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第 17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70

    宣徽和他大哥宣衡一样, 都是警校毕业。

    宣徽一向严于利己, 每天都在坚持锻炼。所以他的身体一向都很健康,基本上没有生过什么病。

    只是他视若亲姐的杨蔓枝, 说要带着他检查身体。宣徽自然也不能拒绝。

    杨蔓枝也不嫌麻烦, 带着宣徽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检查了一遍。

    西医该检查的项目都检查了, 可事实证明宣徽很健康, 连牙齿都没有问题。

    宣徽本以为这样一来, 事情也就算了结了。他就对杨蔓枝说:“杨姐,该检查的已经都检查完了, 这样一来, 你也总该放心了吧?我这没什么问题, 身体好着呢?!?br />
    可杨蔓枝却很相信苏秀秀的为人, 觉得秀秀不会无缘无故跟她说那番话。

    甚至,如果不是秀秀跟她那么亲近, 又深知她把宣徽当成亲弟弟看待的话,甚至都不会提醒她这件事。

    杨蔓枝思来想去,又想起苏秀秀提醒过她,最好带着宣徽去找老中医看看。

    杨蔓枝刚好认识那么一位国手级别的中医胡老先生。

    胡老先生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早已不再出诊。只是, 他也算是看着杨蔓枝从小长大的。跟杨蔓枝到底是有几分情分。

    杨蔓枝带着人过来看望他, 胡老先生也就答应给看起来高高壮壮的宣徽仔细验看一番。

    宣徽也十分尊敬这样的老人家, 老先生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老先生先给宣徽号了脉, 又细细地看了宣徽的眼睑, 舌苔,都上上下下都诊治了一番。这才一脸沉重地问杨蔓枝。

    “是谁让你带他来做检查的?”

    杨蔓枝也不好隐瞒什么,就对老先生说道,“是我认下的一个妹子,她母亲那一脉也是祖上传下来的中医。她学了一些,就觉得宣徽有问题,具体又说不出什么来?!?br />
    老先生捋着胡子说道:“能看出这小伙子身上的问题,你那妹子也不是一般人了?!?br />
    杨蔓枝这才连忙问道:“胡爷爷,宣徽这到底是怎么了?”

    胡老先生这才开口说道:“应该是中毒了,时日已经不浅了。如果不是你口中那个妹妹指出来,恐怕继续下去,会危及宣徽的生命了?!?br />
    杨蔓枝听了这话,不禁大吃一惊。她连忙又说道:“宣徽这种身份,按理说没人能给他下得了毒才对吧?”

    与此同时,宣徽面上一寒,却也没说什么,只是侧耳听着杨蔓枝和胡老爷子的对话。

    胡老先生又开口说道:“也就是你,我才说给你听听,若是别人我万万不会说的。因为这涉及到旧时大宅院里的一些隐私事。

    其实,也不一定非要动手真的去给人下毒。利用食物相克的道理,日积月累地给人吃下相克的食物。人就会中毒,变得越来越虚弱,甚至死亡。现代医学却查不出死因来?!?br />
    宣徽听了这话,用力地握紧了拳头。

    他继母宫碧兰论出身,并不是个上得了台面的女人。在人际交往上面更是笨拙。

    她对大家族里的很多东西,都是一知半解的,却独独很擅长做饭。

    平日里,宫碧兰为了讨好宣徽,总是很殷勤地亲手做饭给宣徽吃,甚至就连宣徽的长兄宣衡也曾吃过宫碧兰做得饭菜。

    而且,那女人似乎很习惯给不同的人,上不同的菜。

    倘若,真如老先生所言,利用食物相克下肚,想治宣徽于死地的话,那么也就只有他那位看似善良的后妈宫碧兰能做得到了。

    宣徽想到的事情,杨蔓枝自然也想到了。于是,又开口继续问道。

    “利用食物相克,也会使人慢慢失去力气么?”

    宣徽用力地攥紧了拳头,甚至就连呼吸都变轻了很多。

    他大哥宣衡去世前,身体状态也不太好。

    宣衡还曾去医院里检查身体,也同样没有检查出来。后来,宣衡只能拿药回家吃。

    可吃了半个月都没见效,他反而越来越虚弱了。

    后来,宣衡却在办案时,为了救人质小女孩牺牲了。

    有人说,依照宣衡平时的身手,应该不会出现那种意外才是。

    可宣衡就那样去世了。

    对于这件事,宣徽始终无法释怀,总觉得长兄死得有些冤枉。

    所以,宣徽才不顾父亲劝阻,报了警校,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想要继承兄长的遗志,成为一个干事实的好警|察。

    同时,他也想查查兄长的死因,到底有没有什么蹊跷?

    这时,就听胡老爷子继续说道。

    “也有这个可能,不止会浑身无力,甚至会出现眩晕,视力模糊,就连听力也都会受到影响。如果吃了不好的蘑菇,甚至会产生幻觉?!?br />
    宣徽听对这里,再也没办法继续听下去了。他双目圆瞪,恨不得把满口的银牙咬碎。

    到头来,他哥哥宣衡也是遭到别人毒害,所以才在任务中发生失误,最后牺牲了性命。

    想清楚这一切之后,宣徽再也没办法面对他现在的家庭。

    他实在无法原谅那两个人。

    他父亲跟母亲感情不合,母亲郁结于心,早早去世。本来就给宣徽留下了深深的Y影。

    后来,父亲又执意要娶初恋情人宫碧兰为妻。宣徽的长兄宣衡为此,还跟父亲大吵一架。

    那时候,宣徽年纪还小,虽然不能理解父亲的所作所为,可他却不曾对父亲心生怨恨。这些年,他跟继母宫碧兰也是井水不犯河水。

    可到头来,却突然发现原来兄长是被继母害死的。

    一时间,宣徽实在无法继续忍耐下去。他憎恨蛇蝎继母,也同样怨恨把她娶进家门的父亲。

    父亲到底对他们兄弟俩做了什么?难道宣徽和宣衡不是他的亲骨R么?可父亲却只会心疼他的小女儿宣玲。

    宣玲闹出那么大的笑话来,宣家也跟着没脸??尚溉椿瓜胱?,要*董五娶宣玲为妻。

    宣徽越想这些事情,就越是生气。慢慢地他眼睛都变红了。

    杨蔓枝自然知道宣徽在想什么,只是看着宣徽这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她仍是忍不住劝他。

    “宣徽,事情已经过去了,你现跟自己过不去,也于事无补?!?br />
    宣徽咬着牙说道:“姐姐,我宣徽识人不清。早知道宫碧兰那个女人是这么一副德性。在她进我家门的时候,就应该杀了她,以决后患才是?!?br />
    杨蔓枝连忙拍着宣徽的手臂说道:“你这是说什么浑话?不管怎么说,你得先冷静下来,才能想办法惩治那个女人吧?”

    宣徽到底把杨蔓枝的话听进去了,他抱着头蹲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身子来。对杨蔓枝说道:“我总要为了我哥讨回个公道才是,不能让我哥就那样白死了?!?br />
    这一次,杨蔓枝没再劝他什么。她也想为宣衡报仇。

    胡老爷子开了不少排毒和调理五脏六腑的中药,给宣徽。

    依照胡老爷子的说法,宣徽其实应该配合药浴治疗为佳。

    可宣徽实在没有那个耐心。胡老爷子只得给他开了药,拿回去慢慢吃了。

    当天下午,宣徽并没有回宣家,而是去了外公曲家。

    继母宫碧兰进门的时候,宣徽才十多岁。

    这些年,宣家一直在慢慢衰落,曲家却因为宣徽的大舅舅是实干派,二舅舅善于谋划,两兄弟又很同心。这样一来,曲家反倒比宣家要强上许多。

    只是曲家舅舅们一直觉得,宣徽的母亲是宣父间接害死的。

    所以,这些年,外祖家上上下下都不太待见宣父。

    两家关系只是因为还有个外孙在,才勉强保留了下来。宣父也因此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所以,他并不想断了跟曲家的关系。宣徽在宣家的地位,也一直很稳定。

    *

    到了现在,两位舅舅一听宣徽说,那个该死的宫碧兰居然给他们两兄弟下毒。甚至宣衡的死也跟宫碧兰有关。一时间,他们也都愤怒了。

    都不用宣徽再说什么,两个舅舅自然找人去查。

    很快,他们就得到了消息,就发现宫碧兰早些年不止生了宣玲一个女儿。而且还在外面给宣父生了一个小儿子。

    一直放在她妹妹家里抚养。宫碧兰本来以为,正房死了,她终于可以带着宝贝儿子回来认祖归宗了。

    哪里想到,宣父为了维持和曲家的关系,居然不同意把小儿子接回家里?;挂汤级嗵辶滤哪汛?。

    宫碧兰表面上答应了??墒导噬?,却怀恨在心。

    她想着正房死了,她才能进门。那么如果正房生下的两个儿子都死了,她的儿子自然也能进宣家大门了吧?

    宫碧兰为了替亲生儿子铺路,这才利用自己的那些常识,对宣衡下了手。

    等到宣衡死后,宫碧兰一来是为了掩饰,二来也是觉得宣徽性格上有缺陷,根本就不适合继承宣家。这才暂时没对宣徽下手。

    可她等了十年,宣父始终没有把小儿子接回家的打算?;乖谕饷孀龀鲆桓卑研盏背杉坛腥说难?。

    宣徽真的变成了继承人,她可怜的小儿子将一无所有。

    宫碧兰实在忍不下去了,这才故技重施,又对宣徽暗中下手。

    可却没想到,宣徽遇见了会看面相,又懂得中医的苏秀秀。

    苏秀秀第一次见到宣徽时,只觉得他要有难。那时候,宫碧兰刚开始她的计划,宣徽中毒不深自然也看不出来。

    直到上次,宣徽去接杨蔓枝,苏秀秀这才发现了,宣徽好像是食物中毒了。

    大家庭多有隐私事,这些苏秀秀也不好说。只能变着方提醒了杨蔓枝一下。

    就这样,宣徽才没出什么大事。

    可宫碧兰既然害死了宣衡,已经罪该万死。

    曲家人自然不能跟她善罢甘休。曲家本来就在刑侦方面比较有人脉。

    干脆就让人继续调查宫碧兰,这一查,也就查出了许多比较有趣的事情。

    原来,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宫碧兰,实际上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除了宣父,她背地里还养着一个男人。

    经过多方打听,曲家人可以肯定,宣玲其实并不是宣家的孩子,而是外面的野种。

    *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曲家二舅舅就拿了一堆证据,去找宣父聊天。

    宣父一开始还极力为宫碧兰辩解。说她只是一个乡下女人,没胆量做出害宣徽两小弟的事情来。一定是二舅哥误会了宫碧兰。

    可曲二舅却不急不缓地递出了第二份证据。

    宫碧兰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时拍下的照片。

    虽然不是什么床照,可两人行为十分亲密,倒像是一对感情很好的夫妻。

    宣父看了那样一沓子照片,顿时就气得差点爆血管。

    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妻子给他绿帽子。

    更何况宣父一直以为宫碧兰把他当作天,把他当作守护神,而且一直都很崇拜他。

    没想到,那些宫碧兰那女人其实一直都在欺骗他,利用他。

    曲二舅看着宣父的脸色变来变去的,心里十分快慰,冷不丁就又补了姨刀,说道:

    “我安排的那些人已经打听出来了,宣玲好像也不一定就是你的女儿。说到底,宫碧兰跟你交往的时候,跟那位也从没断开过。

    两人几乎都要结婚了,宫碧兰却突然当着所有的邻居的面,跟男朋友提出要分手。

    可实际上,两人一直在暗度陈仓。

    有些老邻居们,有时候会看见那个男人去宫碧兰家里过夜。

    第二天一早,那人才会偷偷离开。

    这事虽然看似隐秘,可到底被撞见过好几次。慢慢地这事也就成了那一片人尽皆知的秘密。随便找人一打听都能问得到?!?br />
    听了这话,宣父一口老血当场就喷了出来。

    曲二舅面上不显,甚至还随口安慰了宣父。

    可实际上,他心里却十分痛快,他只觉得宣父就是活该。

    这时,宣父却对曲二舅说道?!澳懿荒馨镂胰ゲ椴?,宣玲跟我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孩子叫宣德,二舅哥,麻烦你都一起帮我查了吧?”

    “好?!毙俗匀皇且豢诖鹩α讼吕?。

    几日后,他才拿着报道来找宣父。

    宣玲的确不是宣父的亲生骨R。倒是那个十三岁的小男孩,才是宣家的子孙。

    想起这十年来,他对宣玲的疼爱,远胜于自己的亲生子??墒导噬?,宣玲却是他戴了二十多年绿帽的铁证。

    宣父想到这些,忍不住吐了一口血。

    *

    当然不管宣家发生了多大的震动,都跟苏秀秀无关。她已经回到学校里,继续上课了。

    苏秀秀也是从杨蔓枝那里听说了,宣玲名声都坏了,本来打算跟董家谈婚事的。

    可事情一转,这件婚事就吹了。

    紧接着宫碧兰和她的姘夫,都被关进了监狱里。

    再后来,宣玲似乎也知道了她自己的身世。

    别说嫁入豪门了,现在连他们家的佣人都在嘲笑她。

    宣玲实在受不了,最后还是离开了家,至于她后来去哪了,就没人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