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第 173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73

    彭小茹虽然已经尽力安慰许宏伟了, 可是许宏伟从小就跟着养母学厨艺,厨艺基本就印在了他的骨血之中。

    这些年,他一直深深地热爱着厨师这份工作。特别是在认识孟师傅以后,许宏伟经常去找孟师傅交流, 他的厨艺又开始突飞猛进。

    可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他以后很可能再也没办法做饭了?

    不能做饭,他还能做什么?

    许宏伟很早就当上了食堂主管,从前他母亲有病, 他的工资打扮花在母亲身上。稍有盈余, 他也会把所有的钱买一些食材,做成好吃的食物。

    许宏伟不善言辞, 他和彭小茹谈恋爱以后,美食就成了他表达自己爱情的方式。每次看着彭小茹吃东西时, 开心的笑脸,许宏伟的心总会不由自主地跳动着。

    后来,他们两人领了结婚证,许宏伟又把一半钱交给彭小茹保管, 另一半钱都拿来买食材, 继续做成各种美食。

    彭小茹在跟了许宏伟之后, 生活虽然不像容家那么富裕,可许宏伟在吃饭上面,把她当女王一样伺候。

    彭小茹也是个很大气豪爽的姑娘。当初许宏伟说要照顾跟他没有血缘关系的海大爷, 彭小茹二话不说, 就把海大爷当成公公照顾了。

    后来, 海大爷慢慢振作起来,跟着容五爷卖龙鱼。他做得就是高端客户,容五爷也不亏待他,给的提成很高。甚至比许宏伟工资还高很多。

    海大爷平日里,也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干脆就想把工资交给彭小茹管理。

    一开始,彭小茹还不愿意拿老家的钱。

    她总觉得他们两口子给老家花钱就是应该的,拿老家的钱就是不行的。

    因为这事,海大爷还闹了好几天的别扭。

    后来,也是许宏伟劝说彭小茹?!霸勖钦舛际且患易?,钱放在一起花有什么不可以?再说了,你本来就学的是会计的,将来也是要给单位管钱的,倒不如先替咱们家管管钱吧?”

    海大爷也在一旁说道?!拔乙簿椭挥心忝橇?,我的钱你们不要,我又能给谁花?”

    彭小茹一看这样,最后还是答应了帮着管钱管家。

    虽然他们的生活中也有一些小小的磕磕绊绊。

    可彭小茹和许宏伟也算情投意合,两人各种想法和生活观念完全不同。

    在共同相处的这一年里,两人的感情日益加深。

    现在,许宏伟手伤了,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彻底完蛋了。

    以后,他就算去找别的工作,也没有能力再好好照顾彭小茹了。

    可彭小茹这个傻姑娘,自从他受伤之后,就寸步不离地在病床边上,照顾他,晚上搭个简易床,在病床旁边睡觉。

    旁人都说,许宏伟是积了几辈子的福气,才能找到个这么好的媳妇。

    可她越是这么好,许宏伟就越是觉得难过。彭小茹大专马上就要毕业了,她跟着苏秀秀干,拿到的工资比他高得多。

    彭小茹有着美好的前程。

    许宏伟无论如何都想要跟彭小茹分手,这也算是放彭小茹一条生路了。彭小茹继续跟他在一起,无非也是被他拖累罢了。

    此时的许宏伟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误区,他再也看不清自己的前途。

    说到最后,彭小茹也是一脸的眼泪。

    她哭着说道:“许宏伟,你到底怎么样才能不说这种丧气的话?如果你觉得做饭就是你人生的全部意义。那也没关系呀,你就继续做饭呗。你不就是手指头受伤了么,颠锅又不受什么影响。以后,我来当你的左手。你做饭,我替你切菜。我的刀工是池姐亲自教出来的,我在食堂切了十年的菜,给你当帮手,你也不委屈吧?

    你觉得食堂不要你当主管了,你就没有施展的舞台了是吧?咱们两口子干脆就直接辞职,开一家小饭馆总可以吧?

    秀秀他们家的私房菜馆不是也在民宅里么?池姐家里不是冲着大街上开了个门,卖馒头么?我早给你想好了,海大爷家是风水宝地,不能动。你们家里大街比较远,开饭馆不方便??墒俏野致韪伊粝碌姆孔?,咱们随便改呀。等你出了院,咱们俩亲自过去设计装修,把小饭馆开起来,到时候你想怎么做饭,就怎么做饭。这难道不行么?”

    许宏伟听见彭小茹这翻刨心的话,顿时也是泪流满面。

    “你是不是傻呀?有好日子不过,非要跟我受这份子罪?!?br />
    彭小茹一边哭一边骂道:“许宏伟你才是大傻子呢?领证不算结婚呀?不就没摆酒么?我早就是你们家人了,哪有说退货就退货的。

    两口子过日子,还能没有个沟沟坎坎的?人家都是一起互相扶持着,走过去也就完了。也就你这大傻子,自己出了事,就想赶我走。哪有你这样的呀?”

    许宏伟实在不忍心,看他媳妇这么哭,他也是心如刀绞,于是连忙又把彭小茹搂在怀里。

    直到抱住彭小茹那一刻,许宏伟才多了几分真实感。

    他第一次意识到,怀里这个女人是真真正正属于他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会对他不离不弃。

    既然这个女人死心眼得很,无论如何都要跟他一起走下去。那么,他也不管怎么样,都要再次站起来。

    总归不能让媳妇再哭下去吧?彭小茹明明就是那么坚强的一个姑娘。

    *

    苏秀秀买完水果,本来还想进去看看许哥。

    可是,走到病房门口,刚好听见他们两个互诉心声。

    她也就没忍心打扰那小两口,一转身就回家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她心中感慨万千。

    其实,就像彭小茹说的那样,既然已经决定在一起了,就算遇见再多的沟沟坎坎,两个人也要互相扶持着一起走过去。

    苏秀秀还是很欣赏彭小茹这种恋爱态度的。

    可她也知道,彭姐真心喜欢从事的事业并不是后厨工作。

    彭姐跟池姐,跟许哥,跟孟叔并不是同一类人。

    彭姐一开始苦练刀工,只不过是为了一个稳定的饭碗罢了。

    那时候,根本没有人给她机会,问她到底喜欢什么。她连读完初中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好不容易上了大学,彭姐的眼界也高了。

    这两年,她一直跟苏秀秀一起东奔西跑的,做着各种新鲜有趣的工作。

    苏秀秀知道,彭姐喜欢这些事情。

    每次她们有了新的想法,或者取得更大的成绩的时候,彭姐的眼中会变得异常明亮,就像载满了星辰。

    这样的一个女人,是用什么样的觉悟,才能对她的丈夫说出这种话。

    ——我愿意当你那只不灵活的左手,以后你做饭,我帮你切菜!

    想到这些,苏秀秀不免觉得心酸又心疼。

    与此同时,她心中隐约有个念头,只是这事并不是她自己可以轻易决定的。

    所以,当天晚上,苏秀秀一直等到晚上9点,孟叔下班了,才找他谈了关于许宏伟的事。

    苏秀秀直言不讳地问?!白笫秩皇种甘苌?,灵活度下降了,到底还能不能做厨师?”

    孟洪明似乎也很纠结这件事。所以,他喝了一点钱大爷特意酿制出来的桂花酒。

    那酒的度数不高,微微有些甜。苏秀秀偶尔都会喝上一些,味道实在很好。因为她已经十八岁了,父母也并没有再管她喝酒的事。

    此时,苏秀秀刚好能闻到那酒里的香甜味道。

    孟洪明仰头喝了一小杯,才说起了他年少时,跟父亲走南闯北,遇到的一段往事。

    “伤了手指怎么就不能当厨师了?我在广州那边,见到过一位刀工师傅,左手三根手指都断了,照样做鱼生。他那鱼生切的薄如纸,速度又奇快无比。那边的厨师很多,做鱼生的师傅也多??傻豆つ茄玫?,却还是很少见。

    像许宏伟那事,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上次过去,本来想找那小子好好聊聊的??赡切∽由肆耸种竿?,就跟丢了魂似的,整个人都半死不活的。我实在不喜欢他那副蔫头耷拉脑的样子。他那媳妇也是,竟惯着他了。作为一个老爷们谁还没遇见过点挫折似的。

    等明天上午,我再过去看看许宏伟那小子,再跟他聊聊吧?!?br />
    苏秀秀又说道?!肮兰颇獯稳?,许哥应该不会再那么消沉了。彭姐已经把他说服了?!?br />
    “那倒是好。秀秀,有件事我想提前跟你说?!泵虾槊鞯阃匪档?。

    苏秀秀连忙说道:“您说呀,我听着?!?br />
    孟洪明这才喝了一口酒,这才开口说道?!靶砗晡澳切∽?,就差一步了。我实在不忍心看他就此荒废掉。我前两天又听说,他们那厂子里见他手废了,就不想要他了。我就想着,要不然咱们私房菜馆要了他吧?秀秀,许宏伟还没废呢。有我看着点他,那小子将来一定不会差的?!?br />
    他跟许宏伟也算是忘年交,又跟他祖上认识。自然不愿意看着许宏伟那手好厨艺真的毁了。

    苏秀秀听了这话,忍不住闷笑道:“不瞒您孟叔,其实,我今天想跟您谈的就是这事。让许哥来咱们私房菜馆干吧?不拘他干什么,由你决定?!?br />
    孟洪明听了这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么说来,咱们爷俩还真是想到一块去了?!?br />
    “可不是么?”苏秀秀又问:“这事是您去谈,还是我去找许哥谈呀?”

    孟洪明想了想,又说道,“不然,还是我亲自去找那小子谈谈吧。我顺便也给他讲讲故事,省得那小子以为手指头伤了,就干不了厨师了?!?br />
    苏秀秀点头道:“那也好。就劳烦孟叔您了?!?br />
    孟洪明又笑道:“这有什么劳烦的,我自己也愿意去?!?br />
    *

    转过天来,孟洪明果然亲自去医院看望了许宏伟。

    许宏伟这一年来受孟师傅不少点拨,自然也十分尊重他。

    再加上,经过彭小茹的劝慰,许宏伟的心情已经调整过来了。

    孟洪明又跟他聊了,那位断指厨师的事。

    许宏伟听说人家断了三根手指头,还能做鱼生,也因此受到了很大的鼓励。

    他决定等伤好之后,就开始刀工练习。

    孟洪明又借机提出了,请他去私房菜馆工作的事。

    许宏伟听了这话,整个人都呆住了?!懊鲜Ω?,我现在已经算是废人了。您叫我去厨房工作,这不太合适吧?”

    孟洪明就骂道:“什么废人,你怎么又说这种丧气话?刚才我白跟你费口舌了是吧?”

    许宏伟只得说道:“孟叔,您放心,我已经缓过来了,也不会放弃厨师事业??刹还茉趺此?,我现在也不行了。到了您的菜馆,又能干什么?”

    孟洪明却说:“你颠锅总可以吧?其他的再练起来就完了呗?练起来之前,先按学徒给你算。等你练起来之后,就按照大师傅走。我们这边的待遇,你应该也清楚。你媳妇也曾经在我们这边当了两个月刀工师傅呢?!?br />
    许宏伟听了这话不禁心中一动,可很快他就皱着眉头说道:“这事老板能同意么?”

    孟洪明却笑骂道:“你这人可真是的死性。实话告诉你吧,就是秀秀让我来请你的?!?br />
    “这……”听了这话,许宏伟眼圈一红。

    人们都说,患难中见真情。

    这些日子,苏秀秀一直照顾着他们家,天天让人送饭送菜,还经常过来看望他们。

    他也曾对苏秀秀说,“你实在不用这么麻烦的?!?br />
    可秀秀却说,“当初我男朋友住院的时候,彭姐也帮我很多忙呢。我们都是姐妹,互相照应也是应当的?!?br />
    就这样,他曾经帮助过的人,到头来,却毁了他的前途,关上了他的未来大门。

    关心他的亲人朋友们,却想办设法又帮他再打开了一扇窗。

    许宏伟忍不住想着,亲友们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他又凭什么就这样放弃自己?

    不管怎么说,都要重新站起来吧?

    *

    又过了两天,许宏伟就把彭小茹打发去上学了。

    彭小茹为了他,可以学业前途什么都不顾??尚砗晡叭床荒苣盟那巴究嫘?。

    就这样,彭小茹在没课的时候,就会过来看他。

    许宏伟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医生在一次检查之后,就对彭小茹说,许宏伟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彭小茹又忙着追问,医生还有没有需要注意的地方?

    医生只得帮她列了一张清单。

    *

    出院之后,许宏伟和彭小茹双双正式辞职。

    又在家修养了一段时间,许宏伟也正式去私房菜馆上班。

    菜馆里,原本就有池巧玉这位刀工师傅。

    许宏伟开始尝试着超新开始做灶上的伙计,虽然有些不便,他却很快就克服了。许宏伟甚至也开始尝试着做一些传统面点。

    本来他们家祖上的面点就是一绝。随着许宏伟的慢慢恢复,他的面点在私房菜馆里,也慢慢地变得有名起来。

    很多客人过来后,都会问,“今天有许师傅的面点么?”

    倘若加上了一两盘许师傅的小点心,那些喜欢甜食的客人就会非???。

    就这样,许宏伟的工资也在不断提高。他也慢慢地恢复了自信。

    只是,他牢记孟师傅说的断指厨师的故事,所以从来没放弃过自己。在私底下,也一直拼命地练习刀工。

    彭小茹和海大爷自然很支持他。

    基本上,他们家里一日三餐都是各种炒菜。有时候,能有好几大盘。

    或炒R片,或做汤,或剁成馅料吃包子。

    不管怎么说,一家人凑在一起,也吃得十分香甜。

    看着彭小茹又开始跟苏秀秀一起工作,脸上再次露出意气风发的表情。有时候,许宏伟也会觉得很开心。

    当初,彭小茹下定决心,要做他的左手,帮他实现梦想。

    她为了他可以不要一切。

    许宏伟何尝不也是这样么?当初,他也是为了不成为彭小茹的拖累,才答应去私房菜馆上班的。他也在心底牢记下孟叔和秀秀的这份情谊。

    可却没想到,过去之后,自己发展得这样好。

    到了现在,许宏伟或许左手手指还是不够灵活,可他已经可以独自做饭了。

    一切都在慢慢变好。