之前,总是习惯左肩膀往前探,用左耳朵听别人说话。我也是练了很久,才慢慢改回来的。不然我走路得有多难看?”苏秀秀又说道。

    许愿还是因此受到了朋友的安慰。

    她也相信着,总有一天,她也可以变得像苏秀秀这样好。

    回到家里,许愿第一次开始尝试着跟哥哥说话。

    果然,哥哥和朋友一样,并不觉得她说话难听,反而抱着一种鼓励的态度。

    哥哥很忙,却经常跟她做说话练习。除此之外,裁缝铺子里所有人也开始陪着许愿说话。

    就这样,经过一番磨炼,许愿终于也可以像正常人那样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