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第 16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69

    整个八月份, 苏秀秀还算是比较清闲的。

    杨蔓枝抽出功夫之后, 就趁热打铁, 干脆带着苏秀秀参加了一次聚会。

    去之前, 杨蔓枝就曾经提醒了苏秀秀,让她穿着旗袍去。

    苏秀秀自然也就明白了, 杨蔓枝是想帮她们金缕阁打广告。刚好,绣娘曾经亲手帮她做了一套旗袍, 现在穿着正好合身。

    因为之前苏秀秀也特意送了杨蔓枝一身旗袍做礼物。杨蔓枝也十分喜欢。

    聚会当天,两人都穿着传统中式旗袍,把发髻高高挽起,也算是聚会上的一道靓丽的风景。

    很多女士都觉得旗袍穿在她们两人的身上很美, 就借机问杨蔓枝这套旗袍是哪里做的?

    杨蔓枝一指苏秀秀, 笑着说道:“我这妹妹就是专门做旗袍的,她那里有两个手艺很好的师傅。你们要是感兴趣,就去她店里坐坐。她店里的旗袍都是专人定做,会为每个人设计一款独一无二的旗袍?!?br />
    她这样一宣传, 苏秀秀又借机发了金缕阁的名片。

    她们这家店也算在这个小圈子里, 打出点名声来了。

    来参加聚会的,不止女人还有男人。宣玲为了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 也跟着马小姐一起来了。

    可惜, 马小姐也是个俗气又碎嘴的货色,动不动就拿宣玲是小老婆在外面生的说事?;顾敌崦挥心讣野锍? 将来婆家都不好找。就算嫁过去, 婆家也会看轻她。

    马小姐动不动就在宣玲伤口上戳刀子, 同时还想暗示着宣玲要对她感恩戴德。

    宣玲表面上恭敬,心里却十分气愤??伤盖妆纠闯錾砭偷?,父亲工作又忙,无暇估计她的事情。

    二哥宣徽整个人就像座冰山,对聚会根本不感兴趣。比起跟人聊天,他更喜欢与狗相处。

    宣玲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抱了马小姐的大腿。没有别的选择,她也就只能暂时忍辱负重。一边在心里暗骂马小姐死肥猪,凡是长了眼睛的男人都不会喜欢她;一边却想着,找到机会就陷害马小姐一把。也算为自己报仇。

    后来,宣玲真的趁着人不备,推了侍者一把,侍者身子一歪,就把一杯酒洒在马小姐身上了。

    马小姐很没气质的尖叫一声,总算暂时退场了。

    宣玲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又拿了一杯酒。这才有时间暗中观察场上的那些年龄相当的男士。

    只是看着看着,宣玲就发现杨蔓枝打扮得花枝招展,带着苏秀秀姗姗走来。

    杨蔓枝身份摆在那里了,她一进场立马就成了聚会的焦点,所有人都想要讨好她。

    连带着苏秀秀那死丫头也成了引人注目的对象。这些都是宣玲梦寐以求的东西,只可惜她再怎么拍马P讨好杨蔓枝也没用,杨蔓枝始终都不喜欢她,也不愿意跟她交往。

    想到这里,宣玲不禁有些恼火。

    再一看,苏秀秀很快就引起了现场男士们的注意。

    那些男士纷纷打听,这小姑娘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家的?

    没办法,苏秀秀长得的确很好看,面白如玉,柳叶弯眉,杏核大眼,樱桃小嘴。

    明明她就是商人出身,勉强算是给杨蔓枝当保姆的??珊煤靡淮虬?,,却带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看得出来,这也是受过很好的家庭教育的。

    苏秀秀身上的气场,是宣玲并不具备的。她越想越生气。

    杨蔓枝这个公主,宣玲不敢下手??伤招阈阏飧錾倘酥?,她定是要闹她个没脸。

    宣玲想着,干脆朝着那帮纨绔子弟的圈子里走去。

    她跟那个举着酒杯,品鉴着现场美人的董少爷,其实很熟悉。

    他们也算是曾经交往过的情侣,只是最终没有走到谈婚论嫁那一步。

    纨绔子弟都看不上她的身世,这可以算是埋藏在宣玲心底的伤口。

    好在董少爷到底还算有几分良心,分手后没有再纠缠宣玲,也没有公开过他们曾经交往的事情。

    宣玲倒也没做别的,只是告诉董少爷,关于苏秀秀的真实身份。

    董少爷很明显对苏秀秀这个小姑娘很感兴趣。

    而且对于那些急着攀附权贵的姑娘,董少爷认为她们都不值得别人尊重,说白了无非就是众人的玩物罢了。

    董少爷等了很久,打算先一步对苏秀秀出手。

    可苏秀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站在杨蔓枝身边,顶多就是跟那些女人们谈谈穿着打扮的事。

    不得不说,苏秀秀很会聊天,跟她说话的女士们都觉得心情愉快。

    看来苏秀秀并没有主动勾引男人的打算,一时间,董少爷心中不禁有些疑惑。

    可他到底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欲望,借着几杯酒气,到底找了一个机会,就把苏秀秀堵在洗手间外面了。

    可就在董少爷想说几句难听的话,调戏一下这个粉粉嫩嫩,腰肢纤细,如同迎风拂柳的小姑娘的时候,詹二少却一把扯住了他的手。

    “董五,你喝醉了吧?找错人了?”詹二少手上可没留力气。

    董少爷一头雾水,又借着酒气说道:“没有找错人,小爷就喜欢眼前这个粉粉嫩嫩的小姑娘?!?br />
    詹二见他装糊涂,就冷笑道:“我倒不知道,我爷爷的干孙女怎么就成了你董五要找的人了?”

    董少爷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子,酒气被吓没了,人也清醒了不少。

    詹老爷子虽然退了,詹家大爷二爷却又起来了,三爷四爷也都发展得不错。

    这还真不是他们青黄不接的董家能惹得起的。何况家里要是知道,他得罪了詹家的人,肯定会把他发配到边疆去吃苦的。

    董少爷一边暗恨宣玲想要害他,不然也不会特意跟他提了苏秀秀。一边又低头跟詹二少道歉。

    “二哥,对不起呀,我真不知道这小姑娘是你们家的?!?br />
    詹二少笑道:“没事,你回去也把这事跟你那些朋友都说说。别再有不长眼的,把注意打到我妹妹身上了?!?br />
    董少爷连忙点点头,表示一定把话带到,同时他也很快离开了。

    詹二少这才回头看向苏秀秀,这小姑娘今天果然是特意打扮了一番。

    这么一打扮,苏秀秀就像是画中走出来的少女似的。

    刚刚在董少爷找她麻烦的时候,自始至终,苏秀秀的眼神都是冷冷淡淡的,似乎完全不怕董五。又好像只要董五敢对她有了歹心,她也能有办法狠狠惩治董五似的。

    詹二少刚刚甚至有种感觉,他在多管闲事的感觉。

    可现在苏秀秀很真诚地跟他道了谢。

    “二哥,刚刚多谢您帮忙了?!?br />
    说这话时,小姑娘的眼底都是对他的感激和信任,她的脸上也漾起了一抹可爱的笑意。似乎是真的把他当自己人看待了,一时间,詹二少有点受宠若惊。

    他只得甩手说道:“没什么,爷爷让我平时多照顾你呢。他老人家现在喜欢你,更胜过喜欢我们家里这些小子。秀秀,你要是有空,就多去看看爷爷,陪他老人家好好聊聊天吧?”

    “好?!彼招阈阌Φ?。

    詹老爷子的确说过想认她做干孙女,苏秀秀只当是开玩笑,也不想高攀这层关系。没想到詹家人好像却当真了。

    两人又聊了两句,詹二少就把苏秀秀送回会场去了。

    *

    杨蔓枝本来一看苏秀秀很久没回来,不禁有些着急。

    此时,一看是詹二少把秀秀送回来了,这才放下心来,她又招呼苏秀秀过来聊天。

    苏秀秀自然而然地进入了属于她的圈子。

    另一边,詹二少也走进了自己的朋友圈子,那些好朋友都忍不住问道。

    “二少,刚才那姑娘是谁呀?你什么时候搭上线了?”

    “詹二哥不是被胖哥带的,不喜欢玩小姑娘么?怎么着动了凡心了?”

    詹二少却淡淡地说道:“少在那胡说八道,那是我妹子,我爷爷认下的干孙女?!?br />
    那些人听了这话,吓得没敢继续胡言乱语。

    倘若苏秀秀是这种身份的话,那可就真是轻薄不得了。稍有不尊重,就等于对詹家老爷子的不敬。

    于是,很多投在苏秀秀的视线,又变得恭敬许多。

    *

    另一边,宣玲本来还一心等着苏秀秀倒霉。

    可她等了很久,她期待的那些事情并没有发生。苏秀秀没有惨遭侮|辱,也没有因为尖叫引起众人的瞩目。

    宣玲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很久,她才从收拾好的马小姐那里听说,原来苏秀秀是詹老爷子认下的干孙女。

    宣玲心里顿时就变得五味杂陈,她也越发嫉妒苏秀秀了。

    苏秀秀原本的身份还不如她,也不知道怎么的,轻而易举地就攀上了这么多个厉害的靠山。宣玲也算是很努力了,却始终没办法正式走入这个圈子。

    就在宣玲气愤难平的时候,突然在大厅里又闹出了一档子大事来。

    董少爷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怎么的,突然跑过来对宣玲拉拉扯扯的,嘴里还说着要同她再续前缘。说是分手后,一直无法忘记她。

    宣玲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她拼命推开董少爷说道?!岸僖?,你喝多了,认错人了?!?br />
    董少爷却笑道?!澳阏馀撕梦耷?,下了床就翻脸不认人了是不是?还是因为我没办法娶你?”

    一时间,他们曾经交往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有人私底下暗骂道:“宣玲有多想嫁好人家,才会连董五这样的纨绔都不放过?”

    也有人说:“这就是小老婆养出来的,根本就上不得台面,什么香的臭的,她都敢要?!?br />
    还有人说:“宣家大爷就是脑子糊涂,大儿子没护住,二儿子同谁也不亲近。再加上这么个扫把星小女儿,把家族门面都给坏掉了。将来他们家可怎么办?”

    就这样宣玲想害苏秀秀不行,反而把自己弄得一身S。

    由于她是当着众人面被董五搂搂抱抱过。就算后来董五被拉开了。宣玲的名声也算彻底完了。

    宣玲傻傻地看着周围,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瓷先セ勾偶阜挚闪?。

    站在人群后面的苏秀秀,冷冷地看着所发生的一切,瞬间就想明白了个中缘由。原来刚刚董五那事,是宣玲想要陷害她。

    苏秀秀明明就没有做过任何妨碍宣玲的事,可偏偏宣玲却想对她下狠手,要害她名誉扫地。

    这时,宣玲似乎反应过来了,还以为是苏秀秀设计陷害了她。所以,狠狠地瞪了苏秀秀一眼。

    苏秀秀同她目光相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说出来这事可真好笑。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宣玲却偏偏就是要置她于死地。

    既然如此,干脆两人就一起好好玩一场。

    *

    刚好,当天宣徽过来接杨蔓枝,他似乎也听说了宣玲闹笑话的事情,却并不怎么在意。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杨蔓枝还问了一句?!耙涣嵋黄鸫??!?br />
    宣徽却淡淡地说道:“不用了,她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br />
    可见,两人之间并没有多深厚的兄妹之情。宣徽甚至是讨厌宣玲的。

    杨蔓枝也没说话。车子很快就离开了。

    下车的时候,苏秀秀抬眼一看宣徽的面色,顿时心中多了几分了然。

    在杨蔓枝和宣徽聊天的时候,她只字未提,就当是陪客。倒是宣徽似乎看了她几眼。

    宣徽离开之后,苏秀秀这才对杨蔓枝开口说道:

    “杨姐,有件事我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br />
    杨蔓枝笑道:“这小丫头,跟我面前有什么不当说的?赶紧说出来?”

    苏秀秀这才对杨蔓枝说道:“杨姐,我没跟你说过,我母亲是祖传的中医,我从小跟在她身边学了一些本领。当初我妈的腿也是被我推拿推好的。后来,我又找了个师傅,学习了一些手段?!?br />
    杨蔓枝点了点头,这些事情她都是知道的。

    苏秀秀又继续说道:“刚才那个宣哥,我看他面色实在不好。倒不如去医院里好好检查一下?!?br />
    杨蔓枝不禁大吃一惊,她连忙拉住苏秀秀的手说道?!靶阈阊?,你倒是跟姐姐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秀秀也握住了杨蔓枝的手说道:“姐姐,这事只是我自己的猜测,我一时间也拿不准,也不好胡乱说什么。只是你最后让宣哥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如果实在检查不出来,可以再找那种经验丰富的老中医帮忙看看。真正有本事的人,自然也能看出来。到时候,有病就赶紧想办法治??;没有的话就当检查身体了。这样不行么?”

    杨蔓枝此时已经很信任苏秀秀的为人了。这姑娘绝对不会闲来无事,说一些危言耸听的废话。

    她既然敢挑明说出来,必定是宣徽出事了。

    宣徽可是宣大托付给她的,无论如何不能让这孩子也出事。

    想到这里,杨蔓枝也不敢多耽误,就让秘书帮着联系大夫,准备带宣徽去检查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