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第 17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71

    宣家出事后, 一片混乱。

    有知情人在暗地里没少嘲笑宣家老大糊涂, 娶了一个有野心的搅家精回家,搞得一家子乌烟瘴气。

    只是表面上,大家仍是和和气气,绝口不提宣家的事。

    宣家因为这事受到了不少打击,只是宣徽因为有外公和舅舅帮衬, 倒也没受到什么波及。

    再加上,这人虽然性格冷淡, 却是个实干派, 平时一向严于利己。不管怎么说, 他也是前途无量。

    有好几家都比较看好宣徽, 想把女儿跟宣徽凑成一对。只是宣徽可能受到了后妈的影响, 短时间内,并不打算结婚。

    后来, 杨蔓枝又对苏秀秀说, 宣徽想请苏秀秀吃个饭,感谢她的救命之恩。

    苏秀秀却婉言拒绝了,她只是笑着说:“我当时也没有多大把握, 只是稍微能看出一点那个势头。我就想着跟杨姐你说下,你选择相信我, 又特意带着宣徽去找真正的老中医看病,这才能发现宣徽身上的隐患。所以, 宣徽大可不必对我这么客气?!?br />
    就是表明了, 不要宣徽记她这份情谊。

    杨蔓枝了解这姑娘的为人, 倒也没再说什么了。

    后来,杨蔓枝又带着苏秀秀参加了几次聚会。

    苏秀秀虽然不是很喜欢凑热闹??伤峥疵嫦?,上辈子也接触过不少这样的人。所以,苏秀秀总能轻易猜出那些人的几分心思。

    在聚会上,她也算混得如鱼得水。

    再加上,众人都知道,她是詹老爷子看中的干孙女,杨蔓枝又视她如妹妹。所以,一般人都不会轻易得罪她。

    虽然也有人暗生嫉妒她,却也没人再敢像宣玲那样明目张胆地陷害她了。

    就这样通过一个又一个聚会,金缕阁的名声算是彻底打响了。

    有的人家女儿要结婚,干脆就在金缕阁定制了传统中式结婚礼服。

    婚礼当天引起了很大的轰动,新娘穿着大红的中式礼服,显得美不胜收。

    从那以后,金缕阁也开始了接手传统结婚礼服的定制。

    只是,金缕阁一直坚持把每一件衣服都做成独一无二的精品这种理念。所以,随着客人的增多,要定制衣服总要等上许久。

    可偏偏越是这样,顾客们越是愿意等待。

    *

    除此之外,还有人知道苏秀秀家里也做龙鱼买卖,也会找苏秀秀来买龙鱼。

    苏秀秀从来不会像精明的商人那样,费力地推销自家的东西。一定要客人来购买。

    苏秀秀还愿意带客人过来看龙鱼,却不一定强求客人们一定要把龙鱼买回家。

    她说,龙鱼是很有灵性的。最好是合了眼缘,再请回家里去。说不定在危急关头,龙鱼真能帮主人家挡煞呢?

    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偏偏说起这些有些迷信的话语来,还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那些夫人们觉得好笑的同时,又觉得苏秀秀这人很实在。

    也正因为这样,很多夫人都喜欢跟苏秀秀往来。有时候,请杨蔓枝的时候,也会请苏秀秀。

    可苏秀秀去上学了,还真未必能赶过去。不过她的礼数都是很到家的。

    倒是也有人不安好心,也想要透过苏秀秀搭上杨蔓枝这条线。

    可这小姑娘却像泥鳅一样滑,不但没有上套。在反击的同时,也会给对方留下几分颜面。

    说起来,上辈子的苏秀秀绝对不会这个样子。只是这辈子她生活得很幸福,又时常受到容五爷的教导。这才学会了这种看似比较中庸的处世之道。

    容五爷也曾说过,做人就得不卑不亢,人与人的相处,都在与毫厘之间。

    不管怎么说,有了夫人们的捧场,苏秀秀的买卖自然也就越做越顺手。单单是卖龙鱼,她就赚了不少钱。

    可现在,已经不用容五爷死盯着了,苏秀秀虽然每月大手大脚,却坚持只会花光自己的零花钱。这些额外的福利,她会用在关键的地方。

    倒是容五爷知道她与夫人们的交往多了之后,也开始给她的零用钱翻倍了。至于人情往来方面,也是五乃乃帮她准备的。

    五乃乃嫁给容五爷这么多年,年轻时候,就为容五爷C持家务,帮着他管家。在准备礼物方面,最是妥帖不过。

    苏秀秀在家里的帮衬下,缓缓地进步着。

    倒是宣徽,还是特意跟苏秀秀见了一面,他本来是想跟苏秀秀这买一条龙鱼养的。

    苏秀秀却说,“你跟这些鱼都没有什么缘分,看看就算了,还是不要买了?!?br />
    宣徽就觉得这小姑娘十分有趣,说起话来,沉稳的不像这般大的孩子。

    只是宣徽也不擅长跟别人聊天,干脆就很认真地跟苏秀秀道了谢。感谢她直接提出来,救了他一命。

    苏秀秀也诚恳地接受了。两人也没再说什么,就静静地坐在一起喝茶。

    宣徽突然发现,跟苏秀秀在一块的时候,也不用费尽心思想着怎么跟别人交谈。

    很多时候,他不用多说话,苏秀秀也能明白他的意思。

    这样一来,宣徽也不用勉强自己,他只觉得跟苏秀秀一起相处很自在。

    苏秀秀好像完全能够接受他本来的样子,并不觉得他很奇怪。

    宣徽想,或许他跟苏秀秀也能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那一天,宣徽到底没有卖鱼,喝了一肚子茶,这才离开了。

    回去后,杨蔓枝问他怎么样,宣徽只是绷着脸说道:“苏秀秀很好,并不会让别人感到为难?!?br />
    杨蔓枝听了这话,忍不住一个劲地笑。

    她后来又把宣徽的评价转告给苏秀秀,苏秀秀也笑得不行。

    苏秀秀又找了机会,争得杨蔓枝的同意,特意带着睿睿去看望瞎婆婆。

    杨蔓枝也听过,容家卖龙鱼,还有大师坐镇的传闻。有人还说,那位大师是有真本事的,跟那些江湖骗子完全不是一回事。

    杨蔓枝对玄学方面的事情,并不十分相信。

    只是,她却很相信苏秀秀的为人。所以,就答应让儿子跟着苏秀秀去了。

    当天就跟是去旅游似的,睿?;勾狭怂男」?。

    到了院子里,睿睿好奇地往里跑,乐乐在后面追他。

    由于跑得太快,睿睿差点撞倒院子里那位满头白发的老乃乃。老乃乃却很慈祥,也不生气,只是眯着眼笑道。

    “你来了?”

    “嗯,我来了?!鳖nO乱馐兜厮档?。

    这时,苏秀秀也跑进来了,看着这一老一小,瞎婆婆却温声说道:“进屋谈吧?”

    到了屋里,瞎婆婆像聊天似的,问了一些问题。

    睿睿也老老实实地答了。被秀秀救了的事情,睿睿已经记不清楚了。只是他一看见秀秀,就觉得很开心。似乎只要在秀秀身边呆着,他就能安全了。

    瞎婆婆就笑眯眯地说:“你们也是缘分?!?br />
    后来,瞎婆婆趁着睿睿和小狗在院子里玩的时候,对苏秀秀说?!邦n5娜酚刑乇鹬?,但也不算特别过界,顶多就是比一般小孩聪明敏感罢了。如果能在和睦的家庭里长大,他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至于他会不会有灵气,还要看他以后的机缘了?!?br />
    睿?;丶业氖焙?,给杨蔓枝看了婆婆送他的一条链子,其实就是条红绳子,上面有一个翡翠如意扣,一看质量就是上乘的。

    杨蔓枝这种出身,其实不太看得上这种东西。本来她也没太在意,可是一想到苏秀秀说,瞎婆婆给的东西是护身符,能庇护孩子健康成长。

    杨蔓枝还是嘱咐儿子,要好好带着这条坠子。

    至于如意扣有什么效果,只能以后慢慢再看了。

    *

    另一边,回到学校以后,苏秀秀他们的功课比上一年又多了许多。

    倒是彭小茹的功课稍微轻松了不少。她们的专科今年就要毕业了,由于不包分配,学校里就给学生留出了时间去找工作。

    彭小茹班里的同学一直在私底下讨论,上一届的学哥学姐们是多么的走运,有好几个都进了星光商场。也不知道,他们的未来将会在哪里?

    别的同学对前途都比较茫然,彭小茹却已经选定了目标,就给苏秀秀打下手了。

    所以,她仍是按部就班地自己的学习计划。苏秀秀也曾经问她,要不要升本?

    彭小茹却笑着说:“宏伟都等我两年了。所以,我想等毕业了就正式摆酒结婚了。我并不想再全日制升本了。倒是将来有机会,我可以继续念夜大?!?br />
    对此苏秀秀也是很支持的。

    说起夜大,老马杂货铺那边也有很多人都已经考上了。

    去年苏志平苏哥先一步考上了成人大学。苏哥能去上大学了,在杂货铺那帮小子们中间也引起了一阵考学风潮。

    他们现在都觉得,店里本来就支持他们去念书??几龀扇舜笞?,念两年下来,工作没耽误,还能考个学历。这有多好呀?

    而且,马爷也曾很明确地说过?!把Ю淮硪磺?,可在同等条件下,将来他们店里再升职,也会有限考虑到学历。当然人品才是最重要的?!?br />
    这样一来,那帮小子就更加牟足力气拼命考了。

    倒是赵权又抢先了一步,他参加了三月份的成人高考。

    赵权也是个狠人,他想干的事,总是带着一股拼劲。再加上寇小白总是帮他补习功课。三月份的时候,赵权默默地考完试,就把书本扔在一边了。

    寇小白问他?!暗降卓忌厦挥??!?br />
    赵权点点头?!笆邪司拍芸忌?,你给我划得那些重点,都考到了?!?br />
    寇小白这才放下心来,为此还高兴了好一阵子。

    今年7月份的时候,赵权不仅拿到了驾驶执照,也拿到了和寇小白同一所学校的夜大录取通知书。

    这本来就是他跟郭磊约定好的事情,现在他按照约定完成了。

    郭磊也答应哥哥,一定会考上一所好大学。而且以后在大事上面,他也会跟哥哥商量,并且听取哥哥的建议。

    因为这事,两兄弟的感情也越来越好了。

    年轻的郭磊,在哥哥身上学到了男人的坚毅。

    *

    到了九月份,赵权在工作之余,也开始上夜大了。他跟寇小白是在同一个校区上课。

    只是全日制和夜大到底还是有区别的。全日制通常白天上课,晚上就算有选修也不多。夜大是安排在每周固定时间的晚上,和周日的白天。

    赵权既然考上夜大,就准备踏踏实实地学点东西。

    几乎每周一和周三的晚上,寇小白都会在学校里等着,跟赵权一起吃完晚饭。在图书馆学习两小时,再等着赵权送她回家。

    这都成了他们固定的约会项目了。

    两人虽然谁都没有明确说起过,可实际上,已经像处对象那样相处了。

    赵权这人不会明确表达,可实际上,他对寇小白很好。他总是能记住寇小白喜欢什么。

    两人单独吃晚饭的时候,赵权总会让师傅炒两个寇小白喜欢的小炒。

    并不奢侈,两人吃却足够了。

    每次都是先紧着寇小白吃,寇小白吃完了,赵权才把所有的剩菜拨进自己的碗里,再一口气全都吃光。偶尔,他也会给寇小白买瓶北冰洋汽水??伤约喝床缓绕【?。

    后来,寇小白就弄了个带小杯子的水壶,总是倒出一些白开水给他喝。

    寇小白特别喜欢跟赵权一起吃饭。

    两人关系变得明朗之后,寇小白整个人也变得平和很多。

    她很确定,只要这辈子能留在赵权身边,就足够了。她不会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有时候,寇小白又觉得她心里其实住着一只野兽。

    平日里,那只野兽一直在沉睡??墒遣恢朗裁词焙?,它就会迅速醒来,随时进入备战状态,伸出利爪撕碎了,那些以为她好欺负的人。

    可因为赵权的陪伴,寇小白却还是默默忍耐下来。顶多就是闹得那人没脸。

    *

    就这样,几天后,还是发生了一次小风波。

    跟寇小白同系的,曾经一起上过客的一个男生对寇小白一见钟情,追求了她很久。

    寇小白已经明确地拒绝了男生。

    可那男生却以为寇小白只是娇羞,又殷勤地送上鲜花,弹过吉他,甚至为寇小白写过情诗。

    这些很能打动女生的手段,却让寇小白觉得很心烦,她甚至按耐不住性子,想让这个狗皮膏药似的男生倒霉。

    不得不说,寇小白虽然长得漂亮,表面上看起来礼貌而又热情。

    可是由于过去的那些经历,说她心硬如铁也不为过。

    寇小白根本就不会被感动。她只知道什么是她要的,什么人是她喜欢的。至于,其他人并不在她关心的范围内。

    后来,实在闹烦了,寇小白一时兴起,当着众人的面,闹得那男生很没脸。

    可那男生却觉得,女神就应该这样骄傲。直到他看见寇小白跟一个年纪挺大的夜校男走在一起。

    那男人一看就不是个好人,眼睛上还有一条伤疤,一看就是年轻时不学好,年纪大了,才来考夜校。

    男生妒火中烧,就带着自己的好哥们,趁着寇小白不在,去找赵权的麻烦。

    他们一上来,就把赵权贬得一文不值,还说赵权这个夜校生,说白了就是没能力的社会垃圾。长相又那么丑,能给寇小白什么美好的未来?

    还有人说,“该不会是这个流氓,对寇小白纠缠不休吧?”

    一开始,赵权面对这帮小崽子们,并没有言语。

    他这一辈子,大喜大悲,什么糟糕的事情都经历过了。现在早就不像年轻时那样浮躁了。

    而且,经过这一年,跟干爹一起干杂货铺,又考上了驾照,又考上了夜大。赵权已经完全不会自卑了。

    就像苏秀秀当初跟他说过的那样,他刑期已满,监狱都已经把他释放出来了。他又为什么继续把自己关在牢里,判个无期徒刑?

    赵权现在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为什么不能正常的谈恋爱,结婚,双子?何况寇小白跟他两情相悦,这帮小崽子上蹿下跳的要干嘛?

    赵权索性直接怼了回去?!笆?,我现在只是夜校生,也没什么钱??晌矣姓馑?。十年后,我未必会比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差?我怎么就不能给寇小白带来幸福了?”

    一时间,那帮小子被赵权的气场完全压制住了。

    喜欢寇小白的男生,一时怒气冲头,就骂了一句?!澳闩8鍪裁淳??有道疤就了不起了是吧?兄弟们,跟他废什么话?抽丫的一顿,让他丫的不知天高地厚,抢别人的女朋友?!?br />
    那些哥们干脆就仗着人多,一起冲了过去。

    *

    与此同时,坐在图书馆看书,一边等着赵权过来接她的寇小白,也收到了好心同学给的消息。

    她拿着书包,就拼命往这边赶,生怕赵权会出什么事。

    如果那帮人敢害赵权受伤的话,这事就没完了,她一定会闹他们个J犬不宁。

    结果,寇小白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的时候,就看见赵权正站在原地,其他人倒了一地。

    寇小白顿时有点傻眼了,下意识地问道:“这帮家伙没事吧?用把他们送医院么?”问完,又觉得这话不对,这帮家伙就活该被赵权打一顿。

    赵权却跨过地上躺着的那几个人,缓缓地向寇小白走来,边走边说:“送什么医院?我都没下狠手。是爷们的话,自己爬起来!”

    说罢,还踢了带头的那个男生一脚。

    男生只觉得脊背一疼,又叫了一声。他抬起头看向赵权,显然被这个夜校生吓到了。似乎很怕赵权继续打他。

    没办法一挑五,还是他们五个输了,赵权还是压倒性的胜利??杉馊司褪歉龃蚣艿男屑?。

    赵权显然没有继续动手的打算,只是从他身边走过去,嘴里还念叨着?!暗饶忝て肴?,再学别人打架吧?真正的打架,哪儿有一哄而上的?有本事,你练好了,再来找我单挑吧?”

    男生坐在一旁,半响无语。

    他突然觉得赵权作为一个男人,实在很帅气。也难怪寇小白那样的漂亮姑娘,会喜欢他。

    赵权可没心思再理他,上前就去拉寇小白的手?!澳闩艿谜饷醇备陕??是怕我会挨打么?”

    寇小白却没心思回答他的话,她低头看着赵权的大手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傻乎乎地说道:“你不是不愿意让我牵手么?”

    赵权却说:“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不行呀?”

    说着,就作势要放开,寇小白连忙扑过来,抱住他的手臂笑道。

    “那可不行,既然牵了我的手,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我才不许你反悔呢?!?br />
    赵权不置可否,却也没有甩开她的手。就这样,两人向着校外走去。

    小白又笑道:“不枉我追了你两年,我这也算追上了吧?”

    赵权却懒洋洋地说:“你说是就是吧?!?br />
    就这样两人一直走了很远,还能听见寇小白明媚开朗的笑声。

    那男生这才知道,原来,从一开始就是寇小白追的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